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百九十九章 女行百里母担心

    小车开到了天燃气公司后,司机老赵就给黎陵秋打去电话。

    此时,李宁咏已经被送回到自己家里。晏琳明显轻松了,与黎陵秋开始闲聊,了解城关镇的基本情况。

    黎陵秋接到老赵电话以后,道:“我们下楼去,老赵将伯母送过来了。”

    晏琳无可奈何地摇头道:“我这个老妈,哎,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黎陵秋道:“天下老妈都是这个样,你以后也肯定会这样。我记得儿子在九岁时第一次去夏令营,去之前还好好的,等到开了车以后,我就感觉心里空荡荡,没根没落。后来就开始怀疑儿子是否坐上了大车,越想这个问题越觉得可疑,带着老公又回到出发地点去找儿子。被老公嘲笑一番后,我才想起要给带队老师打电话。结果带队老师又关机,急得我啊不行。终于,在晚上打通带队老师电话。我不好意思说儿子是不是在夏令营里,只是问儿子乖不乖。听到老师说儿子很懂事,我这才放心。”

    晏琳本身就有些强迫症倾向,听到黎陵秋的经历倒是很有些感同身受,道:“这是太关心导致的焦虑,和出了门总是怀疑家里没有关水、关电和关门一个道理。”

    谈话间,黎陵秋和晏琳来到楼下,见到了陈明秀。

    黎陵秋略为寒暄,告辞而去。

    陈明秀望着远去的小车,道:“这个黎书记是什么书记?”

    “黎书记是分管组织的党委副书记,是她给我找的房间,里面布置得挺好。”晏琳又用责怪的语气道:“妈,你跑过来做什么?我刚来报到,你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别人会小瞧我的。你是今天回去,还是明天回去,我才来上班,不好意思找单位要车,你只能坐长途车,或者打个出租车回去。”

    陈明秀嗔道:“我才来,你就想赶我走,这么不喜欢你妈。放心吧,我有车。小车班林师傅把我送过来的,他今天晚上就住静州老厂,明天他回来接我。老林师傅还在老厂住着,就是不肯搬家。”谈到这里,她忍不住就道:“你以前知道王桥在城关镇工作吗?”

    晏琳道:“我知道。这一次下派挂职锻炼是组织安排,直接通知我,又不会同我商量。”

    陈明秀从丈夫口中倒是得知了事情真相。丈夫一直不太愿意让女儿全部了解与老杜的真实关系,有些事情就没有给女儿说。此时在城关镇遇到了王桥,她更不愿意与女儿谈及下派挂职的来龙去脉。

    上楼时,陈明秀还是忍不住提及王桥,道:“王桥发展得还可以最,都当了镇长。在昌东县里,镇长是不是都很年轻,刚才那位副书记年龄也不大,地方上干部年轻化落实得比工厂里要彻底一些。”

    与妈妈谈王桥是一件别扭的事情,晏琳又回避不得,就道:“王桥这个年龄当镇长且实际行使党委书记职权,很少见。他提拔有点特殊原因,主要是因为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他在选调生中,也算优秀的。”

    陈明秀追问道:“他这种情部不多?”

    晏琳道:“很少。”

    陈明秀道:“城关镇党委书记到哪里去了?”

    晏琳道:“听黎书记说调到工业园区当常务副主任去了,平时在那边工作,不到城关镇来。”

    到了四楼,晏琳打开房门。

    出租房是精装房,三室一厅,原来的主人调到了静州,这个房子就空了出来。黎陵秋租下房屋以后,找人打扫了房间,又采购了比较齐全的日用品。

    陈明秀对房间还是满意的,道:“房子不错,比我想象中要好。你是省委办公厅的挂职干部,县里肯定要重视。”

    晏琳知道母亲对地方工作不熟悉,也不多说,道:“我在外面跑了一天,要洗个澡,你自己倒杯水喝。”

    等到女儿进卫生间洗澡,陈明秀赶紧给晏定康打电话:“我在昌东,在小琳的出租房里面,镇里帮助租的,条件还不错。”她随即用加重语气,道:“你猜我在城关镇政府见到谁了人,你猜猜?”

    晏定康道:“城关镇见到熟人?我猜不出是谁,我还有事,别卖关子了。”

    陈明秀道:“以前小琳在复读班的那个同学王桥,他在城关镇工作,你猜他在城关镇做什么工作?”

    晏定康对当年满身鲜血的王桥印象太深,原本坐在椅子上,听到王桥两个字,就立刻站了起来,道:“搞错没有?王桥怎么可能在城关镇工作,我记得他高考超了重点线的,毕业后不应该分配在镇上。他在镇上,凭其学历和很短的工龄,应该是团委书记这类职务。”

    陈明秀道:“你猜错了,王桥是城关镇的镇长,还兼任了党委书记职务,原来党委书记调到工业园区担任常务副主任了。”

    陈明秀长期在工厂工作,对地方工作不熟悉,对如此任职的意义并不清楚。但是晏定康作为厂长,与地方联系非常紧密,就算是到了省工业园区里,有时也要与当地镇政府打交道。他是真是吃惊,道:“昌东城关镇少说有十来万人,王桥工作时间很短,能够担任起这么重的领导责任。”

    陈明秀道:“镇长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正科级,我家小琳还是省里的副科级。”

    晏定康道:“那完全不一样,小琳说得直白些就是为领导服务。王桥那种职务就是执政一方,承担的责任完全不一样。只不过在现在体制下,小琳靠近中枢,现在弱一些,以后发展前途反而大一些。王桥这种基层干部如果能够发展起来,就是很厉害的角色。但是他距离中枢太远,以后多半在县级打转,要想突破很难,但是突破后的基层干部往往能成大器。”

    陈明秀道:“我侧面问过了,王桥没有结婚,没有谈恋爱,我们家小琳还是单身。如果他们在这一年谈起恋爱,你还反不反对?”

    晏定康沉默了一会,道:“以前是以前,那时他们还在读复读班。现在是现在,我们都不要插手,让他们自由发展。”

    陈明秀一直对勇救女儿的王桥抱有好感,道:“如果我是王桥,肯定就会狂追我们家小琳,小琳毕竟在省委办公厅工作,以后能帮他。”

    说话时,她站在阳台与客厅的门之间,看了卫生间一眼,不想让女儿听到后面的谈话。

    在卫生间里,晏琳正在惬意地冲澡。温润热水包裹着全身,这是她最为放松的时刻。她闭着眼,脑里浮起李宁咏的模样。凭心而论,李宁咏是漂亮的有气质的女孩子,家世也好,与王桥站在一起甚为相配。想到这一点,她内心就隐隐有点吃醋。

    “我为什么要吃醋?我和王桥早就结束了。”

    “难道就不能重新开始吗?李宁咏也和王桥分手了,看她的神情,十有想要和王桥重归于好。她能重归于好,我为什么不行?”

    “我是省政府办公厅的,为什么要自降身份,到昌东城关镇来竞争,一年时间,我还是要回去的。我的选择面要宽得多。”

    “关键是我还喜欢王桥吗?如果真喜欢,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找这么多的理由,当年在意吕琪是自己强迫症发作,我要克服自己的强迫症。”

    晏琳脑中思绪纷乱,如无数马蹄奔过。

    在穿衣服之时,她取了张纸巾,擦掉了镜子上的水汽,一个苗条、健康、白皙的身体出现在镜子。与几年前相比,镜中人稍稍胖了些,变得更加圆润,更有女人味道。

    吹干了头发,画了淡妆,晏琳这才走出卫生间。

    陈明秀已经打开了女儿带来的行李箱,将衣服取出来挂在了衣柜里,她听到女儿走过来的脚步声音,道:“你要在这里生活一年,必要的生活品还得卖,比如熨斗就需要,否则衣服拿出来都是皱巴巴的,影响形象。”

    晏琳站在衣柜里,将出席晚晏的正式服装从衣柜里取了出来,道:“妈,晚上城关镇要给我和另一个挂职干部接风,等会黎书记来接我,你只能自己解决晚饭了。”

    陈明秀道:“好啊,我正好可以去采购,你这里需要的东西还不少。”

    母女俩就在一起收拾房间,谈起生活中的闲话。

    到了五点半,黎陵秋准时带着车来到天燃气公司家属院。

    陈明秀就站在窗台上,看着身穿浅红色长裙的女儿走上小车,迟迟收不回目光。等到小车走远,她拿了一个小本子,挨个房间记录所缺物品,准备到百货公司去购卖。

    在城关镇伙食团里,两辆小车几乎同时停进院子里,从院子里分别走下来两个穿红长裙的女子,一个是晏琳,一个是李宁咏。

    两个女子见到对方都有些傻眼。谁也没有料到,在这种场合下,两个居然会撞衫,这个衫撞得实在是尴尬。

    王桥同样被两个撞衫的红裙女郎闪了一下眼晴,脑袋就如有一架重型轰炸机在起飞,轰隆隆乱响。

    男女搭配,工作不累,今天参会的班子成员多数是男性,此时面对着两个漂亮让人不敢直视又总想偷偷看两眼的年轻女子,都有些兴奋。

    人到齐,大家落座,例行的接风晏就开始。

    王桥致辞后就打了招呼:“今天虽然是接风宴,但是不准向晏书记和李书记灌酒。我定个规矩,给两个女书记敬酒的,女书记可以沾沾嘴皮,敬酒的男同志必须喝完。”

    李绍杰开玩笑道:“王镇,现在是男女各顶半天边,你这是歧视女同志。”

    王桥道:“李书记是学法律的,我们这样做是先定酒法,然后在酒法下行事,完全符合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

    除了从检察院下派的政法副书记开了开玩笑以外,其他人都接受了这个并不符合基层行事的“酒法”。

    从这一点,久在机关打肚皮官司的晏琳看出王桥在城关镇确实有威信,不仅仅是职务带来的权威,而且有着强烈的个人魅力,形成了让众班子成员信服的非职务性权威。她有点惊讶王桥在短短任职时间内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论了解,李宁咏超过了晏琳。她知道王桥在工作中的魄力,也就不奇怪班子成员对其发自内心的尊重。

    有了“酒法”,接风宴便不是太热闹,九点半就散了场。这也正是王桥要的效果。

    办完了接风宴,以后他就尽量让晏琳和李宁咏不同时出现在相同的场合,免得尴尬。

    晏琳回到出租房里,屋里就传来了茉莉花香。在客厅里出现一个花瓶,里面有些洁白的散发清香的花朵。陈明秀听到开门声,拿着擦桌布从里屋出来,道:“没有喝酒吧,农村干部劝酒都厉害得很。”

    晏琳脸上略带红晕,道:“加在一起喝了两小杯。”

    经过陈明秀的清扫和布置,屋里就有居家的人气。晏琳虽然觉得母亲在第一天追过来有点不妥当,可是站在洁净的散发着茉莉花香的出租房内,还是觉得母亲来了真是好。

    陈明秀拿了一串钥匙,道:“我换了锁芯,这样安全一些,免得房东手里有钥匙,偷偷进屋。”

    晚上,母子俩睡在一张床上,透过窗,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

    陈明秀道:“想到你要在这里过一年,我就不放心。”

    晏琳道:“我不是小孩子了,现在是城关镇党委副书记。”

    “你官当得再大,也是妈的女儿。”陈明秀用手肘撑起身体,道:“小琳,你给我说实话,还想和王桥谈恋爱吗?”

    (第三百九十九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