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六十六晏琳(六)

    这十几个电话中,多数是田峰的电话,有两个是单位电话。

    王桥首先回了单位电话。单位里的事情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几句就谈完。未接电话中没有彭克和其他领导的电话,这让他放了心。

    更多电话显示的是田峰。看着田峰未接电话后面的数字,王桥没有立刻回话,而是拿着手机想了一会。这么频繁地打电话,肯定有事相见。

    是什么事?王桥在脑中梳理了一会,没有想出有特别的事情。

    李宁咏打开淋浴,进行换装前的冲洗。她冲着王桥喊道:“过来一齐冲吧,帮我搓背。”王桥走到卫生间前面,扬了扬手中电话,道:“我先回几个电话,等会给你搓。”这是俩人保留的比较香艳的传统节目,乐此不疲。

    王桥坐在客厅沙发上,选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这才拨通了田峰的电话,“田鼠,不好意思。我今天没有上班,请了假,在山南阳州泡澡,手机没有带到身边。”

    “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不接。今天晏琳在静州,我们准备把大家约起来吃个饭。谁知你这家伙跑到山南去了。”田峰望了晏琳一眼,道:“晏琳在我身边,你给她说两句。”

    晏琳听到对话,下意识想到躲避手机。田峰不管不顾地将手机递到了身前,她才接过了手机。从那天在厂里搬家与王桥离开以后,她便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和王桥见面,不会与他有交集。谁知山南太小,或者说每个人的朋友圈子太小,很难得地来静州一次就遇到了可以邂逅对方的机会。

    虽然只是一次电话,也算是邂逅。

    王桥听到“晏琳在我身边”几个字,立刻将靠在沙发上的后背挺了起来,他听到对方没有传出声音,便主动说了话。

    一个依然如此熟悉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向静南,“你好。现在还好吗?”

    这是一句没有实际内容的问候,却又包含着太多信息,晏琳身在其中,头脑迅速将这条信息进行了解码。道:“就这样吧,你好吗?”王桥道:“还行吧。”

    在卫生间里,李宁咏哼着歌,欢乐地冲澡。卫生间房门半关着,坐在客厅沙发上。能够清楚地看到李宁咏曲线毕露的身材。

    晏琳道:“我在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公室,听田峰说你在昌东县政府工作。”时隔数年,晏琳终于在电话里听到了对方的声音,胸中有千言万语,却全部被堵在咽喉处,说不出来。

    王桥道:“毕业时,我参加了省委组织部的选调,被分回了昌东。”

    如果没有晏琳从天而降,这个位置应该属于王桥的。王桥想起此事总觉得有些苦涩。他知道这肯定不是晏琳的本意,如果晏琳知道此事真相。肯定不会做出如此选择,对于这一点他还是有相当强的自信心。

    王桥道:“你怎么到了静州?”

    晏琳道:“我被抽到了督导组,要走好些地方。”

    王桥知道李宁咏作为新闻部记者参加过对督导组采访,随后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假,这才有如今的阳州之行。他脑子转得很快,立刻明白李宁咏的反常行为肯定是见到了晏琳,并且成功将晏琳与自己联系在一起。

    李宁咏冲完了澡,裹着薄浴衣走到房间。浴衣腰带松松垮垮地系在腰间,露出了浴衣包裹着的撩人风光。她用毛巾擦着头发,道:“老公。帮我找一找电吹风。”

    在安静的环境里,这随意的一句话如重磅炸弹,沿着无线电波越过重重山岭,重重地敲击在晏琳胸口。尽管她早就有相关心理准备。听到这一声亲妮的称呼以后,还是觉得不能承受。晏琳用力控制情绪,道:“你什么时候到阳州,我请你吃饭。”

    “那以后再找机会聚一聚。”王桥也不想当着李宁咏的面与晏琳通话,一边通着话,一边从抽屉里拿出吹风。递给李宁咏。

    晏琳道:“还给不给田峰说话。”

    王桥道:“算了,不说了。”

    李宁咏等王桥挂断电话,道:“你帮我吹头发。”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王桥经常帮着李宁咏吹头发,吹着秀发,嗅着体香,吃吃豆腐,也是闺中乐事。

    王桥将手机放在桌上,拿起电吹风,抚着湿湿秀发,细心地帮着李宁咏吹头发。吹头发时,他想起李宁咏那天突然说出“老公,我们结婚吧”这句话,明白李宁咏见到晏琳后肯定是感到了压力,所以才会请假并要求结婚。否则依着她的性格,在督导组来静州之时,她肯定会在静州市委主要领导面前晃悠。

    想到这里,他举起巴掌,在李宁咏翘翘的臀部重重地拍了一下。

    李宁咏哎哟一声,道:“打我干什么?”

    王桥道:“没有什么,试一试弹性。”

    李宁咏朝后面拱了拱,道:“弹性怎么样?”

    王桥道:“还不错。”

    李宁咏娇声道:“什么叫做还不错,我可是经常锻炼的。”她感到王桥又举起了手,赶紧转过身,扑在其宽阔怀抱里,道:“别惹我,再惹我就是负责任。”

    “我从来都是负责任的。”此时王桥心情是复杂的,往日时光如风吹茅草屋一般穿过了身体,让他总觉得这个世界似乎有些不对劲。

    李宁咏腻了一会,换上衣服,准备外出补充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她见到王桥拿起桌上的手机,第六感又引起其疑惑,道:“刚才谁打的电话。”

    王桥道:“田峰。”

    李宁咏知道田峰、晏琳等人都是红旗厂的,此时晏琳就在静州,田峰打电话来不象是好事,于是追问道:“田峰找你做什么?”

    王桥道:“田峰叫我吃饭。”

    李宁咏道:“为什么田峰叫你吃饭?”

    王桥道:“老同学喊吃饭,还需要理由吗?”

    李宁咏道:“你是昌东,他们在静州,大家事情都多,平时很少在一起吃饭的,为什么今天突然想起要吃饭。”

    王桥知道李宁咏转了许多弯子想问什么,便直言相告道:“以前同学晏琳到了静州。田峰想叫我出去吃饭。”

    李宁咏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两眼弯弯的似乎就有了一层泪水,道:“你去不去?”

    王桥道:“太远了,没有办法去。”

    李宁咏弯弯的眼睛又瞪大了。道:“那就是说,如果隔得近,你还是要去吃饭。”

    王桥道:“就是去吃饭,有什么大不了。身正不怕影子歪,问心无愧。吃顿饭怕什么。”李宁咏双手搂住王桥的脖子,道:“其他事我都不管你,就是这个晏琳我不准你去见面,原因很简单,我感到受威胁了。”王桥低头亲了亲李宁咏,道:“你要有点自信心,拿出平时的大气氛和精明出来。”李宁咏道:“我是小女子,哪个小女子都怕遇到这样的事。谁要在这种事情上大方,那才有鬼。”

    在静州,晏琳喝了一瓶啤酒。又要了一瓶。第二瓶喝到一半时,晏琳终于问道:“王桥结婚没有?”田峰道:“没有结婚,有一个女朋友,昌东电视台的。”

    蔡钳工是粗神经,没有意识到晏琳的异样,他喝着酒,吃着包强送来的烤鱼,赞道:“包强手艺真不错,这条烤鱼外焦内嫩,味道霸道。”

    晏琳努力安慰着自己:“我和王桥分手五年多时间。再没有任何关系,他完全应该谈恋爱,是我着相了。”她假装高兴地对蔡钳工道:“没有想到包强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而且。身材变得这么圆,哪里还有以前的一点点影子。”

    包强又走了过来,脱掉了厨师服,手里握着一个搪瓷杯子,杯子里全是老茶叶。这种作派是当年工厂老工人的作派,田峰等人都很熟悉。感到新鲜的亲切。

    晏琳主动倒了一杯酒,道:“包强,你能为当年的事情道歉,我觉得很吃惊。为了这一声道歉,我和你喝一杯。”

    包强举着搪瓷杯子,和晏琳碰了一杯,道:“以后到了静州,直接在我这个摊上来吃,要记得照顾我的生意啊,同学来了,一律八折。这是我的经验,如果我说免费,你们多半不会来了。”

    到了晚上十点半,大排档一条街的食客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有唱完歌来吃烧烤的,有打完麻将来吃烧烤的,不少桌子都在划拳,热门得很。这是典型的山南大排档的氛围,极具特色。

    晏琳看了看时间,道:“差不多了,我要回去了,明天还有事情。”

    田峰道:“再坐一会,到时我和钳工送你回去,我们几个难得见面,下回喝酒说不定又是几年后。”

    旁边小钟烧烤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从二楼传出来乒乓的声音,还有酒瓶子从楼上扔下来。包强端起搪瓷杯子喝了一口,指点道:“现在这些年轻人,整天不做正事,就知道打打杀杀,而且下手没有轻重,这条大排档都死了两个年轻人了。我们那个时间用砍刀,看起来吓人,其实死不了人。现在年轻人都用刀捅,还专朝要害捅。”

    好几个人撕打着冲出小钟烧烤,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围殴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汉子被打倒在地,犹自一阵乱骂。带着酒意的秦真高和涂成功最后从楼上出来。秦真高看着打斗的场面,道:“我走了,你们别弄出事。”涂成功道:“没事,他们有分寸。”

    秦真高只不过是来吃顿烧烤,压一压今天受到的惊吓,没有料到刚开始喝酒,这个汉子提着酒瓶过来就砸涂成功,害得他差点挨了一酒瓶子。

    晏琳对秦真高印象挺深,见到他与这群打架的人混在一起,暗暗皱了眉。

    一位身材瘦高的女子追到门外,道:“你们把东西砸坏了,赔钱。”

    涂成功骂道:“滚开,少几巴啰嗦。”

    (第二百六十六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