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零六章遇险

    次日上午,王桥得到正式消息,《昌东故事》栏目组同意拍摄《环卫工人的一天》,拍摄时间定在10月15日,从早上六点开始,拍到晚上十点。

    10月15日早上六点,王桥来到县广播电视台。等了一会,见到李宁咏开着小车出现在大门口,不停打哈欠。

    王桥道:“我们稍等会,乔所长开车去接关鹏,你吃早饭没有?”李宁咏道:“我早上没有胃口,吃了半个苹果。”王桥道:“今天要跟踪拍摄一天,半个苹果不顶事,我陪你吃早点。”

    经过这一段时间磨合,两人感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升温,除了没有最后上床以后,情人间能做的都做了。

    两人在电视台附近找了一家早餐馆,要了王桥最喜欢的咸鸭蛋、稀饭和馒头。王桥如风卷残云一般将桌上食物一扫而光,李宁咏只是吃了小半块咸鸭蛋,喝了半碗稀饭,然后坐在一旁含情脉脉地看着男友狼吞虎咽。

    “怎么不吃?”

    “没有胃口。我早上起来都是这样。”

    王桥将最后一品稀饭吞起肚子里,道:“以后你早上肯定有胃口。”

    李宁咏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道:“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不喜欢吃早饭,为了这事被爸妈骂过好多回。”她看着王桥的笑脸,道:“你怎么笑得这样奇怪?”

    王桥不语。

    这反而引起了李宁咏的好奇心,道:“你说嘛,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在李宁咏多次追问下,王桥道:“不要吃早饭,主要是晚上没有运动,如果晚上动有足够厉害,肯定要吃早饭。”

    李宁咏大羞,举起拳头,道:“你这人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脑袋里一天想的是什么?全与菏尔蒙有关。”

    王桥一本正经地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每天晚上都要锻炼,或者跑步,或者打打拳,以后你也跟着我锻炼。消耗了能量,早上自然就有胃口了。”

    李宁咏道:“你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王桥道:“我就是这个意思。”

    两人拌着嘴,等来到了乔勇的车。摄像师关鹏坐在副驾驶打瞌睡。

    环卫工人每天早上从五点起床开始凌晨普扫,到七点钟结束。然后环卫工人分成两组,一组在上午清扫保洁。一组在下午清扫保洁。与此同时,垃圾车要将全城垃圾收集起来,运往阳和垃圾处理场。

    在乔勇和王桥带领下,李宁咏和关鹏沿街拍摄和采访环卫工人。

    凌晨普扫是环卫工作的开始,对于昌东这种环卫设施不齐全、市民素质不高的城市,凌晨普扫十分重要和必要,否则大家早上出门,会发现全城都是各种垃圾。

    人上一百就是形形色色,环卫工人中有勤快的工人,也有懒惰的工人。如果凌晨普扫检查得不严。就有懒惰的环卫工人或是晚出来,甚至干脆不出来,等到七点钟在一起扫。

    这一次为了拍片,环卫所给各个小组打了招呼,因此绝大部分工人都到岗。

    七点钟,凌晨普扫结束。

    拍摄工作仍然继续。

    十点钟,王桥、乔勇、李宁咏和关鹏跟在一辆垃圾车后面来到垃圾场,拍摄从收集垃圾到倾倒垃圾的完整过程。

    李宁咏采访倾倒点环卫工人之时,王桥和乔勇来到管理房。王桥指着空空的管理房,都懒得生气了。道:“我到垃圾场来了十几次,曹致民在工作岗位的次数不超过五次。乔所长再找他谈个话,不管他有多硬的关系,再这样下去。一定要让他扫地出门。”

    乔勇苦笑道:“曹致民这个人脑袋灵光,办事能力也不错,缺点就是屁股下面长了针——坐不住,我抽时间把他叫到环卫所再谈一次。”

    拍了十几个镜头以后,数不胜数的苍蝇和酸腐臭味让李宁咏和关鹏落荒而逃,钻进各自乘坐的小车里。

    关鹏坐进小车才放开捂着鼻子的手。对跟上来的乔勇道:“环卫工人怎么能够忍受这种恶劣环境,短短十分钟不到,我就要窒息了。这一次拍摄,让我知道环卫工人的辛苦。如果让我在垃圾场这种环境工作,我立刻辞职。”

    乔勇对脏、乱、差的环境见惯不怪,道:“人的命不同,有的人天生好命,当大官做大老板。更多的人是劳碌命,辛辛苦苦让一家人混口饭吃。选择当环卫工人的人没有知识,没有技能,是最苦的下力命。对他们来说,能当环卫工人起码还有一份工资,再苦再累也得干。”

    关鹏道:“想想垃圾场的环卫工人,我觉得扛摄像机不算太累了。”

    乔勇又道:“小李记者很漂亮啊,有没有男朋友,我觉得与桥主任蛮相配,我觉得他们有那么点意思。”

    关鹏道:“小李今年才从大学毕业,是静州人,据说还是领导家的千金,是哪个领导,大家都在猜,她的口风紧得很。”

    李宁咏开车跟在后面,为了躲避前车扬起的灰尘,有意识松了脚油门。等到前车不见踪影,才把小车速度提起来。车内有一只苍蝇在盘旋,发出嗡嗡的讨厌声音。李宁咏腾出一只手驱赶,分神的刹那间,一辆占据了小车车道的大货车呼啸而至,李宁咏情急之下猛打方向盘,小车“轰”地一声撞在侧壁上。

    李宁咏面无血色地坐在车上,半天不说话,身体轻微地发抖。

    王桥迅速钻出车门,想记住大货车的车牌。大货车根本没有减速,一路飞奔,扬起满天灰尘。王桥见无法看清车牌,便马上回到窗边,问道:“受伤没有?”

    李宁咏没有说话,只是摇头。

    由于右侧车门被水沟抵住,无法打开,王桥将李宁咏从车里抱出来,安慰道:“人没有事,是不幸中的大幸。”

    过了半响,李宁咏缓过气来,拍着胸口道:“若撞上大货车,我们就是同命鸳鸯。呸,这句话收回,太不吉利了。”

    王桥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很灵验的。”

    两人在路边站了一会,王桥拦下一辆垃圾车,将小车从排水沟里拉了出来。

    小车只是有些擦伤,并不影响驾驶。王桥道:“你别开车了,我来。”李宁咏有气无力地道:“你会开车吗?有驾照吗?别逞能。”

    王桥开玩笑道:“我骑了好几年摩托车,摩托车和汽车有什么区别吗?”

    李宁咏没有心情开玩笑,拿出手机,道:“我给二哥打电话,让他派驾驶员来开车。”

    王桥拦住李宁咏,道:“我真会开车,拿驾照两年了,技术还不错。”李宁咏道:“以前没有见过你开车。”王桥道:“我用不着到处嚷嚷会开车,放心吧,我能行。”李宁咏道:“那我就把这条命交给你。”

    汽车发动以后,李宁咏见王桥动作老练,嗔怪道:“早知道你会开车,就不用我来给你当司机了。”王桥道:“今天你受了惊,晚上找地方请你吃个饭。”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宁咏微红了脸,道:“你就知道占我的便宜。”

    王桥莫名其妙地道:“我帮你开车,怎么是占便宜,这说不通。”

    李宁咏道:“你就是在占我便宜,我只是被吓了一下,非得说什么受惊,你这人占便宜时也一本正经。”

    王桥这才醒悟过来自己不经意间说了有歧义的话,一般情况下,女孩子听到这种有歧义的话都会选择沉默,李宁咏直接将其说出来,一来是性格使然,二来是两人关系上升到全面接触的深度,开开荤玩笑就是小意思了。

    回到县城后,李宁咏这才从惊吓中恢复过来,道:“为了拍环卫工人,我差点出车祸,你真要请我吃大餐。”

    “大餐就大餐,你选地方。”

    “昌东饭店二楼新开了一家西餐馆,我们去那儿尝一尝。”

    小车开到昌东饭店,刚走上二楼,王桥见到餐厅名字便笑了起来,道:“这个名字取得莫名其妙,费尔巴哈是德国哲学家,怎么成了西餐馆名字。”

    李宁咏挽着王桥胳膊,道:“你别管餐馆取什么名字,只要味道好就行了。这里东西挺贵的,被我宰一刀,会不会心痛。”

    王桥道:“给美女压惊,痛一次有什么关系。”

    李宁咏扬起拳头,道:“你还在占我便宜。”

    这时,乔勇打电话过来,道:“我和关记者在环卫所旁边餐馆点了菜,你和李记者什么时候到。”王桥道:“李记者有事,回家了。我有另外应酬,不过来了。中午两点钟我们在电视台门口碰面。”

    在靠窗边的位置,服务员点燃了一对蜡烛,蜡烛燃起时有股轻烟,并不舒服。王桥想将蜡烛撤掉,直接开灯。李宁咏却认为点根蜡烛更浪漫,在细烟中怡然自得地切牛排。王桥注意到李宁咏双眼柔情似水,细看,应该是被蜡烛轻烟熏出了泪光。

    李宁咏头朝后仰,避着轻烟,道:“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干嘛偷偷摸摸看我,要看就正大光明地看。”

    (第二百零六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