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七十八章缩头乌龟

    王桥与蒋刚握手告别后,坐上乔勇的桑塔纳,十分钟不到就回到城管委办公大楼。

    坏事一件接一件,让王桥都有点消化不了。他在办公室泡上茶,以此稳定心神,让自己能沉下心来思考对策。

    茶叶在水中慢慢舒展开来,如青涩的女童变成了婷婷玉立的少女。袅袅热气升在空中,散发出阵阵茶香。

    走道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音,乐彬在走道上喊道:“小王主任,到我办公室来。”

    乐彬脸上伤痕刚刚结疤,格外刺眼。他神情阴郁地对快步进屋的王桥道:“垃圾场的事情复杂,光靠口头劝说没有用处,必须要有所行动,在这一点上我赞同曹主任的做法,但是具体策略上要有所改变。”

    王桥跟在乐彬背后,静静地听着。

    乐彬道:“你到垃圾场去过没有?”

    王桥道:“去过,和乔勇把整个场都看完了。但是仅仅算是走过一遍,还没有完全了解。”

    乐彬点点头道:“既然去过,那还好。你等会到垃圾场去摸清楚村民的想法,做一做劝解工作。”

    王桥对垃圾场前因后果都颇有了解,道:“村民所有诉求都与利益有关,光靠思想工作没有用。乐主任有什么特别交代没有?”

    乐彬道:“我知道思想工作没有用,但是还必须做,这是尽责。你到了现场不能表态,只能劝解。有两件事情要特别注意,一是搬迁,县政府己经划了禁区,按规定拆了五百米,不可能再搬了,搬了五百零一米,五百零二米又要闹,永无止境。在这点上不能有任何让步,否则就是老鼠钻风箱。两面不讨好,政府会怪你,村民也会认为有利可图。”

    王桥肃然而听。

    乐彬又道:“第二件事情是体检,这是一个大陷阱。当时曹主任就是因为不同意体检,与村里打了起来。”

    王桥虚心地道:“体检为什么是一个大陷阱?”

    乐彬道:“你没有在乡镇工作过,不知道基层工作难作。为什么说体检是一个陷阱,很简单,村里老人多。只要体检肯定会查出毛病,不管是不是垃圾场引起的,都会要求政府买单,这也是永无止境的麻烦。这两点一定要把握住,其他的到场随机应变。”

    他又叮嘱道:“你想办法在垃圾场外找个房间,叫村民代表去谈。现场人多嘴杂,永远谈不出结果,而且容易起冲突。”

    王桥工作几天,就要率队独自处理群体件,从政策掌握到现场掌控都心中无底。出发之时很有几分忐忑不安。

    在下楼梯时,王桥摸了摸胸前的铁丝项链,回想起在看守所经历过的面临生死考验的一百天,自我鼓励道:“生死考验都经历过,还有什么能让我畏惧。”

    楼下,环卫所副所长姜永战开着一辆长安车等着王桥,见到王桥下来,赶紧迎了上去,道:“车祸还没有处理好,垃圾场又堵了起来。还让不让人活。”

    王桥道:“是什么虫就是钻什么木,既然让我们管环卫,就没有法,必须上。姜所。你怕了吗?”

    姜永战道:“我倒是不怕。垃圾场和村民是个死结,要解开不容易。”

    王桥道:“走吧,边走边聊。你别开车了,就坐我的车。”

    半个小时后,王桥和姜永战来到垃圾场。

    数十名村民将垃圾场入场道路紧紧堵住,一长串垃圾车被堵在公路上。在太阳暴晒下,垃圾里有机物迅速腐烂,不停地滴下污水,发出阵阵恶臭,苍蝇爬满了车头,几乎看不到车头原来的颜色。

    乔勇在人群中间和村民对话。由于村民人多嘴杂,他必须大声说话,嗓子已经沙哑了。乔勇哑着嗓子道:“下午发灭蝇药,肯定发,每家都有。杨社长,你让大家先回去。”

    瘦高的杨宗明象一个局外的白鹤,神情冷冷的,道:“光发点苍蝇药怎么得行,还有臭味,每次吹风都臭得不行。”

    急先锋雍符秀紧跟杨宗明,杨宗明说一句,她就跟着发挥一句:“垃圾场不搬,我们就搬家。这次大家吃了秤砣铁了心,不得放垃圾车进去。”

    乔勇干咳两声,道:“五百米搬迁已经到位了,再搬不可能。”

    这一句话惹恼了不少村民,杨少兵抹了抹光头上的汗珠,火冒三丈地道:“这是屁话,我问你,你们说500米受到污染,那我们510米就没有污染?不管走到哪里,这个道理都讲不过。你们还叫公安来抓赌,这是打击报复。”

    城管委朱立福被打伤住进医院以后,阳和派出所多次查访未果。局里批评派出所明知有,却没有注意收集证据,造成工作被动。阳和派出所挨了批,脾气都不佳,在查案的同时顺便将在茶馆打牌的村民带进了派出所。村民在茶馆打牌多少都要带点彩头,往常是罚款了事,这一次除了罚款还对几个年轻人搞了治安拘留。

    杨少兵在阳和镇开了一个茶馆,派出所多来几次,其生意自然就会受到影响。他对公安抓赌极度不满,又不敢在公安面前说抓赌的怪话,在堵路的场合借着人多势众将被抓赌的怨气发泄出来。

    乔勇走到杨宗明身边,有点求人的意味,道:“杨社长,抓人的事情我们确实不知道,公安抓人又不通知我们。即使公安抓了赌,和垃圾场有什么关系。你们有什么问题还是要依法解决。”

    杨宗明道:“我们找政府好几次,没有人理睬。不堵垃圾场,更没有人听我们讲话。”

    杨少兵在杨宗明身后骂道:“依个锤子法,你们几爷子乱搞,还要我们依法。今天说破大天,也不放垃圾车进去,有本事你们又喊黑帮来抓人。”

    防暴警察穿着黑色制服,村民们便称警察为“黑帮”。

    王桥站在人群外仔细听双方对话,暂时没有挤在内圈。姜永战则悄悄进入垃圾场内,检查管理情况,在这种关键时刻,必须要加大垃圾场用药量。

    乔勇说得口干舌噪,没有任何效果。他见到王桥站在外围,便挤了出来,脱离村民包围,与王桥一道朝垃圾场里面走。

    乔勇接过王桥递过来的矿泉水,介绍情况道:“村民提了许多要求,最麻烦就是乐主任最紧张的两条,一是搬迁,二是体检,另外还有些与垃圾场挂得上边的,甚至与垃圾场没有任何牵连的要求。”

    王桥道:“挂得上边和牵连不上的要求到底是什么要求?”

    乔勇就将周边村民罗列出来的要求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王桥意识到不能陷入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之中,按照乐彬的指点,道:“能不能找几个村民代表座谈,和一群人同时对话没有效果。”

    乔勇道:“找村民代表也没有效果。”

    王桥道:“不管有没有效果,应该做的事情就不能推。”

    乔勇道:“这里面带头的人是瘦高个子杨社长,他在村民中威信最高,到时候找他商量。”

    王桥道:“等会你介绍一个我的身份,我要与村民们直接对话。”

    乔勇想起挨过打的朱立福副主任,道:“山上的村民恶得很,介绍你的身份,有可能被围攻。”

    王桥已经拿定了主意,道:“丑媳妇始终要见公婆,隐藏我的身份没有任何意义。我觉得只要我们有理有利有节,他们不会围攻。放心,我不是胆小鬼,这点事还禁得起。”

    乔勇竖了大拇指,道:“王主任,你不错,遇到困难不当缩头乌龟。有的领导只会说大话,遇到困难就让下面的人去冲,他站在干田坎上看热闹。错了是下面人的责任,对了是他领导有方。”

    王桥道:“城管委的领导都冲到一线,没有哪个下软蛋。”

    乔勇自知失言,道:“我没有说城管委,是说其他单位,以前建委几个领导就喜欢这样干。”

    (第一百七十八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