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三十章 新职(三)

    王桥接到电话,笑道:“你到宣传部报到了吗,感觉怎么样?”

    邱洪道:“我到了宣传部,分到宣传科。报到后,何科长给了一叠文件,正在抓紧学习,争取早日进入角色。现在最不习惯就是打领带穿西服,觉得很难受。”

    王桥道:“习惯就好了,在机关里西服领带是标配。”

    寒暄两句,邱洪道:“蛮哥,我在宣传部遇到了李宁咏。”

    王桥道:“她在电视台工作,到宣传部来办事也正常。”

    邱洪道:“李宁咏不是来办事。我和她交谈了几句,她是在宣传部办公室工作,正式调动的,比我早来几天。”

    王桥哦了一声,道:“我和李宁咏彻底结束了,没有成为敌人,也没有来往。她的工作能力挺强,能够适应宣传部工作。你不要因为我的关系影响与李宁咏的合作,处好关系,至少没有坏处。”

    挂断电话,王桥对于李宁咏调到市委宣传部工作一点都不感到惊讶。邱家是注重政治位置的家族,将政治位置看得比财富更加重要。在席卷全国的市场经济大潮,老大老二都是政法部门工作,没有从事经济工作。李宁咏由市电视台调到市委宣传部工作是很正常很自然的逻辑反应。

    凭心而论,邱家三个子女并非纨绔子弟,都是干工作的一把好手,放在不同岗位上其工作都能干得很出色。李宁咏初到昌东之时,随时靠着父亲关系才能进入电视台,可是在电视台工作时,《昌东故事》从无到有,在短时间成为静州市各级电视台自办节目中最有收视率的。

    当然,现在邱家与王桥没有什么关系。只能说是曾经的故人。

    王桥很快就将李宁咏俏丽面容从脑海中强行赶走,继续修改镇信访办送过来的文件。在春节期间,他将信访工作放在首位。城关镇人口众多。位置重要,稳定平安在春节比什么都重要。是第一位的。

    整理了信访办上访的材料,又将信访办主任岳宇叫到办公室了解信访工作具体情况,从每一个具体案例开始了解。

    “王书记,到我办公室来。”刚刚从县委回来的宋鸿礼经过王桥办公室时,站在门口,招呼了一声。

    王桥放手中材料,快步来到宋鸿礼办公室。宋鸿礼坐在办公桌后面,指了指办公室的门。道:“王书记,麻烦你把门关上。”王桥见宋鸿礼态度严肃,猜到有可能与那封告状信有关系,轻轻关了办公室门,坐在宋鸿礼对面。

    宋鸿礼右手手指轻轻敲着桌面,道:“我刚刚从县委回来,吉书记找我谈了话。”说到这里,他双眼烔烔地神地注视着王桥。

    王桥脸色十分平静,脑子却是全速开动。从宋鸿礼的脸色来看,此次谈话应该导致什么事情发生。他没有急于发问。静等宋鸿礼继续述说。

    宋鸿礼语调缓慢地道:“城关镇主要领导将要发生微调,姚向辉镇长有可能调到铁坪去当党委书记。吉书记征求我对城关镇镇长人选的看法,我推荐了你。前一次是在酒桌上的说的。这一次是工作汇报,正式的。”

    王桥心口“咚咚”地快速地跳了几,道:“宋书记,谢谢你,只是我到城关镇的时间还短。”

    宋鸿礼道:“有志不在年高,甘罗十二岁就当相国,你肯定能行,我相信我的眼光。”

    王桥也就不再推辞和客气,再次表示感谢道:“谢谢宋书记!”

    宋鸿礼道:“吉书记只是再次听听我的想法。没有表态。午估计他要和华书记和牛部长研究一次,听取他们的意见。然后再上常委会。我尽到推荐之职,能不能成就不是我能左右了。如果成了。你的担子很重,要有充分心理准备。”

    彭克案造成了两个后果,一是昌东县有好几个部门一把手受到牵连,空出好几个重要岗位,时间不短了;二是书记办公会缺了一个重要成员,一直就没有召开。

    到目前,彭克案基本告一段落,不会对县里再产生大的冲击了。因此到了需要集中解决相关人事问题的时候。外出学习的组织部长牛清扬回到了昌东,和副书记华成耀事先进行了初步研究,拿出了一个人事调整方案。

    午三点,副书记华成耀和组织部长牛清扬来到县委吉书记办公室,由组织部长牛清扬汇报了干部调整方案。牛清扬在这个方案里充分体现了县委吉之洲书记的意图,汇报结束后,吉华二人都对方案没有大的意见。

    只是在城关镇镇长人选时,华成耀副书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王桥到城关镇时间太短,人也年轻,将其提拔到城关镇岗位上不妥当。

    织部长牛清扬也倾向于这个观点。

    但是,吉之洲坚持自己想法,仍然让王桥以副书记代理镇长身份主持城关镇政府的工作,其理由很充分:王桥主持过县政府办公室工作,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各方反映都不错。县政府实际上的副主任调到城关镇当镇长,很正常嘛。更何况他经受住彭克案的考验,是可以相信的同志。

    书记的理由充足,也不好驳斥。

    三人统一思想以后,组织部将人事调整方案提交到县委常委会。

    王桥做过县府办副主任,与大部分常委们都熟识,其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也得到大部分常委认可。更关键的是所有常委都知道城关镇镇长这个岗位是重要岗位,能提到常委会来研究必然是经过同意的。基于以上两个原因,特别是最后一个原因,王桥以副书记代理镇长身份主持城关镇工作获得了县委常委会通过。

    在临近2001春节前二十天,王桥成为了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代理镇长。

    这一任命出来以后,让很多昌东干部都有些傻眼。王桥是从1999年7月才来到昌东县,到了2001年春节就当上了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代理镇长。这个升职速度确实是很惊人的。更别提其间还经历过彭克案,几乎所有干部都认为调入档案局且与邱家分手的王桥是一颗陨落之星,结果他的逆袭速度和程度震碎了一地眼镜。

    文件出来当天。由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彭家振亲自到城关镇宣布人事变动:姚向辉调任铁坪党委书记,王桥出任代理镇长。

    王桥为了显示对组织尊重。特意换上了西服,打上了领带。他是高个子,经常锻炼而让身材保养得极好,穿上西服显得风度翩翩。走上台,城关镇所有女干部都是眼前一亮,事后一致评价王桥是城关镇这几十年来最帅的一位领导。

    在会上,王桥感谢组织和干部群众信任之后,诚恳地表了态:“一是在认真履职上功夫。更加注重加强理论学习。着力提升履职能力。积极主动作为,多花时间走访群众,了解民情,反映民意,把人民群众的需求意愿转变为对工作的要求,为老百姓多做实实在在的事;二是在推动城关镇发展上出实招。作为城关镇代理镇长,要团结和带领政府班子成员,在镇党委坚强领导,紧紧依靠全镇各族人民群众,围绕县委县政府的发展思路。突出发展重点,破解发展难题,大力培育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加快水利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步伐,稳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等工作,确保城关镇的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

    这是一个程式化的表态,还是赢得热烈掌声。

    姚向辉对这个结果还是满意的。虽然由城关镇调到了最偏僻的铁坪镇,但是当了党委书记,离开了宋鸿礼,终于可以发挥自己的意志。他在会场上作了热情洋溢的告辊讲话,也赢得了许多掌声。

    王桥听着姚向辉讲话,脑子里总想着那封信。他对于一封信引出这样的结局。到现在还有些惊讶。后来他才得知姚向辉能任党委书记也是宋鸿礼推荐的,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会议结束,宋鸿礼姚向辉和王桥三人请彭家振吃了午饭。席间,大家高高兴兴地喝了浅浅几杯酒。

    彭家振自从知道王桥担任城关镇副书记之时,便知道知道无法阻止其进步。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对王桥态度发生大变化,开始主动与王桥保持接触,主动示好。当然他的主动示好也是很含蓄的,毕竟作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就算隔不了多久就要离任,也还是有相当职务权威的。

    王桥痛快地接受了彭家振递来的橄榄枝。

    由于彭家振是父亲王永德的同事,王桥还在私尊其为长辈,将以前的龌龊完全忘在了脑后。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在处理人际关系之时并不以自己的痛快为前提,打脸固然一时爽,其实是增加了敌人埋祸根。能够胸怀宽广,化敌为友,为自己发展提供更多的润滑剂才是高明之举。但是,对于有竞争性的且很难化解的人,王桥也没有采用南郭先生的态度,更没有一味当好好先生。对于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清楚,有着严格界限。

    送走彭家振,宋鸿礼将王桥和财政所赵梅所长叫到了办公室。

    宋鸿礼道:“王镇,今天你的担子更重了。”

    王桥谦虚地笑道:“我是代理镇长。”

    宋鸿礼摆了摆手,霸气地道:“今天家振都过来交代了,代理镇长就是镇长,难道城关镇的人代会选举还能冒出妖娥子,如果真要这事,我这个党委书记和人大主任就是吃干饭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王桥也就不再谦虚了。

    宋鸿礼道:“春节前,你抓两个事,一个还是信访工作,前阶段抓得不错,两个制度挺好,我都完全赞成。另一件事也很重要,你要把财政所的钱认真清理,该付的就付,不该付的就给别人说清楚,这是急事,马上办。以前姚向辉在的时候,别看我有些事管得宽,实际上我是有分寸的,属于老姚管的事我基本不插手。有时候管得宽,是因为老姚肩膀是斜的,挑不起担子,或者说是不想挑重担,我不管就要坏事。现在,老姚调走了,当时要求由他筹的钱还没有完全到位,你想办法弄四十万,补补缺口。”

    接受了任务,王桥回到办公室,屁股没有坐稳,接连五六个电话打过来都是要钱的。债主们是通过各种关系找过来的,先谈友谊,再叫苦。

    接了五六个电话以后,王桥真正明白了宋鸿礼为什么说“还钱”是急事。为了避免被堵在办公室里,他关了办公室,在五楼找个安静房间,将财政所赵梅叫到身边,一笔一笔核实应该付的钱。

    赵梅还是很熟悉情况的,准备了一份负债表,递给王桥。

    王桥看到三十多笔应付款,长长的一串数字,道:“光看这张表没有用,我要彻底把欠债清理,弄清楚每一笔的来龙去脉,原始合同放在哪里,是在财政所还是农经站?”

    赵梅有些抱怨地道:“合同有的在财政所,有的在农经站,没有归在一起。以前我给姚镇汇报过几次,姚镇都说放一放,现在逼到春节了,再重新弄有些麻烦。”

    王桥知道赵梅和宋鸿礼关系不错,仍然不客气打断道:“我不做糊涂官,要付钱可以,把原始合同拿给我看一看,看了原始合同,我自然就知道付多少怎么付。赵所,我给你说清楚,如果拿不出原始合同以及付过多少款的依据,我是不认的。”

    赵梅听到王桥安排,脑袋顿时就大了,如果因为手续没有找全,王桥拒不付钱,她这个财政所长就会被债主们骂死,而很多债主都是有关系的。

    看着赵梅闷闷不乐地离开,王桥用手机给杨琏打了电话:“杨老师,春节要到了,我想与杜书记见个面,你帮我安排个时间。”

    这次被“代理镇长”这个官帽砸中,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前一天“通了天”,这一次又是通了那个天?

    同时,走到这个位置,寻找更高层领导的支持也是迫切之事了。

    (第三百三十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