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九十章 画风转变

    &lt/&gt王桥和陈兆雄坐在沙发上,如古代单挑的将军一样,劈里啪啦就交手数招。

    坐在一旁的副部长陈文军正在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劝和,被李蕾叫了出来,“陈部,你先别管他们,让他们去撕。”陈文军道:“怎么能让他们去撕?这不要惹麻烦,哎,王镇到底年轻,一点都不退让。”李蕾道:“是老大这样交待的,你就先坐观变化,实在不行了,再将两人分开,再由我们出面。”

    陈文军知道老大杨兵平时在新闻单位面前有些软,不知今天为会是这个态度,道:“啥情况?”

    李蕾摇头道:“不清楚,估计是小李的意思。小李是邱老虎的女儿,应该和他爸一样有些手段,杨兵将小李的话听进去了。”

    陈文军道:“刚才听王桥和陈兆顺斗嘴,我几次都差点笑了出来,这个王镇也不是省油的灯,难怪年纪轻轻就放在这么重要的岗位,这一次估计要和山南都市报彻底搞崩。”

    李蕾道:“按小李的说法,山南都市报在省内就算是二流报纸,在省城和静州还有些销量,昌东销量就不行了。他跑到我们这里来牛什么牛,我最看不惯了。”

    陈文军道:“那我就进去了,观战。”

    几句话说完,陈文军推门进了会客室,只见王桥和陈兆顺面对面坐着,还在你来我往谈道理。

    陈兆顺拿王桥这个愣头青没有办法,见陈文军进来,顿时开始发作,道:“陈部长,如果是这个态度,我也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杨部长在哪里,我跟他打个招呼,就走了。回省城南州。我要开新闻发布会。”

    陈文军见事情弄糟糕了,急忙劝道:“陈总。你先坐坐,有事好商量。”

    陈兆顺道:“有人当了科级干部就耍起官架子,官威比杨部长还大,我算是见识基层干部的素质,难怪被人诟病。

    ”

    此时刺刀见了红,王桥知道不拿出猛料,此事无法结束,拿出猛料有两种结果。一是彻底闹翻,大家撕破脸,各显神通;二是互相让步,各自下台阶。他见陈兆顺咋咋呼呼地出言威胁,慢悠悠地道:“陈总,这件事情你想了结,我还没有同意。此事由你开始,按照公平原则,就应该由我来结束。”

    陈兆顺是媒体老总,在基层宣传部门面前向来都有心理优势。从本质上来说《山南都市报》是属于省级机关的官方报纸。如今被推入市场,靠市场来过日子,兼顾着官办和市场两重身份。他不受基层宣传部门辖制。却可以用“市场”的那只手来对付基层宣传部门。所以,基层宣传部门顶着一个“官方”的大帽子,在这些媒体面前却处于弱势地位。

    遇上麻烦事情,还可以吼一声官员欺压媒体,顿时就站在了道德高处。

    久而久之,陈兆顺在基层官员面前形成了心理优势,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来自科级干部的挑衅。

    陈兆顺怒道:“我看在杨部长一贯支持《山南都市报》的面子,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来到这里谈。你这个小小的镇长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有种就说说。你想要怎么办?你如何结束?”

    王桥继续不紧不慢地道:“现在是法制社会,没有任何一家部门一个单位能够超脱于社会之外。《山南都市报》也不能超脱于法律法规之外,陈总不要把自己打扮成正义使者。我暂时不谈今天来采访重大事故的张卫和陈萍的事情,就先说说你们违规给刘恩涛发放记者证的事情,刘恩涛明明不是你们单位的人,却要违规报假材料,你们填报《领取新闻记者证人员情况表》中刘恩涛的所在单位、所在部门以及职务等信息均不属实。目前你正为了此事在削尖脑袋找门路,是不是有这一回事情。”

    陈兆顺原本是一脸冷笑和暴怒的神情,听到刘恩涛三个字,顿时如被点了穴道一般,脸上表情被定住了。

    王桥继续道:“这件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何必四处惹事。

    我如果将‘山南都市报无记者证的工作人员张卫和临时人员陈萍违规采访重大事故,且在采访过程中有不当言行’的材料送到山南省新闻出版局,不知道陈总应该如何应对。”

    陈兆顺脸上神情开始转变,正要说话,又被王桥毫不客气地打断,“关于刘恩涛的事情,你做工作也没有用。我来告诉你最终结局,山南省新闻出版局准备向山南都市报社下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告知书的主要内容是:山南都市报社违反了《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且情节严重。依据《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第二项、第三项、第五项的规定,对山南都市报社作出如下行政处罚:1.警告;2.罚款3万元。”

    王桥是通过特殊的渠道得到这条重要消息,准确地说是通过在山南大学中文系的关系网得到的消息。在前往县委宣传部路上,王桥将事情给胖墩杜建国谈了,杜建国当即出了个点子:“这事简单,你给黄老师打个电话,黄老师同寝室的同学冉兵就在山南省新闻出版局工作,是个实权派处长。”

    王桥这才想起确实有一位师兄或者说是师叔在山南省新闻出版局工作。他在黄老师家里吃饭还遇到过师兄冉兵。在以前读大学时,王桥心气颇高,觉得分到新闻出版局工作的师兄混得不怎么样。如今位置变了,视角也跟着变化,在新闻出版局工作的师兄冉兵也就开始显得高大上了。

    王桥是黄永贵这些年来关系最密切的学生。接到王桥求助电话以后,黄永贵立刻就给同寝室同学冉兵打去电话。冉兵与黄永贵是睡在上下铺的兄弟,对其所托自然全力而为。与冉兵联系后,黄永贵甚至还对王桥说了一句:“你还有一位师兄在省纪委第三监督室,是我的学生,在负责教科文卫机构。如果需要。可以找他。”

    王桥通过黄永贵这条线,了解到山南都市报的底细,知道这家报纸在省新闻出版局眼里就是不断出问题的麻烦报纸。找到了反制山南都市报的方法。他刚才抛出来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是已经出台的文件,只是山南都市报还不知道。王桥打了个时间差,用这份告知书震住陈兆顺。

    果然,陈兆顺被震住了。

    王桥又道:“还有一件事情我要给陈总报告一下,‘山南都市报无记者证的工作人员张卫和临时人员陈萍采访重大事故,且在采访过程中有不当言行’的材料已经收集整理齐全,里面有派出所对张卫和陈萍的询问笔录、基层干部和遇害者家属的调查材料,我准备把这些材料直送省新闻出版局相关人员手里,如果不够力度。还可以送到省委宣传部、省纪委第三第四纪检监察室,以及国家新闻出版局。”

    他不紧不慢地道:“我还听说山南都市报最近事情多,上面查得很紧,陈总在百忙之中居然能为两个员工的事情来到县委宣传部,说明态度还是诚恳的。”

    此时,陈兆顺知道自己踢到了滚烫的铁板上,能得到刘恩涛的消息,说明眼前这位小小的科级干部手眼通天,有能力将事情捅到了省新闻出版局。

    此时,陈兆顺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正在被省新闻出版局调查:报社一位记者假冒一家中央媒体进行采访。用擦边球的方式弄了赞助,这事涉及到有偿新闻和冒领记者证的两个问题。

    自己屁股上有屎,而眼前之人又能与省里部门直接对话。胆子大,手段又硬,陈兆顺脸上的表情开始一点一点变化。他本来已经站起来,准备一怒而走,此时又坐了下来,脸上怒气消失,表情数变,道:“刚才听说王镇长为处理此次事故有二十多个小时没有睡觉,这种苦干实干的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啊。”

    他摸了一枝烟出来。递给王桥,长叹一声。道:“现在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以前报社是国家养着的。现在全部推给了市场,让我们自己来赚钱养活自己,难啊。互联网出来以后,很多人看新闻都是通过门户网站,报纸广告都越来越少了。办报纸,大不易啊。”

    副部长陈文军原本做好了两人发生激烈冲突就开始抹稀泥,没有想到预想中的冲突刚刚开始,前来兴师问罪的陈兆顺突然间就转变了画风,发老友一样和王桥拉起了家常,抱怨起报社经营。

    王桥还是和刚才一样,慢条斯理,神色平静,坦然接过了陈兆顺递过来的香烟。

    陈兆顺是一个能屈能伸之人,知道自己有把柄且对方有反击能力,态度转变得很彻底,道:“这次有好几个采访任务,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所有我们工作出现失误,派了两位没有记者证的同志过来采访,我可以保证地说,张卫和陈萍都是我们报社的,刚刚为陈萍报送上申报记者证的材料,还正在审核。至于他们有什么不当言论,作为报社老总,我来道歉。”

    陈文军亲眼看到了事情全部转变过程,就找借口尿遁,来到了杨兵办公室。

    杨兵正在和李宁咏聊天,见陈文军急急忙忙过来,杨兵略显焦急地问:“怎么样,两人闹起来没有?”

    “闹起来了。”陈文军见部长神情一紧,赶紧又道:“不过现在没事了。陈兆顺服软了,已经给王桥作了正式道歉。”

    事情不出所料,王桥果然藏着猛料,李宁咏便抿嘴而笑。

    杨兵道:“还是小李说得对,就让王桥去碰,不管碰赢碰输,我们宣传部出面都有好处。走吧,我们到会客室去,山南都市报陈总也是有身份的人,我们不能让他太难堪,中午摆一桌,请他吃个饭。”

    三人来到了会客室,陈兆顺正与王桥谈笑风声。

    陈兆顺站起来,笑着与杨兵握手,道:“这一趟没有白来啊,认识了王镇长,以后我们报社可以和城关镇深度合作,正面报道城关镇的先进典型。”

    王桥客气地拱了拱手,道:“还需要陈总多支持。”

    杨兵高兴地道:“不打不相识,以后多多合作,现在就有一个任务,喝酒。”

    李宁咏很久没有和王桥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了,眼见王桥自信十足,意气风发,心情复杂得很。

    (第三百九十章)(未完待续。)&lt"&gt&lt"&gt&lt"&gt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