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九十五章终结(四)

    ps:晚了点,抱歉!

    王桥与邱家交往这么久,这还是邱宁勇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约吃饭。王桥挂断电话,沿着政府操左走。步行约二十来分钟,便来到检察官活动中心。

    在行走过程中,他一直在想着邱宁勇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约自己吃饭,如果有重要情况,应该由李宁咏来对自己说,不应该由邱宁勇来说。如果没有重要情况,依着邱宁勇偏冷的性子,没有必要突然叫吃饭。

    他隐隐猜到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捅破的窗户纸,似乎邱宁勇今天中午这顿饭就是来捅破这层窗户纸,或者是让自己把窗户纸捅破。

    来到检察官活动中心,抬起头,能看全还算高大的楼。

    检察官活动中心是昌东检察院建在此处的一个酒店式的活动中心,及会议、餐饮、娱乐为一体。由于条件很好,价格便宜,静州检察院的很多会议都安排在此处。邱宁勇分管检察官活动中心,算是检察官活动中心的实际掌门人。

    他为人低调,平时很少带人在这里来吃饭,家里活动从来不安排在此处。今天请王桥到这里涮羊肉汤锅,已经是很少见的。

    王桥不是第一次进入检察官活动中心,以前在县政府工作的时候,多次把市级会议安排在此处。在他心目中,论服务态度和管理水平,检察官活动中心是超过昌东县委招待所和昌东宾馆的,邱宁勇不曾经商,却有着一种很强的管控能力。

    他信步走进检察官活动中心,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女子迎了上来,似乎完全没有理会到王桥的光头和伤处,道:“先生,欢迎到检察官活动中心。”

    王桥道:“我和邱检有约。”

    红衣旗袍女子脸上笑容更加热情,道:“请这边走。”她将王朝带到电梯处,按下电梯,道:“邱检在五楼。五零一,上面还有人服务。”

    电梯门缓缓关上,红衣女子微微欠身,露出礼貌性的甜美微笑。王桥明知道这是职业性微笑。仍然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个迎宾女子怎么知道邱检在五楼?”王桥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又自己给出了解释,道:“应该是邱宁勇平时到这里吃饭都在五楼,他是活动中心实际掌舵者,只要来到这里。就能受到关注。”

    想到邱宁勇在检察官活动中心受到的尊敬,对比自己离开县府办以后受到的种种或明或暗的忽视,王桥暗自有些感慨:“一些人为什么在没有官职以后会觉得非常难受,有一个很重要原因是官职身份来的尊重感会随着去职而渐渐失去,这种尊重感是无缝隙围绕着一个人的,失去之后也就会无缝隙感受到失去之后种种被冒犯和被忽视。”

    作为曾经主持工作的县府办副主任,尽管时间不长,他还是清晰地感受到“尊重”对于一个男人的重要性,也能够体会到曾经的‘邱老虎’的情绪。

    上了五楼,果然有楼层服务人员来迎接。

    头上有纱布的光头王桥再次享受了贵客待遇。

    501是一个雅致的小室。有电视、沙发、地毯,落地窗外有一个平台,种着繁盛的花草,绿油油、红灿灿,十分地喜庆。

    邱宁勇已经等在房间。

    房间正中有一个小圆桌,桌上摆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涮羊肉的传统火锅,而不是风靡大江南北的川式火锅。桌上摆着切得极薄的羊肉片,还有几盘看上去就很鲜绿的蔬菜。

    进门,王桥招呼了一声“大哥”。

    邱宁勇态度还是非常沉稳,道:“来啊。坐吧。”等到王桥坐下,又道:“这里的涮羊肉很正宗,名气不大,味道极好。羊肉不是北方来的冻羊肉,而是本地的山羊。”

    王桥坐在邱宁勇对面,先喝了一口水,道:“大哥说好,那就肯定是好。”

    邱宁勇道:“你这是把我架起来,架得越高。摔下来越疼。”

    王桥道:“我这是说的真心话。”

    王桥确实是说的真心话。凭心而论,邱家三兄妹并非纨绔子弟,个个都很能干,在各自行业里都算能人。但是王桥最看重的还是大哥邱宁勇。邱宁勇平时在家总是寡言少语,这不意味着话语权降低。他有很强的洞察力,往往直指事情的本质,每次提出自己观点时总是有份量的,让人不得不听,这就导致了其在家中话语权的稳固。邱大海在人大工作以后,与实际工作有些脱节,遇到有拿不准的事情,第一个征求意见的肯定是邱宁勇。

    两人涮着羊肉,说起闲话。

    邱宁勇道:“你在工地打破头,这形象有点惨啊。”

    王桥道:“纯属意外,被碎碗片溅到头上了。”

    邱宁勇道:“在档案局工作怎么样?”

    王桥嚼着嫩滑的羊肉片,道,“刘涛给我安排了一个指导组的任务,意思是让我在外面监督,实际上不需要我来坐班。我也投挑报李,请乐主任帮了个忙,把档案局外面的路重新修补过。”

    邱宁勇评价道:“这么说来刘涛还是一个妙人。我对他还略有了解,曾有机会调到乡镇当一把手,他没有去,看来是把仕途看得很透了,准备在档案局退休。”

    这些情况是王桥不了解的,问道:“这是哪一年的事?”

    邱宁勇道:“当初他是从县委宣传部文明办主任的岗位上直接调到档案局当局长,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四十一、二岁时想调他到乡镇当党委书记。他这人是独立派,既不是书记派,也不是县长派,也不是部长派,是一个逍遥派,当逍遥派在档案局最合适的。”

    “原来如此,难怪刘涛办事很是洒脱,又很有方略。”这是邱宁勇主动摆闲话,这让王桥更觉得事情有点麻烦。

    静州大案公布后,王桥和李宁咏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两人一个在昌东县,一个在静州,各做各的事情。都很少给对方打电话。王桥一边与邱宁勇聊天,一边想着李宁咏或明或暗的表情。

    烫了几片羊肉,邱宁勇将话题引到了案子上,道:“这一次静州案。是省纪委和省检察院共同抓的案,由省纪委副书记彭振纲亲自带队。彭振纲这人出了名的不近人情,我和我爸的关系就局限在静州,想帮忙都没有办法。”

    这是邱家在梁强案发以后最为正式说法,而且是由邱宁勇来说。王桥收敛了笑容,很正式道:“我家也有亲戚在省政府部门工作,级别不够,搭不上彭振纲的线。他们的说法是等着事态平息,再想办法。”

    邱宁勇道:“只能如此,以静制动,等待时机。”

    王桥又道:“有一个叫杨涟老先生是我的忘年交,他有一个学生叫邓建国,听说有可能调到静州任职。”

    邱宁勇点头道:“杨涟是文化名人,我知道。邓建国的事我也听宁咏谈起过。”

    王桥道:“我在山南大学的关系。有的省委宣传部,有的在省政府,但是他们毕业时间不长,还没有掌实权,这一次帮不上我。”他将自己能用的关系全部摆到明面上,再一次给邱家交了底。

    王桥调到昌东县政府是邱大海出面促成的,走的是彭克关系。在案发前,两人情意正浓时,李宁咏偶尔说漏了口,说出了此事。事到如今。邱家一个字都没有提起此事,当然,王桥也没有提起。

    渐渐地,邱宁勇又恢复到了往常的习惯。沉默起来,慢条斯理地吃菜。他是长年工作在政法一线,不知不觉带着些威压,威压无形无质,但是常常把活动中心的管理人员弄得束手束脚,不敢在他面前有任何放肆之处。

    王桥阅历丰富。性格刚毅,能够很好地抗住这种威压,有滋有味地享受着鲜美的羊肉片。

    两人面对面沉默地吃了一会,邱宁勇放下筷子,道:“据不完全可靠的消息,静州市委书记将由杜立高市长接任,不再从外面调派干部,老杜这人心眼小,睚眦必报,谭王八和老杜关系不错,当年都被梁强书记压着。吉之洲和彭克也是有矛盾的,在这个局面下,你要有过几年苦日子的打算。”

    以邱家在静州的关系,等事态平息以后,将王桥调到财政、税务部门还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到了那时,王桥很难再进一步了。

    这是邱家又一次家庭会的结论。一步错,步步错,这在官场体现得最为明显,让陷入其中的人很是无奈。

    当时,邱大海追问了一句:“宁咏,你能接受这个结局吗?如果能接受,放王桥在档案局就无所谓。”李宁咏道:“等几年,凭着他的能力,他一定能起来的。”邱大海道:“有可能起来,也有可能起不来,官场没有个人英雄,只讲究现实。”

    邱大海关注的是女儿本身,李珍英更关注大儿子和小儿子的前途,不容许有轻微的损害。李珍英见女儿仍然在犹豫,道:“杜立高出了名的小心眼,绝不会给牵涉到梁强案的人以任何机会。你赶紧做决定,别把你大哥和二哥牵连了。”李宁咏道:“杜立高又不能当一辈子书记。”李珍英道:“这几年很关键,你大哥和二哥耽误几年,就没有机会了,你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最近省委老杨的儿子到家里来过,我觉得这个小伙子就很不错。”李宁咏愤怒地道:“我不是货物。”说罢扭头进屋,拿起枕头用力抽打。

    邱宁勇赞成父亲的想法,一切看李宁咏能否接受一个在官场失意且有可能难以东山再起的丈夫。

    此次家庭会以后,邱宁勇便约见王桥。

    凡是邱宁勇说话,王桥都会认真分析话外之义。透过火锅缭绕的雾气,王桥理解了邱家的意思,杜立高是市委书记,吉之洲是县委书记,在这种局面下自己的仕途暗淡的很。如果由李宁咏来谈这一层意思,事情还可以挽回,由邱宁勇来谈,邱家的意思就非常有显了。

    吃过饭,王桥与邱宁勇握了手,道:“邱检,我走了。”

    邱宁勇点了点头,道:“有事找我,别客气。”

    (第二百九十五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