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九十四章终结(三)

    一路上行,引来无数人侧目。

    侧目的原因,一是因为王桥曾经是主持过县政府办公室工作的少年新贵,然后又被迅速打回原形,很多人都在幸灾乐祸;二是由于这个光头和光头上的包扎,在满是西服、裤衣、皮鞋和整齐发型的县政府里面太过显眼。

    王桥尽量让自己心态平静,不必在意大家的眼视。他上楼时遇到两个熟人,点头招呼一声,继续上楼。

    纪委在五楼,刚走到三楼就遇到正在下楼的副县长宫方平。王桥与宫方平很熟悉,主动打了一声招呼。宫方平第一眼没有认出王桥,只是被他光头吸引才留意看了一眼,随即惊讶地道:“王桥,你剃了个光头是怎么回事?”

    王桥早就想好说辞,道:“骑摩托车不小心摔了一跤,蹭伤了头皮。”

    “看你光头模样,还以为是自暴自弃。骑摩托车也要小心一点,能不骑最好不骑。”宫方平在处置垃圾场时认同了王桥,在县政府工作时加深了感情。他初知王桥涉案时很为其可惜,后来还特意打电话鼓励已经调到档案局工作的王桥。

    宫方平又问:“你今天来有事吗?”

    王桥道:“县纪委通知谈话。我已经谈了很多次,又叫我来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宫方平哦了一声,指了指楼上,道:“我也是刚从纪委出来,这次谈话层次很高,是由省纪委彭副书记亲自谈话。一般情况下,省纪委副书记不会搞这种谈话,所以你得重视,态度要端正,把握住机会。谈的内容也与众不同,并不是谈具体案子,而是让我聊对彭克和吴永志涉案的看法,还问了彭克和吴永志日常的生活状态和工作状态,估计找你谈话也是相同的目的。”

    王桥道:“我一直在忐忑不安。挖空心地想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

    “如果我判断得没错,到这里谈话的人都应该没事。”宫方平目光朝四周极速地扫了扫,道:“你对被安置到县档案局还是有意见?”

    王桥道:“要说没有意见,那是假的。事已至今,搬石头砸天没有任何用处。”

    宫方平道:“你也要理解,在哪个情况下,县政府领导都人人自危,谁也无法说出反对意见。你在档案局安心工作。总会有机会的。”

    “谢谢宫县长。”

    “别客气,你现在沉住气。”

    与宫方平副县长握手告别以后,王桥来到五楼纪委办公室,在办公室稍稍坐了一会儿,就被带到县纪委杨青峰书记的办公室。县纪委杨青峰书记不在办公室里面,坐在里面的是一个态度平和的中年人。这位中年人衣着寻常,神情中透着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度。

    这种气度是装不出来的,此人应该就是省纪委副书记彭振纲。王桥主动自我介绍道:“我是档案局王桥。”

    彭振纲看了一眼桌上的资料,道:“你就是王桥,请坐吧。”眼前年轻人和他心目中的年轻人并不一样。至少从气质来说并不一样。在他心目中,王桥去年才从山南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应该还带有一点学生气。而坐在眼前的王桥沉稳干练,就如工作多年的老同志。

    他想起老朋友梁柏文介绍:“王桥是我这些年比较欣赏的学生,我相信他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领导干部。”

    当时省纪委副书记彭振刚、山南大学党委副书记梁柏文等一群老朋友会面,彭正刚与老友会面时顺口说到在静州办案,并没有提及具体案情。

    梁柏文就将彭振纲单独拉到一边,道:“我有一个学生王桥在昌东县府办工作,他在学校表现很好。品行端正,我很欣赏。”梁柏文其实从黄永贵口中得知了王桥涉案的全过程,并选择相信王桥。他非常有经验,介绍几句以后。也就不再多说,转向其他的话题。虽然在与彭振纲交流时很含蓄,什么事情都没有说,但是实质上已经说了话。

    彭振纲并不知道梁柏文是否知道办案具体情况,没有透露情况,只是听梁柏文介绍王桥的情况。

    梁柏文两人是多年挚友。说话不需要太透太直,点一点就行了,说透了反而不好。彭振纲知道老友梁柏文是非常稳重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及涉案人员,聚会结束以后,便特意将王桥的卷宗调来细阅,越读越觉得有意思。

    县政府两位主要领导都牵涉入案,王桥作为昌东县府办主持工作的办公室副主任居然毫发无损,除了一张贵宾卡外没有任何证据直明他违法违纪行为。细究那一张贵宾卡来龙去脉,反而能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王桥是整纪守法的好同志。

    在卷宗中有涂成功的笔录,笔录表明由于王桥不好接近,涂成功采取迂回的方式赠送贵宾卡来收买王桥,而且在收买的时候都还不敢明说贵宾卡的价值,只是寄希望王桥到温泉城消费。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王桥处事老练和为人正直,彭振纲对老友的话就完全相信了。

    今天他到昌东来的主要目的不是办案,主要是和昌东县委县政府相关人员进行一次交流,通过与昌东县相关人员交流,从中发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纪委不仅有惩罚职责,同时也有教育和挽救干部的职责,通过总结一些典型案例,分析干部心态,这样就可以推出更精准的措施,让干部不敢犯罪、不想犯罪、不愿犯罪,而后一点职责往往被各级纪委所忽视。

    王桥坐在彭振纲对面,等着领导说话。

    彭振纲如谈家常一般,道:“你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参加工作一年,就担任了主持县政府办公室工作的副主任,能力很不错嘛,在选调生中都很突出。”

    王桥与宫方平见面之后,便暗自揣摩谈话内容以及自己应该采取的态度,客观地道:“我占了山南大学这个平台,机遇要好些,如果给其他选调生机会。他们一样能做好。”

    彭振纲道:“这个岗位需要磨练的,你能够迅速适应这个岗位,得到不少好评,说明是有能力的。这一点不要谦虚了。”他话锋一转,道:“章同国和杨春都涉嫌受贿,你的位置在杨春和章同国之间,难道就没有人向你行贿?”

    王桥平静地道:“我任职时间很短,只有半年多时间。

    彭振纲马上反问道;“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担任这个职务时间长了。也有可能要收受贿赂。”

    王桥苦笑道:“这一次我收到一张贵宾卡,虽然是无心。可毕竟收了,一块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让我有口难言。经过这次教训,我会更加谨慎的。”

    彭振纲观察着王桥神情,道:“你真不知道贵宾卡的价值吗?”

    王桥道:“现在很多商场都在办理各种卡,有打折卡、有会员卡,还有贵宾卡,当时拿到贵宾卡时。我确实只认为是一张普通的推销卡。如果,能认识到温泉城的贵宾卡是有价值的,我肯定不会要的,这一点可以保证。”

    彭振纲一步一步将谈话引向深入:“彭克要收受贿赂,但是你又坚决不收贿赂,你就不担心难以进入彭克的小圈子吗?作为县府办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不能进入主要领导小圈子,工作很难开展,发展有可能受限,你当时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王桥道:“说实话,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涉及到一个地区的官场风气。我个人无法改变,但是我可以作出选择。”

    彭振纲追问道:“你想过不进入彭克小圈子的代价吗?”

    王桥道:“想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代价应该很大。如果杨春不到省党校学习,我的主要工作其实转移到了创卫办。抓完创卫办工作。我十有就会被调离县府办副主任这个岗位。如果案子晚一点爆发,现在我也不至于被免职。祸福相依,确实如此。”

    彭振纲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会想得这么深远,继续问:“你真的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王桥道:“真要选择的时候,我宁愿选择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既然领导问到这里,我就说点实话。在当时的工作环境下,要想保持独立性非常非常难,甚至不可能。由于我在彭克身边时间很短,很多事情还没有深入接触,如果接触得太长,能否独善其身是个未知数。”

    彭振纲点了点头,道:“你为什么有意识地要和彭克保持距离,不要否认,其他卷宗都反映出这一点。”

    通过一番交谈后,王桥印证了宫方平的判断,继续实诚地答道:“我之所以与彭克保持距离,主要是发现他在八小时之外与有些老板保持过于密切的私人联系,联系的紧密程度超出了领导干部与企业家接触的应有尺度。”

    彭振纲对王桥兴趣越来越大,道:“我想问一句,你的年龄不大,工作经历也不丰富,你为什么能有这么清晰的头脑?”

    王桥道:“因为我是山南大学的选调生。”

    彭振纲摇了摇头道:“这不是好理由。”

    王桥还是决定对自己早期经历有所隐瞒,主要谈到父亲对自己的影响。

    彭振纲与宫方平谈话只有二十分钟,原本打算同王桥谈十分钟,结果谈话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谈话范围很广,超越了案子,涉及到基层方方面面。

    当王桥离开办公室以后,彭振纲已经作出了最基本的判断:眼前这个年轻人是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在复杂环境下能够独善其身、拒绝诱惑,其品质和意志力很是难得。

    在静州案件没有结束前,他不会在任何场合表露自己的观点。每一级组织都有各自职权范围,作为省纪委领导,他对这个界限把握得非常好。

    但是他决定在合适的时候为这位优秀年轻人说话,如果不为其说话,这位具有优秀品质的年轻人就会因为他的优秀品质而受到惩罚,这是不公平的。

    另外一点,对静州案件的发掘,让彭振纲心情颇为沉重,在市场经济大潮下,领导干部拒绝诱惑、保持廉洁是一件太难的事。

    刚从纪委办公室出来。王桥接到邱宁勇打来的电话。

    在他印象中,这是邱宁勇是第一次主动打电话。

    “大哥,你找我有事吗?”

    “你在哪里,我们两人吃个饭。”

    (第二百九十四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