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零三章 与李宁咏吃饭

    副书记晏琳离开办公室以后,早就等在一边的各科室负责人就陆续进入王桥办公室。

    下班三十多分钟后,最后一个汇报工作的社会事务办主任刘东才离开王桥办公室。

    刘东汇报的工作主要是殡葬改革。

    殡葬改革从突破性的集中整治转入日常管理,加强日常管理就成为关键。昌东县政府每年都要和各镇签订责任书,每季度都要通报殡改工作情况,根据死亡率千分之五来计算火化率,根据火化率来排名次,挂红旗。

    这个季度,城关镇火化率没有控制好,要被摘去红旗,因此刘东很有些忐忑,向王桥做了自我检讨。

    王桥内心深处对于这个红旗并不是太重视,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没有问题。但是,他这个态度不能在刘东面前表现出来,领导若是对荣誉不重视,下级一定会加倍不重视。

    王桥谈了四个方面的要求:“一是要抓住萌芽状态。要善于发现殡葬陋习反弹的苗头,及时采取措施,果断处置,避免陋习蔓延;二要抓反面典型,对地方上有影响的人员带头违反殡葬改革政策的行为,要敢于碰硬,敢于处理,从而教育群众,促进面上工作的推进;三是切实加强殡葬改革宣传,在公共场合发放宣传资料,宣传贯彻殡葬改革有关政策,悬挂横幅,张贴标语、通告、制作固定宣传牌二十五个;四是充分依靠发挥村居作用,巩固好已经建成的工作体系,用好用活政策,应该给村里兑现就不要拖拉,应该惩罚的也不能手软。”

    王桥讲的每一条都有针对性,都是实实在在的工作措施。

    王桥没有发火,也没有批评人,这让刘东心情轻松下来,走出办公室以后,决定在街上去买点卤菜,晚上喝二两小酒。

    刘东离开后,王桥喝了一口茶水,又独自坐了几分钟,这才准备离开办公室。他经过晏琳办公室时,见晏琳坐在办公桌前,便停住脚步,道:“不下班吗?”

    晏琳抬头笑了笑,道:“马上就走。”

    王桥知道晏琳和自己一样,都是单身在家,回家早上实在没有意思。如果不是两人以前的那层关系,今天晚上就可以邀请她一起参加程岭跃的饭局。这个饭局程岭跃说了两次,今天终于有了时间。

    在办公室院子里,老赵早就等在车旁,郭达提着包站在老赵身边,两人在一起谈笑风声。与老赵相比,郭达身材显得特别魁梧,衬托得老赵格外瘦小。

    在王桥朋友和同事中,有两个胖子酒量比自己强,一个就是酒王杜建国,另一个就是办公室主任郭达。杜建国和郭达相比,杜建国的酒量还要更胜一筹。在王桥所认识的朋友之中,杜建国是当之无愧的酒量第一。

    看到郭达,不经意间联想起了胖墩,王桥发现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和他联系了。上了车,他便拨打了胖墩的电话,“胖墩,在忙什么?”

    杜建国正对着电脑屏幕绞尽脑汁地想新闻标题,接到电话,道:“在装狗,对着电脑装狗。”

    王桥笑道:“你是指象狗一样对着电脑,还是其他意思。”

    杜建国道:“是指思想的姿势,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我就是要装狗,寻找咬我的人。”

    王桥道:“在大学时的选择往往决定一生的职业,比如你若跟着我混到学生会,说不定就正在成为咬狗的人。”

    杜建国靠在椅子上,休息颈椎,道:“有时候我很羡慕秀雅的爸爸,虽然没有了在省交通厅看似好听的地位,但是获得了人生自由。前天他从工地回来,长得又黑又壮,和以前我第一次看见时相比,完全变成了两个人。昨天我、我岳父还和你姐和姐夫在一起喝酒。对了,你姐夫还带了一个朋友,说是你的高中同学。”

    王桥一下就猜到了此人是谁,道:“是吴重斌吧,我们在复读班是在一起的。他这人一直在选择自己的道路,选来选去,还是和林海走到了一起。”

    杜建国道:“昨天吴重斌自不量力,还要和我比了酒量,结果我就不说了。吴重斌拉着我的手要跟我谈心,讲你的往事,说是你有一个叫晏琳的前女友,如今在省委办公厅工作,两人很配,就是分手莫名其妙。我就说你也差点分到省委办公厅,就差那么一丁点你和那个晏琳就要鸳梦重温。”

    王桥下定决心要将“晏琳顶替自己”这个真相永远埋葬,不料山南的人际关系太奇怪了,三转四拐就将原本不相干的人联系在一起,让人躲都无法躲。此时有郭达和老赵在身边,王桥就无法将事情说清楚,道:“我抽个时间到南州来一趟,见一见你这位无冕之王,到时把包强叫上。”

    杜建国道:“包强自从跟杨三火好上以后,现在脱胎换骨,天天在家里苦读。你上来之时,我把把他们两人叫出来,喝顿酒,让他放松一下。你和包强都有了老婆,蛮哥,你可是我们三人中真正的帅哥,怎么还在单身,继续单身下去,我都要怀疑你的性取向不正常了。”

    “自家事自己知,我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王桥又叮嘱道:“吴重斌喝醉酒给你说过的事情,你一定不能给其他人说,不要问原因,见面我给你说。”

    打完这一通电话时,小车来到了巴岳山脚下的阳和山庄。这是阳和镇一位退居二线副镇长修建的,因为地理环境优越,成为阳和镇政府最喜欢招待客人的地方。

    小车开进阳和山庄时,刚好就见到一辆王桥熟悉的旧车在前面停下,下来了一位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的女子,对着后面的车招了招手。

    王桥看见李宁咏向自己招手,觉得十分头疼。晏琳和李宁咏性格完全不一样,相较之下,李宁咏要活泼主动得多,也麻烦得多。

    李宁咏故作惊讶地道:“王镇,真巧了,你也在这里吃饭。”

    王桥暗自苦笑,表面云淡风轻,道:“真巧啊,我在这里吃饭。”

    李宁咏道:“你是和谁一起吃饭,等会我来敬杯酒。”

    王桥道:“我和程书记一起吃饭。”

    李宁咏更是惊讶地道:“还真是巧了,我接到秦真高的电话,他请我过来一起吃,听说也和程书记在一起。我和秦真高都在村里当支部副书记,你和程书记是镇里的大领导,到时我们要来敬酒哦。”

    “少跟我鬼扯这些,走吧。”王桥这一次没有称呼‘李书记’,而是随意说了一句。

    今天下午王桥才和晏琳进行了一次长谈,有意打破横在两人之间的隔阂,这样就可以在一年的时间里能够有效合作,不至于天天看着难受,天天打肚皮官司。

    王桥准备另外抽一个时间也与李宁咏作一次沟通,沟通的目的不是消除隔阂,而是不要李宁咏产生仇恨。只是李宁咏是个鬼机灵,板眼多,他一时想不到合适的沟通方式。今天在此与李宁咏见面,有意就改变了态度,没有一口一个“李书记”。

    李宁咏听到“少跟我鬼扯这些”,不禁心里欢喜,喜笑颜开地道:“谁跟你鬼扯,我说的是实话。我是村干部,你是镇干部,天壤之别啊。”

    说话间,她看到郭达走了过来,主动打招呼,道:“郭主任好。”

    郭达自然不会将李宁咏当作青桥村党支部副书记,道:“李主任好。”

    李宁咏笑道:“我不是李主任,是青桥村党支部副书记。”

    郭达道:“支部副书记是暂时的,是副业,李主任才是正业。”

    几人就一起朝山庄里面走去。李宁咏与王桥生活在一起时间不短,两人之间有一些比较习惯的模式,比如,走路的时候李宁咏总喜欢挽着王桥的胳膊。今天她有意无意向王桥靠拢,笑嬉嬉地准备伸手挽住王桥。没有料到,王桥一边谈笑风声,一边走得挺快。她穿着高跟鞋,跟不上王桥步伐,气得在后面暗自咬牙。

    王桥快步走到大堂,与程岭跃等人汇合在一起。

    站在程岭跃旁边的是陆军。他已经正式调到阳和镇,担任党委副书记,代理镇长。他此时成为阳和镇长,又与王桥走到同一条水平线,于是抬头挺胸地与王桥握手,道:“蛮子,你的好久都没有接见我了。”

    听到陆军的说话方式,程岭跃有点吃惊,道:“王镇和陆镇是什么关系?”

    王桥道:“我和陆军是中师同班同学,我们都是昌东中师的毕业生。我是读了中师以后,再去考的大学。走了些弯路啊,工龄比陆军要少六年。”

    程岭跃竖起大拇指,道:“中师一个班就出了两个年轻镇长,了不起啊。”

    王桥又跟秦真高握手,同时向程岭跃介绍道:“今天是老友大聚会啊。我和秦真高是大学同学,而且是一个寝室的,读书时也是天天在一起的。”他见到李宁咏站在身后,挺有风度地向程岭跃介绍道:“这是李宁咏,市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在青桥村挂职。”

    “不用介绍,以前我最喜欢看昌东故事这个栏目,后来李记者调走以后,昌东故事都不好看了。”程岭跃又道:“以前我在县委办工作过,你爸爸那时还是,我们这些年轻秘书看见你爸都是大气不敢出。我曾经到你们家里送过材料,那时你还在读小学,好象是在放假期间。”

    在邱大海当之时,到家里来的领导颇多,李宁咏确实没有关于程岭跃到家里来过的印象,笑道:“那我时候还小,对爸爸的同事一概不搭理的,主要觉得和你们没有共同语言。由于有我爸这层关系,我在辈份上是最不划算的,以前有年轻干部到家里,非得逼着我叫叔叔,其实比我也大不了几岁。”

    程岭跃笑道:“这是普遍现象啊,我们镇还有一对父子都在镇政府上班,有时喝酒划拳时,也是‘哥俩好’、‘兄弟好’一阵乱喊。”

    又有一辆路虎开了进来。牛清德下车就道:“今天给陆镇和秦书记接风,怎么能不请我。”他走在大堂,先看到俊俏的李宁咏,目光在其身上略有留连,又瞧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王桥。

    这是阳和镇请客,请哪一个客人也是阳和镇的事情。王桥如今是大镇一把手,自有一把手的气度,不会为了牛清德到场给主人家难堪。只是,有气度并非一定要对牛清德笑脸以待,王桥只是瞟了牛清德一眼,就转身对郭达道:“明天你把县政府下发的安全生产文件找出来,去年和今年的,我要看一下。”

    郭达道:“杨镇带队对全镇企业作了一次拉网式排查,正在弄报告,这两天就能出来。”

    这一段时间王桥一直专注于创彩集团征地之事,对大鹏矿关注的少了些。这个矿按照华县长的要求,已经由牛清德的阳和矿进行了整合,虽然仍然还在城关镇地盘上,却已经不算是城关镇的矿山了,城关镇不再有直接管理权。

    但是,按照安全生产属地管理原则,城关镇得承担连带的安全责任。今天王桥见到开着路虎的牛清德,不由得将大鹏矿和向阳坝冷库联系在一起。王桥做事的原则是先礼后兵,先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全部做完,这样出了事故城关镇也说得脱走得脱。

    牛清德在社会上混了许多年,也不是当年旧乡学校的土霸王,知道隐藏自己锋利的手爪,道:“王镇长也在啊。你们可能都不知道,王镇长以前在旧乡工作之时,我们还是同事。以前有些不愉快的地方,是老哥做得不对,今天喝杯酒怎么样?”

    李宁咏知道王桥与牛清德矛盾很深,见牛清德主动示好,也就望着王桥,看他的态度。

    陆军也知道牛清德与王桥有矛盾。他倒是希望牛清德和王桥一直不要握手言和,否则,王桥有了牛清扬助力,会前进得更快,自己更加追不上。

    (第四百零三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