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五十五章王桥的评价和邱家的反应

    吕一帆一阵大笑,道:“看来你始乱终弃,引得别人嫉恨啊。”

    王桥一幅很糗的表情模样,道:“你恰恰说反了,当初我牵涉进静州梁强案,被打入冷衙门,然后被邱家果断抛弃。现在我有了起色,他们家人又开始嫉恨我,你说我冤不冤,六月飞雪啊。”

    吕一帆很八卦地道:“你以前那位是主持人,应该很漂亮,有没有相片,我看一看。”

    当初摊牌之时,王桥将李宁咏所有物品包括小内裤等等装成一个箱子,送到了李宁咏所在小区的门岗处,算是一个了结。后来王桥才发现在抽屉里还有几张漏网之鱼——李宁咏与外出时的相片。原本想给李宁咏寄回去,想了想又作罢,毕竟好过一场,留几张相片也算是对青春的回忆。

    吕一帆拿到几张相片,仔细看了,道:“她确实漂亮,可惜了。”

    王桥道:“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早点出问题其实是好事。我当初也是失察,失察的原因是菏尔蒙失调,精虫上脑,影响了判断力。”

    吕一帆笑道:“停、停、停,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冷静的人,也会判断失误。”

    王桥在吕一帆面前一直很放松,开玩笑道:“这事也得怪你。自从你离开了学校以后,我就没有真正有过性生活。我的身体又好,积累的里比多太强,通俗说就是精虫上脑,所以就失察。其实也不算失察,客观地说,李宁咏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如果不是遇到静州案,她在官场上还真是一个好帮手。她这人头脑非常冷静,是个现实主义者,往往一针见血见到事情本质,而且擅长拉关系,走上层路线。她如今在宣传部办公室工作。我估计在几年之内,她肯定会有一个不低的职务。”

    “你说的李宁咏其实是小聪明,不是大智慧。若真有大智慧,你都上了贼船。怎么能轻易放你下去。聪明反被聪明误,算计太精的人家往往失之宽厚,结局并不是最好的。傻人才有傻福,这是经过历史检验的。”吕一帆将相片放在一边,温柔的将脸靠在了王桥的肩头。

    她又道:“刚才你说被尿泡打脸。是不是要反击。”

    王桥嗅着吕一帆熟悉的体香,伸手揽着其腰,道:“邱宁勇表面是鲁莽,实则也有自己算盘,今天这事,我就算能猜到是他指使的,可是也不能摆在桌面上。真要摆在桌面上,说不清道不明的反而是我,所以这个哑巴亏我是吃定了。我也不会傻傻地想着报复,报复一定要有利害关系。凭白无故去结仇,实为不智。”

    吕一帆依在王桥怀里,仰头看着其下巴,伸手摸着短胡茬,道:“你真的成熟了,象个办事的男人。”

    王桥道:“错,不是像个,本身就是男人。”

    里屋传来咚地一声,两人来到里屋,见青皮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发出轻微的鼾声。王桥和吕一帆相视一笑,来到里屋,一人抬脚,一人抓手。将青皮又扔回到床上。

    吕一帆道:“青皮今天晚上喝了多少?”

    “我算着他的量,醉倒又不出事的量,四两到五两之间。”王桥笑道:“他睡得很沉,我们不用担心他,再去战斗。”

    “东风吹战鼓擂,当今世界谁怕谁。走吧。”吕一帆退出里屋,斗志非常昂扬。

    第二次结束,两人相拥在床上,透过窗看着天上繁星。吕一帆有些失神,又赶紧将心神拉回到当下。她暗道:“如果有流星,我就发个愿,一定要赚很多钱,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这时,天边有流星划过,非常漂亮。

    第二天晚上,邱宁勇回到巴州,在家里吃饭,为母亲李珍英庆贺生日。由于是普通的“寒生”,没有请其他客人,就是家里的子女。

    邱大海参加市人大的接待活动,没有回来吃晚饭。

    李宁咏在市委宣传部办公室耽误了一些时间,接近七点钟才回家。她回家时,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都已经回来,在客厅里热热闹闹地聊天。

    邱宁勇见到妹妹,道:“三妹,杨少爷不来?”

    李宁咏弯腰换鞋,道:“我妈过生日,叫他过来做什么?”

    邱宁勇道:“杨少爷是你对象,妈过生日,应该叫过来。”

    李宁咏道:“现在八字才一撇,早得很。”

    邱家上下都知道李宁咏还没有将王桥忘掉,这是让大家最很头疼的事情。邱宁勇等到妹妹回房间换了衣服出来,道:“昨天我见到王桥带着一个女的到火锅肥肠鱼吃饭,那女的身材不错,长得也还行。”

    李宁咏心里紧了一下,随即装作无所谓的态度道:“他和女的吃饭,很正常。”

    邱宁勇故意刺激道:“这么快就又谈恋爱,王桥也太花心了吧。”

    李宁咏有些恼怒地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是否花心关我屁事,二哥,别在家里提不相干的人。”

    邱宁勇道:“昨天晚上我在肥肠火锅鱼馆子看见他以后,便让人跟了他一段,结果,那女的跟着王桥到电力家属院了。三妹,你就别想着王桥,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你和他分手时间很短吧,居然就又带女人进屋了,据我看来,这女人和他不是一天两天了。”

    人的心思很奇怪,明明是邱家共同决议放弃了王桥。可是当王桥不费吹灰之力就翻了身,邱家人反而都认定王桥对邱家隐瞒了重要事实。对于李宁咏来说心理更是纠结,她一方面在追求自己的幸福,另一方面却对王桥又有新欢妒火中烧。

    “真的带了女人进屋?”李宁咏有些气急败坏。

    邱宁勇笑道:“真的带进屋了,后来我找人报警,让派出所的人去抓。”

    李宁咏一脸期待地道:“抓到了没有?”

    邱宁勇神神秘秘地道:“当然坏了他的好事。”

    “胡闹。”邱宁刚一直在听弟弟和妹妹聊天,突然大声说了一句。

    邱宁勇从小就有点怵大哥,解释道:“我没有出面,教没相干的人报了警。派出所按职责去查了,就是这样。”

    邱宁刚虎着脸道:“王桥是昌东城关镇镇长,是昌东县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若是这件事闹大了,你要负责任的。”

    邱宁勇用无所谓的态度道:“我没有出面。能负什么责任。反而是王桥有些说不清楚。”

    “王桥是性格强硬的人,不能成为朋友,也不要成为敌人,你这种做法十分不智。”邱宁刚见弟弟还要辩解。道:“你没有把话说完,说了一半藏了一半,要是真把王桥弄得十分狼狈,你早就说出来了。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去刺激三妹。”

    李宁咏气鼓鼓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邱宁勇嘿嘿笑道:“派出所去了。他们一女两男在房间,没有抓到现场。”

    邱宁刚道:“一女两男是什么关系?”

    邱宁勇道:“他们三人是大学同学,男的和女的都是昨天到昌东,一起住在电力家属院。”

    “你是在什么情况下看到王桥和那女的在一起,准确地说,你应该和王桥在火锅肥肠锅见过面?他也见到了你?”邱宁刚将弟弟说的话捋了一遍,基本上就还原了真相。

    邱宁勇道:“我们在火锅肥肠鱼还说了话。”

    “王桥智商和情商都不低于我,我能猜到事情大体状况,王桥绝对能猜到。”

    “猜到猜到,他未必能把我啃两口。”邱宁勇是公安局副局长。有着特殊身份,并不惧城关镇镇长,何况还是代理的。

    邱宁刚知道弟弟是一个小处精明大处却有些糊涂的人,无可奈何地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不要一错再错。”

    李宁咏眼圈有点发红,表情气愤。

    邱宁刚看了一眼李宁咏,道:“今天是妈的生日,此事到此为止,以后别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王桥是王桥,邱家是邱家,不要再拉拉扯扯了。”最后摊牌是由邱宁刚进行的,他到现在都觉得当时摊牌是必要的。只不过是稍早了一些,有些急躁了。如果等了一两个月再做决策,或许就不用摊牌了。

    邱宁勇道:“我就是瞧着那个小子不顺眼,在昌东,县领导见了我都客客气气,称兄到底。他算什么玩意。”

    邱宁刚不再理睬弟弟,又问李宁咏:“上次你提起过,昌东调上来的邱洪是不是给邓书记当秘书去了?”

    李宁咏道:“嗯。”

    邱宁刚道:“我最后一次和王桥谈话时,王桥提过与邓书记有关系,当时我们都忽略了这个信息,或者说低估了这条信息的价值。据我推测,邱洪给邓书记当秘书与王桥脱不了干系。你要注意维护和王桥的关系,至少不要搞得太激化。”

    李宁咏委屈地自嘲道:“我和王桥都没有见面的机会,哪里能激化,想激化都没有机会。”

    李珍英和大儿媳一起从厨房里出来,听到王桥两个字,道:“那个王桥又装什么怪,三妹,他来纠缠你,你千万别心软,把他骂出去。”

    李珍英是邱老虎的妻子,向来养尊处优,高高在上。时间长了以后,她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异化,与普通群众的视点都不一样了。

    “妈,你别在这里掺和。”李宁咏最气愤的是王桥的强硬。大哥与王桥谈话以后,他就从邱家消失,压根没有来纠缠自己。她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这样的场景:“如果王桥到楼下拿一把花,或者在家门口等着,我就上前扑在他的怀里。”

    可是,场景是设想的,这样的事情一次都没有发生,让李宁咏很有些受伤。

    (第三百五十五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