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二十七风云再起(二)

    建委丁勤奋最初听到焚烧炉引起环保问题后心怀不满,批了两句。很快他就想通了问题核心,不管是否停用焚烧炉,出了责任有城管委作为管理方兜底,与建委关系不大,因此在后来一直沉默寡言。

    散会后,王桥坐上乐彬的车。开出政府大院前两人都没有说话。车离开大院,乐彬道:“王桥,有什么想法?”

    王桥半年来到垃圾场的次数不低于30次,对垃圾场状况和周边老百姓心态了解得很透彻,道:“堵场是必然结果,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乐彬道:“有没有好办法?”

    王桥道:“办法有,只能采用卫生填埋法。但是没有修路进垃圾场,所以卫生填埋根本无法实施。”

    乐彬只觉头大如麻,道:“修路是远水不解近渴,下午三点钟我们开班子会,提前研究,提前布置。”

    不用乐彬安排,自从得知焚烧炉被停用,王桥就开始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处置肯定要到来的群体件。中午,他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停地转圈,在转圈过程中,解决问题的思想渐渐清晰起来。

    下午三点,王正虎、王桥以及办公室主任刘友树来到乐彬办公室。

    乐彬三言两语传达了上午会议精神,问道:“王主任,你确定焚烧炉停用就要堵场。”

    王桥道:“三月温度慢慢回升,臭味比冬季严重,春风又将臭味吹得更远。我判断停用焚烧炉后,肯定要堵场,迟则半个月,快则一个星期。”

    乐彬愁容满面地道:“既然判断要堵路,我们就要提前谋划,免得到时忙手忙脚。”

    王正虎发牢骚道:“我们城管委是新成立的单位,从职能上说只花钱不能赚钱,又没有审批权。所以不讨县领导喜欢。县领导口里面说三分建设七分管理,实际上是九分建设一分管理。”

    俗话说,话丑理端,王正虎所言正是乐彬心里话。但是副手能说牢骚,一把手则不能轻易在部下面前牢骚满腹。乐彬道:“我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没有想到会来接城管委这个摊子。如今只能往前走,往后退必然会把城管委弄成一个烂摊子。我和正虎倒无所谓,几年时间就到了改非年龄。王主任不一样,事业才刚刚开始。”

    他拿起水杯喝了口茶,道:“这些闲话就不必多说,当务之争是制定工作预案。”

    王桥道:“我觉得当前要做的工作只能是加强管理,但是不必去找阳和镇,也不必提前做群众工作,也就是说除了加强管理以外不必提前采取预防措施。”

    这个思路有些出乎乐彬预料,道:“为什么这样,理由?”

    王桥道:“提前采取措施没用,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村民堵路以后。垃圾进不了场,县里最终会采取强制措施。强制进场以后,村民怨气必然很大,这时最容易形成互相顶牛的僵持局面。我们在僵持期作适度让步,采取措施给村民消气,这样才有可能解开顶牛的局面。”

    乐彬道:“你的意思是堵场不可避免,就算我们提前做工作也没有用。”

    王桥道:“据我对垃圾场现状和周边村民的了解,该来的总要来。堵路村民并不是铁板一块,态度最坚决的村民只有六家,以及他们的直系亲属。多数村民就是嫌臭,觉得苍蝇多,还有些村民借着堵路之机顺便想解决原本是私人的问题,基于这个现状。我才想到把工作重点放在解决顶牛上,让利给大部分中间派村民,孤立搬迁派村民。”

    “具体措施?”乐彬在基层摸派滚打多年,知道动嘴容易,做实事难,因此办事并不机械。具有相当高的灵活性,为了办成事,甚至会打些擦边球。

    王桥道:“具体措施很简单,就两条,第一条是曹致民合约即将到期,我们不再与他签约,让他成为垃圾场管理不善的替罪羊,给村民消气,让村民下台阶。其实他不算替罪羊,管理不善良的责任很大一部分要算在他的头上。以前有建委在财务方面的牵制,如今我们直接对财政,不受建委制约,可以实施这一条。”

    乐彬踌躇道:“曹致民毕竟是曹主任的侄儿,不看僧面看佛面。”

    王桥道:“到时由我来宣布这个事,曹主任要问起这件事情,你就说我擅自作主。”

    乐彬道:“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怕事,只要有利于垃圾场,解除就解除,谁让他不用心管理,给我们捅了不少篓子。与曹致远解除合同以后,谁来承包垃圾场。”

    王桥道:“解除曹致民的劳同合同,曹致民就成了周边村民的消气筒,这是消气第一步的第一环节。第一步的第二环节是我准备让环卫所派一个人当场长,直接管理,不再承包出去,垃圾场工人就从周边村民中挑选,包括打药的人都用周边村民。垃圾场周边村民不富裕,有一人在垃圾场上班,每个月能赚几百块钱,他们家人就不会来堵路,这样就可以分化十几家人,每家三个人,就有四、五十人分站在我们这边甚至中立。”

    乐彬道:“你让村民参加管理垃圾场,让他们了解内情,会不会惹出更大麻烦。”

    王桥道:“垃圾场运行长期被村民盯着,本来就没有什么内情,惹不出什么大麻烦。”

    乐彬道:“你这个思路还行,继续。”

    王桥道:“第二条的第一点也就是关键一步还得卫生填埋,我到静州与山南垃圾场都去看过,他们全部进行了卫生掩埋,阳和垃圾场必须要走这一步。要修路进场,还要用条石,还要用人工,这些原则上就地解决。”

    乐彬道:“这一条投资比较大,我们做不了主,必须要报告县政府。”

    王桥道:“以我的判断,县政府最终要同意修路,因为这是唯一解决之道。第二点是加大科技含量,将填埋后的气体集中起来处理,如果能够给周边村民供气最好。不能供气则直接烧掉,这是在山南垃圾处理场学到的办法。强制进场后,县里肯定要组织各部门人员与村民座谈。座谈时,根据实际情况陆续把三个办法抛出来。这是对村民实质性让步。昌东俗话叫吃一颗花椒顺一口气,我们总得让村民感觉没有白白堵场。”

    乐彬道:“我觉得你的思路有点问题,为什么不在事前把这三条措施向村民宣传,以避免堵路事件发生。”

    王桥道:“堵场村民不是铁板一块,各有各的利益诉求。如果我们提前把刚才推出消气三板斧,搬迁派没有达到目的,肯定不满意,还要找各种借口闹事,其他村民十有会被裹挟和影响。”

    乐彬脸上神情有几分古怪,半响才道:“王桥,你才工作半年,我怎么觉得你特别老奸巨滑。你的方案我原则同意,只是还得想细一些。特别是由堆放改成卫生填埋这个事情涉及面非常宽,既有工程的事情。还有以后管理上增加的费用,城管委做不了主。”

    他又对参会人员道:“我们这个工作思路只能在这个圈子讲一讲,出了这个圈子就半个字都不能说,谁要说出去,就派他直接管理垃圾场。”

    自己设想的消气三板斧被乐彬接受以后,王桥静等下一次堵场的到来。

    周六,还没有堵场。王桥来到了昌东饭店,参加老友刘红的婚礼。

    刘红穿了着洁白婚纱,一脸浓妆显得格外漂亮。

    刘红亲自给王桥点上喜烟,道:“二楼333房间。付红军、沙兵、杨明都在。”

    杨红兵、陆军、杨明、刘红是王桥在旧乡时最好的朋友。五人中,陆军喜欢刘红,杨明和王桥谈过恋爱。经过7年时间,大家陆续成婚或恋爱。往日青春恋情己经随风飘散。

    坐在主位的朱柄勇热情地道:“桥主任,坐到我这边,今天中午好好喝几杯。”

    王桥在朱柄勇身旁坐下,道:“昨天喝多了,受了伤,今天不敢接招。”

    朱柄勇、陆军、王桥、杨红兵四人。论职务,王桥是正儿八经的副局级,朱杯勇是财政局预算科科长、陆军是组织部办公室主任,杨红兵是静州刑警大队中队长,朱、沙、付三人严格来说都只能算作股级。但是朱柄勇在管钱的财政局当预算科长,陆军在管干部的组织部当办公室主任,杨红兵是有特权的公安,能量都不比城管委副主任弱。再加上今天是同学聚会,因此没有按照昌东惯例以职务高低分主次座位。

    王桥让李宁咏坐在杨红兵老婆小钟身边。小钟知道李宁咏是邱大海的女儿,亲热地与李宁咏打招呼,仿佛多年好友。

    李宁咏年轻貌美、气质出众、时尚新潮,杨明与她比起来就是一个乡下小丫头,不由得生出自惭之心,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

    组织部长牛清扬受其三弟牛清德的影响,极不喜欢王桥,组织部几个核心人员都知道此事,因此,在牛系人马里一般都不会主动提起王桥以及与王桥有关的事情。再加上陆军眼光朝上看,平时几乎不跟旧乡的老朋友在一起玩,阴差阳错之下,在场之人唯独陆军不知道王桥如今是邱家乘龙快婿。

    处于陆军的位置,原本应该知道此事,但是偏偏就不知道。他见到明艳如花的李宁咏,略带嫉妒地道:“蛮哥,你这是金屋藏骄,到现在才把女朋友介绍给我们。”

    去年七月,王桥到县委组织部报到,多次与陆军联系,陆军都找借口躲避了。这让王桥对陆军心生芥蒂。他没有搭理陆军略带调侃的话,介绍道:“这是我的女朋友李宁咏,在电视台工作。”

    陆军爱人程惠猛地一拍额头,道:“怪不得看着眼熟,你是不是在主持《昌东故事》,我一般不看昌东电视台的节目,唯独要看这一档节目,昌东人讲昌东的故事,创意真的很不错。”

    程惠是老人事局长的侄女,目前在县人事局工作。她相貌平平,生了小孩以后明显发福,与李宁咏对比起来在容貌上要逊色得太多。陆军莫名泛起些醋味,拿起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的派头,道:“电视台的几个老大我都熟悉,经常在一起喝酒,李宁咏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程惠给了丈夫一个白眼。

    杨红兵知道李宁咏身份,见陆军揣起架子吹牛皮,暗自发笑,故意使坏道:“李宁咏等会给沙主任敬杯酒,以后在台里有啥事都可以找沙主任。”

    李宁咏眨巴着眼睛,装作惊喜地道:“你和我们领导熟悉,以后有事可不可以找你。”

    陆军挺着胸口道:“当然没有问题。”

    程惠再给了陆军一个白眼,道:“王桥是城管委副主任,副局级领导,自己有关系,还需要你这个科级的办公室主任逞能。”

    李宁咏谦虚地道:“王桥就是管垃圾的,他哪里认识我们台长,组织部是管干部的,到哪里都吃香。”

    杨红兵配合道:“陆主任,你说话算话啊,以后要帮着小李说话。”

    (第二百二十七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