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耍酒疯

    王桥道:“尽管要和预算科的同志见面,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效果怎么样我也不清楚。︾樂︾文︾小︾说|(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乔勇道:“桥主任有这个心最好,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急于这一天。”虽然与新的分管领导接触时间很短,他已经认同了这位胆子大、点子多的年轻领导。

    乔勇开车将王桥送到昌东饭店,城管委一正两副三个领导全部出现,招待预算科朱柄勇科长和汪光兵副科长。

    乐彬向朱柄勇介绍王桥时,黑红脸膛的朱柄勇扯着嘴巴笑道:“我知道王主任,当年旧乡的带头大哥,杨明是我的老婆。”

    在王桥的印象中,朱柄勇是一个酒鬼和赌鬼,因为打老婆的事情还被杨红兵找人教训过。今天初次见面,印象还不错,与传闻里的形象不太一样。

    乐彬道:“既然王桥和杨明是同学,那就将杨明也叫出来喝酒。”

    朱柄勇道:“算了,杨明内向得很,到外面吃个饭要费好大个劲,得提前做工作,否则就不出来。”

    三瓶五粮液摆上了桌子,朱柄勇道:“乐主任,别喝这么多酒,我们五个人喝两瓶,一人四两正合适。”

    乐彬将三瓶五粮液拿到身边,豪爽地道:“我们五个人喝三瓶,一个人六两,喝完以后打打麻将,状态正好。”

    朱柄勇没有再坚持,道:“三瓶就三瓶,绝对不能多喝。否则打麻将就不清醒了。”

    王桥一直在观察着这位娶了“同桌的你”的朱柄勇,心道:“都说朱柄勇好酒,到目前为止。他对麻将的兴趣比喝酒更大。”

    一瓶酒倒成五杯,不一会就喝进了肚子。在酒精作用下,大家讲起荤腥不忌的玩笑话,乐彬完全没有城管委一把手的架子,带头讲起段子,“你们猜,谁是身兼职务最多的市长?”

    副科长汪光兵道:“静州成立了很多领导小组。比如整治土地领导小组,清理欠薪领导小组。市长都是领导小组的一把手,所以说起兼职哪个最多还真说不清楚。”他是财政大学的正牌毕业生,业务能力精,就是为人办事太一本正经。因此被安排当副科长,主抓业务。

    朱柄勇笑道:“乐主任肯定有名堂,不会是这种正儿八经的解释。”

    乐彬公布了答案,道:“兼职最多的市长是江大桥,他一人兼任了双庆市长——江大桥,南都市市长——江大桥,武都市长——江大桥”、九龙市长——江大桥、无湖市长——江大桥、同林市长——江大桥,从直辖市的市长、省会城市的市长,一直兼任到地级城市、县级城市的市长。”

    大家哈哈大笑。

    酒精在朱柄勇身上迅速流转。让他渐渐兴奋起来,道:“我来讲个笑话,一姑娘向一小伙子小伙子求婚。小伙羞答答的说我的有点小,姑娘问有蘑菇大吗?小伙答有。新婚之夜姑娘冲出新房,仰天长叹,天哪,是金针菇。”他不等另外一人接口,又道:“我还没有说完。一个小伙子向姑娘求婚,姑娘羞答答地说我的眯眯有点小。小伙问有没有馒头大,姑娘说有。新婚之夜小伙子冲出新房,仰天长叹,天哪,是旺仔小馒头。”

    众人笑过之后,乐彬道:“王主任说一个。”

    王正虎抠了一会脑袋,道:“我讲处长和副处长的故事。女副处长陪着处长聊天,处长说处长一般都干过副处长。女副处长反应很快,回答道处长一般都是副处长升的。”

    段子助酒兴,转眼又喝了一瓶五粮液。王桥想起与乔勇的谈话,道:“朱科,我请教一个事,环卫所如今是差额拨款,如何才能将差额拨款搞成全额拨款。”

    朱柄勇大大咧咧地道:“这种事财政局不管决策,只管执行,只要有县政府的正式文件,或者有编办文件,同意你们差额改成全额,我们执行就是了。”

    王桥就将此语记在了心中,琢磨着如何才能弄到县政府或编办文件。

    喝到第三瓶,朱柄勇兴致完全上来了,将不能多喝的戒言忘在了脑后,轮番与城管委三人碰酒。

    朱柄勇兴奋地搭着王桥的肩膀,道:“我听乐主任称呼老弟为桥主任,那我就叫你桥老弟。我和陆军是铁哥们,你和杨明的事情我都知道。不要怪当哥哥的横刀夺爱啊,当时你那个条件确实差了点。”

    一番直白的话引得众人侧目,弄得王桥哭笑不得:“朱科,喝酒喝酒。”

    在这六年多时间,王桥早就跨过了无数道心坎,当年青涩时代遥远的那些事根本就不算事。只是在这种场合讲出这些私事,让王桥稍觉得有点小尴尬。

    朱柄勇黑红的脸皮如充血一般,道:“我们把话说开,免得以后见面大家把这事梗在心里头。杨明是个好女人,就是有时候小肚鸡肠。”

    “朱科,我们再碰一杯,以前的事都不说了。”王桥不愿意多说以前的事。

    朱柄勇道:“桥主任耿直,我们碰一杯。”

    三瓶酒喝完,朱柄勇拍着桌子,亢奋地道:“再来一瓶,我和乐主任划两拳。”

    乐彬见朱柄勇肯下水,高兴地道:“再来一瓶。”

    王桥昨天喝得大醉,今天估计又得喝上一斤,暗自觉得肝脏开始发紧。但是为了拉近与预算科的关系,喝得肝痛也要喝。

    汪光兵和王正虎最先退出战场,两人溜到外面的大堂里看电视,包间就剩下乐彬、朱柄勇和王桥三人。解决完这两瓶酒,乐彬醉得不成样子,预计中的麻将散了场。

    小车开到财政局家属陆,朱柄勇摇摇晃晃地上楼。汪光兵想要搀扶,朱柄勇推开他,道:“不需要你们送,老子酒量好着了。”

    王桥抬头看着三楼隐约的灯光,知道杨明还在家里等着朱柄勇,他从不同渠道知道朱柄勇爱耍酒疯,喜欢在家里吵闹,便不忍心在现场听到哪怕一丁点声音。以他现在的身份,听到吵闹声,不管如何处理都很尴尬。他回想起杨红兵曾经做过的事,不禁觉得杨红兵还真是一条好汉子。

    “汪科,你家里哪里?”

    “在南门,住在父母家里”

    “那我们走吧,委里的车送你回家。”

    汪光兵坐上车,道:“朱科平时是很好一个人,就是不能喝酒,喝了酒就爱耍酒疯。”说到这里,他想起酒桌上提过的王桥、朱柄勇和杨明的三角关系,赶紧闭嘴不言。

    王桥道:“早知如此,我们就少喝点酒。”

    汪光兵道:“桥主任,我听说你是选调生,财政局办公室也有一选调生,但是没有职务。难道从今年起选调生都有职务吗?”

    王桥没有太多心情,敷衍道:“选调生政策经常变,我是局中人,也不晓得是什么原因。”

    在财政局家属院里,朱柄勇在外面逞着男人的面子,回到家门口就无法再抵抗酒精的力量,拿出钥匙半天捅不开房门,于是怒火冲天地用脚猛踢房门。房门发出“咚、咚”声音,在安静的夜晚传得很远。隔壁邻居听到踢门声,知道朱柄勇又在发酒疯,无人来劝。

    杨明听到踢门声,只觉得心脏似乎都要迸出来。她仔细听了踢门声,确定朱柄勇到了烂醉级别,轻手轻脚来到客厅,迅速打开防盗门,然后一路小跑回到寝室,将实木门关上,噼啪地将实木门上三个门栓全部扣上。

    “老婆开门,我没有喝醉。”朱柄勇进了屋以后,用手拍着寝室实木门。

    杨明坐在一张藤椅上,藤制茶几上放着一杯茶和一杯琼瑶的小说,她双手紧扣,十指发白,身体不由自主地轻微抖动。

    朱柄勇额头抵在木门上,手拍,脚踢,嚎道:“开门,杨明。”骂了几句,他控制不住酒意,歪歪扭扭地来到厕所,蹲在厕所里大吐一通。

    “臭婆娘,今天我和你的老相好喝酒,他当了副主任,还不是一样求在我门下,你跟着老子不吃亏,不要一天到晚哭丧着脸。”

    一阵阵骂声如尖刀一般朝杨明脑中飞来,她关掉台灯,在床上用毛巾死死捂住耳朵。时间一秒一秒逝去,耳朵被堵得发痛,意识却越来越清醒。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她放开毛巾时,外面清静了。

    她翻身坐起来,下床,耳朵贴在木门上细听外面的动静。打开木门,只见朱柄勇仰面朝天睡在地板上,发出震天鼾声。

    “我的命真苦。”杨明眼泪如夏天的暴雨,直往下流。

    朱柄勇如被抽去骨头一般,瘫软在地上,再无刚才的狂燥。杨明蹲下身,抓住朱柄勇的胳膊,用劲地朝着沙发上拖,脖子上青筯在白净皮肤上清晰可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朱柄勇拖到床上,累出了一身大汗。

    望着呼呼大睡的丈夫,杨明心底深处涌出来一阵无力感。往事不堪回首,世上没有后悔药,如今她只能将这个家建设好。可是,丈夫不喝酒时还行,喝了酒就变成另一个人,让她难以忍受。

    她暗道:“当初我能再忍耐一下就好了。”

    (第二百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