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宋书记的交待

    到了十一点钟,具体工作谈得差不多了,宋鸿礼和王桥开始谈些闲话,闲话也与征收土地有关系。

    宋鸿礼道:“有些事情王镇也是知道的,我以前对姚向辉是不够信任的,原因是多方面造成的,若是归结到一点,就是姚向辉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他这人在对外时应该强硬时不敢强硬,在内部时又不敢坦诚与班子成员面对,心眼小,格局小。由于姚向辉是这种情况,所以很多事情原本应该由政府这边出面做的,都由我这个党委书记出面了。不是我想出面,而是若不出面,就会把事情办砸锅,损害的就是城关镇党委政府和老百姓的利益。”

    王桥来到城关镇也有些时间了,对前任镇长姚向辉的性格以及工作水平都有较多的了解,点了点头,评价道:“这是性格问题,他偏软。”

    宋鸿礼道:“王镇太委婉了,他最大的问题是替自己考虑得多了些,替单位考虑得少了一些,私心重了一些,这是所有问题的根源。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考虑,这是本能,本无可厚非,但是私心也是有底线的,底线就是在能够履行职务,不因私废公,不因私损公。”

    在宋鸿礼和王桥一起谈心时,往往是宋鸿礼说得多,王桥是一人虚心的听众。今天宋鸿礼谈兴甚浓,更是成为谈话的主导方。

    宋鸿礼道:“我从广南回来后,听到过很多关于向阳坝冷库的议论,其中就有你伸手过界的说法,说你是出了风头,把汪彪和陈显锋放在火上烤,很不地道。我是旗帜鲜明地支持你,觉得你做得很对,在这个大是大非面前,守土一方的责任远远大于所谓的潜规则。”

    王桥道:“谢谢宋书记支持和理解。现在想起来,宋书记确实是眼光长远。当时没有让向阳坝冷库落户在城关镇。”

    宋鸿礼呵呵笑道:“我就是信不过那家伙,不相信他能把企业搞好。朱飞总是想着赚钱,舍不得投入,完全是小农意识。这事细说起来也不地道。不让冷库落户城关镇,就把祸事赶到对岸柳阳去了。最初我也有点内疚,后来仔细想了想,若是冷库建在城关镇,我们经常去安全检查。给他下停业整顿通知,迟早他也要被赶走,结果一样。”

    他喝了口茶水,接着道:“我们再来聊聊征地的事,我个人一直觉得在征收土地这个问题上,城关镇承担的责任和权力是不匹配的,所具备的权力和责任完全不对等。在昌东的征地问明上,城关镇只是县政府的传声筒,没有得到授权,无法与村民进行有效的谈判和协商。在农村中,左一点右一点的情况比较普遍,没有一点商量余地的事情很难。但是,稳定责任却压在城关镇头上,既要向农民要地,又要承担稳定责任,这会让我们很难受。”

    宋鸿礼一直想跟王桥谈一次心,只是没有找到合适机会。这次从广南回来以后,他将黎陵秋单独叫到小竹河,仔细询问了王桥处置向阳坝冷库事故的措施。

    详谈之后。他扪心自问:如果我在城关镇,能做得比王桥更好吗?

    他得出了否定答案:自己也不可能比王桥做得更好,王桥基本上发挥了城关镇能够调动的所有资源。

    今天他既是与王桥商谈征地之事,也想和王桥谈一谈自己的经验教训。

    宋鸿礼又道:“在这一次土地征收过程中。我个人感受是有教训的,这与我有关,也与姚向辉有关。征收土地涉及到县级各部门和乡镇政府,各有分工,招商部门负责招商,对项目业主所需土地进行备案。国土部门负责起草征地拆迁方案。包括征地补偿的计算。这些工作原本应该与城关镇进行充分沟通,结果沟通得很不够,有两个要征收的地块是难啃骨头,一个涉及王家院子,另一个涉及张家院子,原本本来可以避开这两个有着宗族色彩的大院子,结果被划了进去。当初我在省里学习,是姚向辉在家里主持工作,刚才给你说过,他这人外战外行,不敢在彭克县长和国土部门面前坚持自己的观点。以后真出了事,国土部门会一推了之,这是请城关镇参加后制定的方案,当初你为什么不提出来,一句话就问得我们哑口无言。”

    王桥还真没有听说过两个大院是难啃骨头,一阵牙疼,道:“看来在宣传的时候还得布置摸底,尽量掌握重点户和钉子户。”

    宋鸿礼道:“在城关镇,你是最后的决策者,要有迎接困难的足够心理准备。”

    王桥笑道:“宋书记,你是党委书记,重大决策还是要你来参加,这也是县委的要求。”

    宋鸿礼难得地递了一枝烟给王桥,自己也点燃了一根。他抽了两口,道:“话虽然这样说,但是现在和以前还是不一样,我迟早要彻底离开城关镇的,现在的状态只是过渡措施。我个人认为,解决了吉书记最头痛的创彩集团落地之事,就是我离开城关镇以及你正式出任城关镇党委书记的机会。我是这几届城关镇党委书记中唯一没有出县委常委的,当初没有能够出任常委有多种原因,主要原因是自己太倔,很多领导讲究外园内方,我当时年轻,是内主外亦方。有一次,邱老虎打电话安排了一件事情,结果我认为不对,就把事情顶了过去。”

    王桥想起邱大海的形象,自嘲道:“邱主任是很讲究自己的威严的,被下级顶了,多半会记恨。”

    宋鸿礼道:“最初我也摸不清楚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在你最初来的时候,我是抱着观其言查其行的态度来对待你,你不介意吧?”

    王桥回想着初来时遇到压力,道:“怎么会介意,这都需要一个磨合过程。最初我来的时候,还有好几个朋友都说宋书记作风霸道,极不好相处。事实证明,宋书记是公正的,是讲究事实的。”

    宋鸿礼自嘲道:“但是很多人不这样看我,包括有些领导认为我作风霸道,狂妄。结果。一届又一届进常委的机会都失掉了。你和我当初的条件不同,吉书记对你相当认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有些无关原则的小事。就按领导意见办,给自己争取更大机会,才能够让正直的人掌握权力。如果我们都不敢要权,被心术不正或是能力欠佳的人掌握的政权,代价往往很大。比如柳阳镇,十一条人命啊,这是血的教训。”

    最初说这话时,宋鸿礼态度还是自嘲,最后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这是真正的交心之语、肺腑之言,让王桥很有些感动,道:“宋书记到了小竹河实际上负责整体工作,县里难道没有什么安排?有好几年没有从乡镇和局行一把手中起来县级领导了。”

    宋鸿礼道:“我年龄大了,过不了几年时间就应该要到人大或政协,提一个副处级。也算功德圆满。你眼睛一定要盯着县委常委,一点都不要客气,成津有一个年轻的,昌东怎么不能有一个年轻的县委常委。”

    这是一次双方交心的重要谈话,谈话以后,宋鸿礼基本上不再到城关镇办公室来,就算有事情要与王桥商量,或者是约王桥到小竹河工业园,甚至是约个饭局。他从内心将城关镇这个大舞台交给了王桥。自己躲在了幕后,出出主意。想想办法,通通关系,他相信这个优秀的年轻人一定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党委书记。

    在王桥与宋鸿礼谈话之时,李宁咏一直将手机拿在手里。不时查看是否有王桥的电话打进来。昨天她给王桥打了三个电话,无人接听。今天等到了中午吃饭,还是没有接到王桥电话。

    不接电话有可能是遇到了偶然情况,不回电话则代表着一种态度。

    接近下班的时候,李宁咏好几次想再给王桥打电话,手指已经触到按键上。又收了回去。她甚至想给在省委办公厅工作的晏琳打一个电话,问一问当初两人是怎么分手的,现在为什么就不能恢复关系。

    想着相貌端庄、气质高雅的晏琳都不能和王桥走到一起,王桥这人的脾气还真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她暗暗地道:“如果一个男人工作很能干,事业有成,性格男人,却又很听女人的话,那就很完美了。”她随即否定了自己,“这本身就是矛盾要求,真正事业有成的男人怎么能够当成女人的玩偶。他可以爱女人,但是绝不能依附于女人。”

    桌子上放着一份市委组织部的文件,关于挑选市级机关干部到基层锻炼的通知,这个基层是真正的最基层,是到村支部出任主任助理或者支部副书记,时间一年,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相结合。

    由于是到村里,市委宣传部的年轻同志都有些犹豫。

    李宁咏也是符合条件的。上午看到文件后,虽然有父亲的鼓励,她还是没有最后下定决心。今天一直没有接到王桥的电话,让她最后一定了决心,自愿报名到最基层去当主任助理。

    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道:“爸,我决了,准备到农村去锻炼。”

    邱大海笑道:“到农村去会有收获的,要想在仕途有所进步,就要积极接受组织考验和挑选。”

    李宁咏道:“我现在还不知道部里其他年轻人的想法,爸,你出个面,给李部长沟通一下。”

    邱大海当即就拨通了宣传部李元昌的电话,讲了女儿的想法。对于这种事情,李元昌肯定不会驳人大副主任的面子,爽快地答应了。

    中午时间,李宁咏正在吃饭,手机响了起来。她以极快的速度拿起手机,看到上面号码,顿时就没有兴趣,接通以后,道:“什么事?快说,我在吃饭。”

    电话里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你脑袋有毛病啊,怎么想到农村去锻炼,要想当官,我给我爸说一声就行了。”

    李宁咏不耐烦地道:“我的事,你少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几声“喂、喂、喂”的声音,随即一个男子在另一边发火,道:“他马的,这些女人都是剑货。”

    (第三百九十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