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零三章相见(五)

    王桥问道:“另一位老者是谁?”

    “是当时师里的工兵主任,后来在工程兵部队,到地方上是建设厅厅长。退休时是省人大副主任。”王小冉又道:“等会应该还有两位爷爷要来。当年他们部队大多留在南方,广南和广北都有。”

    王桥想起万军追敌至广南的盛况,不觉有些神往。

    万军追敌到广南后,也留下了很多人脉在广南,王桥暗想道:“如果我留在广南,在此地发展应该真的很轻松。可惜,当时我和姐姐都被习惯蒙住了双眼,如果姐夫遇到困难时,及时向堂伯公求救,依着他们在广南的实力,应该能解决一时之困。”想到这里,他深为姐夫感到惋惜。

    三位老者并排坐在一起,王振华坐在中间,蒋爷爷和刘爷爷坐在两侧。老友从鬼门关走过一遭,又活了回来,蒋、刘两人都很高兴,你一句我一句地开起了玩笑。

    蒋爷爷道:“老王,你去看到老祖宗没有?”

    “看到了,远远地看了一眼,正要过去相认,结果侄孙来了,侄儿也来,我就回来了。”王振华说得快活,满脸笑容,浑不畏生死。

    刘爷爷道:“把唤你回来的小鬼叫过来看看。”

    王桥被叫到了三位老人面前。刘爷爷揉了揉眼,道:“哟,你这小鬼还和老王长得蛮像啊,难怪能将老王喊回来。”

    王振华又道:“大炮那个老小子就是个马大哈,我刚才给他通了电话,他说居然在几年前就见过侄孙打篮球,当时还嘀咕着和我长得像,如果是我,肯定就要去问两句,这老小子硬是没有问,害得我晚了好几年与家里人见面。这次生病,躺在床上想得最多的就是以前老家的亲戚,我的爸妈、大哥、二哥以及几个堂兄弟。”

    蒋爷爷拍着腿道:“他什么时候到。等到到了以后,我们开一个团党委扩大会,让他在会上作检查。”

    刘爷爷道:“开了会,喝酒。要让大炮按老规矩先喝三碗。”

    三人都是耄耋老人,其中王振华还是在鬼门关刚走了一圈,聚在一起之后,似乎又有了当年之勇。

    王国莉、冉苹等人长期和几位老者接触,知道他们都是在吹牛了。他们就如国宝熊猫一样被保护起来,莫说喝三碗,就是酒星子都沾不到,全部被小辈们收走了。

    王桥站在一旁,看着三位老者在一起较劲,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他初到广南,最担心还是亲情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得淡薄,到了现在,所有担心都化为乌有,自己眼见着就融入了原本就是一家的大家庭里。

    第二天。张大炮、张大山父子来到了广南。几位老人聚齐,大家以水当酒,拿大土碗装水,碰得砰砰直响。老人们戎马半生,皆自知命不久矣,能见一次便是一次,特别珍惜这难得的聚会机会。

    第三天,又有几位老战友从外地赶了回来,探望从鬼门关头又回来的老团长。张晓娅要回去上课,提前离开了广南。

    张晓娅走之前。张大山出面,请王家诸人吃了饭。

    第四天,王振华行走着离开了医院。此事也惊动了部队首长,首长亲自出面。为几位老军人设了宴,还陪着老军人们参观了部队军史馆。

    王永德、杜宗芬、王晓和王桥就留在王家,天天陪着王振华用家乡话来聊天。

    王国栋阅人无数,心知王桥在这个时间找过来,肯定遇到了什么难事。在父亲未出院之前,他没有心情询问。到父亲精神旺健地回到家里时,王国栋心情极佳,就单独将王桥和王晓两姐弟叫到了书房,开门见山地询问两位小辈,“王桥、王晓,你想听听你们两人谈谈人生想法?”

    此时王国栋已经起了栽培之心,但是到底要如何栽培,也得看两人自己的想法。

    王桥在临行前曾经与姐姐商议过,真要被王振华全家接纳,唯有“亲情”和“诚恳”两条,因此,与广南王家打交道时,不要耍心眼,只要谈出来的事情一定是事实,直接求助也行,到时随机应变。此时王国栋这位广南王家第二代核心要找兄妹谈话,千载难逢的机遇到就来了。

    王桥直接谈起自己的遭遇,道:“叔叔,我和姐姐这些年一直很努力,但是遇到了一些挫折。”

    王国栋道:“哦,你们两人都是名校毕业,能遇到挫折?”

    姐弟俩便分别谈起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当听到王晓爱人因为受海北岛房地产事件牵连,竟然跳楼自杀,王国栋唏嘘道:“当初我就在海北岛,曾经参加过整顿工作。当时,其实也有转机。”

    王晓不禁泪水长流,抽泣不停。世上有很多药,唯独没有后悔药,若是早破心障,人生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听到王桥因为光头老杀被杀一案,被关进看守所一百余天,若是不是侥幸破案,后果难料,王国栋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桥不错,算得上性情坚毅,没有丢我们老王家的脸。”

    当得知王桥主持昌东县办公室工作不久,便遭遇到了梁强案,被贬到了档案局,王国栋就不是太在意,道:“三起三落皆为寻常事,你还年轻,这点挫折对你有好处。”

    王桥最怕听到挫折能锻炼人的话,道:“叔叔,我现在就是犹豫,是坚持在档案局上班,还是另谋他途?”虽然他大部分谈的事话,但是也有少数事没有谈,比如辉煌集团股份构成就只谈到王晓,没有谈及王桥。

    谈话持续了接近一个小时,当三人走出书房时,都神色平和,脸带微笑。

    王桥和王晓姐弟俩人单独在一起时,王晓道:“你对叔叔的安排怎么看?”

    王桥道:“肯定要接受。”

    王晓道:“那你还要在基层工作。”

    王桥道:“叔叔的视角和我们不一样,他是确确实实将基层当成了锻炼,是了解基层、磨练心性的途径,我们眼里没有基层,都是人生的战场。在叔叔眼里至少到了市一级才算是真正进入角色,前期都是铺垫。”

    在这次谈话中,王国栋提出暂时将王桥是王振华家人的消息封闭,或者说换个说法不公开,王桥继续在昌东工作三年。

    王晓道:“叔叔的潜意思就是把基层当作一种考验,如果这三年搞不好,其实也要影响对你的评价。如果评价不好,这些资源也不能为我所用。”

    王桥豪气冲天地道:“在这种条件下,如果都做不好工作,那我也就太失败了。人生能有几回搏,当初这句话曾经鼓励过我们,现在这句话依然没有失效。以前我们经常说提拔提拔,上面有人提,自己还要爬,如今有了叔叔暗中支持,我们还是得努力,如果自己不努力,叔叔想帮我们都没有机会。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同时机会也是给勇敢的人。”

    王晓道:“叔叔提出过对你有什么具体支持没有?如果完全不支持,现在的局面,你怎么能翻过身来?”

    王桥仔细想了一想,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说不定叔叔会暗中安排。”

    王晓道:“今天叔叔跑来我们谈话,代表了堂公?”

    王桥道:“叔叔如今是广南王家的抗鼎人物,堂公是我们感情的纽带,但是叔叔才是能决定我们命运的人。他能走到这个高位,心机难测,我们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就放心一搏吧。你倒是可以多留在广南,刘爷爷、蒋爷爷都在广南开枝散叶,足够让辉煌集团活得很滋润。他对我是有在基层工作的要求,且不能公开身份,对你就没有这个要求了。”

    由于要回昌东上班,前往机场时,由王小冉相送。

    王小冉瞧着英俊的隔房兄弟道:“听晓娅说,你在山南大学读书时是风云人物,很多女人都暗恋你。”

    王桥苦笑道:“我这人没有女人缘的,交过几个女朋友,都半途而废。”

    王小冉呵呵笑道:“你年纪轻轻就交过几个女朋友了,还说没有女人缘。”

    王桥不想讨论女人的事,道:“小冉,读完研究生,还准备继续读吗?”

    王小冉笑道:“我爸说我太直率了,最好搞业务,所以我就读书吧,读到嫁不出去为止。”

    两个人虽然也算是初识,但是聊得还算投机,互相都有些好感。

    飞机腾空而起以后,王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在广南这几天,天天都在玩,可是他心情并没有放松,一直在长辈面前表现自己的良好素质,现在终于顺利完成使命,在飞机上绷着的心情才轻松下来。沉入梦乡以后,意外地梦到了李宁咏。

    与李宁咏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互相熟悉得都没有遗漏点。要说断然分手后没有一点思念,那是假的。

    在邱宁刚代表邱家摊牌时,王桥处于最艰难时刻,自尊心和骨感现实让他选择不做任何挽留。此时他得到了广南王家的明确支持,心理变得更加强大,便决定再与李宁咏见一面。

    在走下飞机时,王桥站在了山南阳州机场外,拨打了李宁咏的电话。

    (第三百零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