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七百八十章 又谈心

    经过一个晚上自然消解,王桥来到办公室时,变得心平气顺。他不再有负面情绪,又可以都志昂扬地面对新的一天。

    “王镇,走,我们去看一看三社的公路。”宋鸿礼来到门口,敲了敲门。

    王桥正在批文件,听到书记招呼,也就出了门。

    宋鸿礼望了望王桥的脸色,道:“情绪不错啊。”

    王桥道:“人生不如意十之,不能正确对待,迟早会出精神问题,抑郁症成为领导一个常见病,就是因为不能及时调解。”

    “真是一片和平景象,有时在办公室坐得闷了,到农村来走一走,心情就舒服许多。”宋鸿礼发出一句感慨,又道:“我还以为你会有情绪,没有想到你的调节能力也不错。”

    王桥承认道:“我最初是有点郁闷,明明知道事情发展有可能出现坏结局,做了一些预防工作,结果还是出现了坏结局。”

    宋鸿礼摘了一片青叶子,在鼻尖嗅了嗅,道:“我们尽力了,在大会小会上都阐明了我们的观点,现在这个结局我们无法掌控。就不要去想它了。再说,也许我们的推断是错误的。毕竟事情还没有发生。当领导久了以后,我时常告诫自己。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判断失误,不要以为当了党委书记就是全能的。”

    王桥道:“但愿我们的推断是错误的。这事到此为止,我得把精力集中到发展上,这是近十万群众对政府的期许。”

    宋鸿礼摇头道:“大鹏矿在城关镇地盘上,安全生产对我们是一票否决,我们只要还是城关镇领导,此事永远不能到此为止。”

    王桥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道:“以后大鹏矿变成静昌矿业的下属企业。我们没有决定权了。只能让企业办搞安全的人员经常去监控,发现问题就及时给上级报告,这样我们就算尽到职责了。&lt&gt”

    宋鸿礼笑了笑,道:“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舒服,一点就透,都不用多说话。你有这种想法,我是真觉得高兴。”

    王桥道:“以前年轻时身体好,打架厉害,就以后自己在社会上无所不能。后来才发现,在社会上最重要的不是个人能力,而是在体系时原位置。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就是争取那个位置,然后利用那个位置实现自己的理想。”

    宋鸿礼道:“争取那个位置之前。觉得是为了实现理想,等真的到达那个位置,一切都变了。恐怕难逃钱、权、色。我们两人要引以为戒,特别是你。人年轻,路还长。”

    “谢谢宋书记。”王桥对这个提醒很重视。答应得很郑重。

    社会就是一个体系,进入体系以后,个人勇武变得很是次要,体系里的位置决定着一个人的能力大小。若论个人战斗力,王桥的个人战斗力是非常爆棚的,可是个人战斗力不能决定体系的位置,因此,身体虚弱的上位者做出的决定,强悍如王桥者也必须遵守。这就是社会的生存规则和游戏规则。

    王桥突然想了一个很无解的问题,心道:“大鹏矿下面的九家人全部是向阳坝一社的村民,家里都沿着河沟有鱼塘。自己和宋书记反对牛清德染指大鹏矿,就是怕尾库矿悬在半山上影响九家村民的安全。而吊诡的现实是这九家人是闹事绝对主力军。”想到了这一点,他暗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当然,后面一句话只能是气话,作为一镇之长,维护一方平安是基本职责,如果大鹏矿被当成了一个大的尾库矿,他还是得为了村民的安全而发出声音。就算村民反对自己,也要坚决反声,这是职责所在。

    江老坎接到了宋鸿礼的电话,早就在家门等着。屋里传来了用稻草烧鸡毛的蛋白糊味,这自然是江老坎家里最出名的鸡汤前奏。

    宋鸿礼道:“走,去看公路。”

    江老坎脸上笑出一朵花,道:“公路主体全部拉出来了,现在正在修桥。&lt&gt王镇找的技术人员硬是要得,有他把关,我们修的路上了档次,有水沟,有路肩,有涵洞,如果再把路面硬化了,简直就和县道一样。”

    来到三社线条漂亮、路面整洁的新公路,王桥积在心头阴云更是完全消散,道:“谁说村道不能硬化,我们一起努点力,争取在城关镇里树一条标杆,以后所有机耕道以三社道路为标准。”

    宋鸿礼和王桥相视一笑。

    江老坎是聪明人,见到两位领导的笑容,顿时觉得有戏,道:“两位领导,莫非又有什么搞头。”

    王桥故意卖关子,道:“老江,你知道什么叫马太效应吗?”。

    江老坎道:“王镇,你就别考我了,我只晓得马路,晓不得什么叫马太。”

    “换句话说,就叫做天道酬勤,多一分耕耘,多一分收获。”

    王桥详细解释道:“按照省里要求,最近昌东县成立了农村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交通局。三社公路硬化属于政策支持范围内。”

    江老坎眉开眼笑道:“王镇,快指条明路,若是真打了水泥路,三社老少爷们睡着都要笑醒。”虽然说通过青桥村六步议事规则解决了三社修路问题,但是江老坎知道再让村民集资硬化是不可能的,听说如今可以由上级解决这部分资金。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巴。

    王桥:“可以这样办,由青桥村提出申请。经城关镇签字盖章,送县交通运输局新成立的农村公路建设办公室。由县交通运输局汇总后,按要求向静州市交通运输局提出立项申请,静州市交通运输局审核并报省交通运输厅审查同意后,由省交通运输局统一下达建设计划,各县交通运输局根据省交通运输厅下达计划按标准予以实施。”

    江老坎道:“王镇,你说慢点,我脑袋已经被弄昏了。&lt&gt”

    王桥道:“我懒得给你说了,到时让驻村的王健具体来办。”

    宋鸿礼开玩笑道:“老坎,今天吃你一个鸡。应不应该。”

    江老坎笑道:“宋书记,王镇长,我让三社每天杀一只鸡,天天请你们喝鸡汤,就怕你们没有胃口。”

    三社修路为村民解决了实实在在的问题,因为宋鸿礼和王桥来到此地就会受到礼遇。

    但是,矛盾和纠纷总会在不经意间产生。沿着公路走了一段,三人正要往回走时,一个中年妇女拦住了道路。道:“江书记,你修这条路要不得。”

    江老坎惊讶地道:“为啥子要不得?”

    中年妇女道:“修起路倒是方便大家,把我们整了。前天下雨,水沟的水全部冲到我的田头。今年绝对要减产。”

    王桥以前在档案馆工作时,曾经在辉煌集团的工地上混过日子,当时最大的一例阻工事件就是由排水涵洞所引起。此时听到中年女子说起此事,便走到工地边上看一看。果然有一个涵洞正好对着水田,虽然有引水沟。但是引水沟很浅,遇到发大水时肯定会让水流进水田。

    江老坎站在王桥旁边朝涵洞看了看,道:“我晓得了,等天我来解决。”

    中年妇女坚持道:“今天来了,就要给我解决。”

    江老坎道:“我又不会变成一袋水泥,哪里解决得了。这事不复杂,到时我让人把引水沟挖深点就行了。”

    中年妇女道:“已经冲了一次水到田里,绝对要减产两三百斤,今年农业税是不是少点。”

    江老坎不耐烦了,道:“减产得到好多嘛,你再啰嗦,我提半斤老白干到你屋头来喝酒,你割不割肉给我吃,这点肉钱都比得上减产的钱了。”

    “那是另一码事,喝酒吃肉有人情。交农业税是给国家,又没有私人人情。”中年妇女又笑道:“反正给老坎说了,不解决,我就到你家头去吃饭,让三姨妈给我我煮鸡汤喝。”

    看着中年妇女扛着锄头走下小道,王桥问道:“亲戚?”

    江老坎道:“算是远房亲戚,真要论起来,农村人很多都扯得到亲戚关系,就是远与近的关系。农村工作就是这样的,全部都是扯皮婆妈事。”

    王桥前几天为向阳坝的村民伤透脑筋,当时的村民面对自己这个镇长就如面对着敌人,目光不善,恨不得咬上两口。

    今天来到了青桥村,虽然也遇到些事情,但是多数村民都是友好的,笑脸相迎,有鸡汤喝。

    青桥村三社和向阳坝村一社都是城关镇村民,素质差不多,表现出迥然不同的态度在于利益,镇村一起帮助青桥三社村民得到了利益,因此走在三社地盘上就会收到友好。

    向阳坝村民则是出于经济目的而选择站在“仇人”一面,不是与政府有仇,也不是与王桥有仇,纯粹是因为利益。

    不患穷而患不均,这种心理深深根植于每个人的内心,影响着人们的行为。

    正要回到江老坎家里,王桥接到了父亲电话。父亲王永德是一个保守节约的人,平时没有事情绝对不会给儿子打电话。因此,王桥接到电话后,直接就问道:“爸,有什么事情?”王永德道:“我刚才接到了国栋弟的电话,你张爷爷生病了。我马上就坐车到城里,然后我们一起跑一趟省城。国栋老弟也随后要坐飞机过来,航班是下午二点的,他怕来不及,让我们两人先去。”

    (第七百八十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