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五十三章与书记的共识

    市委邓建国书记即将来到城关镇,这是一条重要信息。王桥不敢马虎,回到城关镇以后,与宋鸿礼通话后,立刻就返回到城关镇办公室。

    回到城关镇办公室接近班时间,宋鸿礼办公室门口站了好几个等着汇报工作的人。他们看到王桥走进办公室,便知趣地与王桥过了招呼,离开办公室,准备明天再行汇报。

    王桥在桌前坐定,道:“宋书记,中午没有宴请,有些不礼貌啊。”

    宋鸿礼正言道:“城关镇是大镇,得应付各种局面,三教九流都得接触,很多时候个人喜好得让位于集体利益。”

    王桥不想解释与牛清德接的矛盾,道:“牛清德这些年挖矿找了大钱,突然跑到小馆子请我们吃饭,肯定有什么想法。”

    宋鸿礼道:“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想要买镇属企业大鹏铅锌矿。”

    王桥皱着眉毛,手指轻轻地桌上敲动,“这事有点问题啊,大鹏铅锌矿是小矿,资源所剩不多,效益也一般,前次办公会,杜镇还专门提起过,准备按照省里关停并转的要求,把这个矿关掉。”

    “他出的是市场价,还算是公平。”宋鸿礼听说过牛清德发财之后财色赌俱全的劣迹,并不想与他过于亲近。他原本想让王桥顶在最前面与牛清德虚与委蛇,没有料想王桥压根就不想与牛清德打交道,自己也只得顶上去了。

    王桥太了解牛清德,听到价格还算公平,疑心更重,道:“这种没有利用价值的小矿,牛清德买起来做什么?”

    宋鸿礼道:“大鹏铅锌矿往上走。就是阳和镇了,牛清德在阳和镇有一个矿。”

    阳和垃圾场就位于阳和镇,是王桥非常熟悉的地方。王桥参加工作后被分到了城管委。担行分管环卫的副主任,在城管委工作的一段时间里。倒有一大半精力耗在阳和垃圾场。正因为此,他对阳和镇地形地貌非常熟悉,脑中浮现起一幅画面,沿着大鹏铅锌矿有一条机耕道,沿着机耕道往上,就是牛清德经营的最大锑矿,名为清德锑矿。

    王桥道:“宋书记是什么想法?”

    宋鸿礼没有轻易表态,道:“我正想听听你的想法。”

    王桥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准备抽时间到大鹏铅锌矿去看一看,再回来和书记商量。”

    宋鸿礼道:“在八十年代,乡镇企业发展得很红火,大鹏铅锌矿就是当时效益最好的镇属企业,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后来镇属的企业大部分都不行了,包括私人的乡镇企业都慢慢做不动了,剩的就是这种资源型企业。我的想法就是把所有镇属企业全部处理掉,城关镇该做的事情很多,没有必要陷在企业经营里,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也是符合产业政策的,抓大放小,大鹏铅锌矿就是那种小的。应该放掉的。”

    王桥道:“那书记的意思是还得处理大鹏铅锌矿。”

    宋鸿礼点了点头,道:“肯定要处理,留在手里没有什么益处,至于处理的方法,你认真调查研究以后,再拿出来商量,把程序走好,做好记录。”

    王桥原本还以为宋鸿礼会倾向于牛清德,但是听到两句话。便明白了宋鸿礼其实也不倾向于牛清德。宋鸿礼是用非常含蓄的语言讲了处理方式:王桥提方案,集体研究。做好记录备查。

    这种谈话方式让王桥很舒服,又聊了几句闲事。两人才把讨论焦点集中在村民议事规则之上。

    宋鸿礼道:“你拟定的几条我认真看过,很朴实,也有新意,有高度,我本人是赞同的。”

    村民议事规则表现很寻常,是将以前工作方法进行了简单归纳,但是王桥却知道村民议事规则另有玄机,更倾向于利于群众本身的力量。他有点担心工作经验丰富的宋鸿礼会固守成规,提出反对意见。听到宋鸿礼明确表态赞成,也就放心来。

    宋鸿礼继续道:“这些年我也进行过思考,当前基层的状况不容乐观,我这种年龄大的干部就是图个完成任务,你这种年龄轻的干部就想出政绩。”

    王桥见宋鸿礼说得这么直接,也跟着笑了起来,道:“宋书记倒也直接。”

    宋鸿礼道:“我们两人在一起,都是聪明人,何必说那些虚的。刚才说了主要领导,至于副职以及其他干部,大部分精力就是想办法催交各种税费罚款,这些事情都不是群众真正想做的事情,干部和群众想的不一致,不出矛盾才怪。”

    这些话都是大实话,宋鸿礼到了这个年龄反而有了一些返璞归真的感觉,在私场合压根不想说官话和套话。

    王桥道:“农林特产税被取消了,据我判断,取消农业税也是不久的事,更别说其他收费。”

    “皇粮国税收了两千年,哪有这么容易就取消。”宋鸿礼并不同意王桥的判断,又道:“希望如此吧,真要取消,我们的工作压力就少了一半。言归正传,我再来说你的议事规则,对外宣传时,必须要戴高帽子,这个高帽子如何取,我也有了点想法,村民议事规则太空泛,应该改成诸如青桥村民六步议事规则,明确一个村,让视线聚焦,就更有示范效应。”

    王桥道:“书记高明,我同意这一点。”

    论工作经验和对历史的认识,宋鸿礼是远远强于王桥,改这个名字看似简单,实则是人生经验和政治经验长期积累的经果。

    宋鸿礼道:“青桥村民六步议事规则的核心是一套实践基层民主提高执政能力的制度,民主决策,让群众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民主管理,让群众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民主监督,让群众自己监督自己的事情。”

    说到这里,王桥再次竖起了大拇指,道:“我不是拍马屁啊,书记确实是高屋建瓴。”

    宋鸿礼摆了摆手,道:“我是即将退出舞台的人了,很多事情想得到,但是仅仅想一想,已经没有锐气和冲劲去实践了。你的想法尽管不是太完善,但是敢于闯敢于试,等到经验丰富以后,总会做出成绩的,这就是我和你最大的区别。我走过了最好的年龄,差不多就是夕阳了,你还正是十点钟的太阳,如日中升。说实话,我很羡慕你现在的年龄。如果我是你这个年龄,也会拼命闯一番事业出来。”

    与书记达成了基本共识,这让王桥很是欣慰。谈完了事,王桥主动道:“宋书记,晚上喝一杯?中午让你为难,赔个礼。”宋鸿礼笑道:“我们两人真不必来这些虚的,我回家,喝老婆煮的清稀饭,比什么酒席都舒服。”

    在回家路上,王桥暗自感叹自己运气好,参加工作以后屡次都遇到了好上级。走过县电视台时,他不由得想起了在市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的李宁咏。他摇了摇头,将脑中在浴室里的身影抛在脑后。

    以前想起李宁咏时总会想起邱宁刚摊牌,今天想起李宁咏却想起了往日的旖旎情景,王桥作了一个自我总结:很久没有性生活,菏尔蒙已经在身体聚集得太多了。有一个好身体对于单身男子也是一件麻烦事,总会引导你想些男女之事。

    为了消耗菏尔蒙,他准备回去以后就去打篮球,痛快地跑一个小时,应该能消耗体内能量。

    接近电力家属院时,远远地看见一个光头站在家属院门口,背了一个双肩包,低关头,嘴里念念有词,来回走动着,正是大学同学赵波。

    王桥加快脚步,喊道:“青皮,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打个电话。”

    赵波气色明显比上一次见面要好得多,脸上有肉,眼睛有神。他被王桥打了一拳,连忙退了两步,道:“蛮子,你不要这么野蛮,好不好?”

    王桥道:“你怎么不打个电话?”

    “我原本是想坐车回阳州的,又觉得回阳州没有意思,准备到你这里暂住一段时间,好好复习,准备参加九月的司法考试。”赵波又道:“我住在你这里,没有什么不方便吧,我是指女人方面。”

    王桥道:“我就是一个单身汉,能有什么不方便?”

    赵波道:“你和那个主持人分手这么久,还没有新的目标?”

    王桥道:“每天忙得连轴转,哪里有时间去寻找新的目标。走,你还没有吃饭吧,晚上我们哥俩好好地喝两杯。”

    赵波脸色突变,道:“别在这里啰嗦,我要上厕所,涨慌了。昌东的公共厕所都到哪里去了,我找了半天没有找到。”

    两人急急忙忙上楼,刚开门,赵波就冲进了厕所,痛快地放水。

    王桥拿出手机,正准备给办公室附近馆子打电话,让准备点腊排骨和土鸡汤。电话响了起来,打进来是久未联系的吕一帆。

    吕一帆道:“我在出租车上,马上就要到昌东了。”

    吕一帆一直在与艾敏保持联系,当得知王桥谈恋爱以后,便没有再到昌东。由于王桥已经与女友分手,重新变回了单身汉,这一次吕一帆到山南把事情忙完后,神差鬼使地就前往昌东。

    在厕所里,传来赵波的歌声:“我是一只小小小鸟,想要飞啊飞得高。。。。。。”

    这个歌声让王桥一阵牙疼。

    (第三百五十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