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二十八章酒品

    常在邱家走动的人都是昌东县级领导,或是静州部门领导,李宁咏眼界养得颇高。虽然这几个人工作和职位在年轻人中都还算不错,也就是不错而已,并没有能够引起李宁咏特别关注。她敏锐地感觉到杨明面对自己时神情有些异样,这是属于女人特有的第六感,说出来如磁场一样无影无踪,又客观存在。

    杨明头发干枯发黄,脸上皮肤有些暗斑,文静俊秀中带着些憔悴,李宁咏得出基本上接近真相的猜想:“杨明在旧乡时应该是一个美女,美女爱帅哥,十有与王桥有朦胧感情。财政局这位牙齿黑黄、说话粗俗的科长,不是怜花惜玉的主,杨明是嫁给财政局,不是嫁给这个人。”

    “朱主任到里面坐,都是刘红的同学,你都认识的。”门外传来一个稍显陌生的声音,随后教委副主任朱永清走了进来。

    此时只剩下靠近门口的一个位置,俗称“传菜席”。朱永清显然不习惯坐“传菜席”,一时有些犹豫。

    坐着主宾位置的朱柄勇不是旧乡学生,见到老校长没有抬屁股。

    王桥感觉让朱永清坐在“传菜席”明显不妥当,站起身,道:“朱主任,你坐我这位置。”朱永清摆手道:“红星,这是圆桌,不讲究这些。”王桥还是不由分说地拉着朱永清,交换了座位。

    朱永清坐下以后,夸道:“王桥是你们那批毕业生中唯一正牌子大学生,谁都没有想到啊。”

    王桥道:“我知道还有一个师兄在山大读博士,比我要早几级。他先考到山南农大读研,后来考到山大读博。”

    朱永清感慨地道:“还是你们那几届的素质高,学风正,如今学校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王桥就将朱柄勇介绍给朱永清,两人都姓朱,互相认做本家。迅速就进入热聊模式。

    楼下大厅响起欢快音乐,主持人浓浓昌东味的普通话窜进每个人耳朵里。热菜一道道往上摆,朱柄勇拧开酒瓶盖,道:“大家把酒满上。举个杯。”

    举到第三杯时,新郎新娘过来敬酒。

    刘红道:“今天这一桌是我的娘家人,其他人可以提前离开,这一桌不许提前离开,等会敬完酒。我换了衣服就过来陪大家喝酒。朱主任是我们的老师,要监督他们,不能让他们逃跑。”

    朱永清笑道:“大家喝得挺积极,都喝了第三圈了。”

    刘红敬完酒,离开333房间。朱柄勇端起酒杯对王桥道:“桥主任,我们来喝一杯。你什么时候结婚,干脆速战速决,我们好接着喝喜酒。”

    王桥仰头把酒喝了,道:“我说了不算,还得商量。”李宁咏喜滋滋地给了王桥一个白眼。

    李宁咏的笑容妩媚多情。朱柄勇觉得原本挺漂亮的妻子失去了几分颜色,他又端起酒杯,和王桥碰酒。

    杨明知道朱柄勇酒品不佳,几杯白酒上头就把不住性子,很想提醒他少喝几杯,在这种情况下,她又担心提醒他少喝酒会引发争吵,让同学们看笑话,就闭嘴不言,盼着酒席早点结束。

    杨红兵为了替杨明打抱不平。曾经叫社会上的混混黑打过朱柄勇,有朱柄勇在场,他没有喝酒的,一改平时的豪爽。很少说话,只是偶尔和王桥聊几句。

    席上喝酒的气氛始终不太浓烈,两瓶酒下肚后,大家开始吃饭。杨明赶紧给朱柄勇盛了一碗饭,只盼着他吃完后就离开酒店。

    换掉婚纱的刘红左右手各提着一瓶酒走进房间,嚷道:“今天是我的好日子。大家都不准走啊。朱主任,今天在座的多数你是学生,你要当好酒司令,把酒喝好。”

    新郎官是昌东中学老师,性格文静,只是站在刘红身后微笑。

    朱永清为了给刘红捧场,道:“我们来划两拳,热闹热闹。”朱柄勇略有些酒意,道:“朱主任,我们两家门第一次喝酒,划六拳。”朱永清道:“我要多敬朱科长,以后朱科长大笔一挥,教委可以多用点钱。”

    朱柄勇自恃喝拳水平不错,见朱永清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不象是喝猛的人,有心欺负他,道:“我们划九拳,九九大顺,划一拳喝一杯,不准找人代喝。”

    朱永清笑道:“要得,我向家门科长学几拳。”

    朱永清在中师是出了名的好拳,变招极快,向来胜多输少,两人划了九拳,结果朱柄勇喝了八杯。八杯下去,朱柄勇眼睛红了,叫嚷着还和朱永清划九拳。

    朱永清是酒场老将,避其锋芒,采取了尿遁策略。

    朱柄勇没有了对手,嚷嚷着又要与王桥划拳。王桥道:“我们不划拳,一人喝一杯。”朱柄勇脱口而道:“王桥不耿直,是不是还在记我的仇。”

    与王桥的初恋对于王桥来说是过去的一道风景,对于杨明来说心里的一道永不褪色的伤疤,被朱柄勇当众揭开,她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李宁咏听到这句话,明白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她在杨明面前有极强的心理优势,不是太介意,就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桥。

    朱柄勇是第二次说这个话题,而且是当着杨明的面,王桥压抑着不快,道:“我先喝了。”

    刘红是杨明闺蜜,太了解朱柄勇喝酒后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臭脾气,平时从来不劝朱柄勇喝酒,今天人逢喜事精神爽,忘记了朱柄勇的酒品。她醒悟过来后就急忙岔开话题,道:“楼上有卡拉ok,音响效果很不错,等会我们去唱歌。”

    杨明拉着朱柄勇的胳膊,劝道:“别喝了,今天刘红结婚,喝多了不好,我们去唱歌。”

    朱柄勇没有彻底喝醉,还有几分清醒,努力压着往上冒的酒劲,抓了一块卤鸭肉,大口地啃,含糊地道:“走,唱歌去。”

    刘红放下心来,和新郎一起离开房间,招呼其他客人。

    朱永清没有与朱柄勇深入接触过,对其脾气不了解,尿遁回来后兴头颇高地道:“同学们转眼毕业六七年,难得聚在一起,再喝一瓶。”

    朱柄勇伸手将朱永清手中的酒瓶抓过来,道:“家门,我来倒酒,我们两个再整几拳,我就不信划不赢你。”

    杨明知道朱柄勇喝醉酒的后果,急忙伸手阻挡,朱柄勇不耐烦地挥手,想把杨明的手甩开,不料挥起的手掌结结实实地打在杨明鼻子上。杨明用手捂着鼻子,鲜血顺着手掌迅速地滴落下来。

    王桥将筷子往桌上一顿,脸色沉了下来。

    杨红兵最看不惯朱柄勇,说了一句:“过分了。”

    喝了酒的朱柄勇如一桶燃烧的汽油,一点火星就被点燃了,站了起来,指着杨红兵鼻子,道:“你妈的,说谁啊。”

    杨红兵将伸在鼻子前的手指打开,道:“手拿开,小心挨揍。”

    杨明知道事情要糟糕,急忙大声道:“我没事,我没事。朱柄勇,我们到楼上去。”

    朱柄勇如一只发怒的狮子,朝杨红兵扑了这去。

    朱柄勇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材粗壮,再加上酒劲大发,与杨红兵纠缠在一起,互相都挨了对方的拳头。

    杨明站在打架的两人旁边,连鼻子都忘记捂住,眼泪和鼻血顺着嘴角往下流,打湿了衣襟。

    王桥上前一步,将杨红兵和朱柄勇强制分开,用身体挡在两人中间。陆军拉着杨红兵,道:“斧头,算了,今天是刘红结婚,打架不好。”朱柄勇红着眼,弯腰捡起放在地上的酒瓶,还想往上扑。

    王桥终于发怒了,吼了一声:“够了。”他握住朱柄勇持酒瓶的手腕,用肩膀猛抵其前胸。朱柄勇吃不住力,蹬蹬后退几步,撞在墙上。

    (第二百二十八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