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一十章缘分天注定

    老十盘陆续上来,味道果然正宗。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晏琳安静地听着林玥和张淳聊天,偶尔说一两句话。

    如果在刚毕业时,晏琳骤然见到两位副厅级干部,会慌乱得手足无措。如今在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工作,由于服务对象的原因,她见到两位副厅级实职干部就觉得很寻常,并没有觉得两人有多少高深。

    这或许就是眼界的问题,眼界开了,的角度就不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说,晏琳挺珍惜这一个宝贵的工作机会,工作非常认真。

    但是一入大机关就觉得深如海,不少机关干部都呈现了疲态。这个疲态并非是指具体的疲劳状态,而是指精神状态的疲惫,一种在大体系下被动运转的无奈。

    由于下午要上班或要开会,三个没有喝酒,在良好气氛下吃了一个多小时便结束了。

    与张淳分手后,林玥送晏琳回机关。

    “小晏,有没有男朋友。”林玥随口道。

    晏琳道:“暂时没有。”

    林玥脑子里想着王桥的模样,道:“我这里有一个小伙子,是我家家的熟人,在基层锻炼,很有发展前途,人也不错。”

    这几年来,晏琳一直对王桥不能释怀,道:“林姐,我才参加工作,工作压力大,暂时不想考虑。”

    林玥推心置腹地道:“女人的青春只有这么几年,小晏也不要太执着于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可以把个人问题解决掉。”

    晏琳还是没有接受意见。摇了摇头。

    由于晏琳压根没有谈恋爱的想法,林玥就没有谈及王桥的具体情况。人生在不经意间会错过很多机会和姻缘。只是错过错过了,大家在懵懂状态下也不会觉得可惜。当偶尔探知曾经的机遇,才会感叹人生之无常。

    在另一个房间,杜建国拿着酒瓶子,兴致勃勃地道:“今天是好日子,谈了一件好事,所以得多喝一瓶。陈叔现在酒量还可以,以前一阵子提高很多。王桥参加工作以后,天天泡在酒里,酒量大增。赵哥酒量我不知道。想必也不会太差劲,所以,这一瓶酒没有问题。”

    杜建国的酒量在山大三兄弟中是最好的,从大学喝到山南日报,一直没有遇到过对手。

    陈秀雅道:“建国,差不多了。”如果没有长辈在面前,她肯定就要叫“胖墩”,如今自己父亲在场,便采用了正式的称呼。

    “开吧。已经两瓶了,这是最后一瓶。”王桥最近在城管委喝了大多的酒,现在见酒就怵,反而没有了山大之时那么豪情。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锻炼。酒量确实是增加了不少。

    杜建国拿了四个啤酒杯,陈强半杯,赵海半杯。他和王桥满杯。

    王桥主动举酒,道:“大家碰了杯。祝一切顺利。”

    “碰杯,顺利。”“一切顺利。万事大吉。”王桥虽然年轻,但是在众人面前都有很强的号召力,在场之人没有谁将他毕业的年轻人。

    王桥对这次成立公司是有很大信心和兴趣的。

    他的经历决定了他的思想是复杂的,贩鱼做生意的经历让他懂得了金钱的重要,在旧乡的经历让他底层社会生活的艰辛,在广南第三的经历让他认识了社会的阴暗面,在山南大学让他广泛接触了社会精英和预备精英。

    因此,在城管委认真工作的同时,他在为自己的家庭和家族寻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合法保障。这个保障就是当下的这个公司,这个公司比起自己曾经开过的小餐馆以及姐姐的装修公司,都应该是一个飞跃。

    有了这个公司以后,王桥在仕途上就可进可退。

    古人云: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王桥自己的想法是能够在仕途前进就尽力前进,若是仕途无望则还可以有一份家庭企业。他的思想不是主流纯粹的思想,与当时山大各系学生会主席们的思想都些区别。比如前任学生会主席雷成就没有太多杂念,专心地想着如何为官一任造福一生。

    这顿饭后,王桥回华荣小区睡了一觉,晚上又约了在省天燃气总公司工作的吴湘出来小聚。

    王桥到山南大学第一天遇到的老生便是师姐吴湘,从某种程度来说,吴湘属于王桥学生会干部的引路人之一。吴湘最初的理想是留校任教,后来在竞争中输给了陈刚,被分到了天燃气总公司。

    两人之间是比较纯粹的同学关系,曾经也有过小小的暧昧。当然,小小的暧昧如雨中火苗,即将燃起就被现实生活中雨水所浇湿。

    王桥在山南大学里新开的小餐厅等到了吴湘。

    吴湘是开着小车进入学校。她穿着很精致,完全没有了学生时代的青涩,见到王桥,高兴地挥手。

    两人在小餐厅吃了一顿安静的晚餐,然后在校园内散步,重温了一番当日校园景色。

    “当初那天晚上我喝得多了,幸亏和你在一起,否则就出了丑。”站在樟树林下,路灯光透过树叶,滴在了吴湘脸上,让她显得非常有女人味道。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现在回想起来,在大学校园内没有多少值得回忆的事情,脑子里总想着分配,主要精力在学生会上。那次醉酒反倒成为一次难忘的回忆。”

    两人沿着香樟树慢慢地走,聊着往日琐事。经过了青教楼。吴湘道:“后来,你和陈刚关系处理还可以吧。”

    王桥对陈刚颇有些轻视,道:“他这人心术不正,这几年我只是为了应付他,没有建立起真正的友谊。毕业以后,我们就没有什么联系了。”为师者讳,王桥没有讲陈刚嫖娼被抓之事。

    吴湘道:“没有能够留在山大,始终是我的遗憾,我好喜欢这个环境,到省天燃气公司,钱肯定比在学校多一些,可是仍然觉得遗憾。”

    两人就在香樟树下反复散步,十点半钟,吴湘将王桥送到了华荣小区,这才分手。

    在山南之行,原本还想和孟辉见一面。由于孟辉到北山省出差,这一次就没有见成。

    星期天晚上,王桥原本准备到静州帮着杨涟做顿可口的家常饭,谁知接到了乐彬电话,得知城管委要集体招待静州市人大邱副主任,便提前回到昌东县。

    晚上六点,乐彬王正虎和王桥来到霸道鱼庄。

    霸道鱼庄生意依然红火,站在柜台前的女子依然是杜主任的小姨子,她面无表情出食客,见到乐彬才有了点笑意。

    王桥在旧乡时,做过黑鱼生意,经常送鱼到霸道鱼庄,对这里非常熟悉。如今身份变了,旧地重游,多了些感慨。

    迎面遇到了公安局杜主任。杜主任热情地打招呼:“乐主任,你在哪间,我领你过去。”他彬身边的王桥,也打招呼道:“王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你,跑哪里去了,还在旧乡吗?”

    王桥道:“我在城管委工作。”

    乐彬介绍道:“桥主任是城管委副主任,我的助手。”

    杜主任惊讶得合不拢嘴,道:“几年时间没有见面,你怎么混成了城管委副主任?”他在公安局当了多年办公室主任,一直谋求进步,无奈竞争太过激烈,办公室主任位置上几年都没有挪窝,因此对王桥突然变成城管委副主任感到格外吃惊。

    王桥笑而不语。

    乐彬介绍道:“王桥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戴帽子下来的干部。”

    杜主任一拍脑袋,道:“我在七月份一份任职文件,任命王桥为城管委党组成员副主任,当时没有想到此王桥就是旧乡的王桥。”在他印象中,王桥是个一心捞外快的小鱼贩,现在由小鱼贩变成省委组织部戴帽干部,跨度之大让他想不通里面的关键环节。

    六点二十五分,乐彬王正虎和王桥在门口接到了静州市人大邱大海副主任。

    邱大海约有莫有五十三四,国字脸,身材高大威猛,很有领导气势,道:“老乐,今天晚上不准灌酒。”

    “我们班子要表达心意,喝多少老领导说了算。”乐彬随后介绍道:“邱主任,这位年轻人是党组成员副主任王桥,省委组织部选调生,山大毕业的高材生。今年七月分到城管委,非常能干。”

    邱大海曾是昌东县委书记,名声极大,王桥耳朵都听起老茧了,今天终于坐在了同一张酒桌上。他双手握着邱大海宽厚的大手,道:“邱主任好,我是城管战线的新兵,请多关照。”

    邱大海打量着王桥,道:“后生可畏,小王这样年轻,我真感到老了。小王家是哪里的,家里有哪些人?”

    王桥道:“我是本地人,父母都是414。”

    邱大海和蔼地道:“有没有兄弟姐妹?”

    王桥道:“有一个姐姐,大学毕业以后留在山南。”

    邱大海夸道:“你们家为国家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了不起。”

    (第二百一十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