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九十八章新的生活(四)

    与唐教练约定吃饭时间和地点以后,王桥离开了山大健身馆,去和黄永贵老师见面。

    在离开山南大学这一年里,王桥如坐了过山车,大起又大落。黄永贵依然在山大中文系任原职,生活平静如水,没有任何变化。接到王桥电话以后,黄永贵就从办公室出来,见到了门外赫然立着一条光头大汉。

    每次见到熟人都要解释自己为什么是光头,为什么光头上还有一条伤痕,这让王桥很无语。他不等黄永贵询问,主动讲述了光头的由来,以及最近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

    “没有想到你是如此倒霉,喝凉水都塞牙。”黄永贵拍了拍王桥肩膀,道:“晚上我们去搓一顿,一醉解千愁。”

    王桥道:“今天晚上有饭局,要帮着黑唐教练请东城区刑警支队长吃饭。”

    黑唐带过中文系篮球队,黄永贵对其印象颇深,一直关注着其行踪,道:“他开的山大俱乐部,生意很好,听说里面的人很杂。”

    王桥道:“就是这个原因,他想和刑警队的人搭点关系。”

    说话间,王桥习惯性地朝青年教师楼方向走,被黄永贵拉住,道:“我搬家了,在梅苑有新房子了。”

    王桥道:“学校的商品房,还是福利房?”

    黄永贵道:“房子比市场价要低,可以对外卖,但是产权是属于学校的,交易时必须卖给学校。”

    山南大学是老学校,绿化得相当好,脸盆粗的香樟树随处可见,树冠形状如撑开的伞,显得非常自然。如今各地大搞城市建设,绿化是其中一个重要项目,绿化和建筑不一样,不能速成。若想快些见效只能让长在深山的大树进山,大树若有树冠则不方便运输。因此很多进城的大树被砍掉了树冠,成为光头树。山南大学里的树全是树冠宽大的老树,一墙之隔便是如电杆一样的光头树。

    山南大学里部分专家看到光头树就骂,骂也白骂。骂声只会随风飘散,传不到决策者的耳朵里。

    沿着香樟小道走到梅苑,梅苑自然有不少梅树,只是这个季节梅树没有什么看头,绿油油的。缺乏招人喜爱的“梅花傲风雪”。

    黄永贵分到的房子在十四楼。上楼时,黄永贵罕见地夸奖了校方后勤,道:“后勤那几爷子这一次总算办了一件好事,房子虽然贵了点,装修得还不错。以前我还准备重新装一装,后来发现真的可以直接住进来。”

    到昌东县去呆了一年,王桥现在理解了师姐吴湘的想法,当年吴湘就是喜欢校园环境,一心想要留在学校。此时在昌东县去滚了一圈,王桥居然也发自内心地喜欢起山南大学的校园环境。比当初读书时代还要喜欢。

    黄永贵住房套内有九十多平方,最棒的是有一个大阳台。学校治安不错,加上子女都过了爬阳台的时代,因此大阳台没有封掉,直接能看到没有被金属网割破的天空。

    黄永贵泡了一壶茶,拿了两个茶杯,坐在阳台上品茶。近年来,高校有很多人到地方任职,黄永贵也有这个想法,因此有意和王桥交流一下从政想法。

    在地方工作一年。王桥充分领教了地方工作的复杂性,听了老师的想法后道:“黄老师,我就说点真心话,其实在高校工作是很不错的。无论从工作条件和工作环境都比地方上要好得多。”

    黄永贵道:“高校毕竟是务虚的地方。呆久了,也觉得没有意思。我还真想换个环境,在地方上去工作,看一看自己到底有几分能耐。”

    王桥没有顺着黄永贵的思路发表意见,而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道:“如果出来能进入市县领导班子或者省级部门的领导班子。那还可以试一试,如果出来到市级部门,就完全没有必要。学校的同事们毕竟文化水准要高一些,接触起来舒服一些。地方干部普遍来说文化程度要低一些,除了这些年进了不少大学生以外,以前很少有大学生的。”

    黄永贵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听着王桥说下文。

    王桥道:“这就好比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黄永贵皱眉道:“我怎么觉得你变得很消极了,以前的锐气到哪里去了。王桥,我觉得心胸不够开阔,虽然经历了一次挫折,但是不应该如此消极。你还年轻,应该鼓起勇气,不要屈服于命运。”

    离开学校以后,王桥很久没有听到这种老师式的鼓励,觉得很是亲切,道:“谢谢黄老师鼓励。我当然不会就此放弃,只是比以前更现实。这一次挫折肯定不会打倒我,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遭遇这一次挫折就有可能一辈子爬不起来。”

    说起这句话时,王桥感觉自己确实变得很有诚府,有关张大山的事,有关邓建国的事,他都没有提及。至于邱家和李宁咏的事,他也只是一笔带过,没有多说。

    黄永贵毫不客气地打断道:“你这是暮气,暮气还很重,直接影响了你的心态。你出去工作不过一年,就已经主持过县政府工作了,这种经历不应该是这种心态。”

    王桥道:“我真有暮气了吗?”

    黄永贵批评道:“我是旁观者清,说悲观丧气有点严重,至少有些消极。你的心态决定着你的高度,这一点你千万要注意。”他作为老师,在学生面前还是如以往一样尖锐。批评完以后,他又提出了建议:“你的运气还真是背,仕途刚刚上路就遇到了静州大案,案件太大,牵涉的人多,办案时间长,你还真不好翻身。我可以帮你联络你的师兄们,看哪位师兄方便,争取调到其他地方去,你还年轻,完全可以从头开始。”

    梁柏文已经和省纪委副书记彭振纲见过面,把该说的话递了过去。他随即到国外考察,还没有与爱将黄永贵谈起彭振纲之事。因此,黄永贵对王桥留在昌东的前途也不看好,建议他择机离开昌东,在全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这是一个很有操作性的建议,王桥将这个建议听了进去。

    黄永贵又道:“秦真高对这事是什么意见?”

    这一句话将王桥说得愣了愣神,随后摇头道:“不清楚,平时我们接触得不多。”

    黄永贵知道秦真高与王桥在学校时就有些小矛盾,没有想到他们两人将原来寝室里的矛盾带到了工作中去,道:“秦真高在给常务副市长当秘书,常务副市长在地方上还是很牛的,你别这么骄傲,可以找一找秦真高,让他给你牵线搭桥,有常务副市长支持,你还怕没有机会。”

    王桥解释道:“康市长是市委常委,不是常务副市长。”

    黄永贵道:“不管是不是常务副市长,作为市委常委能进入决策层,是有话语权的。我抽时间到静州来一趟,把你们两人叫到一起,同为山大人,还是一个寝室的,有什么化不了的矛盾。你就是一个高傲的性子,是优点也是缺点。论综合素质,秦真高肯定不如你,但是他也有优点,懂得察言观色,懂得把自己的位置放低,做事也很勤快。你们两人的性子综合一下,倒是完美性格。”

    被老师批评一顿,王桥并没有任何反感和怨言,因为黄永贵确实是真想帮助自己。只是他确实不想和秦真高这种小人过多接触,内心深处并没有接受这个建议。他随即又想道:“黄老师毕竟是老师,对我是真了解,他说的高傲性子还真是点到了要害上,如果我不是高傲的性子,就会跟着李宁咏到牛清扬家里拜年,就会跟牛清德冰释前嫌,那么有可能就不会被牛清扬顺手弄到档案局。”

    王桥能够想到这一点,但是现实生活中真要让他向牛清德低头,还真是做不到。

    黄永贵瞧着王桥的神情,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接受意见,秦真高就是心胸有点小,没有什么大问题,你要放得下身段,否则敌人总会多过朋友。”他走回书房,寻了一套《厚黑学》,道:“这是我以前的书,也是热门书,这书就送给你,好好学习。”

    王桥接过《厚黑学》,朝着黄永贵抱拳拱手,道:“这是静州大案以来,第二次听到的除了家人之外的肺腑之言,谢谢黄老师。”

    黄永贵开玩笑道:“当老师的自然希望你们能发展得好,以后我们走到你们执掌的一方水土,也能跟着长长威风。”

    门外又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子,个子接近一米七,看到王桥有些吃惊,等认出来以后,打招呼道:“王师兄怎么变成了鲁智深。”

    来者是黄永贵的女儿黄小琴,黄小琴和黄小波是龙凤胎,性子截然不同,黄小琴喜静黄小波喜动,两人都和王桥关系不错。

    王桥道:“我就不解释为什么是光头了,见人就得说一遍。一年不见,你又长高了。”

    黄小琴道:“脱了鞋,有一米七了。”

    王桥第一次见到黄小琴是五年前,当时黄小琴只有十二岁,如今满了十七,读高三了,变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大姑娘。在街上迎头相遇,王桥都有点不敢相认。

    聊到五点,王桥这才告辞而去。

    在校园门口,王桥和黑唐汇合,两人一起前往省交通厅宾馆。在交通宾馆门口,见到了李澄和一个久违的熟人正在严肃地谈话。

    这个熟人如一枝箭,朝王桥心口射来。

    (第二百九十八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