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零六章突破点(三)

    梁强案后,李宁咏与王桥分手是经过邱大海深思熟虑的。

    当时的状况是邱大海与原静州市委书记梁强、昌东县长彭克走得比较近,而与市委副书记谭星海关系不对付,与市长杜金高无甚交情。

    梁强案之后,邱大海就陷入比较被动的局面,他最急切需要的是稳住两个儿子的职务,至于受到彭克牵连的准女婿王桥铁定在短时间内翻不了身,会变成一个平庸的人,只能自生自灭了。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正在全家人都觉得难过之时,老友之子杨成功在静州遇到些麻烦,由邱宁刚出面解决。杨成功与李宁咏在少年时期就认识,曾经在小学同班,算得上青梅竹马。后来老杨调走以后,杨、李二人接触才少了起来。

    此时老杨在省里部门任一把手,颇有能量。但是,此老杨并非二十年前的老杨,人心隔着肚皮,要其全力出手也得看条件。恰好杨成功在静州与李宁咏重逢以后,发现以前的黄毛丫头变成如花似玉的美女,便发起了强烈的爱情攻势。

    李宁咏接受了这个结果。

    当得知调到档案局工作的王桥在工地上打架,把脑袋打破了,完全是一幅自甘堕落的模样,李宁咏在心痛惋惜之余也庆幸自己的选择。

    可是,今天听到谷丽的电话,李宁咏一颗芳心顿时乱了。左思右想以后,她给大哥邱宁刚打了电话,讲了王桥的最新任命。

    邱宁刚在电话里沉默半天,道:“电话讲不清楚,回家再说。”

    下班以后,邱宁刚坐车回到静州,回家时,邱大海和李宁咏都在家里。

    在书房坐定,邱宁刚喝了几口茶水,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宁咏脸色不甚好,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邱大海缓缓地道:“我刚才去问了牛清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情,是吉之洲在书记办公会上直接提议的。”

    邱宁刚道:“从前段时间的人事安排来看,吉书记对县府办的人都不甚待见。王桥刚从专案组出来,就被调到档案局,还由领导职务改为非领导职务,李友康没有涉案,还在养断腿。结果也被调到了统计局当副局长。城关镇镇党委副书记职位明显要比统计局副局长要重,发展前途更好,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安排?”

    邱大海道:“如我料没错,应该是有要害人物打了招呼。”他望着女儿,道:“王桥在上面还有什么关系?”

    李宁咏想了一会,道:“他有一个老师,叫邓建国,是工业大学党委书记。”

    邱大海拍了拍桌子,道:“你怎么不早说,邓建国要调来当市委副书记。”他随即又摇头道:“邓建国还没有到任。这次扫招呼的人不是他,另外还有人。”

    李宁咏道:“他家还有姑爷在省政府当处长。”

    邱宁刚道:“我以前听说过,已经改非了,不会是他。”

    三人都猜不透此局,沉默下来,邱大海道:“没有料到这小子会咸鱼翻身,还有几分本事,诚府够深。”

    论男性魅力,王桥远胜杨成功。李宁咏坐在椅上,突然间。眼睛夺眶而出,顺着脸颊就往下流。

    邱宁刚最为了解王桥性格,那一句“邱检,我走了”的告别语还经常在脑中回响。他一字一句地道:“以后不要提王桥了,他是心志坚强的人,不会走回头路,再与我们家无关。”

    邱大海道:“不仅无关,或成敌人。”

    邱宁刚道:“那倒不会。”

    邱大海道:“你确定。”

    邱宁刚道:“我还是比较了解他的。”

    李宁咏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不一会就把衣襟打湿了。她用手背擦掉眼泪,道:“还有没有其他事,我回房了。”

    邱大海挥了挥手,道:“天塌不下来,别哭哭泣泣了。”等到李宁咏离开,他又问道:“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邱宁刚道:“刘检察长找我谈了话,准备安排我到静州检院当政治部主任。”

    邱大海脸上出现了笑意道:“好,好,这次提拔很重要,很关键,到了市里,发展机会多一些。”

    前准女婿王桥能复职显然是一件遗憾事情,不过只能是遗憾了。长子邱宁刚在静州发生大案之机能百尺杆头更上一步,这对邱家具有决定性意义。

    这是站在邱大海角度来看问题,有得有失,损失不太大。可是站在李宁咏的角度,她觉得满腹委屈,损失太大。这一段时间,她经常想起王桥,想起之后总是让自己心绪不宁。特别听说王桥担任城关镇党委副书记,更加觉得痛苦。

    在屋里暗自哭了一会,李珍英端了水果进屋,坐在床边,劝道:“不要哭了。我觉得成功娃儿比王桥要好,从小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老杨家比王桥家要强不少,你是我女儿,我就给你说点真心话,嫁人不是嫁给一个男人,是嫁给一个家族。以后嫁给王桥,麻烦事情一大堆,他的姐姐没有工作在做生意,经常需要你去帮忙。他的爸爸妈妈条件不好,遇到事情也要你去帮忙。上一次他爸生病,就全靠你爸才弄到床铺。你爸一辈子都在用计,我觉得哪里需要用计,谁强谁弱一眼就看穿了。”

    李宁咏大声地道:“妈,你不要啰嗦了,我要一个人呆一会。”

    李珍英悻悻地站起来,道:“没有哪个当妈的会整自己的娃儿,杨成功虽然不是当官的,可是他爸他哥都在省里当官,他自己的生意做得挺大,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比当官还要强得多。”

    李宁咏心乱如麻,自顾自趴在床上。

    李珍英叹了口气,出了门,走到阳台上找到正在浇花的邱大海,埋怨道:“你天天算来算去,怎么没有算出王桥立马就能翻身?”

    邱大海道:“我没有算,是他自己不争气,牵涉到彭克的案子里,如果手脚真干净,就没有这回事情了。”

    李珍英道:“他没有被双规,还官复原职,这说明手脚没有脏啊。”

    “毕竟还是拿了贵宾卡。”邱大海又哼了一声,道:“王桥这人城府太深,宁咏跟着他说不定就要吃亏。他明明还有靠山,宁刚跟他谈话的时候就是不说。”

    李珍英细想丈夫的话,越想越有道理,不禁“呸”了一声,道:“这人当真可恶,早点分了也好,免得到时祸害宁咏。”

    晚上,邱宁勇回到静州,听说此事,道:“以前还以为王桥是耿直人,没有料到才从学校出来几天就变得这样阴险。他在城关镇当官,以后总有求到我的时候,到时候让他知道邱家的厉害。”

    邱大海立马批评道:“宁勇,别在这里瞎说,公是公,私是私,你别乱说乱动。”

    李宁咏化了淡妆,提着包就要离开。

    李珍英道:“你走哪去?”

    李宁咏淡淡地道:“成功刚才给我打电话,他马上来接我,我们去吃饭。”

    女儿离开后,邱大海对李珍英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别瞎操心。”李珍英眼睛红红的,道:“我是当妈的,能不操心吗。”邱大海道:“你操心也没有用,宁咏自己会选择的。”

    在小区门口,杨成功站在车旁。一个亭亭玉立的人走了过来,近看更是如花似玉,杨成功看得不转眼,叹道:“李三妹,早些年你就是一个黄毛丫头,没有想到真是女大十八变。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几年遇到你。”李宁咏嗔笑道:“早些年,你不知道去祸害哪些女子去了。”

    杨成功站在车上,拉开车门,殷勤地护送着李宁咏上车。

    “新开了一家西餐馆,牛排做得很不错。”

    “嗯。”

    “吃了饭去唱歌。”

    “今天我不去唱歌,要去做个美容。”

    “好,我也去做。”

    “男人就要男人样,做什么美容。你去打打篮球,做做运动。”

    “那我去健身房,你做完美容,给我打电话。”

    李宁咏和杨成功来到了很洋化的西餐厅,安安静静地切牛排。在昌东新开业的火锅馆里,一群人围着热腾腾的喝酒吃饭。在桌上的有组织部办公室主任陆军,财政局预算科长杨柄勇,检察院新任副检察长陈树、城关镇党委副书记王桥、阳和镇办公室主任邱洪。

    陈树是陆军叫来的,两人一起参加过静州市委组织部的青干班,都属于有后备干部。这一次静州检察系统有调整,陈树被提拔成了昌东检察院副检察长。

    阳和镇办公室主任邱洪是选调生,是王桥在城管委工作时结识的朋友。这次聚会,王桥主动邀请他参加。

    当陈树与王桥见面时,两人都立刻认识了对方。等到陆军做了介绍以后,陈树就和王桥握了手,还使劲地摇,陈树道:“我和王书记是老朋友了,认识至少有六七年了。”王桥道:“小周姐还在总裁办吗?”陈树道:“她调到市外经委去了,没有在企业工作。”王桥道:“小周姐很好,什么时候请她喝酒。”

    邱洪也是年轻人,所处位置稍低,拿过一瓶酒,依次给大家倒酒。

    自从王桥被调到档案局以后,就离开了昌东的酒局,任职文件刚下来,立刻就回到了“主流”生活之中。

    还未端酒杯,陆军又对陈树介绍道:“王书记的大舅哥邱检调到静州检察院。”

    王桥微微一笑,道:“是前大舅哥。”

    (第三百零六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