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二十二祭祖(八)

    宋鸿礼问道:“姚镇,能拿出数据吗?如果能拿出来,今天就一并研究了,免得再开会。”

    姚向辉道:“财务科张科长弄了一个数字出来,我刚看完,你还没有看。”

    “没事,正好在这里研究。”宋鸿礼大手一挥,对郭达道:“你把小张叫过来。”

    不一会,留着大波浪、皮肤特别好的财务科长张敏来到会场。她也不坐,站在会场边上,翻着报表,给领导们报告:“过春节的缺口预计为250万。

    宋鸿礼不悦地道:“小张,你算的什么数,我们城关镇当真是二百五。”

    张敏在宋鸿礼的压迫下没有怯场,道:“我们城关镇不是二百五,扣我们钱的人才是二百五。”

    会场上所有人都开始笑。

    宋鸿礼是冷脸说笑话的高手,大家笑,他脸上没有任何笑意,道:“小张说的有道理,明明是我们城关镇的钱,扣着不发,这不是二百五行为是什么。小张可以离开了。”他端起大酒缸喝了一口,道:“我们不当二百五,我、姚镇、王书记是三架马车,负责弄二百六十万,大家没有意见吧。”

    除了三人以外,其他所有参加联席会议的领导都是一幅事不关己的态度,随声附和,还有的暗笑。

    宋鸿礼见没有人反对,道:“我是书记,自认一百二十万,老姚认多少?”

    姚向辉想了想,道:“剩下一百一十万,我认五十万。王书记虽然是新来的,但是在府办当过领导,关系网宽,弄六十万。”

    王桥没有料到姚向辉会这样说,发言道:“这样不妥,姚鎮六十万,我五十万。”

    姚向辉勉强地道:“好吧,我认六十万。”

    党政联席会也开得不长。十一点就散了会,王桥想着自己头上的五十万,就给朱柄勇打电话,询问如何处理。

    朱柄勇道:“昨天你们财务科长张敏就来找了我们老大。要求无论如何也要多拨一百二十万,我估计就是给宋书记找的。”

    王桥有些奇怪地道:“为什么说是给宋书记找的,不是给姚镇找的。”

    朱柄勇道:“我们是兄弟才说这些真话,谁不知道城关镇是宋书记说话算数,姚向辉基本不发言。宋书记和我们老大是铁哥们。宋书记说话,在财政局好使。局里已经准备多拨一百万二十万,所以老弟的事我们帮不了,还得另外想办法。”

    王桥给朱柄勇打电话只是为探路,并非要通过朱柄勇的渠道拿到钱。他弄清楚宋鸿礼的来钱渠道后,不禁对姚向辉有三分同情。镇长是行政负责人,在经济上没有任何发言权,那就真没有权了。

    通过这几天观察,王桥明确地知道自己必须要把屁股放到宋鸿礼那一边,否则在城关镇的日子不好过。所幸宋鸿礼为人尽管霸道。对自己还很看重,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工作也很勤勉。

    打了第二个电话后,王桥叫上老赵就直奔供电局。当宋鸿礼书记分派任务之后,王桥就动起了脑筯,凡是靠县财政那口锅的单位临近春节都缺钱。与其去抢食,还不如另辟渠道。因此,在向朱柄勇了解情况后,他就直接找向了小李局长。

    王桥住在电力局家属院,是电力局篮球队的主力队员。与电力局不少同志都熟悉。但是,他从来没有以正式的官方身份踏进电力局。今天他不是以篮球队员的身份,而是城关镇党委副书记的身份。

    小李局长办公室内温暖如春,让人进去就有脱掉外衣的冲动。小李局长穿着西服。戴着眼镜,与平时在篮球场上戴眼睛的形象不尽相同,显得很是精明强干。他见王桥进屋,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道:“稀客啊,王书记。”

    王桥笑道:“我住在电力局家属院。五天倒有三天要和小李局长见面,算什么稀客。”

    小李局长道:“那不一样,今天你可是代表城关镇而来。”

    王桥道:“今天是半公半私,即是公事又是私事。”

    喝着茶,王桥讲了自己的来意。通过前一阶段时间的接触,他对小李局长颇有好感,也知道小李局长在电力局是个有实权的人,因此才冒昧地提出这个要求。他内心也有打算,如果小李局长愿意出手帮助,自己也会找机会投桃报李的。

    所谓友谊的形成正是通过一件一件具体事情来凝结而成的,那些只会说好听话的人往往不能得到真正友谊。具体问题是友谊的试金石,也是友谊的凝结剂。

    小李局长没有料到王桥找自己是为了这事,最初听到这件事情时,他还是想找理由推脱。他看到王桥英气勃勃的面容,随即改变了主意,道:“王书记的事肯定要支持。但是局里肯定不会出这笔钱,有点不合规矩。”

    王桥道:“有没有变通的办法?”

    小李局长沉吟着道:“一般情况我们不会这样操作,但是,老弟不在一般情况之列。电力局下面有些企业,专门为电力局提供相应设施设备。我去找一找我分管的企业,让他们借钱出来。这些企业都在城关镇地盘上,还需要城关镇帮助支持。”

    王桥笑道:“地企联合很重要,吉书记每次开会都讲,我们城关镇也需要电力局这种大块头来支持。”

    很简单地敲定了自己的任务,王桥很有些高兴,道:“中午有空没有,我们喝杯小酒。”小李局长道:“今天中午就算了,我要去参加一个接待。我们两人喝酒机会多得很。我们的篮球比赛,王书记一定要参加,没有你,实力要大打折扣。”王桥道:“那是当然,这是我最喜欢做的运动。”

    从电力局出来,仰头看着冬日里罕见的太阳从云层中射出来,心情不禁愉悦起来。

    小车开过客车站时,王桥看见面色沉重的邱洪走出客车站,急忙让老赵停车。

    从省城回来以后,老赵对王桥越发恭敬起来,听到王桥叫停车。赶紧靠边,停车。

    “邱洪。”王桥没有下车,按下车窗,向外招手。

    邱洪手里提着包。道:“王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约定,在外人面前还是称呼各自职务,没有外人时则不能叫职务,直呼其名。今天是在大街上。邱洪就按约定称呼职务。

    王桥道:“我去办事,你出差?上车,马上十二点了,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聊。”

    邱洪走下客车之时就准备给王桥打电话,没有料到刚走出客车站就遇到了王桥,暗觉有缘。

    三人来到城关镇旁边的腊肉馆,找了一个安静地方,切了腊排骨,炒了土鳝鱼。又要了二两小酒。三人天南海北聊天,享受着地道美食。

    老赵最先放筷子,道:“两位领导慢慢吃。”王桥道:“你不吃了?”老赵夸张地拍着肚皮,道:“饱了。王书记,我先去眯一会,有事叫我。”

    老赵走了,邱洪就放下筷子,敛起笑容,道:“我参加了市委宣传部的考试。市委宣传部理论科要招人,我想试一试运气。”

    王桥道:“考得怎么样?”

    邱洪道:“我今天看了成绩。这次考试没有给我们选调生丢脸。考了第一名。”

    王桥拿起酒瓶给邱洪倒满酒,道:“苦尽甘来,以后等到了市委宣传部,你会回想这一段日子的。”

    “还有面试这一关没有过。我到静州找同学聊了聊。听说了一些不好的说法。考试是看硬功,面试就是软的,三人面试,只招一人,谁上都可以。”邱洪知道这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也就顾不得含蓄。道:“我刚才下车时就准备到城关镇来找蛮哥,看蛮哥能不能找熟人打个招呼。我在静州没有熟人,一点力都使不上。”

    上一次与陆军、朱柄勇一起吃饭时,邱洪听到陆军称呼王桥为蛮子,也跟着用了这个称呼,只是将蛮子改成了蛮哥,这跟旧乡诸人的称呼倒是一致的。

    王桥脑子急速转动,想着能帮得上忙的人。

    静州面试一般是由用人单位和组织人事部门共同组成面试组,如果有人提前做“工作”,面试结果确实很难预料。

    想了一会,王桥想到了两个人选,一是雷成,另一个是杨琏。雷成在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与静州市委宣传部联系比较多。杨琏曾要在宣传系统工作,与市委宣传部比较熟悉。斟酌一番,王桥拨通了雷成电话。

    “师兄,不好意思,中午打扰你休息。”

    “我们是师兄弟,别这么见外。有什么事情吗?”

    “师兄,说话方便吗?”

    “方便。”

    王桥简述了邱洪的事情,特意强调其为选调生,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雷成道:“我认识静州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可以与他沟通,但是能有多大效果就说不清楚了。”

    王桥道:“师兄出马,一个顶俩。”

    雷成道:“你别捧我,捧得越更摔下来越疼。你的事情,我尽量办,尽量办好。我昨天看了省纪委关于静州案的通报,乱了这么一场大风,师弟在那个敏感位置还能立得住,确实证明我们山大出来的学生干部是最优秀的。”

    聊了几句,挂断电话。王桥道:“刚才我跟雷师兄联系了,他在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混得不错。他愿意帮,只是担心还有更强的关系介入,所以不敢打包票。”

    邱洪找王桥帮忙是病急乱投病,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没有料到峰回路转,王桥居然与省委宣传部有关系,看两人对话的情况,关系还很深。

    “蛮哥,不管能否成功,我都记得住今天的这个电话。”

    “别太悲观,凭你的能力,东边不亮西边都要亮,我们干个杯,祝顺利。”

    邱洪仰头就将一杯酒倾倒进嘴巴里。

    (第三百二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