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三十章三板斧

    焚烧炉停止使用以后,随着气温逐步升高,苍蝇越来越多,垃圾场越来越臭。

    虽然王桥对垃圾场被村民围堵有着思想准备,当得知垃圾场被村民堵住时,心里还是有些发紧。

    王桥深吸一口气,道:“乔所长,这是迟早要来的事情,急也没有用。你现有有三件事情要做,一是马上给垃圾场打电话,弄清楚有几个村民堵路、他们提出的主要诉求、我们运了几车垃圾到场里,这些情况要及时报告给县政府,我在办公室等你电话;二是你立刻到垃圾场去,解决不了问题也得去,这是态度问题。被堵了路,环卫部门没有领导在场,被其他部门反映给县里,我们百口难辨。我给乐主任和县政府做好汇报以后,也跟着要上来;三是城里的清扫保洁工作不能乱,在堵场的情况下更要加强管理。”

    乔勇放下电话,暗道:“我都是要满四十的人了,怎么还没有年轻人沉稳。”他学着王桥平时的动作,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再和垃圾场办公室联系。

    掌握了堵场的基本情况,王桥来到乐彬办公室,道:“乐主任,刚刚得到乔所长电话,垃圾场被堵了,堵路的有二十多人,堵路的理由是臭味重和苍蝇多,我们从早上开始垃圾车一共进场二十三车次,乔所长正在前往垃圾场的路上。”

    乐彬在纸上记上刚才几个数字,道:“你让小林给县政府应急办汇报,我直接给宫县长报告。”

    王桥怕小林汇报不准确,就用城管委办公室的电话,以城管委办公室的名义直接给县政府应急办作情况报告。

    报告完毕以后,他再到乐彬办公室。

    乐彬道:“我向宫县长作了报告。宫县长让我们做好解释劝导工作,尽量疏导。如果上午不能通车,下午县里就要开协调会。你马上到现场去做疏导工作,掌握一线材料。两点之前回办公室,我们先开碰头会。”

    王桥熟悉垃圾场情况。知道凭个人的三寸不烂之蛇根本没有办法劝阻堵路的村民,便不紧不慢地看了几份新文件,又打通阳和镇办公室副主任邱洪的电话:“邱师兄,我是王桥。又堵场了。没完没了,真烦啊。”

    邱洪道:“镇里刚刚接到村里电话,蒋书记和金镇长都知道这事。”

    王桥道:“镇里派谁来处理?”

    邱洪道:“自然是分管领导程岭跃出马,我这种马仔跟随。程镇长很不想分管市政,几次想调整分工。蒋书记都不有同意。”

    王桥道:“你能不能找个合适的时间,我单独请杨宗明吃个饭。”

    邱洪道:“杨宗明被垃圾场弄烦了,把活儿扔了出来,独自到广东打工去了。吃饭的最佳人选是支书杨宗奎,这个人相当精明,上上下下都抹得平。”

    王桥道:“是精明人就好办,我最怕楞头青,办起事来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十点,王桥来到了阳和镇垃圾处理场。

    三四十个村民站在进入垃圾的必经之路上,十来辆垃圾车排成长龙。驾驶员们聚在一起聊天、抽烟。乔勇和阳和镇几位干部站在人群中间,与几位老人辨论。

    王桥站在人群边上张望,果然没有见到杨宗明。

    雍符秀站在人群中,远远地望见王桥,对身旁年轻人道:“那才是城管委当官的。”

    年轻人走到王桥身边:“我是五树社的社长杨少林,你是不是城管委当官的。”

    王桥道:“杨宗明没干社长了?”

    杨少林道:“杨宗明是我叔,他不干了,到广东找我堂哥去了。”

    两位上了年级的老人走到王桥身边,一位老人道:“这位当官的,我就想问一句实在话。什么时候解决我们的问题。

    另一位道:“你们一直在骗人,以前说焚烧炉修好就解决问题,焚烧炉用了几个月时间,你们又不用了。硬是想把我们老百姓臭死。”

    王桥道:“焚烧炉停用的原因是环保不达标。”

    老人道:“我们是农民,管不了这么多,只要不臭了,我啥事都不管。现在垃圾场又臭起来,垃圾场不搬走,我们就搬走。没有解决好之前。垃圾场不要进车。”

    光头杨少兵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不停地骂县里欺骗老百姓。

    垃圾场周边村民各有各的诉求,王桥早就把各种情况分析得很透彻,听到老人提出的内容,便知道他是“搬迁派”,道:“上次开会说过,随时欢迎你们请专业测量队来量距离。”他不愿意在这个话题纠缠,对年轻的社长道:“杨社长,这次堵车社里有什么想法?

    杨少林初当社长,缺乏经验。老社长杨宗明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会隐藏主要意图,首先说社里做了许多工作,村民就是不听,然后再提出客观要求,杨少林则直楞楞地将自己摆在对立面,道:“大家说好了,政府总得有所表示,补偿我们,要不然就一直堵下去。”

    光头杨少兵凑了过来,道:“补偿才几个钱,我们要求搬家。”

    老社长杨宗明离开家乡到广东以后,杨少兵有过当社长的念头,后来觉得自己在场镇开得有茶馆,还是不当出头鸟为好。他依然采取煽风点火的方式,鼓动村里老人和妇女堵场。

    王桥有“消火三板斧”作为预案,心底不慌,道:“不管是补偿还是搬家,总得谈,把路堵起有什么意义。”

    雍符秀不等新社长杨少林答话,大声武气地道:“我们不堵路,根本看不到你们这些当官的。”

    王桥知道雍符秀是大炮性子,轻言细语地道:“我们一直都在想办法,修焚烧炉是其中一个办法。现在焚烧炉停了,我们就想其他办法。垃圾场就是这个状况,你们堵了路,照样会臭。”

    因为王桥吃过自家的馒头,雍符秀对眼前这个年轻官员印象颇佳,道:“如果垃圾场不臭得熏人,我们也不得来堵路。”

    乔勇和一个老头争吵起来,吸引了许多村民的注意力。

    王桥趁机低声对雍符秀道:“你家住在600米以外,无论如何都搬不到你家,何必跟着凑热闹。如果警察强制进场时,你别傻乎乎冲到前面。”

    堵场最积极的人是杨家大院,如果闹成功了,这六家人就可以白得一笔横财。雍符秀对此心知肚明,低声道:“大家乡里乡亲,都是拐弯亲戚,哪家不来堵场就会遭白眼,会被当成叛徒。大家说好了,以后堵场得了钱,不来堵场的人就分不到。”

    王桥道:“政府能做的事情就是加强管理,绝对不会搬迁和补助,分钱是做梦。”

    当杨少林转身回来时,王桥停止与雍符秀的攀谈。

    王桥就在堵路现场做村民的思想工作,说得口干舌燥,惹来无法唾骂。到了十二点,他离开垃圾场,坐上委里小车,直接回城管委。

    乐彬询问了现场情况,道:“下午两点到县政府开会,你详细报告了解到的情况,请县里决策。”

    一切都在预料当中,王桥心平气和,没有因为垃圾被堵而变得焦燥不安。

    吃过午饭,王桥从办公室柜子里取出薄被,躺在沙发上小睡片刻。躺在沙发上,垃圾场的一幕一幕浮现在脑海之中。山大毕业前夕,他脑子里想象的从政经历是位于庄严肃穆的场所,威严地发出许多影响人们生活的命令,现实的从政经历却是站在化粪池、垃圾场和厕所旁边,在充满臭气和骂声的环境中与群众斗智斗勇。他感觉昌东距离会省委之路如此漫长,三年内回到省委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晏琳不占了我的位置,我在省委大楼会有什么际遇,至少不会被垃圾场弄得狼狈不堪。”想起省委大楼和晏琳,他再次觉得造化弄人。

    一点四十分,王桥准时与从沙发上爬起来。然后与乐彬一起前往县政府。乐彬和王桥是一条藤上的两个蚱蜢,谁都不能脱身事外。此时在车上拉长着脸,如两条碧绿色的苦瓜。

    (第二百三十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