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九十七章新的生活(三)

    这几年,每次生活发生变动,影响心神之时,王桥总是要骑着摩托车长途奔行,在奔行过程中,马达、风和沿途风景总能让骚动不安的心情平静下来。

    身陷静州案,邱家又摊牌,眼看着自己从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变成没有前途的弃子。王桥不愿接受命运这种安排,翻身拱背,努力要推倒压在身上的大山。

    他骑着摩托车,穿过山岭来到静州。他没有骑进静州城,在静州城郊稍事休息以后,沿着环城路直奔山南。

    坐大巴沿着高速路到山南省府阳州是条捷径,可是王桥就喜欢骑着摩托车穿行在老路上。初秋风光宜人,沿途山坡被层次丰富的植物打扮得多姿多彩,在画廊一般的美丽山间穿行,足以抵消被俗尘沾染的心灵。等到心灵被野外环境洗得纯净一些时,便又是进入俗世的好时机。这是一个人生的怪圈。

    静州承载着王桥太多的情与爱,将静州远远抛开之后,他脑海里不经意间想起了吕琪、晏琳和李宁咏三个与自己有着灵与肉亲密接触的女人。

    这三个女子有太多相似点。三人都出身于干部家庭,都有着高挑身材,行为举止落落大方,总体来说符合大家闺秀的形象和举止,而非小家碧玉型。她们都毕业于静州一中,按毕业时间来算,吕琪毕业之时,晏琳和李宁咏都未入校,晏琳和李宁咏则有同校经历,只是年级不同。三人与王桥相交之时处在迥然不同的环境之中,吕琪在旧乡、晏琳在复读班,李宁咏在昌东电视台,所以平时很难将三人联系在一起。

    类型不同是初恋女友杨明,杨明是典型的小家碧玉,在青涩时代突然间就闯进了王桥的生活,但是两人仅仅限于拉手、亲吻和拥抱,这一段感情刚开始便结束了。现在回忆过去,和杨明感情基础最为薄弱。基本上不能在王桥心里引起太多涟漪,更多是以一种回忆少年时代的方式想起她。

    至于吕一帆,他也是喜爱的。他一直都知道吕一帆并非自己的人生伴侣,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接近于情人关系。

    最让王桥遗憾、不能释怀的是吕琪。

    最让王桥纠结、猝不及防的是晏琳。

    最让王桥感受到人情冷暖、世事炎凉的是李宁咏。

    最让王桥感受到世事艰难、人生无奈的是吕一帆。

    迎风而行。王桥将思绪抛在脑后,在头盔里不时发出与马达共振的吼叫,通过这种方式将积郁在胸中的情绪发泄出去。

    车行至山南时,王桥情绪已经完全正常,变得心平气和。

    轻车熟路地来到东城。王桥直接从没有保安严防死守的侧门进入山南大学。他将摩托车停在路边,坐在石梯上看着青春飞扬的师弟师妹们在校园内穿行。师弟师妹们不知坐在石梯上的人是曾经校内风云人物,不曾多看他一眼。

    坐了一会,王桥从手机里调出了曾经在中文系当过篮球教练的体育系学生黑唐的电话号码。

    黑唐比王桥早毕业,毕业后留在山南省府阳州的一所中专校。王桥毕业之时,他已经从中专校离职。

    王桥在离校前与黑唐等一帮篮球好友打过一场告别球,告别赛后便记下了黑唐当时的手机号码。到昌东出任城管委副主任以后,王桥的世界与黑唐的世界差得太远,一次都没有互相通过话,并不清楚黑唐的电话还能不能打通。

    如果找不到黑唐。王桥准备请黄永贵老师联系体育系,黄老师这条线办事效果就远远不如黑唐这种老混篮球圈子的人。

    王桥拨打了黑唐的手机,没有想到一打就通了。他听到话筒里有些喧闹,放大声音道:“唐教练,我是王桥,在山南大学里,你在在哪里?有事想找你帮忙。”

    黑唐的嗓音还是如当教练一样低沉,道:“山南大学东门外有一个山大健身俱乐部,新成立的俱乐部,我在健身俱乐部里。有什么事?还劳动你亲自跑一趟。”

    王桥道:“那我过来,见面再谈。”

    步行穿过东门,来到山大健身俱乐部。王桥有些奇怪:“为什么取名为山大健身俱乐部,而不用更响亮的山南大学健身俱乐部。”

    他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答案。与黑唐见面后。黑唐带着王桥朝二楼办公室走,介绍道:“这是体育系前几届三位师兄共同投资搞的俱乐部,我具体负责,生意还不错。”

    王桥笑道:“原来你这个山大不是山南大学,差点把我都逛了进去。”

    黑唐道:“现在都市里的人们压力山大,所以我们就取了一个山大俱乐部。当然。也是借着山南大学的牌子。”

    王桥由衷地笑道:“呵呵,取名字的人头脑灵光得很。”

    来到办公室,接过纸杯子泡的茶水,王桥喝了一口,觉得茶叶比起以前县政府办公室的茶水差得很远,礼貌地喝了两口,便放在一边,直奔主题:“省电力系统最近搞一次全省的篮球赛,我要参加昌东县电力队,为了取得好名次,还想请一名外援和一名教练。”

    黑唐道:“我知道这个比赛,俱乐部篮球队好几个队员都是外援。”

    一般的健身俱乐部很少有篮球场馆。黑唐和其中两位投资者都是学的是篮球专业,所以在健身俱乐部专门弄了一个篮球馆,阳州篮球高手们都喜欢到这里来打球。

    王桥坐在二楼办公室,恰好能俯看热火朝天的锻炼场面。场馆里光头不少,个个都肌肉发达,所以王桥这个光头进入场馆时丝毫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他将目光从距离自己很遥远的画面中抽了回来,道:“我们是老朋友,我的事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给我找一个攻击力强悍的队员,还要找一个好教练,如果你有空,就是最好的教练。”

    黑唐没有正面回答,道:“我们真是有缘,你不来找我,这两天我都要去找你。”

    王桥自嘲道:“我在昌东那个偏僻县城,你找我做什么?”

    黑唐指了指窗外锻炼的人,道:“来俱乐部锻炼的人五花八门,各种人都有,我不讳言还有些江湖人士来练习散打和摔跤。我们不管他们的事,只负责锻炼健身。我不想找麻烦,麻烦却总是来找我,最近我们的一个学员在外面打架,把人打成重伤,东城刑警队盯着我们不放。我记得你有一个朋友是东城刑警队的头头,能不能帮我们撮合撮合,没有什么具体目的,就是想交个朋友。

    王桥有些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我认识东城刑警队的人?”

    黑唐道:“我听吕一帆无意中谈起过,她说当年土菜馆被卫生防疫部门的人罚款,是刑警队的领导出面才解决此事。”

    这是多年前的往事了,王桥记不清楚当时吕一帆是否来到土菜馆工作。即使吕一帆当时没来土菜馆,后来也有可能听说。他没有否认此事,实诚地道:“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当年东城分局刑警支队长李澄在追求我姐姐,那时他帮忙自然会很实在。后来我姐姐没有选择李澄,他是否愿意帮忙就说不清楚了。我得先打电话问一问我姐。”

    王晓接到弟弟的电话后,道:“我和李澄虽然没有成为男女关系,但是还是不错的朋友。请他吃顿饭没有问题的,我一会回电话。你在山南,太好了,我们两人今晚一定要聊聊。”得知弟弟陷到梁强案以后,她几乎天天跟弟弟通电话,但是电话说来终觉浅,有些话还得当面说起才能说得明白。

    王晓办事还是以前的爽利风格,几分钟就回了电话,明确晚上在交通宾馆吃川菜。

    到交通宾馆吃川菜是省委宣传部林玥的习惯,久而久之,王晓也喜欢上交通宾馆价廉物美的川菜和相对不错的环境。

    王桥干脆利落地办好了与李澄见面之事,黑唐行动也就利索起来。他将篮球馆的助理教练叫到办公室,讨论了一会,推荐了一位山南大学体育系篮球专业水平很高又愿意出来比赛的球员。

    王桥再次发出邀请:“唐教练,你来出任昌东电力队教练最好不过。”

    “昌东电力队太次,用不着我这种教练。”黑唐开了一句玩笑后,又道:“健身馆这一大摊子事情,都压在我头上,实在走不开。你别小瞧了一个健身馆,除了业务要抓,还得和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烦得很。我建议派健身馆吴教练去,他是老教练,水平高低的队伍都带过,经验丰富。县城电力队的水平应该不怎么样,找高水平教练不一定合适,吴教练是最合适的人选。”

    黑唐是篮球圈子里的专业人员,推荐的人应该错不了,王桥接受了黑唐推荐的这两个人选。他随即又与小李局长联系,报了参赛价格,很快就搭成了借人协议。

    办完正事,两人轻松下来,坐在办公室闲聊。

    黑唐抓起一枝烟很惬意地抽着,道:“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你和吕一帆在谈恋爱,两人倒是挺合适的,可惜最后没有成功。”

    王桥刚刚经历了一场阵痛,听到“恋爱”就头疼,抓起桌上的烟,抽了一枝出来,点燃。

    黑唐继续道:“吕一帆是一个好女人,也长得漂亮,可惜被家庭拖累了。我带队到北三省打过比赛,与她见过面。她现在的男人生意做得大,很有些大哥派头。吕一帆也跟着他男人在做生意,去年月还到山南来过。她怀孕后,就暂时没有到山南来过。”

    王桥与李宁咏谈恋爱后,便没有继续与吕一帆联系,今天是第一次知道其怀孕的消息。

    (第二百九十七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