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五十四章谈心

    在厕所里的赵波心情不错,迎着往下而来的热水,仍然在高声歌唱,“。。。。。。我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样的要求会不会太高。。。。。。”

    吕一帆孤身前往昌东来与自己见面,孤男寡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自然是不言而喻的。王桥脑筋急转,想着晚上的安排,他问道:“你现在到哪里了?”

    吕一帆笑道:“刚进城,还早。要到电力家属院时,我给你打电话。”

    王桥有意提醒道:“接到你电话的时候,青皮恰巧也到我这里来了。他毕业以后没有工作,准备参加今年的司法考试。”

    听说赵波也在昌东,吕一帆有点意外,随即笑道:“好啊,今天晚上我们三人还可以喝酒。你在昌东工作这么久,酒量提高没有?”

    王桥道:“还行吧。酒量是受身体遗传限制,无论怎么喝,都喝不过胖墩。陪你喝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吕一帆道:“你别小看我,我的酒量还行,至少比青皮要好。”

    聊了几句,王桥就思考晚上如何睡觉。他如今是城关镇行政长官,县城所有辖区都属于城关镇的地盘,带着吕一帆去开房是不行的,因为极有可能被人撞见。最安全的地方还是住在电力局家属院里,他租住的套房是两室一厅,能住下三人。

    打定主意后,王桥泡了茶水,通过一套动作让心情安静下来。他想好了晚上的安排:赵波独自睡一间房子,吕一帆就睡自己的房间,自己就睡在客厅。

    赵波穿着内裤就出来了,道:“蛮哥会享受生活,一个人都过得有滋有味。”

    王桥放下茶杯,风轻云淡地道:“等会吕一帆要来。”

    赵波道:“吕一帆,体育系的那位,她要来?”

    王桥道:“嗯,她要来。”

    赵波用疑惑的眼神瞧着王桥。道:“当年在老味道时,我就觉得你们两人有点暧昧,如今她千里迢迢都要过来看你,果然关系不浅。老实交代,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王桥道:“吕一帆结婚了,小孩都要满岁。她负责山南这边的生意,所以经常山南。”

    赵波兴致盎然地道:“到山南很正常,但是从山南跑到昌东就不正常。”

    吕一帆此时已经到了电力局家属院。她作为一名美女。比光头赵波有着明显优势。电力家属院守门大爷见到吕一帆进门根本就没有反应,视若无睹,而刚才赵波想进来时,大爷将其叫住,仔细盘问,最后还是将其拒之于门外。

    吕一帆以前来过电国家属院,而且还备有家门钥匙。当王桥与电视台主持人谈恋爱以后,她差点就将钥匙扔了,后来还是舍不得,于是将这柄钥匙保留下来。当作一段感情的留恋。这一次与艾敏通话以后,得知王桥与那位电视台主持人分了手,她忍不住就飞到山南,一则确实是有业务需要处理,二则她很想王桥了,身心皆想。

    吕一帆回到北三省后,结婚,生小孩,生活步入了常规。她此时有些认命,准备和生意做得不错的丈夫好好过日子。相夫教子,做做生意,也还不错。谁知很快就发现丈夫在外面还有女人,而且不止一个。在家乡。事业有成的男人在外面养小三是极为普遍的事情,吕一帆没有吵闹,只是差一点就得了产后忧郁症。幸好她是一个坚强乐观的人,自己将情绪调整了过来。

    她下定决心等到翅膀硬了以后再和现在丈夫谈分手的事,反正两人的结合也谈不上感情基础,一个图自己年轻漂亮的身体。而自己则图对方的钱。

    在楼下徘徊了一阵子,吕一帆拨通了电话,道:“我进了电力家属院。”

    王桥接到电话以后,立刻下楼,在楼门洞两人碰了面。

    王桥上下打量了吕一帆一眼,道:“你除了脸颊稍稍有些胖,身材恢复得很好,小孩多大了?”

    吕一帆的心跳了跳,道:“九个月了,是个女孩。”

    王桥道:“女孩像你,应该很漂亮。”

    吕一帆道:“一半像我,一半像他爸爸。”

    王桥道:“只有一半像你,就很漂亮了。”

    吕一帆将手中的提包递给王桥,开玩笑道:“你的嘴巴变甜了,但是不主动,应该帮我提包啊。”

    几句话之后,两人消除了隔阂,互相看着对方亮睛睛的眼睛,笑了起来。笑起来后,久未见面的隔阂顿消,吕一帆小声道:“青皮是什么时候来的?”王桥道:“比你到来早半个小时。”吕一帆轻笑道:“他来得不是时候啊。”王桥道:“也无所谓,我们总有机会的。”吕一帆道:“你想要什么机会。”王桥笑了笑,不语。

    吕一帆道:“有赵波在房间里,总觉得不妥,我去开宾馆,到时你过来就行了。”

    王桥道:“以前还差不多,现在不成了。我是城关镇代理镇长,隔两天就要开人代会了。在城关镇地盘上,一镇之长得千万小心,说不定就会遇到认识的人。”

    吕一帆伸手挽住王桥手臂,道:“那以后我就在山南买一间房子,给你一把钥匙,你敢不敢要?”

    王桥道:“反正我是单身汉,暂时又不想再找女朋友了,累得慌。你敢给,我为什么不敢要?”

    吕一帆道:“听说你和漂亮的电台主持人谈起恋爱,你这把钥匙我差点丢了。你这人挺有女人缘的,为什么就人家被甩了?”

    “你的消息很灵通嘛,什么都知道。”王桥最不愿意提及被邱家摊牌的事情,道:“往事不堪回首,不说也罢。”

    吕一帆道:“黑哥给我打过电话,还是胖墩和艾姐,你的活动我都知道。”

    两人上了楼,就见到赵波站在门口。赵波以前在老味道与吕一帆也是极熟悉的,张开怀抱道:“吕一帆,久别重逢,我们抱一个。”

    吕一帆也挺高兴,不过没有和赵波拥抱。道:“王桥当镇长,胖墩当名记,青皮怎么这是这个丝样子?”

    说话点到了赵波痛处,赵波收回手臂。自嘲道:“我正在认真复习,准备参加司法考试,到时后先制人,绝对比他们赚钱多。”

    三人在屋里坐了一会,就到外面吃饭。

    吕一帆上次吃过火锅肥肠鱼。一直记着这道菜的独物味道,在山南阳州和静州都找了几次,无奈味道总是不一样。赵波是川人,对美味同样有着特别喜好,道:“这道菜其实是老式传统菜,流行过几年,但是这几年没有听说了,吃的人也不多。”王桥道:“师范后街的这一家肥肠鱼,倒是几年都没有变化,不是原味。我想你们应该喜欢。”

    在1993年,王桥在中师毕业时,因为在师范后街吃了一顿肥肠鱼,恰好遇到了当时的教育局长彭家振。而彭家振在做实习老师时被王桥父亲王永德批评过,这一次偶遇直接导致王桥被踢到了偏僻的旧乡小学。如果没有被踢到旧乡小学之事,王桥就不会遇到吕琪,也就不会有后面发生的种种事情。

    这世界有很多因和果,很多后果看似偶然,其实早就有“因”在前面存在。

    三人一路步行,谈起了在山南大学的往事。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一般。

    走到师范校大门时,王桥道:“这就是我曾经读过书的师范校,现在师范校没有了,改成普通中学了。”

    吕一帆道:“山南这边撤得早。我们那边还有中师。我对撤销中师其实有不同意见,农村教师明显不足,大学生到农村去教书又不安心,以后会发生教师荒的。”

    王桥不以为然地道:“大学扩招了,以后大学生多得是,还怕没有人到农村教书。”

    七八分钟后来到了火锅肥肠鱼老店。此时王桥已经是城关镇行政一把手。事业有小成时,再回头来看这个改变命运的肥肠火锅鱼老店,又是另一种心情。

    几年时间,肥肠火锅鱼开了几家分店,老店却依然保持着原来格局。虽然重新装修过,但是格局一点都没有变化。三人走进店里时,堂厅六张桌子全部坐满,桌上皆放着洗脚盆大小的盆子。红红的汤上浮着肥肠和鱼片,满盆都是花椒和红辣椒,散发着诱人香味。

    吕一帆深深地吸了吸鼻子,道:“真香。我喜欢这个味道,有点肠子臭臭的味道。”

    圆脸老板娘比十年前老了一头,显得富态得多。她刚从二楼下来,见到了王桥,热情地道:“王镇长,你来吃鱼。”

    王桥对这个圆脸老板脸印象深刻,只是没有想到对方会认得自己,问道:“你认识我?”

    王桥以前读中师时,因为家里并不宽裕,除了毕业时来吃过一次火锅肥肠鱼,还真没有来过。工作以后也来吃过,不过次数很少,且每次都有很多人,想必老板娘对自己没有印象。

    圆脸老板娘道:“前几天城关镇餐饮协会在城关镇开大会,王镇长出来讲过话。你讲得真好,我是用力鼓掌的。”

    王桥这才明白为什么圆脸老板娘认识自己,笑道:“今天我带外地朋友来吃饭,把味道弄地道些,我们三人就吃三斤鱼,一斤肥肠。”

    吕一帆轻笑道:“你把我们三人当成大肚汉了!晚上吃这么多东西,要长胖的。”

    王桥道:“若是点少了,到时肯定不够吃。晚上多吃点,吃完后做运动,就不会长胖。”

    圆脸老板娘热情地道:“楼上还有一个雅间,王镇长请楼上走。”

    王桥三人刚上楼,遇到一条大汉往下走。大汉邱宁勇见到王桥,皮笑肉不笑地道:“王镇,吃饭?”

    王桥脸上没有表情,道:“吃饭。”

    两人擦肩而过时,邱宁勇看了吕一帆好几眼。

    晚饭,三人兴致很高,喝了两瓶白酒。

    回到家时,青皮在客厅里唱了一会歌后,酒劲上涌,倒头就睡,鼾声大作。

    王桥将青皮房门打了过来,然后轻手轻脚走到屋外,对吕一帆道:“青皮酒量不行,肯定得睡一晚上。”

    吕一帆似笑非笑地道:“难怪你晚上会这么起劲劝酒,是存心的。”

    王桥泡了一杯茶水,道:“按照常理来说,喝了酒是不适合喝茶的,但是喝了茶身体舒服些,今天以舒服为主。”

    吕一帆双腿盘在沙发上,脸颊红润,双目带着些迷离神情,道:“最初见到你时,我还有些陌生感,现在终于回到以前了。”

    王桥坐在吕一帆对面,道:“很难回到以前。”

    吕一帆道:“那我们就假装回到以前。”

    王桥道:“不用假装,就是活在当下。”

    吕一帆道:“我算是想明白了,不仅男人当自强,女人也要自强。这次到山南,我和艾姐谈了很久,她谈了第一次与你相遇的特殊场景。”

    王桥惊讶地站了起来,道:“艾敏和你谈了此事?全部细节?”

    吕一帆道:“她谈了,当时下岗,差点成为路边店女郎,遇到你才开店。我之所以和艾姐关系一直很好,就是我们都有相似的工厂背景,这是当年千万工人下岗后悲伤经历的写照。我要和她一样,最终自己做成事,为自己的明天负责。我问过艾姐,她不准备再婚了。”

    王桥一直把艾敏当成生意伙伴,倒是从未关注其感情生活。

    聊了一会,吕一帆道:“我走了一天,出了不少汗水,先洗个澡。”

    取了内衣裤,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就听到水声。这个水声如此撩人,让王桥坐立不安,他走到赵波房间,听到轻微的鼾声,这才心安。

    当转到房间正中,卫生间房门打开一条小缝,吕一帆声音传了出来:“我的毛巾没有了出来,在包里,帮我取一取。”

    王桥打开吕一帆小包,小包还有一条半透明的内衣,另外还新买的未拆封的毛巾。他目光在半透明内衣上停留半秒,取了毛巾走到卫生间门前,道:“这里,你的毛巾。”

    (第三百五十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