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四十九章社会关系(五)

    谭王八真名为谭星海,现任静州市委副书记。曾经与邱大海是搭挡,两人矛盾很深。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传递到子女这一代。在他们当年,谭星海空降到昌东任县委书记,风华正茂,雄心勃勃。邱大海是本土成长起来的县长,年龄比谭星海要稍长一些。两人经过短暂的配合以后便发生了矛盾,这种事在八十年代曾经相当普遍。

    后来的结果是谭星海调回市里到部门任职,邱大海成为县委书记,邱老虎的威名正是从那以后树立起来。

    进入九十年代,再进入新千年,为政者吸取了一个年代的教训,加之社会多元化等大背景,这类事普遍变得克制起来,一般不会闹到明面上。当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矛盾,这是很难完全改变的事。

    李宁咏道:“大哥,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如果王桥没有用摄像机,这事可能就要吃亏,但是我们明明就是正当防卫。”

    邱宁刚道:“这不应该是我家三妹说出来的话,证据,证据,这是第一位的,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讲证据。证据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是证据要成为法律意义上的证据,必须要有一个采集的过程,采集就是可以人为干涉的。你说对方持刀,可是证据在哪里?而对方腿断了,这是一个很容易成为证据的客观事实。如果没有视频,是你的自我陈述重要,还是对方自我陈述加上一条断腿更重要。”

    李宁咏吐了吐舌头,道:“所以,大哥才夸王桥用摄像机做得好。”

    邱宁刚道:“你也要学着点,他能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上,想着固定证据。毕竟是山南大学的高材生,脑筋就是不一般。”

    李宁咏颇为自得地道:“我认识好几个山南大学的,都很一般。我觉得不是山南大学厉害,是王桥素质高。”

    邱宁刚点了点头。道:“你没有注意到我的说法,我说的是山南大学的高材生,后面三个字才是重点。”

    在看守所里,王桥提着裤子走进了监舍。

    看守所是对罪犯和重大犯罪嫌疑分子临时羁押的场所。主要羁押依法被逮捕。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罪犯,在被交付执行刑罚前,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下的。王桥对这一切相当熟悉,走进看守所居然有一种恍若隔世、昨日降临的感觉。

    来到警戒线。王桥不等警察交待,就停了下来,抬头道:“报告,犯罪嫌疑人进去一个。”上面传来一声:“大声点。”他又说了一遍,上面传来一声:“走。”

    后面的警察有点惊讶地道:“你不是第一次进看守所。不对啊,看你的登记表是城管委的干部。”王桥回头笑道:“我在梦里来过。”

    警察脸色一整,道:“马的,给你脸,你还拽起来了。”他虽然骂了一句,却也没有进一步动作。因为从驻所检察官的态度就明白此人不是一般人。

    王桥道:“我现在只是犯罪嫌疑人,不是罪犯,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与检察官见了面,虽然不知道邱大海将如何动作,但是他已经知道视频非常清晰,因此也就明白不久以后就要出去,心情非常轻松,甚至对进入监舍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进入第三道铁门以后,出现一个院子,这和山南第三看守所颇为接近。山南第三看守所是“凹”字形院子。这里的看守所是回字形院子。山南看守所绿化得非常好,静州的绿化则要差了许多,并不规整,还有不少杂草。围墙对角线上修着岗楼。持枪武警监视着所有的一举一动。

    王桥被带进了101监舍,居然与多年前的监舍一模一样。

    管教甚至懒得多交待,关掉铁门以后,在四方小孔上看到一只手伸出来,然后就将手铐取走。王桥松了松手腕,环顾着狭窄的监舍。上一次进监舍是惶恐不安。这一次却总觉得是一场并不真实的闹剧,让人产生一种荒谬感。

    房间二十来平方米,有一个由水泥砌成的通床,头顶上五六米高的地方有一个透气窗,这个房间与上一次的房间高度相似,如双生子一般让人分不清楚。

    王桥与十来双眼睛对视,望着盘在通辅上的汉子们,道:“我要不要蹲下。”

    一个汉子道:“蹲个几巴,你的位置在这里。”

    王桥看着说话汉子的位置便知道他是头板,留给自己的位置就在他的身边,这就说明自己刚进入监舍就成为监舍里的上层人物。

    王桥笑道:“老大,说不说案子。”

    管板的有些纳闷地看着王桥,道:“挺熟悉的嘛,以前进来过。”

    王桥道:“五年前吧,山南第三看守所。”

    管板的道:“那次犯的啥事?”

    王桥道:“他们说我杀人,后来没事,出去了。”说话间,他跨上通铺,坐在管板的旁边。

    管板的用仰视的目光看着王桥,拍着腿,道:“马的,什么是本事,这就叫本事,你们他妈的谁有本事杀了人还能出去。”他拿了一枝烟,道:“抽一支。”

    王桥从身上变魔术一般取出一包软中华,扔给管板的。管板的早就被人打过招呼,知道来者是不能得罪的人,见到这包软中华,大声对监舍里其他人道:“马的,什么是本事,这就叫本事,你们他妈的谁有本事进来就弄一包软中华。”

    管板有道:“这一次进来是啥事?”

    王桥道:“把一个开大奔的腿打折了。”

    管板的猛拍大腿,道:“马的,什么是本事,这就叫事,你们他妈的谁有本事把开大奔的打折腿?”

    如果说五年前的看守所是生死之旅,那么在五年后的看守所则是捧哏之旅,这反而让王桥略有些失望。王桥和管板的嘀咕了一阵,然后两人并排坐在通铺上,让监舍其他人蹲在面前依次来汇报案情。当得知其中一人是罪时,王桥下床,踢了一脚,骂道:“他马的二三六,现在什么年代了,小姐遍地走,还他妈的。”刑法第二百三六条是针对的法条,因此,在监管场所,常把犯称之为二三六。

    在中午吃饭时,管板的很仗义地朝王桥饭菜中倒了些豆食,很有些结纳之义。

    机关小食堂里,市委梁强书记吃过饭,刚走出食堂,就遇到提着包的邱大海。邱大海道:“梁书记,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梁强对人大的老同志们还是颇为礼遇,道:“邱主任,昨天在省里开会,今天上午也没空,很对不起啊。”

    邱大海道:“梁书记这么忙,原本不应该用私事来打扰您。可是这事既是私事,也是公事,所以还得来耽误你宝贵的时间。”

    梁强道:“你不是说有一个视频吗,我让小王在办公室准备好了。”

    在梁强办公室外间,秘书小王早就作好了准备,找到视频后,很快就播放出来。视频放完一遍后,邱大海道:“小王,麻烦你重新放了一遍。”在重放时,邱大海指着被围攻的王桥道:“这是我的女婿王桥,目前在昌东城管委工作。我女儿是昌东电视台记者,她有习惯随时带着摄像机,见情况不对,便把摄像机打开。”

    梁强脸色沉静,没有表态。

    邱大海又道:“这个拿刀捅人的黄毛叫桑勇,是桑铁汉的儿子。视频非常清楚了,桑勇占道、撞车、伤人,据周边群众说,他当时吸了粉。王桥一直没有还手,当桑勇动刀子以后,才开始被迫自卫。”

    梁强道:“怎么处理的?”

    邱大海悲愤地道:“桑勇和另一个年轻人没有被处理,王桥被关进了看守所,听说还要报请检察逮捕。梁书记,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梁强沉思了一会,道:“邱主任,这事市委会公正处理的。”

    由于此事的影响,市委常委会提前一天召开。

    在所有常规议题结束之后,梁强道:“下面再给大家放一个视频。我早就听说在静州城内有一群公子哥们,其中有党政领导的小孩,还有一些老板的孩子,吸粉、飙车,为害一方,现在大家看一看这个视频,真是触目惊心。”

    这是一个突然袭击,所有常委对此事都没有准备。

    视频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原始视频,另一部分是对视频画面的解释,包括前面交通事故的追述、王桥、桑勇和另一个青年的身份。

    看罢视频,在外面等候的公安局长房植任被叫到会场,汇报了市交警支队对事故的责任认定,以及市公安局对此案的处理结果。

    常委们原原本本看过视频,又听到房植任汇报的如此处理结果,都觉得桑铁汉恐怕会受到牵连。

    谭星海脸色最为难看,在心里大骂桑铁汉混蛋。

    梁强脸色铁青地道:“如果没有这个视频,事情黑白便被颠倒了。我要问公安局办案的同志,为什么当事人再三申明有视频,你们都置之不理。”

    房植任诚恳地检讨道:“我作为局长,把关不严,愿意接受组织处分。”

    梁强没有理睬房植任,道:“同志们,我们要深刻地反思,如果没有这个视频,如果邱大海没有渠道将视频交到市委,如果是一个普通青年遇到这事,其人生将受到多么大影响,这个影响往往是无法挽回的。这件事情是小事,透露出问题是大事,我建议由组织部门和纪检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认真查一查此事,提出处理意见。”

    (第二百四十九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