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一十四章报道(七〕

    宋鸿礼在三人面前说话很随意,道:“看晚报这个架式,肯定还要做追踪报道,再弄几篇出来,这就给城关镇火上浇油。一砣屎不臭,把它挑开就臭得很。老丁和各家报社都熟悉,一定要想办法将连续报道停来。”

    老丁道:“宋书记发了话,我只能尽力。”

    宋鸿礼道:“那你还得辛苦的,跑一趟阳州,该打点的关系一定要及时打点,别怕花钱。”

    老丁道:“那我给部里请个假,然后出发。”

    宋鸿礼道:“你坐我的车,马上就可以出发,如果有必要,黎委员跟着你去。我给杨部长打电话请假。”

    宣传部杨兵部长与宋鸿礼曾经当过多年搭档,关系好得很,这也是老丁每次为城关镇办事都很卖力的原因之一。

    王桥对此事早就和胖墩杜建国进行过沟通。但是在这种情况,主动请战并非一件好事。他知道以后肯定还用得着杜建国这条线,这一次不用,还有一次。

    老丁走后,宋鸿礼道:“报纸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关键还是在基层组织,晚上八点,把胜利居委会和原田坝子村的两委干部都叫到办事处开会,统一思想,商量对策。综治办信访办司法所派出所财政所民政办企业办的负责人全部参加。”他又补充道:“把环卫站也叫上。”

    晚上是形势分析会,也是一个布置具体工作的会,由宋鸿礼主持,开到接近十一点钟才结束。

    王桥全程参加了会议,但是没有发言。一是不熟悉工作,二是毕竟还没有报到。到了现在。他对宋鸿礼的做法也能接受,甚至还有一种被重视的满足感。前一阶段在档案局是逍遥派,自在倒是自在。但是处于有你不多无你不少的境地,对于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也很难受。

    第二天。王桥接到了县委组织部电话,要求去谈话。谈话是在常务副部长彭家振办公室进行的。

    与七年前相比,彭家振明显老了,前顶头发稀稀疏疏,眼睛有了明显的眼袋。他见到王桥倒是热情,主动握了手,道:“这次常委会研究了你的任命,今天由我来跟你谈话。这一次研究了三个同志的任命,就不统一谈话,分别由我们三个副部长分别谈话。”

    彭家振是曾经改变自己命运的人,不是上行,而是行,这让王桥永生难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没有彭家振,也就没有这七年非同寻常的经历,王桥也许就和杨明组成了一个小家庭,过着快乐而平凡的生活。

    王桥态度镇静而有礼貌。道:“谢谢彭部长。”

    在彭家振眼里,王桥就如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每次被逼到角落以后。总会来一次强力反弹。前一次到旧乡,这一次到档案局,一般人如遇到王桥这种情况,十个有十个被踩得翻不了身,很难扭转困局,王桥却总是华丽转身以新面目出现在自己眼前。

    彭家振知道自己在组织部掌权的时候不会太长,如夕阳,在绚烂以后就会谢幕,而王桥则真如点的太阳。肯定会发出灿烂的光。此时,在彭家振心里是矛盾的。他仍然会顺着惯性压制王桥,可是内心深知也知道以后将很难压住这个年轻人。

    思想矛盾reads。态度也就有了变化,变得比以前客气了一些。

    这是一次没有多少营养的例行谈话,不到二十分钟就结束了。彭家振道:“今天是谈话和报到合二为一,等会我们就到城关镇,我把你送过去。”

    王桥道:“那还麻烦彭部。”

    彭家振道:“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以后你在城关镇从事党务工作,大家在一起工作时间还多。”

    王桥客气地道:“还请彭部长多关照。”

    虽然王桥的客气中带着隐隐的隔膜,彭家振还是从其言谈中感到了他的进步,至少与在旧乡时提刀追打牛清德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从县委坐车很快就到了城关镇。前两天进出城关镇总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感受,今天是由组织部将自己送到城关镇,意味着正式成为城关镇领导班子的一员,从此名正言顺了。

    此时已经是十一月底,天气冷了来,雾气在城关镇院子里弥漫,显得有些阴冷。院子里站着几个领导,望着大门。

    当彭家振和王桥车之后,宋鸿礼就走了过来,与彭家振握手,道:“今天机关干部都在会议室等着,等着欢迎王书记。然后我们再开一个机关干部大会,请彭部长给干部们鼓鼓劲,这两年是多事之秋,城关镇的日子不好过啊。”

    彭家振的手一直被宋鸿礼握着,就没有办法与镇长姚向辉握手,于是抽空点头示意。

    王桥站在彭家振身侧,将这个细节看得很清楚。这一段时间,他一直被宋鸿礼叫到身边,基本上没有与姚向辉接触,姚向辉就如一个影子一般,丝毫没有在镇里发生影响力。这是明显的拉一个压一个的策略,王桥看得明白,却也只能顺势而为。想到顺势而为,他又在这个瞬间想起了邱家的种种。

    终于,宋鸿礼放开了彭家振的手,此时已经走进了大楼,开始上楼梯,彭家振再与姚向辉握手就不妥当。

    姚向辉对这些细节浑然不在意一般,就跟在彭家振另一身侧,偶尔也说几句话。

    机关干部都在会议室里,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话。这两年城关镇开发力度很大,积累一些矛盾,也有遗留问题,但是总体上是平稳的。调来一个副书记,影响不了大局,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期待和希望,会场气氛显得有些平淡。

    会议第一项内容是首先由彭家振同志宣读县委任免文件。

    王桥这两天在城关镇跑了好几趟,办公室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宣读文件只不过是完善程序。

    一般程序,应该由离职的副书记讲话。但是城关镇副书记调走已经有一段时间。早就到其他单位工作了,也就不存在离职副书记讲话的环节。

    接来就是新任副书记王桥表态。

    王桥首先作了非常简略的自我介绍,然后感谢县委信任。第三是希望同志们支持与配合,齐心协力干好工作等。最后强调了在镇党委和书记为班长的领导摆正位置加强团结虚心学习努力工作廉洁从政。

    这是一份中规中矩的自我介绍。宋鸿礼不动声色地随着大家一起鼓掌。

    程序走完,彭家振就要告辞reads。宋鸿礼单独将其送到门口,道:“中午搓一顿,不多,就三五人,找个地方。”彭家振原本不想和王桥在一起吃饭,想了想,道:“就去吃鱼吧。王家水库的鱼。”

    宋鸿礼朝着远远跟在身后的彭达招了招手,彭达便一溜烟地跑过来。安排了中午伙食,送走了彭家振,宋鸿礼这才回到了主席台上。

    这时,全镇干部会这才开始。

    十一点五十分才散会,机关干部散去。宋鸿礼姚向辉和彭达等人便一起朝外走去。这时,宋鸿礼接到一个电话。他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中“嗯”“嗯”。

    挂断电话,宋鸿礼对姚向辉和王桥道:“刚才黎陵秋打电话过来,老丁这次出师不利。晚报没有买账,还是要出跟踪报道,据估计还应该有两次。这次受到了城管委牵连。看来我们要应对舆论风暴。”

    此时王桥已经成为城关镇党委副书记,在其位谋其事,道:“宋书记,我有一个想法,晚报继续出跟踪报道,这一点我们城关镇距离晚报太远,显然无能为力,但是,我们可以影响具体操作者。让题目转项,比如不再追究为什么拆迁户会群起上街。而是探讨对城管的认识,这是一个大而化之的话题。貌似又很深刻。”

    宋鸿礼听懂了王桥的潜台词,道:“王书记有办法?”

    王桥道:“大学同学有几个倒是在省报,可以请他们想办法。”

    宋鸿礼道:“你的办法也不错,只要不把火力对准城关镇就万事大吉。你有几成把握?”

    王桥道:“把握不敢说,尽力而为。”

    宋鸿礼道:“黎陵秋还在省城,我让她不要走,等着你。她身上带着钱,吃饭请客都没有问题。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出发,接风酒改天再喝。”

    王桥昨天晚上就与胖墩进行过探讨,改变写作方向这个想法与胖墩的想法完全不谋而合。与胖墩通话以后,胖墩立刻就将几个在省级新闻单位工作的原新闻社骨干召集起来喝了夜酒,喝酒之时就谈了王桥的事。

    听说这把火烧到了老朋友王桥的单位,略有醉意的老邱痛快地同意了将主攻方向由城关镇转为城管委。城管本来就是一个极为吸引眼球的题材,此事又是由城管引起,所以转换攻击方向并非难事,而是顺理成章之事。

    老丁走的是由上至的路线,此事涉及到报社利益,要想停止连续报道很难。

    王桥走的是由至上的路线,找到了具体操盘手,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实现意图。

    王桥思考过此举是否会影响到昌东城管委,如果要影响到城管委,此事也不宜行。由于有视频为证,昌东城管委的监察队员确实没有动手,此次是正常开展工作,责任极小。没有违规之处却惹出一场祸事,可以让人更加理性思考城管工作面临的困境。

    在昨天与乐彬交流时,乐彬也正在此意。

    思考城管困境,自然就淡化了城关镇有关的事情。这是一举多得之事,王桥就主动请缨。

    宋鸿礼与姚向辉到李家水库陪彭家振吃鱼,王桥与司机吃了便餐后,直奔省城阳州。

    (第三百一十四章完)(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