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八十七章 紧急救援(二)

    吉之洲望着敬礼的下级,道:“立刻进入现场救援。”

    “是”王大勇再敬礼民,然后跑向了民兵队伍,与消防部队一起,开始紧急救援。

    救援现场人员越来越多。

    王桥报告道:“吉书记,伤者和遇难者大多数是城关镇的。我准备到河边岸向阳坝村办公室。机关干部分成二十个小组,守在村办公室,安抚到来的遇难者家属,防止情绪激化。”

    吉之洲点了点头,道:“这一块很重要,你过去吧。”在王桥要走时,吉之洲主动伸出手,用力地握了握。

    被在这种情况下握手,王桥还是深受鼓舞。

    市政府邓建国赶到了现场,在救援现场设立了临时指挥部。

    省市记者闻讯而来,在警戒线外竖起了长枪短炮。

    此时,冻库里面有大量鸭子,还有各种冰制品,还有垮塌的屋顶,救援速度相对缓慢,最初还救出七八个伤者,随后出来的基本上就没有生还者了。死者皆是窒息而死,脸部膨胀黑青,惨不忍睹。

    向阳坝村办公室充满了哭泣声和吵闹声,陆续赶来的家属全部集中在此。所幸城关镇准备十分充分,每一家都有一个小组负责接待,单独拉到一处教室进行劝解。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家属们没有汇集在一起,情绪就没有交叉感染,总体来说还算平静。

    随着时间推移,被埋者生还希望很渺茫了。此时确定的遇难人数有四人,还有七名失踪人员。现场所有人都知道失踪意味着死亡。“十一人”死亡,这是压在每个在场人心中沉甸甸的数字。

    中午时间,陆续有失踪人员被挖了出来,现场气氛凝重,如有压城黑云。

    在镇村干部组织下,向阳坝村民发挥了充分的人道主义精神,将煮好的馒头、稀饭送到了现场。天气炎热,冷库里储藏的鸭子和其他物品散发出恶心臭味。这个臭味总是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参战民兵、消防队员、公安武警经过了强体力劳动,多数仍然吃不下馒头和稀饭。

    自从发生事故以后,冷库老板朱飞就逃到了县城。朱飞一直关注着冷库的救援进展,到了下午两点钟时。得知死亡数字,毫不犹豫到县公安局投案自首。到了县公安局,总算得到了保护,人生安全不成问题,如果留在外面。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说不清楚。

    向阳坝冷库几乎全部员工都来自向阳坝村。朱飞是向阳坝人,出于照顾同村人的目的,员工全部用的是向阳坝的人。为了用工这事,柳阳镇汪彪书记还嘲骂朱飞就是一个狭隘的农民。谁知一番好意,给向阳坝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向阳坝村算是小村,300多户,1500多人。一个村一天之间就损失了十一个人,四名男性,七名女性,女性多为有孩子的母亲。这种损失对于一个村来说是难以承受的。在向阳坝村办公室里传来好几个儿童和少年哭声,撕心裂肺,闻之落泪。

    王桥一直在向阳坝坐镇指挥,忙得口干舌燥,心火上涌。加上嘴巴被开水烫过,结果嘴唇起了一串水泡。在下午二点,他接到了吉之洲打来的电话,“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王桥道:“伤者家属有一部分被劝回家,一部分到了医院。在村办公室的是十一家死者和失踪人员的家属。”

    吉之洲道:“家属情绪怎么样?”

    王桥道:“情绪还是比较激动,每一个遇难者的家属都有一个工作小组。一直做劝说工作,尚不至于闹事。但是,有一些遇难家亲戚不理智,跑到了冷库老板家中。把他的家砸了,一辆小车被烧毁了。”

    吉之洲道:“我和邓市长马上要过来,看望遇难者家属。”

    王桥最担心和市长过来,会引起家属情绪激动,他试探着道:“家属都在各个教室,是到教室去看。还是集中起来。”

    吉之洲也是工作经验丰富的领导,道:“不能集中,我们依次去看,挨个见面。”

    王桥独自一人来到村办公室门口,等了几分钟,就看到邓建国和吉之洲带着三四个人朝着向阳坝村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记者。这时候记者跟随并非突出领导,而是要全面正面报道整个事态发展的进程。

    邓建国和吉之洲每走进一个教室,立刻就会引来无数哭声。多数直系家属都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也有一些关系稍远的亲属提出了赔偿问题。吉之洲回答得很肯定,他向村民谈了三条,第一条补偿款肯定有,除了县里的,还要积极向市里争取,具体数字会公开宣布,保证公正公平;第二条是肇事的朱飞已经被警方控制,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第三条是事故已经发生,人死不能复生,大家要节哀。

    多数遇难属还是理智的,接受了县里说法。

    看望了向阳坝遇难者亲属,邓建国、吉之洲和各部门负责人集中到昨时指挥部所在地——高田坎村办公室,召开现场工作会议。

    邓建国以前一直在学校工作,到地方工作以后还是第一次遇到了如此损失如此巨大的事故,最初心有忐忑,担心局面不可收拾,还特意要求市公安局局长房植安排好市公安局备勤力量,以防不可收拾局面出现。

    来到现场,邓建国发现事态控制比自己想象中要好得多,特别是城关镇年轻镇长王桥充分显示了临危不乱、当机立断的优秀品质,他的几条举措对局势稳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邓建国以前就觉得王桥优秀,看到事故处理情况,他对王桥的评价由“优秀”变成了“人才难得”。

    邓建国在会上提出了三个要求,“当前暂时还不提追究责任的事情,首先是控制住局面,一是稳定情绪,让遇难者家属有人诉苦,提要求有人听,遇到困难有人管;二是尽快要将补偿款落实到位,只有补偿到位了。群众情绪才会稳定;三是确保稳定,不能发生过激事件和越级上访事件。”

    邓建国讲完,吉之洲将工作措施又进行了细化,包括救援工作、宣传工作、各部门协同事宜。他讲完后,又问道:“柳阳镇和城关镇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提出来解决?”

    柳阳镇长陈显锋感受到了吉之洲对自己极端无视和不满的态度,如丧考妣。更为要命的是党委书记汪彪到现在都还关机,无法联系。他预料到自己政治生命肯定会结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只是。他没有料到这场风暴将会来得比预想中更加猛烈。

    陈显锋一直陷入到恐惧之中,当吉之洲提问之时,他脑里一片空白,无法回答提问。

    王桥和陈显锋在开会时经常碰面,还在一起喝过几次酒,关系不错。在这次突发事件中,柳阳镇处置如此失当,让王桥也意想不到。此时他面临着遇难者亲属的巨大压力,也顾不得陈显锋的面子,道:“吉书记。我有一件事情急需提出来解决。目前遇害者亲属提出来要将遇害者火化,否则就不准拉走。”

    殡葬改革是当前全省在极力推广的大事,要易风移俗,改变沿袭千年“入土为安”的习惯确实压力极大。因此,县民政局长吴局长听到这个要求,眼睛瞪圆了,道:“这十一个遇难者全部土葬,今天全县的火化指标就难了。更麻烦的是其他人肯定要跟着学,全县殡葬改革工作就没有办法推开了。”

    王桥道:“吴局长,我觉得要特事特办。目前每一家遇难者都配有一个工作组。几乎所有工作组都反馈了这个信息,这是全面性的问题,有的遇难者家属就放出话来,只要是火化。他们就到医院去抢遗体,还要去上访。”

    城关镇处置此次事件十分得力,王桥威信不由得往上走,说出来的话就份量十足。更关键在场人都是老基层,知道群体件最麻烦,一件事处理不好。有可能引出十件麻烦事情。

    吴局长出于民政工作考虑,不愿意土葬,也不太敢明确反对,就等着领导决策。

    吉之洲知道殡葬改革是大事,可是在市长眼前把当前局面控制下来更是大事,反复掂量后,同意了村民提出的土葬要求。

    此时又遇到了另一件麻烦事情,被取出来的遗体已经送到了附近医院。最后商量就由民政局调集车辆,于明天清晨运送遗体。

    开完临时会议,王桥回到向阳坝村办公室,召开了临时党政联席会,传达了邓市长和吉书记的指示,同时商量对策。

    副镇长罗基奎提出了一个问题,道:“我刚才陪着陈民亮的二哥家里人,他家里说是要过了头七才能下葬,这有点麻烦。”

    头七是昌东这一带的普遍风俗,也就是七天后才下葬。一般情况下过头七没有问题,这种群死群伤按头七下葬就是大麻烦,七天时间,天晓得会有多少妖蛾子飞出来。

    王桥道:“市县,甚至省里都盯着这事的处理,如果真等到头七下葬,绝对要出事,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黎陵秋脱口而出:“给钱,凡是明天就安葬的就补助六千,后天安葬的补助三千,以后安葬的不给补助。”

    这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主意,王桥道:“大家还有好主意没有,如果没有,这采纳这个意见。还是两手抓,一只手是让工作组作思想工作,另一只手是补助。”

    到了晚上九点,所有遇害者全部找了出来,救援工作到此结束,最终十一名村民遇难。

    对于王桥来说,这是一个重大考验,也是一个不眠之夜,他一直守在向阳坝,应对层出不穷的问题。

    终于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遇难者家属去医院接回亲人遗体。在村办公室门前烧起钱纸,点了香蜡,鞭炮声响起,轻烟在响声中直直地升起,浓重的悲伤笼罩着所有人。

    城关镇班子成员分成几个组,到遇难者家里去慰问,发补助。

    刚从第一家走出时,王桥接到了李绍杰电话,李绍杰声音异常愤怒:“王镇,我走这一家遇到一男一女两个记者,这个人在煽风点火,鼓动村民得到补偿款后才下葬。”

    “我马上过来,你现在将他与村民隔离开,不能让他乱说话。“王桥又道:”你给黎陵秋也打电话,让她也赶紧过来。”

    (第三百八十七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