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八十九章 道歉还是斗争

    经过了二十多小时的紧张工作,各部门都进入自己的工作岗位,向阳坝事故的局面已经被基本控制下来。

    王桥接到县委宣传部电话以后,原本不想去,想了想,还是决定到县委宣传部去一趟。如今这些记者会炒作,只要不在现场乱来,能缓解矛盾还是尽量缓解矛盾。他如今是城关镇的领头人,不再是可以任性的年轻人。

    可是,这样过去未必会缓解矛盾,必须还得有两手准备。

    在出发之前,王桥再和胖墩打了电话,商量一番。然后又和老师黄永贵通了电话。再让分管政法副书记李绍杰到派出所将公安的材料复印出来,并盖章说明复印材料真实。做了两手准备以后,他再让老赵送自己到县委宣传部。

    小车前往县委宣传部途中,王桥在轻微摇晃中睡着了。从事故发生到现在,他坚持在现场指挥,一直没有合眼。此时松懈下来,便迅速地沉入了梦乡。

    “王镇,到了。”老赵停了车,听到后座传来轻微的鼾声,虽然心有不忍,还是招呼道。

    “到了,啊。”王桥正在做梦,被叫醒以后只觉得浑身难受。他拿起矿泉水,猛地喝了几口,这才清醒了过来。

    来到了县委宣传部办公室,办公室工作人员是老大姐李蕾,在宣传部工作多年,即将退休,一般人都称其为李姐。王桥虽然职务高些,平时见面也称其为李姐,不愿在老同志面前摆架子。

    李蕾见到王桥,道:“王镇,报社陈总在部长办公室,市委宣传部的同志在小会客室,你先过去见见面。”

    当年,王桥与邱老虎女儿李宁咏谈恋爱经过曾经引起过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私下广泛讨论,李蕾有意没有明说市委宣传部来者是李宁咏。

    王桥来到小会客室,推门而入。见到李宁咏,道:“是你带那个老总过来的?”

    李宁咏见到王桥也有点愣神,王桥整个人看起来很疲倦,短硬的胡子把下巴染青了。头发也乱成一团。

    李蕾道:“王镇先坐一会,这位是市委宣传部李主任。”

    李宁咏笑道:“李姐,我不是什么主任,就叫我小李。”

    李蕾笑道:“你是上级领导,怎么能叫小李。你们稍坐一会。”她站在门口。朝部长办公室看了一眼,道:“那个报社老总气势汹汹的,找部长要说法,王镇要有点心理准备,有可能让你道歉。杨部为人好,就是有点软。”

    李宁咏道:“部长不是软,是想要化解矛盾。”

    李蕾道:“你越软,这些人就越得意,你们稍坐一会,有事我再来叫你们。”

    李蕾走了。剩下李宁咏和王桥两人面对面而坐。王桥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怎么是你过来。”

    李宁咏道:“我在办公室经常搞接待,现在就成为编外公关办干部了。别人不愿意接的活,都叫我去。”

    这次到昌东来,她穿了一套精心挑选的又不着痕迹的职业装,简约干练,又隐隐透着时尚气息。王桥刚从事故现场回来,接触的都是头发散乱、衣着不整的遇难者家属,突然间转了环境。来到宣传部小会客室,面对着李宁咏,觉得很是养眼,就多看了几眼。

    李宁咏道:“你这人不安分。怎么大动干戈,把记者弄到派出所去了。”

    此时王桥面对着不仅仅是前女友李宁咏,还是市委宣传部干部李宁咏,他朝门口望了一眼,讲了实话,道:“这次来的记者不少。多数都很好,就是这两个都市报的记者做事不地道,在遇难者家属煽了些阴风,鼓动家属拿了补偿款才下葬。下葬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现问题,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事。我要求他们两人出示记者证,他们拿不出来,就被我认定为假记者。刚才全是实话,如果市委宣传部领导问起这事,就这样说。”

    李宁咏幽幽地道:“你这人啊,做事就喜欢计较,一点都不肯吃亏。”

    王桥靠在沙发上,倦意涌来,道:“关键时刻,谁叫他们来捣乱。”说着说着,他就靠在沙发睡着了,很快就发出轻微的鼾声。

    李宁咏对王桥的生活习惯太熟悉了,现在这种倒头就睡且打鼾的状态只有累极了才出现。想起往日在电力家属院的快乐时光,她望着王桥的眼光里柔情万种。

    十来分钟后,县委宣传部杨兵部长陪着一伴胖胖的中年人走进了会客室。

    杨兵部长看到王桥在睡觉,故意开玩笑道:“心情不错嘛,在这里就睡着了。”

    李宁咏、不动声色地顶了一句,道:“事故发生以后,王桥一直在现场处理,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了。”

    杨兵这才想起眼前两人曾经是恋人,看样子虽然分了手,李宁咏还是顾着王桥。

    跟在杨兵后面的副部长李文军上前推了推王桥,道:“王镇,醒一醒。”

    王桥从睡梦中又被拉回来,单手撑着沙发站起来,招呼了杨兵部长一声。杨兵道:“王镇,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山南都市报陈总。”

    王桥双手迅速揉了揉睡得发僵的脸,再伸出手,道:“陈总,你好,我很喜欢看山南都市报了,只是在乡镇不方便买,什么时候把渠道弄到乡镇来。现在全省在推动城镇化进程,农村人进城后就得看看都市报。”

    在陈兆顺心目中,敢把手下记者送到派出所的乡镇干部就是那种土霸王形象,没有料到眼前镇长居然年轻英俊,谈吐不错,和那种土霸王形象大不一样。出于维护手下记者的目的,他板着脸,没有与王桥握手,道:“王镇长,好大的官威。”

    王桥自嘲地把手缩了回来。

    李宁咏原本还是希望王桥和陈兆顺和解,这样可以让城关镇免受骚扰,可是陈兆顺这一句“好大的官威”恐怕就要让这个希望破灭。王桥这个驴子性格,有人惹了他肯定会回击。她原本还想从中解劝两句,现在干脆坐在沙发上观战。

    杨兵笑道:“陈总,坐吧。今天市委宣传部小李在,王镇也在,我们当面聊一聊,都是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

    陈兆顺气哼哼地坐下来,道:“王镇长把我的人关进派出所,说没事就没事吗,总得有个说法。用这种方式对待新闻记者,全省媒体以后谁还敢来昌东?我这次过来的时候。好几个媒体老总都关注此事,说起来就十分愤怒。”

    王桥态度颇佳,温和地道:“陈总,这事还真的不用谢谢我,这都是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

    陈兆顺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道:“什么,你在说什么?”

    王桥态度特别真诚,道:“山南都市报是我最喜欢的报纸之一,以前在读大学的时候经常买来读,遇到精彩文章还在寝室里传阅。出于对山南都市报的喜爱。我绝对不能容忍有人假冒山南都市报的记者在外面招摇幢骗,这是对我最喜欢报纸的亵渎。这是一个老读者应该做的事情,陈总还专门跑一趟来感谢,太隆重了吧。”

    陈兆顺有点懵,最初还以为王桥是二百五,随即想到一镇之长怎么会是二百五,肯定是王桥在装傻,于是冒火地道:“谁说那是假记者,我实话给你说,那两人都是我们报社的正式记者。你不要装了。你必须当面给两个蒙冤的记者道歉。”

    王桥皱眉道:“他们是真记者,怎么拿不出九八年版本的记者证。陈总,你是不是受骗了,没有记者证怎么会是真记者。难道出来采访不需要有记者证。或者有新闻单位的正式证件。他们只是给了名片,名片谁不会印刷啊。我相信,山南都市报高素质的记者绝对不会犯这处低级错误,从逻辑上来说,只能是假记者。”

    如果眼前人和自己吵架,拍桌子。也比这种冷嘲热讽的方式让人来得痛快,陈兆顺此时已经不认为眼前人是二百五了,实际上每一句话都把自己套住,一点不傻,精明得很。他不准备与王桥玩语言游戏了,道:“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来这些虚的了,你如果不道歉,作赔偿,那就别怪山南都市报行使舆论监督权,我会让记者经常来报道城关镇和昌东县的发展事迹的。”

    杨兵原本和陈兆顺谈得很愉快了,没有料到陈兆顺和王桥几句话就斗了起来。他打断道:“李部,你陪陈总坐一坐,王镇,你跟我出来一下。”

    杨兵把王桥叫到办公室,埋怨道:“王镇,这些新闻单位都是同枝连气,你得罪了一个,就得罪了一批。今天这事搞得陈总下不了台,算是把好不容易与新闻媒体建立起来的关系破坏了。”

    王桥认真地道:“杨部,你不知道那两位记者做了什么,他们在冷库遇难者家属的家里鼓动得到补偿之前不能下葬,这是唯恐天下不乱。死了十一个人,大家都不下葬,这事如何收场。”

    杨兵搓着手,感到十分为难,和稀泥道:“记者离开了现场,不会再造成什么影响了,你给陈总道个歉,表面吃点亏,不至于把关系搞得太僵。”

    王桥道:“反正都得罪了他们,道歉也于事无补,现在示弱,他们会得寸进尺。”

    杨兵摇头道:“还是不一样的,道歉了至少面子上过得去。”他见王桥沉默不语,显然并未心服,道:“你先坐一会,不要冲动啊。”

    杨兵又把李宁咏叫到另一个办公室,道:“小李,王桥性格有点倔啊,和老宋倒是一模一样,你劝一劝他。”

    李宁咏道:“你是领导都劝不了,我怎么劝得了。”

    杨兵道:“你们关系不一样,你去劝他,效果要好些。”

    “我们以前是谈过恋爱,早就分手了。其实,杨部不用劝王桥,他这人点子多,说不定用他的办法也能解决问题。我建议你等会不要出面,让王桥单独去对付陈兆顺,到时你再去收拾局面,效果更好。”李宁咏又道:“山南都市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报纸,本身经营很困难了,在外面绷着面子。你这次让他,下回遇着事还得让。”

    杨兵道:“你对王桥倒是有信心。”

    李宁咏道:“我们以前谈过恋爱,算有略有了解。今天王桥显然是有备而来,否则不会如此说话,应该不会让昌东吃亏。”

    在李宁咏建议下,王桥单独回到了会客室,此时,会客室只有陈文军、陈兆顺和王桥。

    (第三百八十九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