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一十七章危机重现(二)

    丁勤奋随后觉得和一个年轻人生气有份,转身上车。刚刚在车上坐稳,垃圾场外疾驰过来一辆小车,车停稳后,阳和镇书记蒋大兵和镇长金泽义从车里钻了出来。

    蒋大兵上前几步,将手伸进车里与丁勤奋握手,道:“县里在开中部六个镇的工业经济发展。散会后,我急急忙忙赶回来。走,到镇里喝一杯。”

    丁勤奋下了车,笑道:“蒋书记和金镇长不吃县老爷的饭,跑回来办招待,我是恭敬不如从命。”

    金泽义正要上车,眼睛余光见到站在焚烧炉前的王桥,走上前握个手,道:“乐主任今天怎么没有来?”

    王桥道:“乐主任外出考察学习,没有在家。”

    金泽义道:“一起吃饭。”

    在旧乡时,蒋大兵是牛清德的后台兼盟友,王桥对蒋大兵没有任何好感,再加上与建委丁勤奋局长话不投机,本来很不想吃这顿饭,只是他代表着城管委,不能意气用事,便与金泽义一起前往阳和镇。

    一行人来到场镇专门做羊肉汤的餐馆。按惯例,镇党委书记蒋大兵是主人,应该居中而坐。蒋大兵态度坚决地要拉丁勤奋坐在主位,丁勤奋推脱一阵后还是坐在了主位。

    聊了些闲话,蒋大兵偏头问程岭跃,道:“焚烧炉开炉的效果如何?

    “从今天来看,烧得还是可以。”程岭跃看了一眼丁勤奋,小心翼翼地道:“丁主任,这里没有外人,我想问一句实话,垃圾烧起后,烟囱一直在出灰烟,灰烟有没有污染,不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丁勤奋不以为然地道:“焚烧炉是静州设计院设计的,通过了环评。有保护措施。火力发电的烟灰比这个多十倍,还不是一样要搞。

    王桥多次询问山大相关专业博士,又查看了相关资料,断定焚烧炉这个温度将造成严重污染。绝对有大量二恶英产生。相比在座之人,他算得上最有常识的人。在这个场合下,他没有多说,专心品尝羊肉汤。

    丁勤奋不愿意多谈污染的事,将话题扯到王桥身上。语重心长地道:“我上山的时候,看到垃圾车沿途都在飘垃圾,影响很坏啊。王主任还年轻,日子长得很,要将这些小事做好。”

    环卫工作涉及面大,牵涉到千家万户。工作做得好,大家认为是理所当然,做得不好时,顿时成为千夫所指。城管委管的事以前都归建委管,丁勤奋深知城管委应该做哪些事情。顺口给王桥提了个意见。

    蒋大兵表情严肃地道:“垃圾到处飘,公路沿线的社员恼火得很,好些人都说要把垃圾车拦了,不准从公路上过。镇里是左劝右劝才把局面稳住,你们再不加强管理,镇里总有一天压不住,到时出了事就不要怪我们。”

    受到了两个部门主官指责,王桥心里窝着火,还是表态道:“城管委会加强管理,还请大家监督。”

    金泽义为人厚道。见两位老江湖将矛头对准年纪轻轻的王桥,道:“今天焚烧炉开火,这是一件高兴事,大家喝酒。”

    这是一顿极为别扭的酒宴。阳和镇蒋大兵、建委丁勤奋有说有笑,将城管委王桥冷落在一边,就连来敬酒的阳和镇干部都有意无意忽略还有一位城管委领导。

    如果是在校期间,遇到这种情况,王桥肯定会拂袖而去。但是作为分管环卫的领导,要处理垃圾场的麻烦事肯定离不开阳和镇。所以无法潇洒地拂袖。他冷眼旁观敬酒和喝酒的人,暗自告诫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的内心一定要强大,不要为外物所惑。这些敬酒的人不是尊重丁勤奋,而是尊敬建委主任这个官位。”

    金泽义为人厚道,见王桥受了冷落,主动与他碰了酒。

    喝完酒,焚烧炉开火仪式正式结束,参加开火仪式的人都散去。

    王桥在吃酒时窝了一肚子气,决定暗查沿途垃圾车的运行状况。他在路边站了一个小时,经过的六辆垃圾车都有不同程度的抛洒,数量不少的塑料袋被车流带起来的风吹到半空,飘飘洒洒落在公路上。

    打铁还需自身硬,自身不硬,就挺不起腰杆,说不起硬话。王桥回到办公室,用电话给乐彬汇报以后,立刻召集环卫所所长、办公室主任和纪检干事开会,研究如何治理垃圾车飘垃圾的顽疾。

    很快,城管委开展整治垃圾场的通知发了出去。

    通知发出两天后,王桥带队设立了环卫垃圾车检查站。

    环卫垃圾车检查站设在距离垃圾场约一公里的地方,王桥、乔勇、姜永战等人站在公路边,逐一检查前往阳和垃圾场的环卫垃圾车。

    县环卫所没有专业的密闭垃圾车,为了防止向外飘垃圾,买了花胶布简易遮盖垃圾。几辆环卫所垃圾车经过时,皆按照要求用花胶布对垃圾进行了简易密封。乔勇脸上露出笑意,道:“从目前的检查效果来看,总体还不错,大家都守了规矩。”

    王桥道:“乔所长是著名的乌鸦嘴,下一辆车肯定地会出问题。”

    果然,一辆垃圾车开了过来,车尾不断有塑料袋子飘了出来,如空中飞舞的白色乌鸦。

    乔勇和副所长姜大战有分工,乔勇管环卫所的垃圾车,姜大战管各镇街和企业的垃圾车。姜大战道:“这是所里的车,该乔所出马。”

    乔勇拿着一面小红旗,在公路中间舞动,等到垃圾车停下来,他责问道:“周伟,为什么不盖花胶布?”

    垃圾车司机周伟道:“花胶布脆性大,用几次都会坏掉,盖了等于不盖。”司机们都嫌盖花胶布麻烦,只要花胶布损坏,趁机就不盖蓬布。

    乔勇道:“花胶布坏了也要盖,桥主任宣布过,没有盖蓬布,抓到一次罚款五十块。”

    周伟听到罚款就急了,道:“我一天忙到黑,一个月才赚几百块钱,你抓到一次就扣五十,硬是要下黑手嗦。”

    乔勇不停地给他递眼色,又站在踏板上,凑在周伟面前低声道:“桥主任在旁边看着,不罚款搁不平。你找三十块钱餐饮发票,我帮你报,但是二十块肯定要罚。”

    周伟朝着王桥方向骂骂咧咧,从驾驶室里取了一块破损严重的花胶布,勉强盖住垃圾。

    垃圾车走了以后,乔勇道:“周伟平时表现很好,今天是初犯,就少罚点。”王桥给了乔勇一个面子,道:“罚款不是目的,关键是要把事情办好。”

    又一辆垃圾车过来,车门上没有环卫所编号,属于乡镇或外单位的垃圾车。姜大勇主动拿着红旗上前,站在路中央将垃圾车拦住,道:“怎么没有盖蓬布?我们几天前就发了通知,还专门开了会。”

    驾驶员惊讶地道:“要盖蓬布?我不晓得这事。”

    姜大战道:“没有盖蓬布不准上山,赶紧回去把蓬盖加起来。”

    驾驶员连忙递起烟,求情道:“车都来了,就让我进垃圾场,下回我一定盖。”

    姜大战悄悄朝王桥方向指了指,道:“那边坐着城管委分管副主任王桥,放你过去,我是猫抓磁巴脱不了爪爪。”

    驾驶员不信,“坐着的那个人怕不到三十岁,怎么可能是副主任,你哄我。”

    姜大战道:“我哄你干逑,有规矩就要按着规矩办,否则就不用定规矩了。你就算进了垃圾场,也进不了大门,大门那边还有委里的检查人员。你赶紧回去加装蓬盖,下午还可以来。”

    驾驶员自认倒霉,掉转车头,踩着油门使劲跑,弄得一条公路尘土飞扬。

    在公路上坐了一天,下午五点时,侯、乔、姜三人蓬头盖面,连鼻孔里都全是灰尘。

    (第二百一十七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