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一十二章报道(五)

    等到王桥离开,宋鸿礼端起茶杯长长地喝了一口。

    他没有回家,而是坐在办公室看文件,到了晚餐时间,他径直到昌东宾馆参加饭局。参加饭局的人都是在昌东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聚在一起,是为牛清扬到省委党校学习饯行。

    酒酣饭饱,大家各自散去,宋鸿礼和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彭家振走在一起。彭家振带着三分酒意,道:“鸿礼,这次县委给你送了一个刺头过来,这人头上长角嘴上带刺,在县府办工作半年,弄得县府办全军都覆没了,你得好生留意。”

    宋鸿礼浑不在意地道:“彭部知道我的性格,眼睛里容得不得沙子,谁要在城关镇搞鬼,绝对提着裤子滚蛋。”

    彭家振竖起大拇指,道:“只有鸿礼兄才镇得住他,鸿礼兄是如来佛,他是孙猴子。”

    如果没有这两天的试探,宋鸿礼多半会将彭家振这些话听进去。听进去以后将埋下一粒种子,只要遇到合适的温度就会发芽。

    这一次,当得知王桥即将调到城关镇担任党委副书记,早就听到过传言的宋鸿礼再三思考,就准备找点事情试探试探王桥。

    听其言,观其行,这是他多年来长期坚持原则。

    宋鸿礼正在想找什么事来试探之时,恰巧监察队员在昌东中学惹了事,他于是借机给王桥出了一道难题,让其在“没有经过常委会研究,没有正式下文”的情况下到城关镇来开列席会议,观察其是否真如传说中那样“桀骜不训” 。当然,宋鸿礼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心中有底,县委吉之洲书记无意中透出的一句话,让他明白王桥上任之事是不可能发生变化的。

    经过试探,王桥为人处事与传说颇有差异,这个年轻人在两难选择中选择了接受自己有些逾制的无理要求,而这个要求有可能让他陷入 “闹笑话”的境地。

    有了这次试探,宋鸿礼对彭家振传出来的信息便进行有选择吸收。

    星期一上午。县委常委会召开今年第十九次会议。

    王桥没有在家休息,更没有到城关镇去工作,而是准时准点来到档案局。他坐在档案局喝茶时,接到了黎陵秋的电话:“王书记。今天你到不到办公室?”

    王桥道:“我正在办公室。”

    黎陵秋道:“我没有在办公室见到你啊。”

    王桥道:“我在档案局办公室。”

    黎陵秋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到我们这边来了。”

    王桥道:“星期六和星期天,我是来例席开个会,纯粹观会。到了正式上班时间,我只能到档案局上班,否则就是真不懂规矩。”

    “今天上午就要开县委常委会。现在说不定就通过了。”黎陵秋又道:“我正在等着看晚报,不晓得有什么重磅炸弹没有?王书记的关系网宽,到时恐怕你得出面。”

    王桥爽快地道:“没有问题,如果需要我跑路,随时叫我。”

    黎陵秋道:“中午有空吗,我请你吃饭,不是接风,就是简单午餐,我想请教一下具体工作。”

    王桥道:“好吧,中午就去吃肥肠火锅鱼。师范附近那一家,最正宗,开了很多年。”他又道:“昌东中学那事与城管委紧密联系着,我给马强打电话,让他一起过来吃饭,行否?”

    黎陵秋道:“好啊,我们和城管委领导平时很难坐在一起。”

    城管委和城关镇一直颇有隔阂,两个单位的领导素来没有坐在一起的习惯,王桥在两个单位都工作过,倒是一个很好的粘合剂。

    到了十一点半。王桥接到了三四个电话,都是打过来祝贺王桥出任城管委副书记。下班时,他接到了黎陵秋的电话,关掉开水器。出了门。

    王桥经过刘涛办公室时,看见刘涛还在看文件,便停了脚步,敲了敲门。

    从刘涛神情来看,应该不知道县委常委会的结果。王桥对刘涛印象颇佳,准备提前他给说一说此事。

    刘涛听到敲门声。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时间过得真快,就要下班了。”

    王桥进门后坐在刘涛对面,道:“刘局,今天上午开了常委会。”

    刘涛道:“是吗?”

    王桥道:“常委会研究了人事,我的工作岗位有调整。”

    刘涛一下就来了精神,道:“老弟要调到哪个部门?”

    王桥道:“常委会研究的结果是调我到城关镇工作,任副书记。”

    刘涛哈哈笑道:“我早就知道老弟非池中之物,到档案局工作就是歇个脚,谁知脚都没有打湿就要走了。”

    王桥道:“现在没有下文件,还算不得真正到位。”

    刘涛道:“常委会都通过了,这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

    闲聊几句,王桥告辞而去。档案局楼下停了那辆普桑,车上坐着城关镇党委委员黎陵秋。她见到王桥出来,将车门打开,迎了上去。

    此时正是下班时间,档案局的同志三三两两都出来了。办公室主任李晴取下袖笼子,恰好看到王桥与一位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子一起上了小车,她看着车屁股离开院子,对站在走道的刘涛道:“走吧,刘局,吃饭去。”刘涛道:“王桥调走了。”李晴道:“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是到哪个单位?”刘涛道:“在城关镇任党委副书记。”李晴道:“难道看着这辆车眼熟,原来是城关镇的车。”

    刘涛虽然保持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可是得知王桥又被启用,还是觉得心口被刺痛了一下。

    城关镇小车开到了距离师范后街不远处的肥肠火锅鱼。

    如今昌东县城有不少家特色肥肠火锅鱼,在用料上经过了不少创新,频出新味。但是论资格还是师范后街这一家最老,味道也是一成不变,还是那种多年前的老味道。

    站在柜台后面的老板娘依旧是那位圆脸的老板娘,远远就看着来客就笑,打招呼道:“几位,订位置没有?”

    黎陵秋道:“订了,城关镇的。”

    老板娘笑呵呵地道:“楼上,001号房间。”

    看着这位圆脸老板脸。王桥脑中就回想起多年前中师毕业前夜之事。因为父亲到来,引发出毁掉自己留城美梦的一锅肥肠火锅鱼。这个世界上每件事情都是命中注定要发生的,发生以后便如多骨诺骨牌,一块接着一块。换句话说。没有七年前的那一锅肥肠火锅鱼,就没有七年后的这一锅肥肠火锅鱼。

    黎陵秋道:“王书记来这里吃过没有?”

    王桥道:“吃过,七年前就来吃过。”

    黎陵秋惊讶地道:“七年前,王主任是昌东人?我还以为你是大城市来的?”

    王桥道:“我不是大城市的,就是一个土鳖。”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001房间,一盆肥肠火锅鱼已经做好了,肥肠金黄色,肥中带油,散发着大肠特有的香味,王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原来的味道。他一时有些感慨,随即又将这种感慨丢在一边,用手指着窗外不远处的师范道:“那是我的母校,七年前我从哪里毕业。”(注:回归到海洋版本了。两个版本不一样,写起来太难受了)

    黎陵秋更加惊讶,道:“我听说你是山南大学的选调生,怎么会是师范毕业。”

    王桥道:“师范毕业后教过书,后来才考的山南大学。”他打量了黎陵秋两眼,道:“黎委员似乎不是昌东人?”

    黎陵秋眨着眼睛,道:“你怎么这样说?”

    王桥道:“这是直觉,你是从哪个学校毕业的?”

    黎陵秋道:“和山南大学相比,我是渣渣学校,山南农专。”

    王桥突然涌出一种强烈的熟悉感。道:“高中是静州一中的!”

    黎陵秋道:“嗯,当初我考试发挥失误,只上了一个专科,后来就分配到了昌东。”

    王桥自己的恋爱经历就是“一个师范生和三个静州一中女生的故事”。没有想到城关镇与自己坐一个车的宣传委员居然也是静州一中的。他有点想吐血的感觉,赶紧夹起了一块肥肠,“巴基、巴基”地嚼着。

    肥肠入口,王桥还是感受到多年的感觉,所有味觉器官都被调动了起来,肥肠内的厚油在嘴里翻腾。让他每一个毛孔都透露着舒服。吃了一块肥肠,王桥将筷子放下,笑道:“马强还不到,我的口水都流了三尺。”

    在黎陵秋原来的认识中,王桥是一个态度严肃的年轻人,很有些官威,没有料到私下接触,他居然很随和,还带着几分童趣,暗道:“看来传言也有不准确的地方。”

    过了一会,马强出现在包间时,抱了抱拳道:“王主任、抱歉抱歉,有事耽误了几分钟。”他坐下时,又对着黎陵秋点了点头。

    王桥道:“你们拿到了监控视频没有?”

    “那天全靠王主任提醒,我们就到附近去找监控,结果就在附近的建行营业点找到了一个视频,完全能证明我们队员没有打人。”马强脸上出现愤愤的神情,道:“县委几爷子经常下软壳蛋,天天让队员把环境整治好,真弄出了事,又把责任全部推给队员,猛打队员屁股,若是没有视频,队员饭碗就要被搁起。”

    王桥道:“既然找到视频,就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黎陵秋道:“马主任,你看到晚报的报道没有?”

    马强道:“记者刚才给我打了电话,下午要来采房,他马的,这些记者也是唯恐天下不乱。”他又对王桥道:“等会乐主任也要来,我们中午要祝贺两杯啊,现在应该称呼王书记了。”

    (第三百一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