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九十一章 未接的电话

    中午十一点半,杨兵、王桥、李宁咏、陈兆顺等人准备出发到外面吃午饭。

    山南都市报陈兆顺踢到了王桥这个铁板,于是便将争斗变成友谊。适者生存,这在每个领域都适用。作为地方上也不愿意与媒体搞得太僵,以斗争促和平的目的达到,便不在“是否有记者证”上面作文章。

    握手言和,是大家的共同需要。

    正要下楼,王桥接了一个电话后,赶紧对杨兵报告道:“刚才县委办给我打了电话,吉书记让我到他办公室去,恐怕中午不能一起吃饭了。”

    杨兵道:“从吉书记办公室出来,就过来吃饭,这不冲突啊。陈总还想和你拼一拼酒量。”

    王桥道出了实话:“中午吉书记叫我陪邓市长吃饭。”

    杨兵道:“是为了参加救援的事。”

    王桥道:“就是此事,要我当面汇报遇难者家属的安置情况,这是邓市长很关心的事。”

    杨兵感慨地道:“这场事故牵动了多少人的心,不仅市里关心,省里也很关心,电话打过来好几个。”

    李宁咏原本还想和王桥吃一顿午饭,没有料到中途横插进来吉之洲,让她的愿望落了空。她意识到自己和家里人都犯了一个错误,低估了王桥多次谈起的“邓建国是杨琏学生”这层关系的紧密度。

    李宁咏到现在仍然没有想通王桥——杨琏——邓建国这种转弯关系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紧密。在她从小接受的头脑体系里面,“利益”和“现实”所占比例相当大,很难理解杨琏和王桥这种通过欣赏和关心形成的忘年交友谊为什么会如此深厚。

    王桥很快来到了县委办,直接走进吉之洲办公室。

    “遇难者家属处理得怎么样?”吉之洲神情平和,态度亲切。

    王桥道:“情绪还算稳定,刚才我上楼时打电话问了,大部分遇难者都下葬了,有两户还以其他理由没有下葬,我们正在抓紧做工作。现在关键就在于补偿款,款子到了。只要他们接了钱,在安抚家属这一块就基本平稳了。”

    吉之洲听到了一个细节,追问道:“上楼时打电话问,你不在现场?”

    王桥道:“我在宣传部。解决一个小问题,已经处理完毕。”

    听罢事情经过,吉之洲恼怒地道:“有些报社有些记者太不象话了,乱弹琴。”

    王桥道:“现在我们也不准备追究没有记者证就来采访并且发出不当言论之事,把他们礼送出境。不添乱就行了。”

    “你应对得还不错,没有吃记者的亏。我们很多同志没有见过世面,看到记者自己就先矮了三分,不战自败。”吉之洲又道:“从冷库事件看得出有的基层领导同志素质堪忧,比如柳阳镇书记汪彪现在都不能说清楚去向,镇长陈显锋完全不能在现场组织起有效救援,这样的同志放在地方上如何能保一方平安,这是严重的渎职,失职,必须受到党纪国法的严肃处理。”

    他停了停。又道:“城关镇民兵工作搞得不错,那个叫王大勇的武装部长组织能力很强,民兵着装整齐,行动迅速,在抢险中发挥了大作用。王大勇这样有能力、工作又负责的同志应该放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

    吉之洲站了起来,进了里屋。

    在等待吉之洲时,王桥知道抓住机会的王大勇肯定会提拔使用。

    他又想起柳阳镇混乱的现场和软弱无力的救援,在心底也给两位主官打了低分。昨夜守在向阳坝村办公室时,他还和黎陵秋有一次谈话。黎陵秋气愤地道:“我们费尽全力来救援,还听到一些怪话。说我们城关镇手伸得太长,跑到柳阳来救人。”

    王桥那时很疲惫,背靠在椅子上休息,道:“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笑骂由人。说伸手太长的这个人其实变成了小官僚,在这人命关天的紧急时刻,还想着是否越界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冷血。再说,向阳坝冷库全部都是城关镇的人,我们得到这个消息,难道能无动于衷。”

    黎陵秋又道:“他们还说怪话。应该先给柳阳镇通报消息。”

    王桥不想再听,打断道:“我们得到消息,除了组织人员前往现场救援以外,还安排郭达传达信息,事后我问过他。他除了给县委县政府报告,还给柳阳镇办公室打了电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尽到责任了,将现场救援工作做好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在人命面前都要放在一边。人命关天,守土有责,说越界的人都将官场潜规则看到比人命还要大,我们一点都不要理会。”

    今天听到吉之洲书记的话,汪彪和陈显锋不仅仅是丢官的问题,肯定还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十有是刑事责任。虽然王桥给柳阳镇两位主官打了低分,可是想到两位前几天还在一起开会,此时便要受到党纪国法处理,暗自叹息。

    王桥也是一镇主官,辖区内有超过十万人,有无数大小企业。就算严格采取各种安全措施,还是有可能出现事故,如果事故严重,主官难逃责任。权力是一柄双刃剑,在享受权力的同时,也要时刻小心权力带来的杀伤力。他暗道:“要赶紧布置一次安全大检查,每个企业都要查到,该发整改通知书的就发,该停业整顿就停业,手腕必须要硬。”

    吉之洲从里屋出来,道:“走,县委招待所,给邓市长汇报。”

    在前往县委招待所的时候,他又给王桥谈了彩创之事,特别强调不能因为向阳坝冷库之事,放慢了工业强县的步伐。工业强县是县委通过的决定,必须不折不扣地推进,而在推进过程中当前最关键的步骤就是企业落地。

    在交谈中,很快就来到了县委招待所市长邓建国所住的房间。

    向阳坝冷库事件发生后,邓建国一直在现场处置,中途回到静州市委参加了一次处置工作研究会,会议结束以后,又回到昌东。

    向阳坝冷库是邓建国出任市长以来第一件大事故,他可以预料到这几年肯定还会有事故发生。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邓建国清醒地认识到,出任了市长并不意味着就马上具备了市长的知识能力储备,必须还有一个在干中学和学中干的问题。

    当市长为什么能力提高很快,是因为处在这个拉置上接触的信息量极大。上级的,下级的,平级的,各种信息都要在市长这里汇总。信息量比起在工业学院当书记之时要猛然间扩大很多倍。另外,各种需要处理的事情如开闸之水流流不断地涌出来。在应对各种事情之时,市长的能力也就会慢慢提高,除非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工作上。

    等到吉之洲带着王桥来到房间以后,邓建国摘下眼镜,放下手里的材料,静听两人汇报。

    首先是由王桥谈向阳坝冷库遇难者的安抚工作,邓建国最关心的是稳定,强调不要引起群访事件,特别是不能发生越级群访。

    再由吉之洲谈整个向阳坝的处置工作,包括事故原因、处理意见、工作汇报、经验教训、下一步工作等。邓建国提出的重点有两项。一是稳定和发展的关系,二是严查责任人和责任部门,安监部门、主管部门、地方政府,有什么责任就追究什么责任,绝不姑息。要通过严格追究,让所有干部都警醒起来。他还特意点到了柳阳镇书记汪彪和镇长陈显锋的名字。

    听到邓建国点到柳阳镇两位主官的名字,王桥只能再次为这两人叹息。

    谈了工作,三人就在县委招待所的小餐厅点了餐。吉之洲不知以什么渠道得知了邓建国喜欢吃老式涮羊肉,就特意让小餐厅弄了一套涮羊肉的小锅,又去宰杀了一头本地山羊。最鲜美的那部分用来涮火锅,其他部分则用来红烧和煮汤,作为小餐厅中午的主菜。

    开始涮火锅后,气氛变轻松下来。三人谈了些趣事。

    吉之洲通过这次涮火锅,才知道王桥和邓建国原来以前就认识,还知道他们两人都是书法爱好者,还知道王桥能写一笔漂亮的书法。

    吃午饭时,刚刚与两位领导分手,王桥又接到通知。去参加了下午的全县安全生产检查大会。会议是针对向阳坝冷库召开的,由宫方平副县长通报了事故前因后果和当前的处理情况,然后要求对全县所有企业进行一次拉网式大排查。

    王桥这两天是连轴转,坐在会场时,在主席台嗡嗡讲话声中好几次都差点睡着了。他用力地去掐自己的胳膊,这才避免睡着并在大会场上发出鼾声。

    在县里开完大会,王桥随即回到城关镇,召开了全镇安全生产检查大会,将县里的工作进行了具体分解,迅速安排布置了下去。

    在城关镇开会的时候,他泡了浓茶,以此来强打精神。

    晚餐,请所有参战的民兵在新建成的伙食团聚了一次餐。这一次城关镇民兵们表现突出,召之即来,来之能战,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当王大勇提出请民兵们聚一次餐时,王桥满口答应。

    陆续参加救援的民兵有一百多人,摆了十几桌。城关镇伙食团成立不久,伙食水平还是不错的,准备了鸡、鸭、鱼,还有蹄髈、烧白、红烧肉,都是能满足民兵们肚皮的实在货。

    王大勇陪着王桥,依次给民兵们敬了酒。

    晚餐没有结束,王桥提前离开,原因很简单,他实在是太困了。回到家里,他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立刻就进入了梦乡。

    九点,手机响了三次,都没有将王桥叫醒。

    李宁咏在中午陪山南都市报陈兆顺吃了饭以后,就没有回市委宣传部。她回到昌东的家,洗了澡,睡了一个大觉,晚上又和二哥一起吃了饭。

    吃饭后,邱宁勇问道:“你今天回不回静州,要回去,我派车送你。”

    李宁咏道:“我就住在家里,明天早上回去上班,到时你再派车送我。”

    邱宁勇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妹妹,道:“你留在这里,是不是想和王桥见面?王桥这次处置向阳坝冷库,在市长和面前抢了头彩,龟。儿。子运气真好。”

    李宁咏道:“二哥,你都是当领导的人了,少说几句粗话。机会是给有准备的头脑,王桥确实还是有本事的。”

    经过这次向阳坝事件,邱宁勇还是比较服气王桥,只是嘴巴里不肯承认,道:“只要是头猪坐在那个位置上,谁都能做。”

    李宁咏也不和二哥争辩,说了句:“明天早上记得派车送我,我不能迟到。”

    回到家里,将大灯小灯全部打开,房间就明亮了起来。在没有经历彭克案之前,邱大海还经常回昌东,或者说是长期居住在昌东,自从彭克案之后,邱大海基本不回昌东,长期住在了静州。

    李宁咏慵懒地坐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总觉得什么节目都不好看。拖到了九点钟,她终于正视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给王桥打去电话。电话无人接听,她就连打了三个。

    三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李宁咏气愤地将自己的手机扔到了沙发上。

    (第三百九十一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