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九十八章新的生活(六)

    李澄想了想,道:“我见过一次,有一次过年我到他家里去,好象那时候她还在厦门大学,为人很礼貌,话不是太多,吃完饭就地进屋了,没有与我们多聊。”

    这种形象就符合初见吕琪的冷美人形象,王桥在脑中能勾勒出当时的样子。

    王晓笑道:“你们都是一帮糙爷门,别人一个姑娘与你们有什么好说的。”

    李澄自嘲道:“这倒也是啊。我以前也是文静的人,当了二十年警察,也变成糙爷们了,不招女孩子喜欢。”当初他是朝着王晓发起过攻势,只不过被王晓化解掉了,今天说这话,也是开玩笑式地提起了往事。

    王桥道:“以后没有见过面?”

    “以后没有见过。”李澄又补充道:“后来我也去过吕局家里,都没有见到吕局长的女儿,不过我们局里有家属与嫂子有联系,我可以帮着问一问。你知道我们这一帮糙爷们,不太关心这些家长里短。”

    谈了一会,大家就将吕琪放在了一边,只是喝酒。王桥能喝酒,但是平常喝酒很被动,不太主动要酒喝,今天喝酒时情绪挺不错,频频举杯。王桥、李澄和黑唐三人喝了三瓶酒,这才作罢。

    王晓见三人都有些酒意,只得依次将三人送回家。先送黑唐,再送李澄,最后送王桥。与王桥来到自己曾经的家时,看着正堂空荡荡的大墙,往日的忧伤如冷风,又朝着王晓扑过来。她努力摆脱了这股冷风的纠缠,让自己情绪好起来。

    “你这人也是,喝这么多做什么?”王晓到厨房里烧了开水,然后泡了些柠檬水。

    王桥靠在沙发上,腿上一阵阵疼痛。他接过水杯,嫌水热了,放在一边,道:“难得放松。多喝点,现在不算醉,真正喝得大醉是在城管委。”

    王晓道:“你和李宁咏是怎么回事?”

    王桥靠在沙发上,道:“邱家摊牌了。我们的事情完结了。”

    王晓坐在王桥对面,道:“从理论上说,邱家这个时候拉你一把,你以后就会忠心耿耿成为邱家人。这个时候踢你一脚,说不定会增加一个仇人。我觉得邱家的人很短视。所以只做到县级就结束了。”

    “是副厅级。”

    “这个副厅级的份量稍显轻了一些,只能是个人享受。”

    王桥也多次考虑这个问题,道:“有句话叫做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邱家平时讲究顺势而为,大约他们觉得我是站在背风口,飞起来很难。”

    王晓道:“说不定他们有了更佳选择,他们这种家庭,利益算计始终强过爱情,我估计恰好在你遇到背运的时候,他们遇到了新的选择。两个因素同时出现。所以做出了这种选择吧。”说到这里时,她发现王桥小腿裤腿上有些湿漉漉的,坐在对面才能看得清楚。

    “你裤子怎么是湿的。”

    王桥低头看着裤腿,朝上拉了拉。小腿袜子以及袜子以上部位全部被血染红了,凝结成黑红一片。

    “啊。”王晓惊叫了一声,脸色变得苍白。她蹲下身,轻手轻脚地拉开了弟弟的裤腿,小腿处一片血肉模糊,是抽打香樟树时,受到香樟树的报复所致。

    多年前。王晓曾经亲眼目睹过亲人的惨状。此时血肉模糊的小腿猛然让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头脑一阵昏眩,差点摔倒。她用手撑在弟弟肩膀上,稳住心神以后。道:“这是怎么搞的?”

    王桥道:“踢到树上了。”

    王晓就盯着王桥,忽然抡起手臂,重重地一耳光打在了弟弟脸上。这一耳光还真重,王桥耳朵都有些嗡嗡作响。王晓又抡起了手臂,在半空颓然入下,骂道:“愚蠢。”

    王桥苦笑了一下。道:“谁没有个发泄情绪的时候。”

    王晓眼泪夺眶而出,道:“发泄情绪不能用自残的方式,我最怕这种方式,简直愚不可及。你以后不能用这种方式,好不好,求你了。”

    王桥没有料想到姐姐看到伤处会这样激烈。他从姐姐充满着伤痛的眼神里,明白了姐姐伤痛的原因,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道:“下次绝不这样了。”

    王晓一字一顿地道:“绝对不能伤害自己的身体,你保证。”

    王桥道:“我保证。”

    得到了弟弟的保证,王晓这才将沉重的心事强压了下去,低头看看伤处,道:“我们去找一个诊所,处理一下,否则发炎感染就麻烦了。”

    “不必,都是些外伤,破皮而已,又没有弄脏,不会感染。小区外面有药店,弄点酒精喷雾剂,消毒就行。”王桥是强健的粗人,身体自愈能力不是一般强,打篮球摔伤不在少数,都是用酒精喷喷,从来没有觉得这点伤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晓匆匆到外面买了些酒精、医用棉签和创可贴,将东西递给弟弟,道:“你自己弄吧,我怕见血。”她坐在王桥身旁,看着弟弟弄伤口,直抽凉气。

    “你这伤,是为了吕局长的女儿,还是李宁咏?”

    “是为了吕琪。”

    “吕琪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为什么还是她?”

    “我和她没有利益,只有最简单的,爱。”最后一个字不好出口,王桥语气稍有停顿,这才说出最后一个字。

    “既然这样爱,为什么就分手了?”

    “不知道。”

    “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从看守所出来,就再也找不到她了。后来听说她正在相亲,我到东城分局去找,果真见到她和那个男的在一起。”王桥叹息一声:“当时我最不应该的是犯了爸爸一样的傻气,内心自傲得让幸福从指尖溜走。这是我们一家人都有的毛病,想改都难。”

    王晓想着父亲倔强如石头的样子,同意弟弟的说法,道:“事情分成两面看,爸这硬气脾气,未尝不是我们立身之本。既然我们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就扬长避短吧。”

    酒精喷在伤处,痛得王桥直抽冷气。

    王晓道:“在处理李宁咏这件事上,你是不是又犯了臭脾气?”

    王桥摇头道:“李宁咏和吕琪不一样,邱家让其长子找我谈话,他们的意义表述得很明确了。而且,自从我被纪委调查后,李宁咏的态度变得太快。我就算要改掉臭脾气,也得保留点底线,不可能去舔冷屁股,若是真的去做这种事,那就不是王家人了。”

    王晓道:“我单独询问过姑爷,他给丁原打过电话,丁原就明说了,你的事现在无法办,等过个三四年,大家都将梁强谈忘之时,才能想办法重新运作。”

    王桥将裤腿挽到膝盖处,道:“我也不想束手待毙,杨叔专程去找了邓建国,把我的情况说了,若是邓建国能顺利到静州任职,或许事情就有转机。”

    邓建国到静州任职之时,王晓多次听弟弟谈起,道:“这算是一条路,不可预料的就是邓建国是否任职,任何职?”

    王桥起身,拿起旁边的小包,道:“我为什么要积极参加电力系统的篮球赛,不是吃饱了没事干,也不是纯粹为了兴趣爱好,而是有一个重大发现。你看看这个小册子,或许里面就有我们全家翻身的线索。”

    拿起电力系统的比赛册子,这个册子还算简陋,没有电力系统许多事情的贵气。王晓慢慢地翻看着小册子,寻找着弟弟所言的‘线索’。

    慢慢翻看完小册子,王晓又快速浏览一遍,指着领导机构一栏,道:“张大山?”

    王桥趁着姐姐翻小册子之机,进里屋换了宽松的运动裤,道:“对,就是他。我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当年我爸为什么宁肯受这么多苦难,就是不肯去找一找张大炮和张大山,难道面子真的比家人的命运更加重要。说得更尖刻一些,我爸为了自己的无谓尊严,牺牲了他、我妈和我们应该有的机会。”因为是面对从小亲密无间的姐姐,王桥说话就很开放,没有留一点余地。如果是与外人谈话,他肯定不会用这种表述方式。

    这是一个同样让王晓困惑的问题,她将册子放在桌上,道:“你其实也一样的。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当初你不肯去牛清扬家里拜年,在李宁咏看来,也是为了自己的无谓尊严,牺牲全家的幸福。”

    “或许是吧。”

    王晓道:“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来瞧以前的事,特别是改革开放的事情。你讲一讲,如何用好这一条线索。”听了王桥企图通过打篮球来很“自然”地接触张大山,她道:“爸对你影响之深,你其实自己都不了解,你和爸一样有心障,从现在起,我们一起来打破这个心障。你不用从打篮球来迂回,我和你直接到电力局去找他,就拿这本小册子。如果他不认王家,那我们就死了这条心,再想另外的办法。”

    王桥在屋里转了一圈,道:“姐,你总是这样犀利。明天,我们一起去找张大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王晓道:“没有这么严重,最多是吃个闭门羹,或者是被人认为削尖脑袋找关系。”

    后一点恰好是王桥以前最为注意的,“克服心障,就从削尖脑袋找张大山开始。”

    (第二百九十八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