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六十四章 邓建国的收获

    江老坎没有料到堂堂的市委副书记会要求住在自己家里,呐呐地道:“睡倒是睡得下,就是条件有点简陋,实在招待不了贵客。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br></br>邓建国毫不在意地道:“你的家是楼房,有电灯,还有土豆。以前有一句老话,叫做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再加上牛肉炖土豆,这就是社会。你已经提前达到了这个水平。”</br></br>邓建国亲切笑容和恢谐语言,消除了江老坎内心拘束,江老坎表态道:“如果邓书记不嫌弃,就住在这里。家俱简陋了些,但是卫生没得问题。”</br></br>邓建国道:“你不要把我想象成什么大官,大官也是人,也是从娘肚皮里生出来的。不坐到那个位置上,和你一样一个鼻子两只眼。”</br></br>当邓建国提出留宿要求后,宋鸿礼感到有点为难。按照常理,自己是城关镇党委书记,应该由自己陪住在江老坎家里。可是江老坎家里只有四张床,邓建国睡一张,邱洪睡一张,只剩下最后一张床,若是自己陪睡了,王桥就没有地方睡了。或者,只能跟邱洪挤在一起。这样都不太妥当。</br></br>邓建国似乎知道宋鸿礼在想什么,道:“晚上宋书记就不用陪我,我小邱和小王,再加上江老坎,我们四人正好打双扣。”</br></br>领导点了名,宋鸿礼便不再纠结。</br></br>宋鸿礼从邓建国提议的细节中,瞧见了王桥在其心中的地位,也预感到王桥在这几年内绝对还会有一个进步,想到这一点,不禁感到王桥运气之佳。</br></br>午饭结束后,邓建国习惯性要睡午觉,就到二楼客房休息。宋鸿礼和王桥将邓建国送上了楼。</br></br>宋鸿礼见到江老坎洗得发白的铺盖,就悄悄国的脸色。</br></br>邓建国对旧铺盖毫不在意,道:“我中午必须要睡觉,特别是喝了点酒,不睡觉。下午血压就要高,工作效率大大降低。你们也休息一下吧。”</br></br>下楼后,宋鸿礼把黎陵秋叫到身边,道:“晚上你去买几床新铺盖来,江老坎家里的铺盖还是不行,太旧了。还要买毛巾牙刷洗发香波。”</br></br>接受任务后,黎陵秋匆匆回城。宋鸿礼在底楼找了个房间。睡起午觉。他身体偏胖,血压也有点高。睡个午觉是极好的。</br></br>王桥邱洪是年轻人,精力旺盛,没有睡午觉,坐在楼下堂屋聊天。</br></br>王桥道:“邓书记午睡一般要多长时间?”</br></br>邱洪道:“如果不喝酒,一个小时就够了。喝了酒,估计得一个半小时。今天这种情况,他心情放松,得睡两个小时。邓书记是理论水平领导水平都很高的领导,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为人很本色。”</br></br>王桥理解“本色”的意思,本色的前提是邓建国职务够高,否则处处脸色,哪里能够本色得起来。</br></br>江老坎抓了些花生,倒在桌上,让两人剥。又拿着茶缸去换新茶。</br></br>王桥叫住往外走的江老坎,道:“从三社往下走。有一个回水沱,钓鱼的不少,能钓到鱼吗?”</br></br>江老坎道:“这个小河没有什么污染,能够钓鱼,只是鱼不多,得有耐心和技术。”</br></br>王桥道:“那就找几根竿。我们去甩两杆,钓鱼晚上吃。”</br></br>江老坎道:“桶里还有两条鱼,晚上够吃。”</br></br>王桥是河边长大的孩子,素来不喜欢吃池塘鱼,道:“你那些肥鱼,不管加多少佐料都有饲料味和土腥味。我去钩两条河鱼,亲自操刀。味道绝对霸道。”</br></br>在江老坎去找鱼竿时,王桥与邱洪坐在一起聊些知心话题。</br></br>邱洪用手解开领带,道:“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我就习惯了打领带。到了阳和工作后,经常朝村里跑,反而把以前在大学的习惯完全搞掉了,整天穿得很随便。现在到了邓书记身边,出入正式场合比较多,必须要穿西服打领带,太憋气了。”</br></br>王桥己满是泥土的运动鞋,道:“我们很难改变环境,必须要适应环境。放心,很快你就重新打领带,到时没有领带反而若有所失。”</br></br>邱洪取下领带,放在随身带的包里,感慨道:“人真是现实动物,以前在阳和镇工作的时候,找朋友被人嫌弃,屡次谈不成。现在调到市委办就成了抢手货,给我介绍朋友的人不少,介绍的都是条件不错的人家,我张照片,说实话,漂亮得我直流口水。蛮哥,你说我要找那一种女孩?”</br></br>王桥想起自己的遭遇,不停地摇头,道:“我这人没有女人缘,这个参谋当不了。”</br></br>邱洪脑子里浮现起李宁咏的形象,道:“我和李宁咏当过一段时间同事,说实话,李宁咏工作能力很强,为人处事也不错,你们两人没有成功,真可惜。我有一次在吃饭时无意中提到你,她还很愤愤。我觉得她很愤愤就说明还没有忘记你。”</br></br>王桥想起邱宁勇不怀好意的行为,道:“我们两人没有任何可能性了既不成为朋友,也不成为敌人,就成一个陌生人吧。”他不想多谈男女之事,道:“邓书记对今天现场满意吗?”</br></br>“肯定很满意,否则不会主动要求留下来住一晚上。我陪他有一次去调研,有一个单位居然对单位有多少党员答不准确。邓书记也不客气,批评一顿后,坚决不吃饭就走。”邱洪见院子里没有外人,将板凳拉到王桥身边,低声道:“静州和昌东都缺政府主官,估计这两个地方的政府主官都要由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来出任。”</br></br>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消息,静州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是邓建国,昌东则是华成耀,这两人如果成为正职,对王桥是有利的。</br></br>王桥压低声音:“真的?”</br></br>邱洪道:“市里的消息是偶尔知道,县里的消息比较确定。”</br></br>王桥道:“对于我来说,这事就太凑巧了,市县镇三级政府主官都曾经担任过副书记。”</br></br>邱洪点头道:“果然如此,还真是巧。你这个位置相当好,平时要多给邓书记汇报。”</br></br>王桥伸手与邱洪握了握手,道:“我们都要努力。一起进步。”</br></br>两人正要深入地谈,江老坎提着鱼竿来到院子里。鱼杆是那种竹子做的简易杆,恰好是王桥喜欢的类型。</br></br>王桥提着鱼竿,又将竹编的鱼篓挂在腰间,顿时化身为一个渔家子。</br></br>行走在河边,晒着还算温和的太阳,园风光。想着邓建国要由副书记提升为市长,王桥觉得生活还是不错的。</br></br>河边有几个村民在钓鱼。见到王桥来了,都过来打招呼。这几人都是三社河西的村民,早就盼着修这条路,如今修路终于有了希望,他们自然高兴。</br></br>聊了几句,江老坎带着王桥和邱洪到老窝子,洒了些加有酒糟的饵料,三人便开始正式当起渔夫。</br></br>坐在河边,嗅着青草香味。盯着浮瞟,时间就一点点过去。一个小时后,王桥钓了三条鱼,收获不错。邱洪平时很少钓鱼,偶尔钓一次都是在池塘,与王桥相比就显出了技术差距。由于邓建国还在江老坎家里睡觉,王桥和邱洪不敢在河边呆得太久。当王桥钓起三条鱼后就收了杆。</br></br>江老坎对河边钓鱼的村民道:“王镇钓的都是小鱼,晚上不够吃,你们整两条过来。”</br></br>几个钓鱼的村民就提着桶拿着鱼篓过来,让江老坎自己选。</br></br>王桥在河边给黎陵秋打电话:“黎书记,你过来没有,没过来更好。你记得带几袋昌东酸菜,晚上我给酸菜鱼给大家吃。还有,割点猪肉。”黎陵秋笑道:“王镇,你这个单身汉会做饭?”王桥道:“不仅会做,水平还可以。”黎陵秋笑道:“是不是哟?”王桥道:“晚上尝一尝就知道了。”</br></br>回到江老坎家里后,王桥兴致勃勃地主动要求去剖鱼,他亲自剖出的鱼片做酸菜鱼。片形更好/br></br>江老坎道:“王镇,你就别剖鱼了。这次村民大会选了修公路的出纳会计保管和质监,我想了想,这个还得张榜出去。村里写字的都不行,你能不能帮我们写两张。上次在你办公室,的毛笔字太好”</br></br>王桥也不推辞职,道:“没问题,你弄点纸和笔来。”</br></br>江老坎道:“早就准备好了。”</br></br>宋鸿礼睡了一会,听到外面说话声,也就起了床。小睡一觉,他的精神好了许多,端起大茶杯,走到屋外。</br></br>王桥正在写关于三社社员大会推荐修路保管会计出纳和质监的通报。书法是王桥的长项,他站在桌边,略为凝神,然后笔走龙蛇,一幅书法作品便跃然纸上。</br></br>邓建国此时也醒了,他没有立刻下床,而是站在窗口朝下观察。如今乡镇干部与村民的矛盾十分突出,最恶性的是静州城郊的一个镇,数百个老百姓与村干部发生冲突后,围攻了镇政府,将党委书记和镇长关在屋里,限制自由长达十个小时。</br></br>与农村此起彼伏的冲突相对比,城关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却与村民关系十分融洽。通过观察,邓建国判定这不是演戏,而是实实在在的关系不错。在了这个印象,他对老成持重的宋鸿民和冲劲十足的王桥都深有好感。</br></br>下楼后,邓建国道:“老江,你能不能找几个村社干部到院子里,我们开个院坝会,我想听一听大家的想法。”</br></br>江老坎道:“邓书记,要喊那些人?”</br></br>邓建国道:“今天选出来的为大家服务的保管员会计出纳和质监,还有今天发言的老村长,以及两个党员两个社长村委会主任文书妇女主任团支部书记,这些人差不多了。晚上就在你这里吃个便饭,饭钱由市委办来付。”</br></br>宋鸿礼赶紧道:“邓书记,你能来开这个座谈会,就是对城关镇工作最大的支持。这顿饭肯定由城关镇来请。”</br></br>江老坎争着道:“今天来到青桥村,我就是主人家,如果由邓书记和宋书记请客,就是瞧不起我们青桥村,以后我出去抬不起头。这顿饭花不了多少钱,鱼是在河里钓的,腊肉是杀的年猪,鸡是自家喂的,菜是自家种的。”</br></br>邓建国笑道:“那我们今天就吃江老坎。”</br></br>到了四点钟,陆续有村民来到江家坝子,大家围坐在坝子里,聊起农村现状基层组织工作情况。村民们谈话都挺积极,除了讲了村里的现状,还谈了些具体事情。</br></br>到了五点五十分,王桥进厨房煮鱼。</br></br>当酸菜鱼端起来时,一股浓烈香味就在院子里飘散。</br></br>王桥煮的酸菜鱼江家的鸡汤吊了半年的老腊肉新鲜的蔬菜加上黎陵秋做的青椒肉丝,道道菜都不错,让大家食欲大开。</br></br>江老坎拿出珍藏的高梁酒,揭开酒盖,倒进每人面前的土碗里,酒香四溢。</br></br>邓建国平时很少喝高度酒,今天心情比较好,破了戒,就没有推杯。</br></br>正在喝酒时,从外面走过来一个村民,道:“老坎,你贴的那个榜被人揭了。”江老坎脸喝得红红的,道:“那个揭的,有意见当面提嘛,揭榜作啥子。”村民站在门外陪笑:“不是有意见,我家媳妇个字写得好,撕下来给娃儿当字贴。我觉得不太好,给你说一声。”</br></br>王桥豪爽地道:“没事,揭了就揭了,我再写一张。”</br></br>天渐渐黑了,江老坎拉了一条电线到院子里,大家继续在院子里吃饭。喝酒持续到了九点,酒席才渐渐散了。</br></br>晚十点,宋鸿礼离开了江老坎家。</br></br>邓建国邱洪王桥等人就在堂屋里聊天。</br></br>邓建国道:“今天收获很大,一是亲眼桥村民议事规则得到了村民支持,等试点成功以后,就可以推广;二是我对农业税有所思考,现在没有想成熟,暂时不跟大家说了。”</br></br>晚上,邓建国在楼上奋笔迹书。在凌晨一点,《关于取消农业税的建议》初稿完稿。他放下笔,心情十分愉悦。</br></br>(第三百六十四章)(未完待续。)</br></br>本书来自/book/html/29/29439/index.html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