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八十六章 紧急救援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国土办主任刘军突然道:“王镇,那个冷库不在向阳坝村,准què地说是在柳阳镇,名zi叫向阳坝冷库,老板是向阳坝的人。”

    王桥盯着他,道:“你确定?”

    刘军:“我是搞国土的,清楚那边情况。”

    王桥最初一颗心悬得很高,听到刘军这样说,稍稍轻松一些,他又再次向郭达确认道:“你刚才说的是向阳坝冷库,这个冷库不在向阳坝。”

    王桥在城关镇工作时间不长,这一段时间,走完了所有居委会、村委会、辖区内的重点企业,着重抓了机关管理以及基层组织建设等事情,但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他还真不了解向阳坝冷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郭达是党政办主任,平时到基层的时间少,也不了解向阳坝冷库,道:“我接到电huà,就听说是向阳坝冷库,到底在不在向阳坝,真不清楚。”

    王桥这时没有心思批评人,一边拨打向阳坝村支书陈民亮的电huà,一边吩咐道:“刘军不要走,就在我这里候着。郭达让罗镇和王渝生立刻到我办公室来。”

    郭达赶紧去通知分管镇长罗基奎和企业办主任王渝生。

    这时陈民亮的电huà接通了,王桥道:“向阳坝冷库,在不在你们村。”

    陈民亮声音带着哭腔,道:“向阳坝冷库不在我们村,在柳阳镇的高田坎村,就在村办公室的河边面。”

    王桥刚才一直憋着一口气,听到陈民亮之言,这才真正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顺势坐了下来。谁知他听到陈民亮说出的第二句话,屁股就如着了火。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陈民亮第二句话就是:“开冷库的是我们村的,在里面干活的大部分是我们村的。”

    王桥道:“你了解到的情况是什么?严不严重?”

    陈民亮道:“我进过冰库。倒了,肯定要死人,我也不晓得要死几个人。”

    王桥道:“你到现场没有?”

    陈民亮道:“我马上过河了,冷库就在河对面。”

    放下电huà时,王桥后背全是冷汗,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有料到茶杯是刚接的开水,烫得他直往外吐,他赶紧用纸杯子倒了些冷水。降低嘴巴里的温度,尽管这样,嘴巴还是火辣辣地疼。

    他伸出舌头冷了几秒,给宋鸿礼打了电huà,通报了情况。

    “我现在跟着华县长在广南,正在与创彩集团谈合同。华县长单独在创彩集团董事长办公室,不方biàn接电huà。”宋鸿礼又道:“我知道那个向阳坝冷库,以前那个老板朱飞是开小煤矿的,一直以来就不注重安全。死过两个人,当时是我去处理的。他后来要开冷库,我给陈民亮打过招呼,下了死命令。不准将冷库开到靠河边的向阳坝。后来就到河对岸的高田坎村开了冷库,取了个向阳坝冷库的名zi。当时为了这个名zi,柳阳镇汪彪还很不高兴。”

    听了这一番介shào。王桥恨不得沿着电波飞到广南去拥抱宋鸿礼。

    刚与宋鸿礼通话结束,他又接到陈民亮的电huà:“我到现场了。惨得很,被埋的人遭求了。大部分都是向阳坝的人。”说到这里,他明显地哭出了声,“我二哥也在里面。”

    让一个男人在电huà里哭了起来,足以证明情况严重性。

    王桥摸到了准què情报后,毅然拨通了吉之洲书记的电huà,“吉书记,我是王桥,有一个突然重大事件向你报告,位于柳阳镇高田坎村的一个冷库倒踏,埋了二十来个工人,工人大部分是城关镇的人。”

    吉之洲坐着小车正在往静州市走,接到王桥电huà以后,脸色一下就变了,当即道:“转方向,到柳阳镇,高田坎村。”

    给吉之洲开车的驾驶员是经验丰富的老驾驶员,知道高田坎村位置,当即就掉转车头,直奔高田坎村。

    由于事情出在柳阳镇,但是吉之洲到现在都没有接到柳阳镇的电huà,而是先接到城关镇王桥电huà,他就不由得对柳阳镇汪彪有点不满,打了电huà过去,却显示手机关机。

    吉之洲当即给坐在前面的驾驶员道:“你马上给柳阳政府办打电huà,让汪彪和陈显锋立刻给我回电huà。”

    在城关镇办公室,罗基奎、黎陵秋、李绍杰等人齐聚在小会议室。

    王桥简单讲了事情概貌,道:“县领导都知道此事了,公安武警消防都朝现场赶。虽然事情不是发生在我们镇,可是被埋的人多是向阳坝的人,我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第一,通知全部女同志、所有镇领导和中层干部都集中到向阳坝村办公室,每个领导带一组人,每组又分二个小组,每个小组对应一个家庭,负责安抚家属,不得让情绪失控;第二,由向阳坝村提供足够的生活,随时能吃上热饭,到时核算一下多少钱,财政补贴一些。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副书记黎陵秋建议道:“要多调几个村里的妇女干部,她们都很能干,让她们充实到各个小组去。”

    王桥采纳了这个意见,又道:“我们再简单分个工,郭达跟在我身边,做好上情下达,下情上报;黎陵秋把宣传工作抓起来,主要是应对记者,一句话,按照市县口径来宣传,搞不清楚的就是无可奉告。”

    “罗镇到现场做好调查统计工作,准què核实到底有多少人受伤或遇害,姓名、家庭等,把情况搞清楚,以便做后续工作。”

    “绍杰书记做好组织工作,等罗镇把基本情况摸清楚以后,就让每一个遇害家庭对应一个小组。”

    李绍杰提议道:“分组不要太复杂,现在暂shi分二十个小组,人手一张表格。大家就知道组长是谁,现场就不会混乱。”

    “可以。还有没有建议?”

    武装部长王大勇建议道:“武装部还有两百个章。可以集中发给机关干部,说不定现场很乱。另外,我建议调集五十个民兵,向阳坝村办公室集中,待命。”

    黎陵秋以前是宣传委员,经常组织大型活动,建议道:“还要准备一个喇叭,到时现场说不定很混乱。”

    “好,建议都好,马上分头执行。把所有车辆组织起来,到向阳坝村办公室集中。”

    三言五语就议定了方案,城关镇迅速按照预案开始行动起来。

    从城关镇驻地到高田坎村只需要七八分钟车程,王桥很快就带着城关镇干部们来到了分隔向阳坝和高田坎村的小河边,多数机关干部在向阳坝村办公室集中,待命,王桥带了几个领导过了河,先来到现场。

    几个干部模yàng的人在现场指挥,现场一片混乱。哭的、喊的、搬运东西的,让现场乱成一片。

    王桥拉住一个村干部模yàng的人,道:“柳阳镇的干部来了没有?”

    村干部脸上全是汗水和灰尘,十分狼狈。道:“晓求不得,你是那个?”

    王桥吼道:“我是城关镇镇长王桥,现在你配合我。先把现场接管了。”由于现场太吵他的声音淹没在一片嘈杂声中。黎陵秋就将喇叭递了过去。

    王桥见现场十分混乱,对救援不利。当即下了决断,对武装部长王大勇道:“你赶紧到村办。把机关干部组织起来,戴上袖笼子,先把秩序维护下来。另外,柳阳镇还没有组织起来,我们人手不够,紧急调民兵。”

    王大勇是正营职转业军人,回到地方上工作数年后城关镇武装部长。他抓民兵工作很有成效,只是一直没有遇到突发事件,民工参建参治搞得再好,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今天在王桥指挥下,一展身手的机hui终于来了。

    他一阵小跑,过了河,一边跑,一边给留在机关组织民兵的武装干事打电huà,下达任务。

    很快,戴着笼的机关干部便在王大勇指挥下,乱哄哄地过了河。

    “我是城关镇镇长王桥,现场由我接管,请大家听从指挥。”戴着笼的王桥找了一块高台子,跳了上去,站在上miàn用喇叭喊道。

    “没有笼的人全部退出现场,现场由我来接管。现场由我来接管,没有笼的人全部退出现场。”

    “王大勇,派一组人守场,其他同志立刻开始清理现场,没有工具,就用手抠。”

    “柳阳的父老乡亲,现场救援需要工具,请你们提供一切能用的工具。”

    “那个穿警服的同志,现在人手不够,你组织柳阳的村社干部,进场救援,注yi秩序,不能乱。”

    远方传来消防车的声音。

    听到消防车的声音,王桥继续站在台上指挥道:“堵住路的群众,把通道留出来。”

    吉之洲几乎与消防车同时赶到现场。由于围观群众太多,他就下了小车,一路挤过来。还未接近现场,他就听到了王桥喊喇叭的声音。

    王桥居高临下,很快就看见了从人群中挤过来的吉之洲。他正要跳下台子,见吉之洲向他摆手,明白其意,继续指挥。

    王桥见下车的消防官兵有点摸不着头绪,道:“王大勇,派人引导消防官兵进入现场。消防队的指挥员到我的左侧来。”

    吉之洲站在台子左侧,神情严肃,用手推掉黎陵秋递过来的矿泉水,劈头道:“情况怎么样,怎么没有见到柳阳镇政府的人?”黎陵秋道:“情况不明,老板跑了,柳阳的人也进了现场。”

    站在台子上的王桥又对陆续过来的公安队伍喊道:“邱局长,立刻到我左测来。”

    最先过来的公安局领导是牛高马大的邱宁勇。邱宁勇下车时,一眼就认出了吉之洲的车,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刚走过去就听见王桥的招呼。如果是平时,他肯定不会听从王桥的安排,此时遇到这等大事,也在场,就赶紧朝高台左侧集中。

    又有几辆小车过来,是宫方平副县长带着安监等职能部门的人赶了过来,以及柳阳镇长陈显锋。

    王桥见现场控制住了,领导陆续到来,就跳下了高台,与吉之洲汇合。

    柳阳镇长陈显锋站在吉之洲身边,满脸惊恐,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在县里开会,得到消息才回来。”

    今天中午,陈显锋和汪彪一起接待了一位从广南回来的老板。以前他们到广南去,都是由这位家乡老板买单,这一次老板要回家乡投资,中午不免就热情地喝酒。结果书记汪彪喝多了,现在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陈显锋是被办公室人员从家里拉来的,因此耽误了不少时间。听说高田坎的冷库出了事,他的酒立刻就吓醒了。在半途还下车抠喉咙,灌凉水,将肚子里的酒都吐出去,这才来到现场。

    陈显锋自觉是为了招商引资才去陪老板喝酒,为了公家的事,贡献的是自己的胃。谁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事情。

    吉之洲眼光根本不往陈显锋身上看,脸色难看到极点。他将到场的职能部门、城关镇、阳和镇的领导召集到身边,道:“我们现在成立临时救援处置领导组,分成救援、稳定和善后协调三个小组。救援由消防来负责;稳定就由邱宁勇负责。善后协调由宫县长负责,王桥配合。”他扫了一眼陈显锋,道:“陈显锋也要配合。”

    此时,吉之洲对柳阳镇的党政领导不满已经到达了顶点,只是现在救援要紧,暂shi就没有发作。

    过了一会,消防负责人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道:“吉书记,我们带得有切割机,但是只有一台,大量工作还得靠人工来完成,请求增援。”

    吉之洲对陈显锋道:“你赶紧组织人员到场。”

    陈显锋知道这是挽救自己政治生命的最后机hui,赶紧出去找人。

    柳阳镇的救援力量没有组织起来,城关镇民兵连提前赶到了。民兵连全部是棒小伙子,还带得有必要工具。民兵们身上都穿着印有“城关镇民兵”字样的衣服,从吉之洲身边快速跑了过去。

    在队伍最后的王大勇向吉之洲行了个军礼,道:“报告书记同志,城关镇民兵第一连奉命赶到。”

    (第三百八十六章)(未完待续。)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