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零二章相见(四)

    王振华睁开眼睛,随即翻身坐起,敏捷如年轻人,他用手撑着床,目光炯炯地看着来者。

    王小冉妈妈冉苹一直在病房守护父亲,最清楚王振华的状态,脑里顿时浮现出“回光返照”四个字,脸色变得煞白,忍不住握住王国莉的手。两人心意相通,都感到对方的想法。

    王桥没有见到王振华以前的状态,没有觉得异常,上前一步,道:“堂叔公好。我是正字辈的后辈,原名王正桥,平常叫做王桥。我爸爸是国字辈。”

    王振华道:“你爷爷叫什么名字?”

    王桥道:“我爷爷叫王让义。”

    王振华是让字辈,本名叫做王让礼,外出求学之后,痛感国家衰弱,这才改名为王振华。王让义就是他的叔伯兄弟(前面有误,王永德应该不会与王振华有见面机会,且在人物设置上与基层风云有变化,若基层风云再版本时,会做精修和调整。),虽然是叔伯兄弟,由于住在一个院子里,从小生活在一起,一起到爷爷堂屋玩,一起被爷爷用戒尺教训,感情极为深厚。

    听到王让义三个字,王振华用手指着王桥,颤声道:“你是让义的孙子?”

    王桥道:“正是。听我父亲讲,当初是一位姓钱的人带着还乡团杀害了我们众多亲族,我爸王永德当年七岁,被我奶奶带着走娘家,这才逃过一劫。”

    王振华眼睛闪出些凶光,道:“是钱仲林,他还是我的同学,我们一起走出家乡的,我参加了,他参加了国民党。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去戕害我的家人。”

    王桥这是第一次听说过上上一辈的恩怨情仇,道:“那个钱仲林后来到哪里去了?”

    王振华道:“到那个岛上去了。”

    冉苹见父亲精神旺健,一直在说话,并不是回光返照,惊讶得紧。

    王振华道:“除了你们一家。王家还有谁?”

    王桥道:“到现在只有我们一家人了,当初逃出劫难的都没有后代。”

    王振华眼睛渐渐沁出泪花,过了良久,道:“你祖父的哥哥很早以前就离开故乡。到岭西去了,那一支外出时间太久,找不到了。”

    王桥心中一动,暗道:“成津县委书记便是岭西的本家,辈份也排得上。莫非也是我们一族。”他为人沉稳,暂时没有谈起此事,免得让老人家希望越大希望越大,等到以后找到王卫东,聊了家谱以后,如果确实对得上,这才告诉眼前这位老人。

    王国莉最了解父亲,见其神情,便知其又想起往事,赶紧打岔道:“今天王桥过来打先锋。随后大山还要带王永德一家人过来见面,这是好事。”

    王振华道:“以前让义给我写过信,说是生了个儿子取名永德,没有想到好几十年才让我看到永德娃儿。”说到这里,他肚子咕咕地响了几声。

    住院以后,王振华一直没有食欲,更别说发出这种象征着饥饿的咕咕声。冉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道:“爸,你是不要吃东西。”王振华盘腿坐在床上,摸了摸肚皮。道:“想喝点稀饭,吃点豆腐乳。”

    听说王振华想吃东西,除了不了解病情的王桥以外,家人和医生都觉得欣慰。

    聊了一会。主治医生劝说大家暂时离开,让老爷子休息,王桥等人这才离开病房。等到医生再从病房出来,王国莉来到医生办公室,道:“我爸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是资深教授,一派学者风度。他一直负责王振华的治疗,对今天情况感到十分费解,道:“情况很好,比我预料得好得多,这一次的难关算是渡过了。”

    王国莉解释道:“我爸有一个心障,一直以来都认为老家人因为受到牵连而全部被还乡团杀害了,今天得知还有亲戚没有死,因此异常高兴。”

    医生想着发出过数次病危通知书,感慨地道:“人体科学太奇妙了,未知领域太多。从理论上来说,这种情况解释不通的。”

    王国莉询问道:“还要从老家来几位亲戚,能否让我爸继续与他们见面。”

    医生笑道:“当然可以,这对老书记有好处。但要注意休息,别太累着了。”

    两个小时后,熟睡的王振华醒来,道:“王桥在哪里?叫他过来,跟我说话。”儿子和女儿都生在广南,平常都是说普通话,不会讲家乡话,今天听到柳河镇二道拐的乡音,让王振华觉得很是过瘾。

    王国莉道:“国栋带着王桥出去吃饭,等会就来。”

    话音未落,王国栋和王桥走了进来。王振华喝过清粥,又睡了一觉,自觉精神十分旺健,便从床上下来,坐在椅子上与王桥说话,聊家常。

    “你爸如今在做什么?”

    “解放后,我爸去读了翻身书。由于家里穷,读完小学便回家务农。我爸一直认为王家是书香之家,一直非常注重学习,把能够找到的书都拿来读了,特别是对古书很有研究。他虽然只是小学文化,水平还是很高的,一直在家乡担任民办教师,最近还转了正,成为国家正式教师。他不愿离开故乡,守着家族的祖坟。”

    王振华听得频频点头,道:“不愧为王家的娃儿,人穷不怕,关键是要有志气。”又问道:“祖坟还保护得还吗,破四旧时没有受到破坏吧?”

    “祖坟基本完好,破四旧时没有什么损失,估计是远离城区的原因。”

    “你奶奶是什么时候去逝的?”

    “我奶奶这一辈子都很艰苦,爷爷遇害后,她一直未再嫁,就将我爸一人拉扯大。”

    王振华道:“礼义找了一个好爱人,有一个乖娃儿。”

    坐在旁边的王国栋道:“还有两个乖孙,王桥和王晓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这个很不容易。”

    在刚才王振华熟睡时,王国栋单独请王桥吃了饭,问了王桥和王晓的情况。王桥在长辈面前一点都没有保留,如实地讲了自己和姐姐这些年的情况。草根青年努力向上拼搏的道路原本就十分艰辛,不需要添油加醋,就让久居高位的王国栋十分动容。

    王桥道:“我奶奶是在我初中毕业之时得病的,医治无效后走的。”

    王振华道:“在我们家附近有一个段家,常与王家来往,他们家还有没有人?”

    “段家还住在附近,平时有来往。”支部书记段三,段三的女儿段燕,这两人都与王家有密切的联系,只是,王桥从来都是看到当前,没有想到上辈们还有来往。

    王振华道:“当年为王家诸位长辈、兄弟们修坟就是段家的长辈。段家和王家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互有通婚,实质上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们以后要去看望段家后人。”后面几句话就是讲给儿子和女儿听的。

    父亲一直有牵连族人被害的心障,如今王桥到来,心障即去。王国栋听其意似乎要回柳河,担心其父亲承受不起长途旅行,道:“你回去要惊动省里很多人,干脆让我们先回去看看,探探路。”

    王振华瞪起眼道:“谁说我们要招摇过市,悄悄回去拜祖坟不就行了。到时只把大炮叫上,我们两人去。”

    王国莉也建议道:“那得等身体再养好些,不必急在这几天。”

    聊了家乡事,王振华精力又不是太好,回到床上睡觉。

    晚上,王永德、杜宗芬、王晓等人也来到广南。

    当王振华见到王永德以后,将手伸向儿子国栋。王国栋明白父亲的意思,扶着父亲下了床。王振华先是用手拉了拉儿子,等到站稳以后,道:“王永德,你过来。”

    王永德不明其意,走到叔父身边。

    王振华原本柔和的眼神中涌出怒气,抬起腿,踢在王永德腿上,接连踢了三下。他用手撑着王永德肩膀,让自己身体平衡,这才道:“如果不是你儿子来找我,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来见我。”

    王永德道:“叔叔,我。”

    王振华道:“我比礼义的年龄大,你要叫我伯伯。我们是让字辈,让字辈有王让诚、王让信、王让礼和王让义几兄弟,你爸比我要小,我们相差几个月。”

    王永德平时在儿子们面前总是很稳重,此时被长辈训斥就如小学生一般,道:“我那时还小,对家里的事不是太清楚。后来是陆续听我妈和其他邻居讲了些王家事,才算清楚。”

    王振华怒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还以为家里没剩下人,害得我几十年都梦到你们。”他前面生气,后面又伤心起来,道:“如果不是王桥找起来,再晚几天,我就到老祖宗那里报到了。你不来见我,是想让我带着终生遗憾去见老祖宗吗?”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更何况当年社会变化太大,让王永德一直没有机会走出柳河去寻找王振华。在飞机上想起的解释此时用不上,他正想着如何解答这个问题,王小冉走了进来,道:“蒋爷爷、刘爷爷都来了。”

    在王桥没有寻来时,家人们都在想着要为王振华准备后事。

    几位还在世的老战友一天打几次电话关心王振华的病情,当得知老战友奇迹般地下了床,都赶紧过来了。

    蒋爷爷和刘爷爷都和王振华相似的面貌和气质,满脸老人斑,步履蹒跚,但是老态难掩气度,进门后都有强大的气场。

    王小冉低声介绍道:“蒋爷爷是以前的团参谋长,一直没有离开部队,当过司令员。”

    (第三百零二章)(未完待续。)

    ps:小桥祝各位书友们春节快乐,争取每天都有一章。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