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三十四章又过春节(四)

    每天写了就发,没有修改的时间,难免有错漏,请见谅。以后出实体时,还要重新修订。

    王桥是昌东县城关镇的镇长,这个职务压根没有进入省委办公厅诸人的眼里。包括晏琳对这个职务都没有太多感觉,她认为凭着王桥的学历以及能力,当个城关镇镇长实在是千该万该,轻而易举。他们带着俯视眼光看着镇长职务,孰料这个职位在县城里含金量颇高,王桥如果没有特殊机缘,在短时间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静州市委副书记、副书记又是另一种情况,他们是一方大员,在省内颇有地位。此时省委办公厅几人见到杜立高、市委副书记邓建国都认识这位年轻的镇长,他们顿时对王桥就高看了一眼。

    他们的视角是典型的体制内视角,领导认同往往是决定性的。

    大家坐下来以后,静州袁常委是个诙谐的人,有意将王桥和晏琳安排在一起,很有分寸地开了两句玩笑。

    室内有空调,温暖如春,大家皆脱了外套。晏琳穿了一件略有些紧身的毛衣,身材比少女时代要圆润许多。她坐在王桥旁边,眼角余光一直在王桥身上。

    在这种宴会里,王桥是没有发言权的,除了主动给省委办公厅诸位同志敬酒以外,多数时间是听领导们谈天论地。他对晏琳和邓建国等人都没有表示出特别的亲近,只是用统一的态度——礼貌、尊敬而略带热情。

    晏琳望着杜、邓、袁等人有些感慨,前一次她作为督导组一行来到静州,面对的还是梁、谭、蒲等领导,如今静州还是静州,梁、蒲两人却成为阶下囚。

    晚宴在九点多钟结束,由于晏琳的父亲是红旗厂晏厂长,算是静州走出去的干部,晏琳又是毕业于静州一中,为了这个原因。她多喝了好几杯酒。

    晚宴结束,省委办公厅尚副主任忙了一天,累了,回房间休息。

    王桥面对着晏琳时心里也有些矛盾。不知道如何处理两人的关系,是鸳梦重温,重新开始一段感情;还是见面后就各行各路,成为生命的过客。

    凭心而论,经过了这么多年。特别是才从与李宁咏的恋情中走出来,王桥与晏琳重温旧梦的念头并不是特别强烈。但是没有感情又是假话,两人毕竟曾经有过无数美好的回忆,特别是房间里悄悄喝太阳神的画面一直没有在脑海中消失,他们的恋情只是由于晏琳本身的问题才中断。

    但是,不管是否重接前情,既然见了面,与老朋友们聚一聚又是情义之中的事情。晏琳到了宾馆房间,补了补妆,又给尚副主任打电话说明了情况。便与王桥一起前往大排档一条街,到包强经营的强哥烤鱼吃夜宵。

    蔡钳工和田峰早就等在了强哥烤鱼,包强特意陪着蔡、田两人喝酒。

    当王桥和晏琳一起出现时,田峰道:“王桥真是艳福不浅,晏琳越长越漂亮,与小时候黄毛丫头模样完全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王桥以前的女朋友李宁咏也不差,也很漂亮,听说调到电视台了。”

    蔡钳工倒是一副认命的态度,道:“人与人不同,花有百样红。我们要认命。”

    田峰道:“凭什么要认命,洪平能够靠拳头吃香的喝辣的,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凭技术发财。你看强哥,每天烤点鱼。小日子过得滋润得很。”

    包强以前一直跟着刘建厂混社会,如今刘建厂团伙成员大多境遇不好,要么是在监狱里,要么在街上鬼混没有正当职业。包强混黑社会不行,却是天生厨师料子。强哥烤鱼生意越来越好,每晚皆满座。今天若不是提前留了位置,又得坐等翻台。而吃烧烤不是短时间所能吃完,等翻台实在痛苦。

    王桥和晏琳坐下不久,包强就亲自端来了一条荔枝味道的烤鱼,还提了一箱啤酒,道:“我没有解酒酶,实在不能喝洒,你们几个就自己喝。”他看到在复读班时曾经多次骚扰的晏琳,仍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道:“晏领导,今天烤的鱼味道不错,专门用了荔枝味。”晏琳道:“包强别客气,就叫我名字。”包强道:“你不记恨以前的事?”晏琳道:“如果真记恨,就不来了。”

    包强这才敢面对王桥,道:“蛮哥,我敬你一杯啊。”

    田峰道:“刚才你不说不喝酒吗?”

    包强自嘲道:“蛮哥这杯酒要喝,当年他把我打得惨啊,那次拿菜刀架在我脖子上,不瞒各位,尿都他马的吓出来了。我们那一伙人现在提起蛮哥还是佩服的,一个学派搞出这么大的事,还能去读大学,确实是人才,我们服了。”

    相见一笑泯恩仇,何况包强如今早就不是当年的包强了,王桥端起酒杯,道:“碰一杯,我们是一个寝室出来的,也算是缘分。以前的事不算事,以后把生意做好就行了,莫再去和社会人混在一起。”

    包强不停地摇头,道:“我不是混黑社会的料,现在啥都不搞,只是做生意。如果真的被人欺负,我就去找洪哥,他才是真正的老大。”

    包强、蔡钳工、田峰等人出现,营造了一个与当年很接近的环境,让晏琳有了时间穿越之感。四人坐在一吃,吃着鲜美烤鱼,聊着艰苦又美好的复读班生活。

    在隔壁的小钟烧烤二楼上,李宁咏与几位朋友在雅间吃烧烤。李宁咏知道小钟烧烤的老板是王桥好友,原本不想来的,结果高中同学已经订了房间,还是来了。这一次聚会主题是欢迎在外省工作的一位高中学霸,同学们高中毕业久未见面,兴致颇高,从七点钟吃到接近十点,仍然喊着拿酒来。

    同学中有几杆烟枪,弄得屋里烟雾缭绕,如黑风山老怪的窝点。李宁咏站在窗边透气,顺便给妈妈打电话,免得她在家里久等。

    刚打完电话,有一男一女走向强哥烧烤。男的身材修长,女的婷婷玉立,正是王桥和晏琳。如果单独看见了王桥,李宁咏说不定就站在窗口上看几眼就作罢。此时她一眼就认出眼前女子是在省委办公厅工作的前女友晏琳——一个从相貌到家世都不比自己逊色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所处位置是自己比不了的。

    李宁咏咬着牙,在心里恶狠狠地道:“难怪我和王桥分手,他根本不在意,说不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和这个女人有勾搭。”

    李宁咏站在窗台上看着王桥与晏琳落座,还并排坐一起。看到这一幕,胸中有嫉有妒,难以抑制,加上有酒精作用,让她失去往日的现实和冷静,一心想要去做点什么。

    王桥正在聊着当年在红旗厂办事处煮面条的往事,忽然觉得蔡钳工和田峰眼光有异,他顺着田峰眼光看去,只见李宁咏满带笑意地走了过来。

    “蛮哥,你怎么来了,也不给我打电话。”李宁咏春风满面地走了过来,又招呼道:“蔡钳工、田鼠,最近生意怎么样,我还有一笔业务要介绍。”

    王桥最熟悉李宁咏,见到她这个表情,便皱了皱眉毛,道:“你也在这边吃饭。”

    “高中同学一起喝酒,就在小钟烧烤二楼,我在窗口见到你,就下来了。”李宁咏见旁边还有一把椅子,就将椅子拖了过来,坐在王桥身边,很自然地将手就搭在王桥肩膀上。

    晏琳知道王桥后来谈过一次恋爱,又分手了。此时见到诸人表情,便知道来人肯定就是王桥的前女友。她觉得曾经见过这位漂亮女子,一时又想不起曾经在哪里见过。

    上次她作为督导组成员来静州时,李宁咏还在静州电视台工作,正好在现场。因此晏琳见过她,只是时间隔得久了,没有想起是在哪里见过面。

    李宁咏态度亲呢地拍了拍王桥的衣领,道:“你这人平时周武郑王的,吃饭就暴露了本相,老是要掉饭渣在衣领上,特别是遇到穿白衬衣时,难洗得很。”

    王桥稍稍侧了侧身体,躲开那只曾经十分熟悉的手,道:“你喝了酒?”

    李宁咏突然间眼圈一红,道:“就是,我喝了酒。你这人也心狠,我们吵了几句嘴,你就这么长时间不过来。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难道就一点不讲感情,非得让我这个女子来求你。”说到这里,眼泪就流了下来。

    李宁咏的眼泪半是演戏半是认真的。在无数个夜里,她都在想念着王桥,想念着曾经在一起的美妙滋味,而这种美妙滋味深入骨髓,让其难以忘记。听闻王桥当了城关镇代理镇长以后,她还和母亲吵过一架。吵架归吵架,她并没有主动去找王桥,尽管王桥当了代理镇长,比起杨家的底蕴还是差了不少。

    今天李宁咏喝了酒,看见王桥和前女友在一起,双重作用之下,让她失去了理智。

    在这种情况下,王桥只能苦笑,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喝酒吧,其他事情不用说了。”

    李宁咏露出凄美神情,道:“为什么不说,一个女人的青春有几年,我们一起相爱这么久,你说变就变,说断就断,心真狠。”她抹了眼泪,道:“别人说男人痴一时迷,女人痴无药医,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终于信了。”

    她对着晏琳自嘲地笑了笑,道:“我一时没有控制住,让你们见笑了。”

    见到李宁咏梨花带泪,清丽脱俗,相形之下,坐在晏琳身边的王桥便有了陈世美的嫌疑。

    田峰、蔡钳工对王桥的事情并不是太清楚,见到李宁咏的模样,暗自感慨王桥艳福不浅,生在福中不知福。

    (第三百三十四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