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一十四章暗渡陈仓(二)

    王桥道:“这半年我发现一个规律,这和我们委没有关系,是另外一些局的事情。县领导将事情布置给局长,局长就交给科长,科长懒一点就踢给科员,所以县领导的水平往往就是由科员决定。”

    乐彬笑道:“你很敏锐啊,说出了我们当前工作中的一些弊端。”

    王桥又道:“每个县领导都要分管好几个部门,多的要分管十几个部门,县领导精力有限,很多文件根本没有办法细细研读。我想在环卫改革的文件上加上一句不起眼但是很关键的话,比如加上环卫处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等政府的正式文件出来以后,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份文件去找财政。只要财政和编办不提出反对意见,事情就有可能稀里糊涂地过去。”

    乐彬不转眼地看着王桥,道:“我还是认为成功的希望不大。”

    王桥道:“虽然成功希望不大,但是不成功也没有任何损失,顶多就是维持原状。我下午到环卫所开会,与大家一起研究新条例和老条例的异同,认真做一份新条例下环卫体制改革的文件,既能达到我们暗渡陈仓的目的,又能切切实实将环卫工作按新条例做好。”

    乐彬靠着椅背想了想,道:“你这个想法给其他人说过没有?既然没有,就只能限于我们两人知道,最多让乔勇知道。你的主要精力要放在新条例的解读和应用上,暗渡陈仓只能是一个副产品。”

    得到乐彬有保留的支持以后,王桥在下午组织环卫所二级班子以上同志认认真真地学习了新条例,研究了新条例和老条例中不同之处,结合昌东实际情况进行了讨论。

    环卫所同志们习惯于做具体工作,没有认识到制作文件其实就是制定规则,对玩文字游戏没有什么兴趣。他们更关心的是即将到来的静州市年终检查以及春节期间的环卫工作,讨论条例时敷衍了事。

    王桥决定改变方法,把乔勇、姜大战等几个骨干叫到办公室,小范围沟通交流。效果比集体座谈好得多。

    在王桥亲自操刀下,《关于落实市容环境卫生工作新条例的报告》正式出笼。报告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昌东县环卫工作现实状况;第二部分是分析新条例提出的新要求;第三部分是提出落实新条例的具体措施。

    乐彬很满意这份报告,将报告送到宫方平副县长手里。宫方平仔细看罢报告。在上面签字:“呈彭克县长阅示。宫方平”几天后,彭克县长同意以纪要为基础,出台一份落实新条例的文件。

    按县政府惯例,这份文件由城管委拟稿,由县政府名义发出。为了实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职责。王桥依然亲自起草这份文件。文件主要内容是根据新条例明确县环卫所新的管理职责,包括水域垃圾、废弃物管理等。在不起眼部分夹带了私货,写下了关键的一句话:“县环卫所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

    文件草稿出来以后,乔勇没有理解到其中的意义,专门找到王桥,道:“桥主任,你弄错了,县环卫所是差额拨款。”

    王桥微笑道:“我是有意写成全额拨款。”

    乔勇道:“差额拨款改成全额拨款需要编委会开会,要专门打申请。”

    王桥道:“这份文件是落实环卫新条例的文件,然后由县政府下发。县政府明确我们是全额拨款。我们就是全额拨款,财政局应该要认这事。”

    乔勇这才恍然大悟:“桥主任是想蒙混过去,玩文字游戏,偷偷地把差额改成全额。想法是好的,做法有点太儿戏了。”

    乔勇为了解决环卫所差额拨款问题,多次向建委领导汇报,建委领导也向分管领导作过数次汇报,都没有完成将差额拨款改为全额拨款的任务。王桥居然在这个事涉体制的重大问题上瞒天过海,在他眼里实在是不可思议。

    王桥道:“这是战争中的暗渡陈仓之计,领导们各自有一摊子事。除了宫县长,其他领导都不熟悉环卫工作。参加县政府办公室的领导的注意力肯定会集中在城管委与城关镇的职责调整之上,我估计没有人会注意到整个文件中不起眼的一句话。”

    乔勇道:“编办主任管着编制,他有可能注意到细节。”

    王桥道:“开政府办公会时。有少量综合部门要全程参加。更多部门在会场外面等待,涉及本部门议题时才进入会场。编办一般不会全程参加县政府办公会,说不定研究环卫体制改革时编办恰好不参加。”

    乔勇道:“如果参加,怎么办?”

    王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那就靠老天保佑。希望没有注意到我们夹带的私货。”

    乐彬看到文件草稿以后,斟酌再三,将《关于环卫体制改革的通知》改成了《关于环卫体制调整的通知》,解释道:“改革往往意味着要涉及一部分的利益,比较敏感,参会领导都会打起精神看文件。在领导心目中,调整意味着从左手交换到右手,肉烂了还在锅里面,他们不会太在意。”

    王桥细细体会乐彬修改的两个字,不得不承认很多基层领导干部们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确实有着对人性和体制有极深的洞察力。

    《关于环卫体制调整的通知》稿子出来以后,送到县政府办公室综合科。

    十月底,县政府办公会正式召开,城管委《关于环卫体制调整的通知》被列为第九个议题。

    王桥在会议室外的休息室拿到了会议议程。会议议程中明确了参会单位,县政府办、建委、规划局等单位全程参会,在讨论第九个议题时,县编办列席会议。

    “此事有点悬了,编办要参加。”王桥低声在乐彬耳边道。

    乐彬道:“我等会要到第一排汇报文件起草的前因后果,你想办法和编办常焱坐在一起。我汇报时,你有意找常焱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王桥从来没有和编办常焱打过交道,要在开会时间不露声色地吸引常焱的注意力有点难度,他从包里取出一份新条例的单行本。准备开会时向常焱主任宣传新条例和老条例的不同。

    乐彬突然用胳膊推了王桥一下,站起身与一位头发自然卷的中年人握手,道:“常主任,什么时候有空。想请你吃饭。”常焱道:“乐主任有什么事,请吩咐,我能办到的一定马上做。”乐彬道:“我们委里有三个编制还空缺,能不能使用。”常焱道:“现在编制卡得紧,要用编制得有好理由。还得在编制委员会中通过。”

    乐彬介绍道:“这是王桥,城管委的副主任,山大高材生,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他在委里分管组织,以后要经常给你汇报工作。”

    常焱道:“你就是王桥,久闻大名了。”

    王桥搞不清楚常焱是确实听到过自己的名字还是随口一说,他热情地握着常焱的手,道:“常主任,最近委里调整分工。组织人事方面由我来服务,我还没有向常主任报到,请多原谅。”常焱笑道:“谁说大学生不懂人情世故,王主任很会讲话嘛。”

    第八个议题要结束之时,县政府办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走到休息室,道:“乐主任,下一个议题是城管委的,你们作好准备。”

    不一会,会场上传来椅子搬动的声音和脚步声,这是前一个议题结束的象征。乐彬和王桥赶紧前往会议室。

    会议室正中间是一个椭圆形大桌子。县政府领导和人大、政协相关领导围坐在大桌子前,除了县领导外,椭圆形大桌子还留有一个专门用来发言的空位,空位在县长彭克的正对面。

    椭圆桌子外围还有四排会议桌。这是其他参会人员的位置。

    常焱不是主发言人,坐在外围。王桥是第一速度进入会场,趁人不注意,顺手将环保局和城管委的座牌进行了掉换,让城管委和编办的座位靠在一起。

    “常主任,这是省人大通过的条例。与以前的条例有一些不同。今天讨论的事情就是根据新条例对环卫体制进行调整。”

    常焱是编办主任,对环卫业务一窍不通,他接过王桥递过来的新条例单行本,翻开以后,见许多条款上标识着王桥的注释,低声赞道:“这是你写的字,好漂亮的书法。”王桥压低声音道:“一般般,鬼画桃符。”常焱道:“你这是鬼画桃符,我们就不敢写字了。”

    城管委长乐彬正式汇报《关于环卫体制调整的通知》。

    县长彭克打断道:“你不用全文照读,直接讲老条例和新条例有什么地方不一样,我们需要做什么。”

    乐彬认真研究过条例,对汇报关键点掌握得很清楚,再加上王桥专门做了一张体制调整对照表,因此汇报起来头头是道,既抓住了重点,又不显得啰嗦。

    彭克翻看着文件,道:“城关镇,你们有什么意见?”

    城关镇姚向辉镇长对环卫工作哪些地方最花钱了解得一清二楚,快速地翻了一会城管委提供的文件,大体上抓住问题核心,道:“我有三个意见,第一个是化粪池管理有关问题,按照新条例第六十三条,粪便处理设施每年应当定期清掏,并按国家规定的设施维护标准进行维护……未及时清掏或因清掏、维护不当,造成粪便外溢污染环境卫生的,市容环境卫生主管部门应当及时组织环境卫生专业单位清掏疏通。清掏疏通费用由产权单位或物业管理单位负担。粪便处理设施的维护管理由产权单位或物业管理单位负责,产权不明的由环境卫生管理单位负责。新条例规定得很明确,化粪池应该由市容环境卫生管理部门来负责。”

    听到姚向辉提起化粪池问题,乐彬心还是悬了起来,暗道:“如果县政府接受了姚向辉的观点,我们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吃个哑巴亏。”

    彭克县长拿出城管委文件的附件略为浏览,道:“第一个问题在前一次县政府会议纪要中写得很明确,城关镇具体负责化粪池管理,城管委业务指导。这个问题不要争议,你谈第二点。”

    城关镇副镇长杨明福写了一个纸条子,给姚向辉递了过去。

    姚向辉道:“第二个问题是背街小巷的问题……”

    王桥不停地主动找常焱主任说话,介绍城关镇和城管委体制上的矛盾由来。常焱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到城关镇和城管委体制调整方面,专心听着姚、乐两人各自陈述以及王桥的低声解释,没有注意到在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句话“县环卫所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

    环卫体制调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耗费了办公会接近半个小时。此议题结束之时,姚向辉和杨明福没有坐电梯下楼,而是沿着楼梯往下走。姚向辉发火道:“政府办搞啥子名堂,环卫体制调整涉及到城关镇,文件事先没有和城关镇商量就搞到县政府会上,宫县长太偏心了。党政办几个人球本事没有,与县政府搞不好关系,总是吃亏。”

    杨明福道:“王桥虽然人年轻,鬼板眼还不少,两次都是他在背后当摇扇子的军师。”

    姚向辉取出手机,给镇办公室主任打了过去,道:“你们党政办是吃干饭的吗?不与政府办勾兑好,很多事都不提前透露消息。春节要到了,你去给府办的头头脑脑拜个年,喝点革命小酒,增进点感情,免得做事情被动。”

    放了电话,他又对杨明福道:“体制改革后,社区、小院全部要算在城关镇头上,增加了工作量,你只能给我顶上去。你要向王桥学习,多动脑筋,什么时候算计一下城管委,我单独请你喝酒。”

    城关镇副镇长杨明福被一阵调侃弄得面红耳赤,忍不住暗骂王桥。

    (第二百一十四)(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