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七十六章断崖人生(三)

    李珍英道:“你这算什么全身而退,被弄到档案局还有什么搞头。”

    这一句话极不顺耳,王桥没有回答。

    邱大海道:“全身而退的说法是正确的。杨春和那个姓章的小伙子都没有出来,被双规了,说明王桥还是有眼光的,没有把自己搭进去。对了,你是从哪里来的预感?”

    王桥便简约讲了彭克在业余时间喜欢和老板交往过密,以及这一次泥堂井口工人在静州市委招待所门前下跪之事。

    邱大海想了一会,道:“这确实是彭克的问题,以前我也给他提过。不过现在各地为了招商引资,都重商亲商,要求领导干部主动与老板们交朋友,其实也算一种大势。每个领导干部在这个情况上会有不同选择,有的分不清距离,与违法者沆瀣一气,有的确实就为当地引来大量资金、企业和技术。这还是在于本身的修养和人生选择,彭克走到这一步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李珍英撇了撇嘴。

    李宁咏道:“爸,现在怎么办,你要想办法把王桥调到静州,在昌东没有办法呆了。档案局那破地方,纯粹是羞辱我们家。”

    听到李宁咏向父亲求情,王桥感到很是尴尬。但是此时他已经和李宁咏到了谈婚论婚的地步,遇到困难向准岳父请求帮助,也不算丢脸的事情,他也就默许了李宁咏的求助。

    当前这种状况下,他再留在昌东确实没有多少益处,能走当然是更好的。

    王桥坦诚地道:“我还有一个隐忧,省纪委同志明确表示随时要找我,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能够调动也是一个问题。”

    邱大海道:“那只能先试一试。”

    李宁咏继续提要求:“爸,将王桥调到静州来,还得到好单位。”

    邱大海问道:“什么是好单位?”

    李宁咏知道父亲不再是一言九鼎的县委书记,只能是协调,也就退了一步,道:“要么是地税国税这种待遇好的单位。要么就是在大机关发展前途好的。”

    邱大海道:“现在不比当年喽,我只能说试一试。”

    王桥道:“谢谢邱叔。”

    邱大海摆了摆手,道:“谢什么谢,都是一家人。”

    在邱家吃过午饭。又休息了一会。李宁咏上班之时,王桥和她一起离开邱家。出了门,李宁咏道:“我要上班去了,这是车钥匙,你平就开这车。”王桥没有接车钥匙。道:“我现在用不着这个,平时没有什么事,偶尔骑下摩托车就行了。”

    李宁咏道:“那我送你到车站。”王桥道:“反正没事,我先到杨老师家里去。”李宁咏道:“晚上走不走?”王桥道:“要走。”李宁咏道:“平时没事,就到静州来,留在昌东没有什么用。”王桥道:“电话联系吧。”

    李宁咏开车将王桥送到杨琏所住的小区,就离开去上班。

    在前往单位的路途中,她想到王桥受到的牵连,心里越来越窝火。

    当初将王桥调入县政府是自己的主意,是自己亲手将王桥送入了一个大漩涡里。如果王桥仍在城管委任副主任。就不会遇到此事,过渡两年,到乡镇当个正职应该不成问题。如今他的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追其根源,与自己当初的决定有着莫大的关系。

    王桥本人对调到县政府办公室的真实原因一直不了解,如果了解真实情况,会不会埋怨自己?

    李宁咏想到这些事情,更觉得心烦意乱。

    当事人王桥反而更冷静一些,走进杨琏所住小区时,脑中不断浮现出从旧乡到现在的生活片段。对于这种突然坠入人生低谷的事情,他经历了两三次了,经历多了,也就有着极强的适应能力。

    与身陷囹圄的彭克、吴永志、杨春等人相比。他感觉自己很幸运。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他是组织上安排到县政府工作,现在自己没有违法,却受到免职处理,这又让他感到极不公平。

    来到杨琏家门口,轻敲家门。屋里果然有人。

    杨琏见到王桥有点奇怪,道:“怎么在上班时间有空过来?”

    王桥微微一笑,道:“从今天开始,时间会很多,我可以经常找杨老师切磋书法,用一用老师的好纸。”

    杨琏惊讶地道:“出了什么变故?”

    王桥道:“祸起萧墙,一言难尽。”

    杨琏道:“来来来,先写幅字,静静心。”

    王桥轻车熟路地将檀纸取出,铺好,又用镇纸压好两角,想了想,提笔写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落了款后,道:“可惜没有章,否则也就像模像样了。”

    杨琏站远几步,细看这幅字,道:“心中有不平气,这幅字就越有看头了。你等会,我又给你刻了一个盖,恰好你就来了。”

    王桥用双手接过杨琏递过来的印章,道:“杨叔,我对印章材质研究不多,从手感、色泽、质地来看,应该是块好石头。”

    杨琏道:“这是很久以前一个老友送的石头,一直没有用,这次在家里花了些时间,给你刻了一个章,你的作品很不错,就是少了一个好章,未免不美。”

    听闻是老友所送,王桥便知道这块石头不凡,道:“这是什么石头?”

    杨琏道:“青田石,四大印章石之一。”

    王桥仔细欣赏了小巧印章,然后在作品上盖上属于自己的新印。

    经过这一套文人的程式同,王桥精神放松下来,心情变和平缓,道:“这一次昌东县政府出事了,县长、常务副县长、县府办主任还有县长秘书都被双规了,我也被关了七天,才出来。我被调到了县档案局,任副主任科员。”

    杨琏叹息一声道:“时隔数年,又一次窝案。你主持县府办工作有几个月时间,能独善其身,也不错。走。喝茶去,边喝边聊。”

    两人坐在茶桌前,由王桥动手泡了一壶茶。

    王桥以前喝茶是牛饮的,学会文人式泡茶也在杨琏家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杨琏是王桥在中式传统生活上的领路人。

    王桥道:“我有一种直觉,这一次昌东窝案没有这么简单,肯定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牵涉出更多的人。这个案件也会影响到我的生活,包括婚姻生活。”

    杨琏品了品茶水。道:“我喝过不少名茶,觉得静州毛峰还真是不错。有摊青、杀青、揉捻、抖水、做条五道工序,缺一不可。据研究,静州毛峰中有的钾、钙、镁、锰等矿物质,具有促进血钠排除、抗氧化的功效。喝喝茶,写写字,也就心静了。”

    王桥依言品茶,觉得茶水过处两颊生香,一股带着自然山野的味道弥漫在全身。

    杨琏道:“写了字,喝了茶。那我们就来聊事。我们从最坏的角度来谈问题,第一,你是否违法,会受到党纪政纪处罚?”

    王桥摇头,道:“我还算光明磊落,不会有牢狱之灾。”

    杨琏道:“这就意味着仍然可以写字和品茶,生活还算不坏。第二,调到档案局工作是否就是人生灾难,再无出头之日?”

    王桥道:“档案局也是政府下属部门之一,别人能过。我也能过,这不是人生灾难。对于我来说只是人生低潮。”

    杨琏又道:“刚才你提过婚姻生活会受到影响,如果真受到影响,你更不必伤心了。”

    王桥明白其中意思。点了点头。

    杨琏再道:“这些都是最坏的结果,摊开了想,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在这个底线下,我们可以更积极地思考问题,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嘛。在档案局这一段时间,你应该坦然接受这个现实。趁机充充电。我同意你的看法,估计要等到结案以后,你才能有调整的机会。前两天我和建国通过电话,他估计最近就能到任。”

    邓建国能够到任,对于王桥是一个利好。

    以前他未将邓建国之事讲给李宁咏,一是邓建国与自己是通过杨琏认识的,关系并不深厚,没有必要四处宣扬;二是李宁咏颇为喜欢自做主张,春节期间就主动安排自己给牛清德拜年,弄得很尴尬。

    这次昌东出事以后,王桥敏感地觉察到邱家对自己似乎冷淡了许多。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是却非常真实。特别是李珍英表现得颇为明显,笑脸几乎全部消失。另外,以往与李宁咏见面之时,两人总是热情似火,而经过了七天被困招待所经历,与李宁咏见面之后连拥抱和亲吻都没有。

    虽然李宁咏还在操心着自己事,要求父亲帮自己调动工作,可是情人间微妙之处却让王桥有所警惕。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久历江湖之后留给王桥一条重要经验。

    在杨家吃过饭,夜晚时,他给李宁咏打电话,“你在哪里?”

    李宁咏道:“刚下班。你明天到静州找一找丁原,他和你家是有关系的,让你姑父也出个面。对常务副部长来说,调一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王桥道:“你爸是什么看法?”

    李宁咏道:“我爸还在做工作。县管不如现管,现在的人都是势力眼,他是即将退休的人,说话不一定好使,不一定能调到好单位。我觉得要多管齐下,确保调动成功。”

    王桥道:“我的观点是昌东之事才发生,情况不明郎,不用太着急,我们可以从长计议。”

    “你的意思是我多操心了,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李宁咏缓和了口气,道:“我真的很着急,明天一定过来,我陪你去找丁原。再和我爸商量一下。”

    (第二百七十六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