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四十三章故人

    这个消息对于王桥来说绝对是利好消息。他与邓建国并不熟悉,只见过一面。但是杨琏分别与邓建国和自己都有不错的交情,从这一点来说,通过杨琏,自己和邓建国能比较容易地建立起关系。

    王桥没有矫情,笑道:“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啊,邓书记什么时候到位?”

    杨琏将毛笔放下,道:“具体时间没有说,只是讲最近。你现在调到县政府工作,以后会碰到他。他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领导人,到地方上就是想做一番事业,这也是山南文人的传统思想吧。”

    王桥很直接地道:“邓书记来到静州,我有没有可能到他身边去工作,市级平台比县级平台要高得多,眼界、见识和接触的人和事都不一样。”对于杨琏这种聪明人,遮遮掩掩反而不美,因此,王桥有什么心想法,往往都会直言。

    杨琏道:“邓建国上任以后,应该要到我这里来,到时我问问他的想法。你现在身份有点麻烦,如果没有邱大海这层关系,他应该会用你,现在你是邱大海的女婿,用起来就要有所考虑。”

    王桥道:“邱主任以前一直在昌东工作,调到市里就到人大,并非主要领导干部,这也有忌讳。”

    杨琏道:“邱大海以前在昌东是邱老虎,我和他打交道的次数还算不少。他和市委市府主要领导都有瓜葛,至于具体有没有恩怨,我后来退隐于山水之中,就没有太关注。你也别着急,就算不能在他身边工作,等到他站稳脚跟后,也可以把你调到静州相对重要的部门。你这个人的性格强硬,其实并不适合作秘书,而是适合当封疆大吏。”

    王桥道:“封疆大吏也得一步一步走,能到静州核心机关来工作。是成长为封疆大吏的捷径。以前我认识一位朋友,叫侯卫东,为人非常优秀,他比我大不了几岁。由于在领导身边工作,让自己的才能充分展示在领导身边,所以现在成为成津县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我现在想学的就是这一条路。”

    “奇了怪,以前我听到有人谈论如何快速晋升,总是很为不齿。为什么今天听到你谈起这个话题,反而觉得很正常。”杨琏自嘲着又道:“看来特殊材料制成的圣人总是少数,多数人都是平凡人,这样说还不准确,应该是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凡人,从本性来说,他们总会受到感情、亲情、利益等影响,很难完全超脱。”

    王桥道:“以前你说过,与其让小人占据了要津,还不如让我这种自认为品行还端正的人能够掌握更好的位置。这样做是对一个地方有益的。当我这种人多了起来,小人自然就没有了市场。为什么往往小人会占据要害位置,就是因为小人做事无所顾忌,而好人总是矫情,不敢将自己的想法大声说出来,在采取行动时也瞻前顾后。”

    杨琏回想着自己的人生经历,道:“世界需要你这种肯挑头做事的人,也需要我们这种寄情山水和书画的人,你们做的是物质世界的事,我们做的是精神世界的事。”

    王桥道:“我现在脑袋里经常出现父亲教给我一些古老的有些不合适且的东西。所以我最终的归宿还是传统式的田园和山水,这是绝大多数国人的心灵寄托吧。”

    两人笔谈以后,又聊了一阵形而上的话题,然后王桥走进厨房里。利索地开始煮鱼。厨房里很快就飘出了酸菜鱼奇异的香味,这个香味总是让杨琏口舌生津。

    “你的手机在响。”杨琏拿着王桥放在桌上的手机,拿到厨房,他站在锅边闻着香味,道:“我自己也做过几次酸菜鱼,就是没有你的味道好。”

    “我的酸菜鱼手艺是可以开馆子的。有独门绝技。”王桥接过电话,见是李宁咏的号码,道:“喂,什么事?”

    李宁咏兴高彩烈地道:“我大哥到静州来,我坐他的车一起来了,你在这里,我过来找你,晚上我们到一家新开的ktv去唱歌。”

    “稍等一会,我给你打回来。”王桥挂断手机,征求杨琏的意见道:“李宁咏想来,可不可以?”

    杨琏拿起筷子,在锅子里夹鱼片,送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吃着,道:“有什么不可以,我这人没有门户之见,心态很健康的。刚才谈到邓建国有可能因为李宁咏的事情不会让你到身边去,这是就事论事,并非对小李有陈见。”

    “我当然明白。如果不明白,也就没有资格过来给杨叔做饭了。”

    “你让小李动作快点,酸菜鱼要趁热吃,冷了就没有味道了,回锅加热会把鱼片弄烂,也不好吃。”

    王桥解了围腰,来到小区门口等李宁咏,几分钟之后,一辆有检察字样的小车开了过来。王桥上前与邱宁刚打个招呼,聊了几句,便与李宁咏一起进小区。邱宁刚和邱宁勇两兄弟性格截然不同,邱宁刚是比较同向的人,平时话很少,其观察力和判断力都强,谈论某事总有一针见血的感觉,这让王桥颇为欣赏。邱宁勇恰恰相反,性格外向,在家里聚会时经常看到到他在高谈阔论,但是在重大问题上总会听从大哥的意见。

    李宁咏挽着王桥的胳膊,亲热地道:“我的一个发小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晚上一起唱歌,所以我就过来了。你这个人虽然蛮点,带出去应该还能见客。”

    王桥道:“好吧。我先申明,唱歌是我的弱项,只能当看客啊。”

    李宁咏道:“你如果什么都擅长,那就是妖孽了。幸好你有各种不会,才是我的正常男人。”

    王桥见她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道:“你提的是什么?”

    李宁咏道:“我第一次到杨老师家里来,总不能空手吧。杨老师以前在《静州日报》上开过专栏,我爸都经常看他的文章,还夸他观察敏锐,缺点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王桥警告道:“杨老师对我有恩,你别在他家里乱说话,换个说法,要发自内心地尊重。”他与李宁咏交往了很久,知道李宁咏是一个崇拜强者的人,在她心目中的强者有两个标准,财富和权力,除些之外都不会被她当成强者。为了免得她轻慢自己敬重的人,就提前打起招呼。

    李宁咏道:“这是盐水鸭,你说杨老师喜欢美食,我特意在静州最好吃的吴氏盐水鸭买来的。这个鸭子味道真不错,明天回家的时候,我们也带一只回去。”

    杨琏果然对吴氏盐水鸭很感兴趣,夹了一块丢进嘴巴,笑道:“我这个吃货名头,被王桥传播到小李耳朵里了,吴氏盐水鸭也是我喜受的美食,每月一只,百吃不厌,与王桥的酸菜鱼都是好东西。”

    李宁咏又去见了王桥写的那幅字。作为电视台的记者,平时也经常接触到书家和画家,但是对于这类作品并不感兴趣,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看到王桥的字,就问道:“杨老师,我欣赏不来书法,王桥写的字到底怎么样?”

    杨琏沉吟了一下,道:“我就用最直白的话来说吧,国家书法家协会入会条件挺严,比如要中书协主办的全国展参展一次或全国兰亭奖书法展以及全国中青展参展一次,以及全国专项展参展二次,王桥的作品完全够格,比市内的中书协会员大部分的水平都高。他如果要专心当书家,肯定还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李宁咏竖起了大拇指,道:“原来我们家管垃圾的副主任还是一个书法家,以后你到垃圾场去,社员就会说,欢迎我们的书法家来到山沟沟。”

    杨琏就道:“你们两个快入席,边吃边聊。”

    三个喝了一点红酒,离开杨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李宁咏开着车,来到了静州最大的歌城。她带着王桥轻车熟路地在歌城里转悠,来到了一个帝王小豪包。

    “郑娅和我在一个院子长大,她爸后来当过副县长,然后在九二年就下海了,副县长辞官下海,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新闻。她和新介绍的男朋友一起过来的,男朋友是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你马上要调到县政府办,肯定要和郑娅的男朋友打交道。”

    在进门前,李宁咏又讲了讲郑娅的情况。

    推开门,一阵仿若老狼的歌声响了起来,“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上,?凄厉的北风吹过, 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这个声音很是熟悉,让王桥禁不住停下脚步。

    李宁咏拉了一下王桥,道:“进去啊,你怎么站在门口。”

    王桥走进屋,适应了一下环境,果然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真高调到静州以后,无数次设想过见到王桥的场景,唯独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第二百四十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