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三十九章冤家

    听到牛明皓与李宁咏的对话,谷丽大脑如被按了开关键的电脑以后,突然间就活了过来,往日的一幕幕就串连在一起。

    牛部长对王桥有陈见,这几乎是组织部内部没有公开的秘密。谷丽作为与牛部长官职相差太远的组织部工作人员,只此其事,并不知道其中的真正原因。听到牛明皓提起此事,方知此事与牛家老三有极大关联。

    以前陆军在王桥来报到前的种种异常行为,也得到了完全合理的解释。

    当前王桥成为邱家乘龙快婿,邱大海与牛清扬关系不错,这种对立状况应该能有所改变。

    谷丽禁不住哼了一声:“王桥手段不错,短时间就攀了高枝,陆军天天舔领导马屁,这些男人表面人模人样,背后都是一肚子鬼主意,哼。”她随即想起自己只知道吃喝玩乐的那位,又觉得王桥和陆军这样的男人比自家那位强不少,至少知道在社会上奋斗。

    而在王桥心目中,牛家人要么阴险,要么粗野,有一股子强烈的山野味道。今天无意中与牛明皓见面之后,他敏锐地发现,经过两代人的努力,牛家第二代已经成功地由田坎走向了城市。俗语说,三代人才能培养出贵族,在牛家第三代或许还真能培养出具有现代眼光的贵族式人物。

    李宁咏挽着王桥胳膊进屋,见王桥在想事,问道:“老公,你在想什么?”

    王桥没有谈及自己脑中闪现出来的奇怪念头,道:“你见过牛家老三牛清德吗?“

    李宁咏摇头道:“我以前一直在静州读书,逢年过节时见过牛清扬。后来我爸离开了昌东,他又做了组织部长,到家里来的次数就少了,但是偶尔也来。他家老三牛清德是矿山老板,仗着有钱有势,吃喝嫖赌全部占全了。”她又道:“你就别想着在旧乡的那些事,在政治面前。这些事都是小得不得了的事情。“

    “你不用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我知道分寸,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没有必要硬凑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王桥认为自己闯过江湖,进过。打过黑社会,又在学校混得人模狗样。与这个社会融合度很好。等到成为城管委领导以后,他渐渐发现自己思想中居然存在着曾经被自己嘲笑过多次的父亲的思维,原本以为忘记了他时常在耳边说的话,谁知这些话是以一种安静的方式沉睡在脑海中,然后又缓慢地释放出来。

    “你的思想还是不够开放,大丈夫就要提得起放得下。”

    “我一直在思考着以后的行事方式,是屈从于世俗,还是自己建立一种规则,让大家都适合我的规则行事。我更希望是后者。”王桥讲了一句真心话。

    “如果你是大人物。自然可以建立规则。如果你是小人物,只能跟随别人的规则,这是很简单的事,难道还需要思考。”李宁咏从小最崇拜的人是父亲,父亲的行为方式和理念深深地影响着她 ,成为其人生准则。

    两人正说着, 杜建国乐哈哈地从卫生间出来。甩掉手中纸团,道:“你们两人这么深沉又恩爱地站在门口聊什么?”

    王桥道:“我们在探讨人生。”

    王桥说的是真话,在飘着酒香和肉香的餐馆更像是一种假话。杜建国嘘了一声,道:“人生没有必要探讨,努力不被时代甩下来就行了。这不是我说的话,是采访木山集团老总时。张木山的人生总结。”

    王桥竖起大拇指,道:“你这句话高明,我很认同。”

    陈强在监狱最大的副产品是前列腺出了问题,在卫生间滴了好大一阵子,将裤子和鞋子弄湿了才完成了排水动作。他关上卫生间房门,用纸将水迹仔细擦掉,这才走出房门。他听到女婿嘴里的人生语录。笑道:“杜建国是不是又在讲人生哲理,你从采访中得到的东西都是二道贩子,没有什么营养。”

    杜建国嘿嘿笑道:“爸,我觉得这些都是真知灼见,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事事都经过,学一学前辈的思想是很划算的事情。”

    王桥道:“刚才胖墩讲的不被时代甩下来,我非常认同,回想这些年做的事情,实际上真是为了防止被时代甩下。”

    李宁咏进屋放了手袋,招呼道:“大家进来,要思考人生就进屋,别站在屋门口,这里的人除你们几个都是酒囊饭袋。“

    进屋以后,凉盘陆续上了进来。李宁咏殷勤地陈强倒了酒,道:“陈总,我觉得你气质很特别,在做公司之前,当过领导吧?”

    王桥打断李宁咏的问话,道:“宁咏,你去吧台问问,今天有没有黑鱼。你不要太相信前台的话,她们经常把黑鱼藏私。“

    王桥打断李宁咏是为了怕自己尴尬,陈强对此心知肚明,道:“蛮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以前是省交通厅的总工程师,后来出了些事,便出来做工程“

    李宁咏掩饰着自己的惊讶,道:“对不起啊,陈总。“

    王桥一直不太愿意谈自己的往事,如今李宁咏越来越深地介入了自己的生活,有些事情便不再瞒着她。他讲了讲当年发生在姐夫姐姐和自己身上的事情,又道:“我和陈总是在山南第三认识的,后来又很有缘分地与陈秀雅成为同班同学。今天准备到来的公司就是陈总和我姐一起做的。”

    在讲述公司情况时,王桥有意无意地做了小小的掩饰,没有把自己实际上是出资人的事情讲出来。

    陈强注意到这个细节,几次打断杜建国提起的话头,很默契地配合王桥。

    喝了几杯酒,当李宁咏外出接电话时,王桥苗条的背影想道:“我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是出资人的事情,我和李宁咏这种关系了,不应该隐瞒。”随即又想道:“我并没有伤害李宁咏,只是拥有自己的秘密,等到我们正式结婚之时,我就将自己的秘密全部告诉他。”

    李宁咏站在走道外面接妈妈的电话,正说着话,从隔壁房间走出一个醉熏熏的年轻人,他望了李宁咏一眼,到卫生间去方便。从卫生间出来以后,他见到李宁咏还在打电话,笑嬉嬉地道:“美女,给谁打电话,打这么久。”

    李宁咏见这人酒意甚浓,没有理睬他,挪了挪步子,与醉汉拉开了距离。

    醉汉子来到昌东有六七天了,还没有见到过这么漂亮又时尚的年轻女子,颇有兴致地又朝前凑了凑,道:“别躲啊,我又不是坏人。”他取出一张名片,朝李宁咏手上塞过去,道:“我是静州矿业集团的涂成功,你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啊。”

    李宁咏这时打完了电话,冷冷地眼涂成功。听到来者的自我介绍,她已经知道此人是谁,眼前这个模样有几分英俊的男子是静州矿业公司副总经理,其父亲涂三旺是公司董事长,在静州算得上鼎鼎有名。她这种具有暴发户嘴脸的人,随手将名片丢在垃圾桶,转身走回包间。

    涂成功自从晋身为富二代以来,向来在女人面前得心应手,见到李宁咏冷艳模样,顿起了之心。他也不是鲁莽之人,回到自己房间,对喝得红光满面的牛清德道:“刚才个妞,很漂亮。牛总,你是在昌东横着走的人,能不能帮我介绍介绍。这个妞应该在哪个机关上班,你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穿制服的女子,平时端庄,床上放得开。”

    牛清德与静州矿业公司颇有合作。在昌东,牛清德在矿山上是首屈一指的大腕,由于崛起的时间短,不管是资金人脉还有渠道上都比不上静州矿业。这一次是有求于涂三旺,因些对涂成功颇为客气,领着这位少爷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玩得很爽。

    牛清德道:“涂总,你这个口味很叼啊。那些女子呆板得很,不好玩。”

    涂成功笑嬉嬉地道:“这说明牛总还是不解其中味啊,衣服越是难脱,才越有成就感。牛总是地头蛇,一定帮着牵牵线,否则到昌东白跑一趟。”

    牛清德喝了酒以后行为就很粗野,加上有求于静州矿业,于是豪爽地道:“走,我们去敬杯酒,认认人。我倒要什么美人,把涂总都迷住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