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章 不同的夜话

    “还想和王桥谈恋爱吗?”这是一个让晏琳无比纠结的问题,更是无法回答的问题,她在黑暗中沉默了一会,道:“我说不清楚。”

    陈明秀叹了口气,道:“你也别太逼着自己,反正选择权都在你手里,合适就谈,不合适就不谈,千万别勉强。你爸刚才给我说,以前不准你和王桥谈恋爱是因为你那时还在读书,现在我们大人都尊重你的选择。只要是你选的,我们全家都承认。”

    听着母亲的话,晏琳脑里出现了李宁咏穿红裙的俊俏模样,道:“妈,你理解错了,选择权其实并不一定要我手里。”

    陈明秀惊讶地道:“为什么选择权不在你手里?我的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又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我们家条件还算不错。这些条件摆出来,有几个女子比得上,只要你愿意,王桥还有其他选择吗?”

    晏琳道:“妈,你不了解王桥。王桥是心高气傲的人,如今事业又挺顺,凭什么就非要找我。其实,我和他很难再走到一起。有我的原因,也有他的原因。”

    “女儿,你也别太逞强了。王桥客观条件还是不错的,为人也好,你们还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在大学没有谈恋爱,肯定是放不下他。虽然他现在在镇上工作,工作差一些,以后可以慢慢调动。”在陈明秀心里,省委办公厅和城关镇确实存在着极大鸿沟,晏琳与王桥在一起就是“下嫁”。

    晏琳见无法说服沉浸在“红旗厂第一夫人”光环中的母亲,变得消沉起来,道:“妈,时间不早了,睡吧,明天我要去参加县委的座谈会。下午要参加第一次城关镇的班子会,事情还多。”

    晏琳睡着以后。陈明秀却没有了睡意,睁着眼睛,望着黑暗的天花板。

    她如今最后悔的就是当年没有多要一个孩子,如果有两个或三个小孩子,她和老公的注意力就会分散,不会长期就盯在女儿身上。长期盯着女儿的后果就是让女儿变得敏感又焦虑,甚至影响到婚姻生活。

    这个观点是晏定康提出来的,提出的理由来自一些细节,比如,他发现女儿下楼以后又经常上楼查看是否锁门,进门以后就反复洗手。

    这些都是轻微强迫症的表现,陈明秀最初坚决拒绝承认这一点的,在丈夫多次提醒以后,她承认女儿性格上确实存在某种焦虑,但是绝对不是强迫症。

    想到这一点,陈明秀开始愁肠百转。

    此时在她心里同样有个矛盾,一方面发自内心认为女儿条件好,应该找一个理想的对象;另一方面,女儿年龄渐渐大了,却一直没有交男朋友,在这种情况下,她觉得应该主动一点,把握住机会。所以,在城关镇意外遇到王桥以后,陈明秀内心焦灼起来。

    当女儿沉睡以后,她给丈夫打去电话。

    晏定康听到铃声响,还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他听了妻子的诉说,道:“你也别操心这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陈明秀道:“这是女儿的大事,我怎么能不操心。”晏定康道:“你现在焦虑得睡不着觉也没有用,得靠女儿自己,我们不要给她施加压力,适当放手,她肯定会比现在更好。”

    与此同时,李宁咏也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此次晏琳到来以后给她的刺激太大,大得唤起了被利益所遮盖的很多细节。她躺在床上,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与王桥在一起生活的种种细节,这种细节又与撞衫的晏琳时有冲突,让她既伤心又生气,还有后悔。

    她终于爬起了床,给大哥打过去电话。

    邱宁刚还坐在书房百~万\小!说,接到电话后,道:“三妹,有什么事情?”

    李宁咏道:“我被气惨了。”

    邱宁刚道:“什么事情被气惨了,你不是在城关镇挂职吗,是被王桥无视了?”

    李宁咏道:“不仅是无礼,他居然一口一个李书记,这不是恶心人吗?”

    邱宁刚拿着手机站了起来,一边走动一边与妹妹说话:“他不称呼你李书记,难道叫你三妹、宁咏,甚至更亲密的称呼吗?若是他这么叫,他就不是王桥了。我最后一次和他谈话时,他临走时称呼我为邱检,这个称呼让我印象深刻。”

    李宁咏道:“叫我李书记,我也忍,关键是他的前女友居然也到城关镇挂职,她在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工作,副科级秘书,挂职是镇党委副书记。想着她天天要和王桥一起工作,我就冒火。”

    邱宁刚有些愣神,道:“有这么巧的事情?”

    李宁咏气恼地道:“巧就巧吧,今天晚上城关镇开接风宴,我精挑细选了王桥喜欢穿的红裙子和高跟鞋,到了餐厅才发现我居然和她撞衫,撞得我恨不得当场把衣服扔掉。”

    邱宁刚道:“这个想起来也正常,王桥喜欢红裙子和高跟鞋这种搭配,把你和她都影响了。”

    李宁咏气得眼泪在眼珠里转圈,道:“撞衫就撞衫吧,最让我吐血的是城关镇班子成员还起哄,认为我和她象双胞胎,要让我们来一张合影。王桥站中间,我和她站两边。”

    她还有一句话不好在哥哥面前抱怨,“想着我们两个红裙子都陪王桥睡过觉,心里就要抓狂。”这句话只能憋在心里,无法给任何人说起。

    邱宁刚听妹妹抱怨了一阵,道:“你想要做什么?”

    李宁咏道:“我想把王桥夺回来。”

    邱宁刚道:“杨怎么办?”

    李宁咏道:“让他滚。以前没有理解到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明白了。大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邱宁刚道:“我了解王桥的性格,你的机会渺茫。”

    李宁咏道:“是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邱宁刚道:“按辩证法来讲,任何事情都是发展变化的,所以不能说没有希望,只是难度有点大。”

    李宁咏道:“那我应该怎么办?”

    邱宁刚道:“要赢得他的心,就得找到他最想的事情。他是城关镇镇长,年少得意,最想还是仕途进步,你就从这事上入手。”

    听着大哥递过来的招术,李宁咏不停地转动着脑筋。有了目标,她的心情似乎就要好得多了。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当朝阳升起之时,人们又开始的新一天或繁忙或悠闲的工作。

    陈明秀依依不舍地坐车离开了昌东,离开前还为女儿买回来一个小冰箱,这样女儿就可以在夏天吃上冰糕。

    李宁咏穿上运动鞋前往了青桥村。她对农村情况并不熟悉,因此特意拿了一根竹棍子,免得被狗咬。她早早来到了青桥村,与江老坎坐在院子里聊了一会,这才返回城里,在十点钟准时来到了县委,准备参加县委的座谈会。

    昨天的撞衫事件是一个惨痛的事件,痛定思痛,李宁咏决定在县委座谈时就穿牛仔裤和运动鞋。

    果然,今天没有撞衫。晏琳穿了职业套装,脚上是一双半跟的棕色皮鞋,皮鞋很简练,只有一个金色的半园形装饰。

    王桥依然是十分可恶的态度。

    李宁咏听到那一声“李书记”的称呼,她很想骂人:“你才是李书记,你们全家都是李书记”,但是她看了一眼安静地坐在一边的晏琳,便将骂人的话收了回去,甜甜地道:“王镇好。”然后低声又道:“蛮哥要刮胡子了,怎么又忘记了。”

    调戏了王桥一把,李宁咏这才坐回到摆着自己座牌的位置上。

    王桥暗自安慰自己:“下派干部也就是一年,忍一忍就过去了。”

    为了显示对下派干部的重视,、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都参加了这次座谈会。当县领导讲完以后,有两个下派干部发了言,第一个发言的便是省委办公厅常委办的晏琳。

    在复读班分手以后,王桥还没有在正式场合与晏琳接触过,也就认真听发言,听一听这几年晏琳的变化。

    晏琳在会前并没有得到要发言的通知,也就没有准备。当吉之洲讲话之时,她才知道自己要发言,而且是第一个发言。她稍加思索,写了一个小提纲:一是要扎根基层,心系群众,融入挂职单位,从实践中汲取前进的力量;二是要坚守理想,踏实工作,发挥优势,在服务本地发展中实现人生价值;三是珍惜机遇,发挥才干,立足本职岗位为城关镇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这是一份中规中矩的发言,稳重、切题,完全符合座谈会的发言要求。让王桥比较欣赏的是发言用语非常中性和老练,没有那种女性演讲时的煽情字词句。

    会议开了接近两个小时,会议结束后就聚餐。聚餐时,吉之洲道:“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下午各挂职的同志就不用上班,用半天休整,明天开始正式上班。”然后,他举起酒杯,道:“所以,中午大家可以适当喝点酒。”

    晏琳就问身边的王桥,道:“下午要开班子会吗?”

    王桥点了点头,道:“要开,事情很急了,拖不得。”

    得到了明确答复以后,晏琳只是与几个县领导略略碰了酒,然后就坚决不再沾酒。

    酒宴结束,晏琳就坐着王桥的小车回镇里开会。

    黎陵秋把李宁咏叫上,开车将其送回到家里。

    李宁咏一直生活在父兄的光环下,素来都是众心捧月的公主。今天在宴会上,她忽然发现公主的光环戴在了晏琳头上,代表挂职干部第一个发言、与之握手交谈、午餐后就坐着王桥的小车回到镇里。

    这种由工作单位带来的现实差距让李宁咏不由自主地嫉妒起来。她决定请办公室主任郭达吃一顿饭,拉近关系以后,就可以全面掌握王桥的动态。

    (第四百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