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六十六章见招拆招

    李绍杰离开了派出所,在走回城关镇的路上,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是作为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与公安局协调工作,不能只见了派出所长就灰溜溜地回来了。于是掉转车头,直奔昌东县公安局。

    作为检察院的老同志,李绍杰对公安局是不陌生的,只不过以前是以检察院干部身份到局里,今天换成了城关镇的党委副书记。

    找到了五楼,邱宁勇正在开会。坐在办公室等了一会,一位在局办工作的民警见到了李绍杰,主动打了招呼,问了情况,便进会议室给邱宁勇说了。

    邱宁勇穿着整齐的警服,出来后,道:“绍杰,你找我,什么事?”

    李绍杰笑道:“邱局,在开会,耽误你几分钟。”

    邱宁勇道:“在研究案子,走吧,到我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坐下,李绍杰开门见山地道:“邱局,城关镇环卫站职工被拘留了,我是代表城关镇过来和公安局协商。”

    邱宁勇似笑非笑道:“绍杰,你是搞法律出身,当街斗殴,不管是什么人,被拘留两天没有问题吧,不能因为是城关镇的员工就法外开恩,否则当事人不服。”

    李绍杰道:“这事是有缘由的,当时环卫站执法人员制止违法行为,对方是抗法。”

    邱宁勇道:“执法人员更应该知法守法,不管对方违反了城市卫生管理条例的哪一款,都可以依法进行处罚,但是,执法人员不能动手打人,执法打人就算捅到天边,也说不过去。”

    李绍杰道:“城关镇和公安局是友好单位,双方每年合作挺不错的。当事人有错误,交回单位批评教育就行了,何必真要拘留。”

    邱宁勇发了一枝烟给李绍杰:“打架双方都拘留了,不能私自放了另一边的人。那样就是看人执法。我大哥经常在家里给我制课,如果我们执法单位都不能一碗水端平,让老百姓怎么相信我们。”

    当李绍杰想讲情面和潜规则之时,邱宁勇一席大义凛然的话将他堵得严严实实。邱宁勇道:“我还在开会。绍杰,改天找你喝酒。这是公事,我们就公对公,私下我们还是朋友。”

    李绍杰一直在政法系统工作,对邱宁勇知之甚深。见说到这个程度,只能回去。

    在路上,陈武阳叹道:“李书记,这事没有办法,看来我们的人绝对要被关几天。这事其实是有针对性的?”

    李绍杰道:“针对什么?”

    陈武阳道:“针对我们王镇长,以前王镇的女朋友就是邱局的妹妹,现在分手了。虽然我们不知道内情,可是从这事来持,绝对邱家是有意见的。”

    他与王桥接触的时间长,了解的事情多。因此能做出如此判断。

    李绍杰是来到城关镇才第一次认识王桥,并不是太了解,听到这话,结合事情经过以及邱宁勇前后的态度,同意了陈武阳的说法,一脸无奈地道:“估计是吧。”

    陈武阳道:“这就是典型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回到城关镇,王桥认真听了李绍杰的汇报,道:“那我就要找袁局长。”

    李绍杰道:“袁局长不在县里,到省厅参加轮训。公安局就是邱宁勇在主持工作。”

    王桥自然知道症结在什么地方,又不便与李绍杰明说。因为李绍杰是才从检察院下派,最终是要回去的,到底站在哪一边还说不清楚。道:“暂时只能这样,你做好环卫职工的思想工作,等宋书记回来以后,我们商量一下就做决定。”

    李绍杰离开,王桥原本想认真工作一会,可是脑子里总是浮现起陈武阳焦急的神情。他关了办公室门。在办公室转起了圈子,反复思考这事。

    在邱家,邱宁勇是被邱大海最不看好的二子,老大精明能干,老三聪明伶俐,老二则属于小聪明有余大智慧不足的类型。邱宁勇为了妹妹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烂招,直接让原本对邱家没有恶意的王桥变得有了敌对情绪。因此,在拘留环卫工人这件事情上做得越精明,越给邱家制造了一个敌人。

    王桥对这一点看得极为清楚,可是看得再清楚,邱宁勇递了招过来,他必须还得要接。

    当前有几个办法,一是找到县领导,由县领导出面说话,强迫公安局放人。用这一招,会显得城关镇无能,连这些小事都搞不定。

    二是找到公安局一把手老袁,由他出面。这一招的问题在于老袁在外出学习,并在县内,更关键的是老袁与邱大海是老关系,又有些本位主义,偏向哪一边还不好说。

    三就是忍下这口气,另寻机会来报。

    王桥对这个方案都不满意,转了无数个圈子,突然灵光闪现,邱宁勇不是一口一个知法守法吗,如果能找到法律上的漏洞,则够邱宁勇喝一壶。随即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邱宁勇无大智慧,可是小事也颇为精明,抓法律漏洞也有点难。

    这个想法冒出来以后,却如生了根,始终放不下。

    最终,他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找一找法律漏洞。之所有最后会有这个想法,还是出于对邱宁勇的了解,他太想刷自己面子了,说不定就会留下些漏洞。

    王桥打电话给老赵,道:“你到我家里去一趟,把光头找过来,有急事,我在办公室等他。”

    青皮赵波来到昌东以后,一直住在电力家属院苦读,王桥也没有刻意照顾他,自己该做啥就做啥。赵波是山南大学法学系毕业的,虽然还在准备司法考试,法律知识还是没有问题,他就想委托赵波以法津科班的角度,找一找邱宁勇的漏洞。如果找到了漏洞,就交给山南大学新闻社的毕业生去显身手。

    这样的反击绝对十分犀利。

    前提是确有明显的漏洞可以抓。

    等了半个小时,青皮赵波出现在办公室。王桥道:“你太啰嗦了,从家属院过来,最多十分钟。”

    赵波头发长了一些起来,短发根根直立,精神状态比最初来到昌东要好得多,他翘着二郎腿坐在王桥办公室对面,道:“镇长大人,急急忙忙找我来做什么?”

    王桥也没有来虚的,道:“我遇到难题了,需要你出手相助。”

    赵波惊讶地道:“你在昌东城关镇是跺一脚地皮都要抖的人,谁敢找你的麻烦?”

    王桥道:“李宁咏的哥哥,邱宁勇,他是昌东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一把手局长到省厅轮训,他在主持工作。”

    听完具体经过,赵波道:“公安局这事也不过份,他们有这个权力。你们那个环卫站的执法人员不是正确的执法态度,应该先劝告,劝告不听,就可以取证,然后开罚单,申请强制执法。直接动手打人,拘留不冤。”

    王桥一阵苦笑,道:“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当事人在街道上洗红苕,这种事情是违反了城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罚条例,可是真要按程序走,不可能的,啥事都办不了。除非是有意要针对某个人,在这种突发情况下,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而且,不可能人人都是你这种法律专家,基层执法人员素质确实也不足。”

    赵波道:“不好弄。”

    王桥道:“真没有办法?”

    赵波想了想,道:“公安局执法也是粗糙得很,有可能手续没有走全,也有可能法律认定不清楚,我这就去了解,然后再来回话能不能办成。”

    王桥马上给陈武阳打去电话,道:“陈武阳,我是王桥,你立刻到我办公室来。”

    放下电话时,赵波就笑:“蛮哥,当官果然不一样,官威十足啊。”此事甚急,王桥根本没有耍官威的意思,只是用陈述句讲了一个事实。可是听到赵波耳朵里就不一样了,这是上位者不知不觉带出来的习惯。

    王桥道:“哪里官威,每天遇到这么多事情,温文尔雅是行不通的,等你以后进入社会就会明白。”

    几分钟后,陈武阳就一阵快走来到了王桥办公室,略为喘气。

    王桥道:“这是赵波,我请来的法律专家。他要来帮我们诊一诊事非曲直,这两天除了正常工作外,你就听赵波的,给他提供一切有利条件。”他又强调了一点,“在赵波面前要说事实,原原本本的,越真实越好。”

    陈武阳于是客客气气地道:“赵律师,我们下一步怎么安排?”

    赵波将在王桥面前的嬉皮笑脸收了起来,道:“先找个地方,把当事人叫过来,我一点一点问细节。”

    陈武阳道:“两个当事人都被拘留了?”

    赵波道:“那就带我到现场去,对了,准备一个相机,清晰度好一些的。”

    在两人临出门前,王桥道:“这事很重要,你要仔细一点,发挥你的聪明才智,给我找漏洞出来。”

    两人走后,王桥心情平静下来,把房门打开,开始正常处理公务

    (第三百六十六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