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七十九章选择

    邱家,全家人聚在一起召开家庭会议。

    邱大海拿着水壶在阳台细心地浇花。当大儿子回来坐在客厅以后,他才放下水壶,拍了拍手,回到客厅。

    邱宁刚望了妹妹一眼,道:“王桥调档案局去了?”

    李宁咏眼睛红红的,布满血丝,道:“昨天去报到了。今天早上我还见了他,昨天晚上他两个山南大学的同学过来在静州喝的酒。他还找了城管委乐彬,说是要给档案局门口修路。”

    李珍英:“这人也是,自己碗里面的汤园都还没有吹冷,还有心思帮档案局修路。”

    邱大海道:“宁刚,你打听到什么情况?”

    邱宁刚在检察系统工作很多年,认识的朋友多,信息来源渠道很广,道:“这个案子比原先估计的要大,省纪委高度重视,常务副书记彭振纲亲自督战,我估计涉及到市这一级。”

    李宁咏急切地道:“这和王桥有什么关系,王桥上午接到电话,还要到市纪委去。”

    邱宁刚道:“我特意问过王桥的事情。纪委为什么三番五次要找王桥,是和静州矿业有关系。矿业集团的二涂都被控制了,据他们交待,王桥收过一张温泉城的贵宾卡。”

    李宁咏道:“不就是温泉城的卡吗,当时开业时涂成功到处发卡,我们办公室几乎每个人都有,就是打点折,没有什么大用。为了这事也要抓,得抓成百上千的人。”

    邱宁刚道:“王桥收到的那张卡和你们收到的卡不一样,是涂三旺专门给特定人群发的,每发一张就悄悄登记下来。目前整个静州市发了一十七张,目前这一十七张都是重点涉案人群,这十七人要么是领导,要么就是领导身边人,以及国土财政等要害部门的人,王桥就是一十七人之一。被列人重点调查对象。县府办有三人有这个卡,杨春王桥和章同国。”

    李珍英有点嫌弃地道:“宁咏,王桥是不是经常到温泉城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

    李宁咏高声辩解道:“王桥从来不去这些场所,至少我从来没有发现过。他接到这张卡时,还顺口给我提了一句,我敢肯定他不知道这张卡的价值,更是从来没有去过。他这人性格骄傲得很。由于与牛清德有矛盾,连牛部长的面子都不给。涂成功和牛清德关系比较好。所以他挺讨厌涂成功。涂三旺和涂成功大约觉得王桥的位置比较重要,对他们的态度又不太友好,因此有意收买他,所以就给了张贵宾卡。这些人混账,给卡就给卡,非得登记下来,以后谁还敢跟他们打交道。”

    作为王桥的未婚妻,她是最了解王桥的人,凭着自己的推测准确地还原了事情原貌。

    邱宁勇惊讶地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了一张卡。还从来没有用过,这点屁事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邱宁刚道:“这种事平时在两可之间,就单位具体的判断。”

    邱大海对大儿子的判断是认同的,道:“彭克出事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省纪委这种规格的办案组,多年都未见了。凭我的经验。这一次风向不对,静州市级主要领导要出事。这句话你们听到就行了,不要外传。”

    李宁咏道:“为什么丁原是那个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邱宁刚道:“丁原态度没有问题,他不愿意与王桥见面,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情况是确实有事。不方便见王桥,第二种情况是作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从某种渠道知道了案情,不愿意在这个时间与王桥见面,算是回避。”

    等大家讨论了一会,邱大海道:“我们今天开这个家庭会,没有叫上外人。都是邱家人。你们要认识当前形势,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把手中工作办好,不能掺到这件事里面去。”

    李宁咏听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拉长声音道:“爸,你要帮王桥。”

    邱宁勇道:“王桥这人不错,素质好,有能力,就是运气太差,别人跟着领导就顺风顺水,他跟着领导反而吃了洗脚水。”

    邱大海摆了摆手,道:“你们别插话,一点规矩都不讲。我这把年龄了,仕途也就差不多到点了。在退休前,我还要尽最后一点力,把你们三人安顿好。宁刚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宁刚在检察系统很有名气,这两年应该能转正,没有什么大问题。”

    邱宁刚没有说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很是沉静,和父亲邱大海巅峰时期的神情极为相似。

    邱大海指着邱宁勇道:“宁勇是个莽张飞性格,你要向大哥学一学,少喝点酒,少打点牌,平时读点书,把心思用在工作上。这一次彭克下台,高老头调整已经势在必行,我已经听到不少风声。你要用点心思在工作上,这段时间绝不能出错,可以跳起来争一争局长位置,局长和副局长只差半个级别,有本质的区别,区别在于拍板权和发展空间,副职往往一辈子就在局里工作,正职当县市领导的就多得很。”

    邱宁勇平时一幅大大咧咧的态度,听到父亲讲到这事,也严肃起来。

    邱家家庭会是一个老传统,凡是家里有重要的事,都通过开家庭会的形式让全家人参加,按邱大海的说法,这就是最基础的工作训练。把会开好了,工作往往就做好了一半,开会并非没有意义,而是一种高效率传达信息和统一思想的方式。

    讲完两个儿子的事情,邱大海又对李宁咏道:“宁咏啊,现在最头痛的就是王桥的事,我想来想去还是以静制动,暂时不调动王桥的工作单位,让他到档案局磨磨性子,年少高位并不一定是好事。等到事情明郎以后,再根据情况做选择。”

    李宁咏道:“爸,什么叫做事情明郎?”

    邱大海道:“如果我估计没有错,此案必然涉及到静州主要领导,等到此案结果出来以后,如果没有涉及到王桥,就积极活动,让他换个单位任职,甚至可以官复原职。”

    李宁咏脸色一阵发白,道:“如果涉及到王桥怎么办?”

    邱大海平静地道:“如果王桥涉案,就得壮士断腕,邱家这些年都是清清白白的,不要和涉案人员有牵连。如果王桥不涉案,就要情况,现在不急于做结论。”

    李珍英道:“老头子何必遮遮掩掩,我就把话说透了。王桥跟错了人,做错了事,以后发展肯定要受影响,耽误几年,年龄大了,就没有多大的发展前途。宁咏和他分手,免得把你大哥和二哥影响了。”

    邱永刚道:“妈,现在是什么社会了,不搞以前株连这一套,我倒是王桥,小伙子是个干事的人。”

    李珍英道:“能干的人多得很,不止他一个。为了你妹妹的幸福,所以我们要开这个家庭会。这些年我总结出一个经验,以前在台上的领导,凡是为子女辅了路的,晚年生活都幸福。凡是子女没有一官半职,没有经商办企业,日子过得就很惨。以前的静州老吴市长,在台上威风八面,去年儿子开车闯了人,想找点关系,结果硬是到处吃闭门羹。开车撞个人,不仅赔了钱,还被判了六年。老吴市长当年迂腐得很,没有为家里辅路,现在尝到后果了。”

    李宁咏想起与王桥在一起的柔情蜜意,心乱如麻。

    李珍英继续道:“与老吴市长对比的是财政局老江,论级别,老江和老吴市长差得远,现在老江的儿子在省委工作,位置重要,老江在静州处处受人尊重,都被尊称为江老了。我不想等到你爸退休以后,别人直呼其名,或者叫你爸为邱老头。宁咏,你长得这么乖,条件这么好,完全可以找个门当户对的。”

    李宁咏反驳道:“当初你还想把我介绍给王桥。”

    李珍英道:“以前他还是不错的,谁叫他现在不争气,此一时彼一时了,人要学着变。”

    李宁咏擦着眼泪水,道:“我也要变。我以前错在总是想依靠男人,多数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好不容易找个好男人又要出事。爸,我要当官。”

    邱大海喝了口茶,道:“现在是新社会,女领导到处都是,没有人不准你为人民服务,关键是何选择。”

    李宁咏道:“我不想在电视台业务部门工作,业务干得再好也没有意思。我想到办公室去干行政工作,以后好发展。”

    邱大海道:“这件事不难,到时我去说说就行了。丢了业务,你不觉得可惜。”

    李宁咏道:“我那个业务就是吃春青饭的,丢了就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我有这个业务,当了女干部,能说会道就变成了优势。”

    “既然你有这个志向,当爸爸的就得鼓励,不依靠男人,这才是我们邱家人的性格。今天的会就差不多了,我们一家人找个好酒楼,喝点小酒,把家属娃儿都带个。”邱大海望着三个儿女,觉得很满意。大儿子沉稳老练,最象自己,肯定有出息。二儿子性格是莽撞一点,却也是有魄力的,磨练以后也能成器。老三性格要强,能说会道,以后不会差。

    李宁咏道:“我把王桥也叫上。”

    李珍英道:“开了半天会,你这个娃儿硬是没有懂起,暂时别喊他,成不成一家人还说不清。”

    李宁咏憋在心里的火气上来了,道:“我喜欢他,就要嫁给他。”

    (第二百七十九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