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七十二章夜谈

    陆军从学校到组织部以后,通过长期耕耘,慢慢进入了部长牛清扬的小圈子里。

    进了小圈子后,看人观物的眼光立刻就不同以往,是非曲直变得不那么明显。而且,应该升迁的时候甚至都不需要多考虑,圈子里的老大自然心中有数。比如这一次从组织员再到阳和镇的路线,比自己考虑得还要细致。

    喝了酒,蒋大兵和彭家振各自散去,唯有陆军和牛清德继续喝酒,这一次喝酒,多了两个女子。

    “老弟,你当官是什么目的?”牛清德身边坐了一个短发美女,他一边喝酒,一边将手放在女人的腰上。

    陆军想了半天,道:“都进了这个系统,谁不想往上爬,否则一辈子就当下级。向上,是每个人最初必须有的想法。”

    牛清德摇头道:“这样看来,老弟还是稀里糊涂的,没有明确的目的。据我观察,真正当官的有三类人,一类人就是邱大海那一类,不爱钱,爱当官,占据政治资源,所以他的子女都在政法系统,这一类人是老派的;一类人就是宋鸿礼那一类老套筒,是傻瓜,光知道干事,退下去就完球了;还有一类人就是以前彭克那种,一边当官,一边赚钱。”

    陆军道:“难道除了这三类人,就没有理想主义者吗?”

    牛清德继续伸手乱摸,专捏软的地方,道:“我们小地方,哪能有什么理想主义者,就算有,都是稀有品种。以前的张大炮,后来的张大山,都还算有点理想,但是那些人是外来者,不是本地长出来的土鳖。”

    陆军喝了一口酒,学着牛清德的样子,将手伸进女孩子的衣服里。一阵乱摸。他自嘲道:“彭克那种倒是爽了,结果进监狱了。”

    牛清德道:“那是他的命不好,自认倒霉。以前我在小学当校长时,没有啥见识。以为当大官的都了不起,接触多了,才发现还是和我们一样,都为了两个巴在奋斗,上面是嘴巴。下面是。”说到这里时,他捏着身边女子道:“你说,下面是什么?”

    女孩捂嘴而笑道:“是那个巴。”

    牛清德道:“什么巴?”

    女孩道:“你讨厌,非要我说出来,是几,巴。”

    牛清德爽快地笑了起来,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还是李白的诗写得好。”

    陆军道:“牛总还会呤诗?”

    牛清德处于微熏状态,道:“我好歹是当过校长的人,这点基本素质还是有的。”

    陆军又问道:“那王桥属于那一类人?”

    牛清德想了一会。道:“王桥这人在钱财上没有什么贪欲,当年彭克案时,确实没有什么劣迹,否则早就被拿了下来。他这人我有些看不透,最初是本土的土鳖,又到山南大学去学习过,算是邱大海和宋鸿礼的综合体吧。”

    陆军有点惊讶地道:“我没有想到你对王桥会是这种看法。”

    牛清德道:“这人算是个人物。但是,他如果敢于破坏我的生意,一样要让他洗白。”他拍了拍女孩,道:“你们两人先出去。等会再进来。”

    女孩离开了,牛清德道:“我给老大沟通过,你争取到阳和镇去当镇长。以后在我的矿上留点股份给你,只要矿上生产正常。钱会多得你想不到。说实在话,以前在旧乡的时候,我做过餐馆,搞过汽车运输,累得象狗一样,实际上赚不了多少。我现在生活水平你是看到的。几辈子都吃不完。这些钱从哪里来的,都是从矿上来的。”

    陆军在组织部工作,平时在体制内还是很受人尊敬的,可是在钱财方面一直并不宽裕,这一段时间经常跟着牛清德吃喝玩乐,心也花了,对往日平凡的生活感到了发自内心深处的不满。

    两人密谈了一会,事情谈得差不多时,候在屋外的两个姑娘又被叫了进来。牛清德终于彻底将陆军收到自己囊中,心情十分爽快,扔了一叠钱在桌上,道:“今天来个豪放的。”

    一个女子俯身抓起钱,用手捏了捏,估计了数量,再放进小包。她将手伸到背后,摸到拉链,只听得哗地一串响声,拉链被拉开,女子如新剥胡豆一样,变得又嫩又白又面。

    陆军深深地咽了咽口水。

    在电力家属院,赵波同样十分爽快,经过前期细致的调查工作,环卫工人老赵明天将正式向昌东县人民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由于基层民警办案粗糙,或者过于听众上级命令,将一直动口未动手的老赵当成了参与打架的一方。除了有证人证言以外,还有更关键的录相证据,由于基础工作扎实,胜诉可以预期。

    “蛮子,等官司打胜,你要请我吃大餐。”喝了两杯啤酒以后,赵波有点兴奋。

    王桥坐在沙发上,道:“万里长征走了第一步,距离成功还早得很,你给我说说,到底有几成把握。”他对此案反而没有赵波这样充足的信心,毕竟这是在昌东,不是在省城,整个社会的法律水平偏低,出了点妖蛾子也有可能。

    杨焱解释道:“如果是模梭两可的案子,结果很难说,这个案子太明显了,环卫工人确实只是与那个女的发生了口角,甚至从录相里都反映不出口角,就是站在一边规劝。所以法院没有理由循私舞弊。”

    赵波道:“是因为事实太简单,所以我们才必胜。”

    王桥道:“我也希望如此。”

    王桥在外面忙了一天,晚餐与乐彬喝了不少酒。

    回家时,给赵、杨两人带了一包腊排骨。有了美味腊排骨,三人又喝了点啤酒。到了十二点,王桥在客厅休息了。

    赵波有点燥动,回到房间就有点睡不着觉。在客厅转了几圈,等到王桥睡着以后,轻轻敲了杨焱的门,进门道:“三火,你就要走了吗?”

    杨焱才洗了头,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道,道:“我出来的时候够长了。必须要回去。”

    赵波道:“明天走,还是后天?”

    杨焱道:“明天下午吧。前期我都在幕后,所以可以住在蛮哥这里,明天正式提起行政诉讼以后。我就走到明面上,就不宜住在这里,我以后就公事公办,来这里就住宾馆了。”

    赵波挽留道:“没有这么严重吧,住在这里多好。天天有城关镇镇长侍候我们。”

    杨焱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赵波喝了酒,情绪来得比平时猛,道:“我们三人住在一个屋檐下,这种感觉很好,和在学校是一个感觉。”

    杨焱道:“我们最终都得走出象牙塔的,这个行业有自己的规律,得与社会阴暗面接触。久了,心肠就硬了,没有这么多个人小情绪。你这人就是情绪化,不象人法律人。”

    赵波有点恼了。道:“我别把我相得这么傻瓜,我也是法学系的,虽然入行晚一点,可是以后未必就比同班同学差。”

    杨焱故意激他,道:“光说不做,就是吹牛。”

    赵波道:“我们拉勾,今天就打个赌,赌我赵波五年后能不能开个律师事务所。”

    杨焱站了起来,道:“赌就赌,拉勾。”

    两人面对面站着。拉了勾。这时,赵波感受到一阵女性青春气息逼来,拉勾的手就握着杨焱的手掌。杨焱没有将手抽回来,就这样看着赵波。赵波有点心慌。口干舌燥。

    杨焱忽然道:“你当年为什么给我取杨三火这么难听的绰号?”赵波结结巴巴地道:“那时你就象个男的,每个男的都有绰号。”

    杨焱扬起另一只手去掐赵波,道:“更可气的是,你还当着那个苏三妹叫我杨三火。”提起往事,她下手很重,掐得赵波很疼。

    赵波就伸手抓住杨焱的另一只手。两人扭来扭去,就抱在了一起。

    过了良久,赵波偷偷摸摸来到了客厅,站在王桥沙发前看了一会,又溜回到了寝室。

    “你别进来,我要睡觉了。”

    “我就坐一会。”

    ……

    “你以后叫我什么?”

    “把杨字去掉,叫你三火。”

    “滚。”

    当赵波与杨焱在里屋絮语时,王桥睁开了眼睛,脸上有一丝笑容。

    第二天,红着眼的赵波和精神抖擞的杨焱前去找老赵。在离开电力家属院前,赵波道:“蛮子,在办案期间,我也暂时不住你家里了。”

    王桥装糊涂道:“你不住我这里,难道住宾馆。”

    赵波道:“你这里没有什么参考书,我还是回南州更方便一些。现在交通方便,有需要我们随时能过来。更关键的是你以后就别管老赵的事,交给我来办。这事你插手性质就变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在诉讼期间不与你见面了。”

    王桥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却是假装不知道,道:“这要也好,随时欢迎你过来。”

    无意中促进了赵波和杨焱的事,王桥还是发自内心高兴。他步行到办公楼前,刚到办公室,就拿到了杜芳送来的三社工地相片。

    相片质量很好,客观地反映出了公路进展情况。有一张相片特别有意思,一群人围在黑板前,抬头查看工程款使用情况。“三社工程款使用情况”是由王桥所写,在相片里非常漂亮。

    王桥给邱洪打了电话,道:“三社公路进展很顺利,我这里有一套相片和一份青桥村六步议事规则在公路建设中实施情况的进展报告,准备给邓书记送过来。”

    邱洪道:“邓书记今天很忙,没有时间和你见面。你就不用过来,让办公室人员把材料送过来。”

    王桥道:“我让郭达跑一趟。”

    邱洪和郭达以前都是党政办主任,互相熟悉,由郭达送材料是新西兰交妥当的。

    郭达走后不久,县府办打来电话:向阳坝村几十个村民到围在县政府门前,立刻派一位领导过来处理。

    (第三百七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