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四十章冤家(二)

    牛清德在昌东确实有横着走的资本,走出包间,见平常熟悉的大堂刘经理在不远处站着,向她招了招手。 ..

    大堂刘经理赶紧过来,道:“家门老总,有什么事。“大堂经理姓刘,与牛原本不是一个姓,为了拉近与这位大客户的关系,有意将牛和刘混为一谈,亲热地称牛清德为”家门“。

    牛清德朝着包间指了指,道:“那个房间是些什么人?“

    刘经理刚从房间里出来,还向王桥等人发过名片,道:“有四个人,两个是从外地过来的,一个是电视台的,另一个面熟,叫不出名字。”

    牛清德得知女子是电视台记者,在脑中搜索一会,也没有想到是李宁咏,回头对涂成功道:“那女的是电视台的,去不去?”

    涂成功兴奋地道:“原来是电视台的,难怪这么漂亮。我可以给电视台投广告,找这个女的谈谈。“

    牛清德道:“刘经理,你去帮着介绍介绍,就说涂总要见电视台那女的,谈一谈广告业务。”

    刘经理道:“好的,没有问题。”

    牛清德和涂成功在大堂刘经理带领下来到了包间。牛清德满脸笑容地进入包间,脸上表情瞬间就僵住。他和王桥对视着,进退两难。

    涂成功朝前面挤了挤,伸头去打电话的貌美女子。

    刘经理暂时还没有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来到李宁咏面前,职业性地微笑道:“美女记者,涂总想找你说几句话,有关电视台广告业务的。”

    李宁咏见醉汉又追了进来,有些恼怒地道:“我不是广告部的,要谈广告,到电视台去。”

    涂成功笑嬉嬉地道:“我和你们台长吃过好几次饭,他说电视台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可以拉赞助谈广告,难道你们台长在说谎。”他和台长吃过饭。但是一直没有想到台长的姓名,便张口胡说。

    王桥打断了涂成功的话,道:“包间是私人空间,出去。“按照以前的脾气,牛清德带人贸然闯进来,说不得就要当场发作。现在作为城管委领导,确实需要克制。

    王桥已非昔日的王桥。既是城管委领导,更是邱大海女婿。牛清德被大哥警告多次。暂时熄灭了找王桥算账的想法。他拉了拉涂成功,道:“涂总,走,有话给你说。”

    涂成功觉得被王桥扫了面子,挣脱牛清德的手,指着王桥道:“我和美女说话,关你屁事,你是谁,算老几。”

    牛清德也烦此人仗着势趾高气扬。退了两步,站在包房门外。

    王桥很无奈地对对桌上三人道:“这应该是暴发户的典型嘴脸。想吃个清静饭都不行,真他马的烦。“他又对李宁咏道:“后面那人是牛清德,现在明白为什么我是那种态度。”

    李宁咏隐约猜到面前之人是谁,抿嘴笑道:“男人都是这个得性。”

    陈强和杜建国都知道王桥战斗力爆棚,而且现在身份大相同,都用同情的眼光皮哄哄的涂成功。

    涂成功见一桌人都很轻视地己。顿时火冒三丈高,纠缠道:“刚才给你名片,你当面就给丢在垃圾桶里,太不给面子吧。”他又指着桌上另外三人,道:“我和美女说话,你们少几巴插嘴。“

    这完全就是讨打的节奏。王桥站起来,伸手抓住了涂成功的衣领,猛地发力,将涂成功朝外面推去。他用“推”而非胃锤,也非鞭腿,主要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不想伤人。就算是有人纠缠这事。这个动作也只能算是推搡,而不算斗殴。

    李宁咏正想出言拦着,没有料到王桥出手这样快,一下就将涂成功弄倒在地上,就和床上凶猛劲一样,不觉充满了女性的柔情。

    涂成功喝酒多了,双腿发上虚,被推得向后倒去,恰好倒在牛清德身上。牛清德也喝了不少酒,被涂成功撞在身上,连退了几步,靠在墙上,这才没有摔倒。他朝里面骂了一句:“你马。”

    王桥说了一句:“你再骂一句。”李宁咏赶紧抓住男友,道:“别冒火,喝了酒耍酒疯,你不要认真。”

    涂成功坐在地上,拿着手机就拨号,拨通以后就喊道:“老袁,赶紧过来,我在你的店被人打了。”

    公安局办公室袁主任正在陪客人喝酒,接到电话,不敢怠慢,赶紧过来。涂成功坐在地上不起来,耍着死狗,道:“我头被打了,头昏,肯定是脑震荡,拘留,一定要拘留,这事老袁要是不管,那事就黄了。”

    袁主任做了许久餐馆,颇有一些积蓄。他想进一步扩大生意,就想搭静州矿业的路子搞个矿山。矿山各种手续繁杂,资金投入大,关系错踪复杂,如果不靠着静州矿业,凭着昌东公安局办公室主任的面子难度大如天。

    袁主任伸头朝屋里见到王桥坐在里面吃饭,旁边是邱局长的妹妹。

    耍死狗的是涂总,打人的邱老虎女婿,袁主任满脸黑线地对牛清德道:“牛总,怎么回事,和桥主任弄起来了。”

    牛清德知道王桥和邱大海的女儿谈恋爱,却一直没有见过邱大海女儿,问道:“那个就是邱老虎的女儿吗?”

    “嗯,正是,经常在电视里出现。”袁主任伸手将涂成功拉起来,道:“今天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涂总不认识邱家千金吗,你爸和邱主任关系很好啊。”

    涂成功指着李宁咏道:“那是邱主任的女儿李宁咏?”

    袁主任道:“是啊,她身边是男朋友王桥,城管委副主任。”

    涂成功扇了自己一个嘴巴,道:“我怎么这么蠢。”

    在李宁咏刚刚大学毕业时,涂三旺有意把儿子和李宁咏掇合成一对。那时涂成功正和山南京剧院一位女演员打得火热,不愿意去侍候“长得不怎么样脾气还不小”的官家小姐,便找了许多理由拒绝了。涂三旺想着邱大海几年后就要退休,也没有太殷切,见儿子不愿意,也就算了。

    涂成功没有想到邱老虎的女儿居然长得如花似玉,让自己一见倾心,因此骂自己蠢。他翻身站起来,又进了屋,陪笑道:“你是李宁咏吧,我是涂三旺家的,我爸和邱主任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吃饭。”

    李宁咏听到涂三旺的名字,终于想起眼前之人是谁,当初大学刚毕业,母亲提到过把一个姓涂的年轻人介绍给自己,是此人。她眼涂成功,又眼王桥,从女人的视角来评价,涂成功就是一只吃狗屎的土狗,王桥就是勇猛大黑背。

    李宁咏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涂成功,这名字也忒土吧。你爸是多稳重一个人,你怎么在外面逗猫惹草,给你丢脸。”

    涂成功尴尬地道:“喝了点酒,脑袋不清醒。牛总,我给你介绍,哎,牛总到哪里去了。”

    牛清德快步朝外面走,不理这帮人了。

    袁主任见事情平息了,笑道:“都是一家人,不打不相识。我和王桥主任也是多年老朋友了,认识六七年了。”

    李宁咏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夫王桥。涂成功,你刚才行为很讨厌。”

    涂成功眼牛高马大的王桥,对李宁咏道:“今天得罪了,改天请你和王桥喝酒。”

    李宁咏又介绍道:“这位是陈总。这是杜记者,山南日报的大记者。今天你是真不开眼,大记者写一个纨绔子弟当街调戏年轻女人被打的新闻,你就臭大街了。”

    涂成功团团作揖,笑着脸与几人都打了招呼,拉了几句交情,然后与袁主任一起离开了包房。

    杜建国笑着评价道:“这人脸皮厚,心理素质好,是个有素质的流氓。”

    王桥回想着涂成功无意间做出的动作,道:“他和袁主任有着猫腻,如果仅仅是食客,不会与袁主任关系这么密切。”

    李宁咏快言快语地道:”这事简单,肯定是袁主任想抱涂三旺的粗腿。大家别小三旺,道行深得很,与省里市里头头都能直接说上话。”

    原本一场可以闹大风波便无声无息地消掉了。

    杜建国开着车行驶在高速路上,道:“爸,今天谈到公司的时候,你一直在提示我,是怎么一回事,我没有想明白。”

    陈强道:“我们两人无话不谈,我说的话你记在心里就行了。”

    杜建国道:“这是自然。”

    陈强回想着往事,道:“你难道没有发现蛮哥不希望李宁咏知道我们这个公司的底细?在呆过几个月的人心里都有一道墙,不管对谁。李宁咏和他父亲一个样,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杜建国道:“我和王桥是室友,在一起四年,我没有发现他整过人。”

    陈强道:“他有心防,这是保护自己,并不意味着害人,防人之人不可无,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你在报社的环境也很复杂,还涉及到敏感的政治,从这一点你要向蛮哥学习,别太轻信,留有余地。”

    (第二百四十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