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二十二章过年

    从旧乡回到县城,王桥立刻就回到既定轨道,带领县环卫所开始为春节做准备,每天忙忙碌碌,转眼间就到了大年三十。

    大年三十晚上十点钟,宫方平副县长将城关镇、城管委、安监局、公安局等单位的分管领导叫到县政府大院,坐上一辆七座商务车,巡视大街小巷。

    每年春节的鞭炮给节日增添了喜庆,相关业务部门却因为鞭炮而伤透脑筋,一怕民房火灾;二怕加油站、储气站、火药库等重点位置受到鞭炮影响;三怕化粪池爆炸。民房和重点位置都是有主的人,有人看护,问题稍小一点。化粪池名义上属于每一个居民的,实际上大家都不管,化粪池爆炸是常有之事。这也是城关镇和城管委都不想管化粪池的原因之一。

    接近十二点时,鞭炮声大作,城市上空绚丽夺目。

    几个人站在街边。身材高大的宫方平头上戴着一顶带耳朵的棉帽子和一幅大墨镜,缩着脖子,大声道:“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站街,天上炮仗乱飞,戴个帽子免得被误炸。”

    王桥将外套上自带的厚帽子拉起来护住脑袋,仰头看着流光溢彩的天空。

    在震耳欲聋的炸声中,宫方平对站在身边的王桥道:“再过半小时,如果没有电话打来,今天就平安了,你们可以回家安安心心过个年。”

    听了这句话,王桥心里犯起嘀咕:“每次听到这种话,肯定就会有事情发生。这是闯祸定律。”

    放在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振动,王桥取出手机之时,看到宫方平和严副局长也在取手机。

    宫方平看到来电是县政府值班室的号码,恨恨地骂了一句:“我真是乌鸦嘴,说什么什么就来。”

    王桥接通电话,对办公室小林道:“有什么事?”小林道:“王主任,接到政府总值班室的电话,来宾路一处化粪池爆炸。伤了人,具体情况不清楚,通知城管委一位领导立刻到现场。”

    宫方平将手机耳边拿开,道:“你们是什么事情?”

    严副局长道:“我接到安监局值班室通知。来宾路化粪池爆炸。”

    王桥简明扼要地道:“来宾路化粪池爆炸。”

    “这说明城管委和安监局都有人值班,信息畅通。”宫方平安排县应急办的孙科长道:“你马上给城关镇姚向辉镇长打电话,通知他立刻到现场,我们几人先到现场。”

    几个人脸色凝重地上了商务车,直奔爆炸现场。

    在来宾路路口时。严副局长道:“我建议就在这里停车,宫县长先不要过去,我们几人去看看情况。”他经常处理安全事故,知道有时最高领导去了不一定好,一点没有回旋余地。

    宫方平点头同意,道:“等会姚向辉要来,他主持现场会,你们积极配合。”

    王桥、杨明福、严副局长等人下了车,走了几十米,就见到有一群人聚在一起。

    王桥拉住一位看热闹的老大爷。几句话就了解到真实情况。

    爆炸地点在一幢老房子的左侧,化粪池上面搭了六块预制板,形成一个小坝子。一位奶奶带着两个孙子在小平坝放鞭炮,除了一般的鞭炮外,小孙子还在放钻地炮。钻地炮点燃以后,满地乱旋,通过预制板的小缝钻进了化粪池。

    这个化粪池修于八十年代初,六块预制板将池子盖得严严实实,预制板之间狭窄缝隙成为沼气的排气道。

    化粪池的产权属于整栋居民楼,清淘也应该由居民凑钱。由于这幢楼的居民大多数是破产下岗企业职工,大家手里紧巴巴的,化粪池几年没有清淘过,积聚了大量甲烷等易燃易爆气体。

    钻地炮引起化粪池大爆炸。

    王桥挤进人群。见到居委会毛明主任。毛明在现场,王桥顿时松了一口气。在这种混乱局面下,居委会的同志和当地人熟悉,往往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毛明正在焦头烂额时,见到王桥、杨明福等人,同样是长舒了一口气。作为居委会干部无职无权。全凭一张嘴,有职能部门负责人到现场,事情就好办得多。

    杨明福也认识毛明,急切地问:“伤了人没有?”

    毛明道:“六块预制板都被炸翻了,小孩子掉进化粪池,被旁边大人及时拉了起来,现在送到了人民医院,正在抢救。”

    六块预制板有四块被炸断,边上两块没有断,而是被冲击波抛到空中,翻了几圈后落在距离化粪池四五米处。

    王桥在春节前逢会必讲化粪池危险,但是他更多是鹦鹉学舌,自己都没有想到化粪池爆炸后的威力如此巨大,看到现场后暗自咋舌。

    杨明福、王桥、严副局长和随后赶过来的城关镇镇长姚向辉、城关镇派出所赵劲所长一起站在爆炸现场开了了个短会,商议了六条措施:一是立即在现场拉起警戒线,防止过路的居民掉进暴露在外面的化粪池,城关镇和居委会派干部现场守候;二是要求医院全力抢救;三是派出所立即进行现场调查,查明事故原因,包括调查放鞭炮的老人;四是由城关镇负责从明天开始负责恢复现场,施工队尽快进场;五是安监局和城管委一起负责检查和排除化粪池隐患;六是由城关镇派出干部和居委会同志一起做好群众的安抚工作。

    定下六条措施以后,王桥暗道:“幸好化粪池责任主要由城关镇负责,否则就要由城管委来做这一系列善后工作。城管委的人不认识居民小组长,也不认识楼长,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回到商务车,宫方平听了六条措施,对姚向辉道:“你们处置得很及时,六条措施很得力,辛苦了。”他随即给医院打去电话,要求医院不要计较费用,不惜一切抢救伤员。

    凌晨一点半钟,宫方平接到医院电话,严肃的表情随即缓和下来,道:“受伤小孩脱离生命危险。大家可以回家休息。王桥,县城到底有多少长期没有清淘过的化粪池,城管委作为行政主管部门,要做到心中有数。给你们一个月时间,搞一个化粪池普查表,摸清楚县城化粪池现状。”

    王桥道:“我马上安排调查工作。”

    宫方平又道:“今天晚上鞭炮放得多,明天早上把所有鞭炮垃圾收走,让市民出门有个干干净净的环境。”

    王桥道:“我己经安排好了。早上五点半钟,我和环卫所乔所长一起查看凌晨普扫工作。”

    初一、初二,县城里鞭炮声不断,所幸没有再发生伤亡事故。

    初二,王晓带着儿子李安健回到昌东。王桥和李宁咏在昌东饭店请大姐和外甥吃饭。王桥原本想找一家普通餐馆请大姐吃饭,李宁咏认为是第一次与大姐见面,要正式一些,所以选在昌东饭店。

    几年前,昌东饭店还是昌东县委招待所时,王晓和爱人李银湘曾经在此住过。故地重游,物是人非,让她无限感慨。

    饭后,三人各走各的,王晓带着儿子回旧乡。李宁咏到静州看外公外婆。王桥回办公室继续帮着乐彬值班。

    王桥估计姐姐已经回到旧乡,打通家里座机,“姐,刚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问你,你觉得小李如何?”

    “漂亮,家世好。”

    “我知道她漂亮。这不是重点。你觉得她和我如何?”

    “她很聪明,对你也不错。只是没有深入接触,不敢下断言。”

    “姐,你别在我面前耍滑头。说真话。”

    王晓字斟句酌地道:“我觉得小李功利心比较重,和许多爱幻想的年轻女孩相比,她对现实认识得太清楚。你如果一直顺利,她会是一个好帮手,你们的婚姻应该很美满。如果你一旦不顺利,她一定不会做十二月党人的妻子。”

    十二月党人是俄国的贵族革命党。在反对沙皇和农奴制度的军事政变失败之后被杀的被杀,流放的流放。“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就是他们的妻室,她们大多数出身贵族,照常情,贵族是不能忍受苦难的,但是她们中有向沙皇主动要求流放去丈夫所在的西伯利亚的,有未婚却在革命失败后强烈要求与已遭流放的未婚夫结婚的。“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后来成了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爱人代称。

    初三,王桥接受了邱家邀请,前往枫林山庄吃饭。

    枫林山庄位于距离县城约十公里的巴岳山余脉,绿树成荫,风景如画,是昌东县重点打造的风景区。多年前,邱家通过一个远亲承包了一片山林,修了一个农家乐,取名为枫林山庄。每逢春节过后,都有十几名静州和昌东各界名流参加聚会,被小圈子里的人戏称为枫林聚会。

    乐彬曾多次受到邱大海提携,属于邱派人物,数年前就开始参加枫林山庄。他隔老远见到走进大厅的王桥,即纳闷又惊奇。

    王桥径直走到乐彬身边,坐下来,道:“乐主任,春节准备到哪里去玩。”

    乐彬道:“我们城管委是苦命人,哪里敢走远,就在静州这个小圈子里面混。”

    李宁咏端了一盘大红桔子来到乐彬面前,道:“乐叔吃桔子,你要多关照王桥。”

    “不用我关照,桥主任很能干,在哪里都能成功。”乐彬知道邱家对王桥有意思,没有料想短短时间就让王桥参加了枫林聚会,暗自觉得王桥不仅能做事,心机也深沉。

    他又笑道:“春节吃团圆饭时,小李一定要做为城管委家属参加。”

    王桥道:“那天宁咏单位也在团年。而且,我还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来。”

    李宁咏举起拳头在轻轻擂了擂王桥的肩膀,道:“你没有征求我意见,征求我意见的话,我在单位吃几口,就跑过来参加乐主任饭局。”

    乐彬指着王桥道:“王主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正聊着,两个气场强大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一位是身材高大魁梧的邱大海,另一位是儒雅的彭克县长。坐在茶厅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和两位领导打招呼、握手。

    (第二百二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