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三十二章又到春节(二)

    王桥又来到了宋鸿礼办公室。

    宋鸿礼道:“这是例行工作,去年来过一次,华书记陪同,我们的责任就是联系点搞好。”

    王桥道:“我们有什么要准备?”

    宋鸿礼道:“我刚刚和华书记通了电话,华书记说,这一次是省委办公厅一位副主任带队,有两件事情,一个是到大龙桥村搞捐赠活动,另一个是到敬老院送一批过年慰问品。”

    王桥再次体会到上头千条线下面一针穿的无奈,道:“那还得将大龙桥和敬老院负责人叫过来交待。”

    “郭达去发通知,让他们七半钟过来。”宋鸿礼道:“华书记等会过来吃饭,我们一起商量后,就与大龙桥和敬老院的人布置工作。”

    王桥道:“明天的班子会,又得改期。”

    宋鸿礼道:“只能这样,省委办公厅是上级,虽然来走一趟没有什么用,但是面子要给足,否则县委没有办法交待。”

    等到华成耀来吃了晚饭,又和大龙桥、敬老院一起谈了具体安排。村里面同志还有抱怨,临近春节,通知人开会很麻烦,又不提前通知。宋鸿礼听到后一阵狠批,把两委会同志说得脑袋垂在胸口。村一级是镇政府的延伸,是村民自治,村两委主任都是能人,在镇里都有面子。除了宋鸿礼以外,领导们都会讲究工作方法,不会骂人。

    王桥对宋鸿礼的威信暗自叹服,这种威信不仅仅是职务带来的,更是长期合作赢得信任和尊敬的表现。

    送走华成耀、大龙桥和敬老院干部,宋鸿礼和王桥站在办公楼底楼门洞处聊事。宋鸿礼道:“明天你早点到现场去看一看,不能出漏子,我要到县委去接人。”王桥手里握着省委办公厅来人名单,道:“好,我一早就去。”宋鸿礼道:“这事都是面子活,把面子梳光就行了,不是大事。你到城关镇感觉怎么样。工作烦杂,无休无止。”王桥笑道:“确实如此,我还得适应一段时间。”

    分手以后,王桥坐着老赵的车。回到了电力局家属院。电力局家属院的灯光球场已经关了灯,站在楼下,能看到各个窗口电视机的光线在闪动。

    忙了一天,基本上没有休息,顿顿都吃大肉。还喝酒,来回上班车来车往,这些都是长胖的因素。王桥不想变成一个大胖子,就在没有灯光的篮球场里快走,转圈子。转了二十多圈,微微出汗,这才离开球场。

    回到家里,王桥拿起名单又看了一遍。省委办公厅带队领导是一位副主任,还有常委办公室主任以及三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中有一个熟悉的名字:晏琳。

    王桥至今记得晏琳曾经写过的分手信。几乎记得每句话。大学四年,工作一年多时间,近六年时间将当初分手时的恼怒、失意、不解、惋惜等各种情绪化解。到了现在,王桥又经历了李宁咏,已经能够彻底分析当年那一段感情。

    凭心而论,晏琳是一个对爱情很真诚的人,又因为特别真诚才容不得半点杂质。从这一点来说,她对自己的感情是很认真的,这才要分手。这种做法是青春女孩子的做法,幼稚。又很真诚。

    如果是李宁咏遇到当初的情景,十有会把说梦话的自己推醒,然后追究吕琪到底是谁,追究完了。警告几句,此事就算揭过。这是现实女孩子的做法,成熟,不那么真诚。

    从这个角度来说,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各有千秋。都是一柄利剑,会伤人的。

    晏琳是此次活动的联系人。名单上有她的电话号码。如果不是因为晏琳,这个联系人就有可能是王桥。但是王桥并没有埋怨晏琳,因为晏琳及其家人只是想让自己过得更好而已,并没有想到挤占的是王桥的位置。如果王桥要怪,就怪命运吧。

    王桥坐在安静的客厅里,泡了一杯巴山毛尖,看着绿色茶叶在水中舒展了身体,心情也宁静了下来。他拨通了晏琳的手机。

    晏琳刚刚从办公室回到家里。

    她原本可以住在条件更好的父母家里,坐客车从新城距离省委大楼也就半个小时,很少堵车。但是家里总有父亲同事来拜访,很不宁静,于是在距离省委大楼不远的地方买了一个六十平米精装小套间。她工作时间很短,没有积蓄,买这套房主要是父母赞助的。

    这套房最大的好处是宁静,而且距离省委很近,走路不到十分钟。

    买了房子也就大半年时间,房价涨了近一千,比买价高了近六万。回到家里,打开灯,刚刚在卫生间卸了妆,她便听到包里手机响了起来。

    晏琳赶紧过去拿起手机,见是一个陌生电话,道:“喂,你好。”

    随即电话里传来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中音,道:“喂,你好,我是王桥。”这个声音十分平和敦厚,却如炸雷一般在晏琳耳朵中炸响(与侯卫东里面的情节有出入的,这没有办法,每本书都有其自己逻辑,到这里应该水到渠成了)。晏琳有些怀疑耳朵听错了,道:“你是谁?”

    王桥道:“我是王桥。”

    晏琳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又从阳台走回客厅,再从客厅走到卧室,她下意识转着圈子,半天说不出话。

    王桥还以为是信号不好,道:“听得见吗?”

    晏琳这才低声道:“听得见。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王桥道:“你们明天要到昌东城关镇,我在城关镇工作,看见你的名字,便打了过来。”

    晏琳突然感觉嘴角有点咸,这才发现通话时眼泪悄悄地就流了下来,而且是一串一串,她用手背揩了嘴角的泪水,让自己说话不受影响,道:“你在城关镇工作吗?”

    王桥道:“从山南大学毕业就到了昌东,最近才调到城关镇。”

    晏琳道:“你具体做什么工作?”

    王桥道:“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代理镇长,所以才看到了你的名字和电话,打过来不唐突吧?”

    晏琳道:“怎么会唐突。听到你的声音。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代理镇长,这在昌东县是一个重要职位,但是对于晏琳来说。这个职位确实不能引起其注意力,因为在省委办公厅,只要外调出去的干部一般都有职务,县级、厅级比比皆是,一个昌东县城关镇的干部确实不起眼。她关注的不是这个职位。而是王桥本人。

    王桥道:“有五年多时间没有见面了,过得好吗?”

    “就是上班一族,每天家门到办公室门。”晏琳又问道:“你好吗,听说快要结婚了?”这个消息是从吴重斌那里得到的,当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她难受了很久。

    “结什么婚哟,已经分手了,具体过程太复杂了,一句话说不清。”王桥道:“你过得怎么样,谈恋爱了吗?”

    晏琳心中莫名有些欢喜。道:“每天忙忙碌碌,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吴重斌和刘沪都分手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最初听到时很惊讶,后来才觉得都是命。”王桥道:“你还记得有一个调皮学生包强吗?”

    晏琳打电话时想起复读班时发生的往事,百感交集,道:“怎么不记得。”

    王桥道:“这人后来不混黑社会了,开了个餐馆,就在大排档一条街,我去吃过。味道还不错。什么时候你有空,把田峰和钳工叫上,一起去喝杯酒。”

    晏琳道:“明天晚上我可以请个假,到静州一起和老朋友们吃顿饭。”

    王桥道:“那好吧。我和田峰联系。估计是吃了晚饭以后,才有时间到静州。”

    放下电话时,晏琳愉快地哼起歌,是那首以前经常听到的童安格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在你遗忘的时候,我依然还记得,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第二天早上,王桥起得很早,八点钟不到就来到敬老院,然后又来到了大龙桥村。这两个点都是经常有领导前往,负责人都很有经验,准备工作没有问题。

    王桥趁着等待省委办公厅一行人之时,抓紧时间与大龙桥村两位负责人进行了一次交流,摸了摸具体情况。到了十点钟,王桥接到宋鸿礼电话,便来到了敬老院,等待省委办公厅一行人。

    敬老院挂了大红横幅:省委办公厅捐赠仪式。

    在敬老院主席台设置了一个主席台,还放了很多椅子。主席台上放着坐牌,写着领导人的名字。

    敬老院负责人老兰在寒风中缩着脖子,道:“省委办公厅一点都不大方,以前是省天燃气公司联系我们,春节时每个老人都给两百块钱,还送米、面、油和被子,有时还有衣服。”

    王桥特意穿了一件短皮衣,这是姐姐上次为他买的。穿起来十分合身,不显臃肿,很衬身材,显得既成熟,又风度翩翩。他回头对老兰道:“你是钻到钱眼了,省委办公厅代表的是省委,省委是全省的老大,全省老大来关心敬老院,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老兰嘿嘿笑道:“王镇,我是老实人,说点老实话,敬老院就是讲实惠。多点钱,老人就过得好点。没有钱,老人就吃得差些。”

    王桥道:“敬老院给社会事务办的报告我看了,春节前该拨的钱都拨了。设施设备改造和添置,放在春节后再说。”

    老兰道:“还得请王镇放在心上。”

    “我会记住,老人的钱一分不会少,还得增加。”说这话时,王桥眼睛看着前面来的一辆考斯特中巴车。

    中巴车停在了敬老院,陆续下来一些人,最后面一个便是穿着黑色短大衣的晏琳,数年不见,依然是那么漂亮和利索,又多了成熟女人的风姿。

    (第三百三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