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四十二章父训

    王桥道:“昌东电力篮球队打到前四名不敢保证,打出静州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张大山觉得很奇怪,道:“你在城关镇当镇长,怎么会到电力篮球队当外援?哪里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

    王桥道:“我去当外援的时候,因为受彭克案影响调到档案局做外督工作,事情不多。我的房子租在电力局家属院,经常听到篮球声,一时手痒就下场打了几回,结果被小李局长看上了,就加入电力队篮球队,算是外援。”由于小李局长借钱很耿直,他就很巧妙地在张大山面前提起小李局长的名字。

    张大山道:“我在昌东工作时认识昌东电力局的李正坚,他应该是大李局长,这个小李局长倒不认识。”

    王桥道:“小李局长是学电力的科班,年龄小,刚满三十吧,因此电力局就分为大李局长和小李局长。”

    在推荐邱洪给邓建国时,其实是杨琏在旁边一步一步推波助澜,王桥趁机顺水推舟将邱洪推了出去。此时没有杨琏这种有力人物帮腔,又对电力系统内部关系不完全了解,王桥在说起小李局长情况时小心翼翼,没有敢轻易表达自己的态度。

    王永德听到儿子谈起打球之事,忍不住开腔道:“你是代理镇长,哪里有时间去打篮球,以后别去了,不要影响工作。”

    返璞归真的张大炮道:“永德,打篮球和工作不矛盾,以前战争时期,环境那么艰苦,战斗那么频繁,大家还不是经常打篮球。”

    王永德是很尊重张大炮的,听到老人家发了话,也就不再批评儿子。

    春节期间,各家有各家事,饭罢。大家也就散去。

    在散去前,王桥要来了赵波家里电话,亲自给赵波爸爸打了电话。然后,他和杜建国送赵波来到了长途车站。在候车厅等车时。赵波颇为不安,屁股不肯落在椅子上,在王桥和杜建国面前走来走去。

    杜建国道:“别走了,再走脑袋都转昏了。”

    赵波道:“我爸春节来找过我,闹得不欢而散。现在灰溜溜回去,没面子啊。”

    王桥嗤道:“在爸妈面前讲个屁面子,说一句对不起,甚至不用说对不起,只要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你爸妈一句重话都不会说你。原因很简单,害怕你再跑。你都是几十岁的人了,还与家长堵气,真是讨打。”

    赵波一副脸红筯涨的表情,道:“蛮哥。你现在怎么变得牙尖嘴利,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好、好,接受你的意见。”王桥走到赵波身边,将一个信封递给他,道:“别撑面子了,没钱就没钱,接受朋友善意不可耻,以后若我落难,你给我钱,我绝对不会拿着手软。给爸妈卖点东西回去。别打空手回家。他们也是人,也需要得到爱的回报。”

    赵波这两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直没有把心思放在家人身上。换句话说,最爱赵波的人由于爱得太无私反而被赵波所忽视。听到蛮哥的叮嘱。赵波脸现羞愧之色,道:“蛮哥,虽然你有时很讨厌,我还是要谢谢你。相较之下,胖墩要敦厚一些。”

    杜建国笑道:“我不知道你是在表扬我还是在批评我,我劝你这么多次。你都没有听,还是蛮哥拳头管用。”

    屏幕上显示出了班车进站消息,赵波给杜建国来了一个热情拥抱,杜建国也用力拥抱他,将青皮勒得差点踹不过气来。

    赵波又与王桥来了一个热烈拥抱,松开后,他突然指着王桥身后方向道:“那是谁?”王桥下意识回头,赵波抬起腿,踹在王桥大腿处,然后撤腿朝检票口跑,进了检票口,他才回转身,得意地对着王桥大笑。

    看到赵波部分恢复了活力,王桥虽然被偷袭了一脚,还是发自内心高兴。他作了一个电话手势朝赵波比划了一下。赵波在上车前,也比划了相同的动作。

    离开客车站,王桥和杜建国聊着天走到停车场。上了车,杜建国望着王桥,道:“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王桥太了解杜建国了,见其吞吞吐吐,便猜到他想说什么,道:“与男女有关的事情就不必说了。”

    杜建国与陈秀雅刚刚得出的结论被一句话堵在肚子里,就道:“我知道赵波为什么要踢你一脚,你这人太锐利,锐利得有些讨厌。”

    王桥道:“真的吗,我没有感觉到。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杜建国道:“老子不说了。”

    王桥发动了汽车,将小车开出车位,笑道:“别矫情了,该说的还要说。否则憋在你的肚子里,会让你难受。”

    杜建国道:“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了。这事是秀雅提出来的,她说张晓娅是很有内涵的女孩子,人聪明,教养又好,在象棋社被称为酒窝公主,和你是良配。我给你说一个事实,小孩的智商主要遗传自母亲,你要想家族兴旺,就得找个好老婆。秀雅由于家庭原因,从来不八卦,这是她第一次对你的恋爱发出明确意见。”

    王桥脑海中浮现出张晓娅的样子,摇头道:“现在我的主要精力是在工作上,男女之情暂时不考虑,总得给我一个添伤口的时间。”

    杜建国拉长声音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现在张晓娅没有谈恋爱,你也是自由人,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等以后张晓娅谈了恋爱,你就没有机会了。”

    将杜建国送到住处,王桥没有再开玩笑,真诚地道:“代我转告陈秀雅,谢谢她。”

    开车回华荣小区,父亲王永德、母亲杜宗芬、姐姐王晓和林海都在客厅坐着。林海在未来的岳父岳母面前就很内敛,将平时的潇洒丢在一边,如一个刚出校门的青年人。

    见到王桥进门,四人目光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王桥对四人的眼光有点惊讶,低头看自己,裤子拉链拉上的,衣服上也没有怪异之处,道:“怎么这样看我。”

    王晓道:“过来坐吧。爸正在谈你的事情,你和爸到里屋去吧。”她正面对着王桥,挤了挤眼睛。

    王桥用眼角余光瞅了瞅父亲严肃表,明白父亲肯定有话要说。主动道:“爸,有事找我,到里面谈吗?”

    王永德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事,就是有几句话憋在肚子里。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给你说。在座的都不是外人,就在客厅里谈。”

    王桥道:“爸,有啥事。”

    王永德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有几句话不吐不快。我觉得这一段时间来,你变得浮躁了,变得急功近利了。”

    王桥有点发懵,道:“爸,这话从何说起。”

    王永德道:“就是你从拜访张家开始。这么多年,我们都知道张家在昌东,为什么一直没有去寻找。因为有许多顾忌。”

    从小以来,王永德便秉持着其自己的为人处事观,并一遍又一遍在王桥耳中讲。王桥听到熟悉的语言,内心有些不耐,但是没有表达出来,坐在父亲对面。

    王永德道:“你跟我说老实话,找张伯伯家、找堂伯家,到底是什么真实目的,是为了亲情还是为了当官?”

    王晓为弟弟辩解道:“如果张家不认弟弟,最多尴尬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损失。现在结果很好,找到一门失散多年的亲戚。不仅是对我们好,对堂伯公也好,终于去掉了堂伯公的心病。”

    王永德道:“这个结果自然是好的。我也很高兴。我想问的是动机,当初王桥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官职才到张家!这一点不容置疑。”

    王桥沉思了一会,道:“爸讲得不错,我找张家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前途和官职不能完全划等号。我一直洁身自好,没有收受贿赂的主观意图,这是纪委认可的事实。但是彭克案的结果是被免职。调到了档案局,我必须为自己的前途寻找出路,不能坐以待毙。”

    王永德道:“难道档案局工作就不是工作,全国有多少档案局,这么多干部职工都能在档案局工作,为什么你把在档案局工作看成世界末日,这一点引起我的警惕。”

    林海和王晓谈恋爱后,王晓曾经多次开玩笑说父亲是“唐僧”,总会大义凛然地在耳朵念经。接触过好几次以后,林海觉得王永德很随和,并没有出现过“唐僧”式念经。要论此事是非曲直,林海从内心深处觉得王桥做得挺不错,完全没有问题,王永德的指责过于求全责备了,有些迂腐。

    王桥说了大实话,道:“爸,我从山南大学毕业,有自己的政治理想,肯定不会甘心仕途就此打住。我自问品德和能力还是优秀的,与其让官职由那些德与行都不如我的人占据,还不如让我在岗位上多为老百姓做点事情,这是现实主义态度。”

    “你能说实话,这一点值得夸奖。”王永德又道:“你不要嫌我鸡蛋里挑刺,我就是从你嫌弃档案局以及四处钻营找关系看出些苗头。你现在这种做法实际上开始走上另一条道路,今天跨出这一步,明天如果有人威胁到你的职位,你会不会有更激烈反应?如果要想升官,领导又爱钱,你会不会用钱去买?你现在是在走小圈子的路线,如果以后小圈子里的人有问题,你是站在事实和法律一边,还是站在小圈子一边?你为了自己的前途,最终就会走到理想的另一边。”

    林海听得有些发愣。

    王桥倒是熟悉这种风格,父亲读书多,眼光确实税利,发现了自己的微小变化。可是社会是现实的,进入社会不发生变化,只能步步受制于人。而且父亲是站在静态角度看问题,将事情想得过于悲观了。他冷静地道:“爸,妈,我在这里给你们保证,绝对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但是,我不会作茧自缚。”

    王永德道:“我知道现在很难说服你,给你提一个建议,你在做事的时候,一定要想一想本心,不要为了官职丧失本心。这一点听起来简单,其实很难做到。”

    (第三百四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