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零四章 各怀心思的酒战

    一群面和心不和且各有心思的人坐在一桌,开始了昌东夜间诸多饭局的一局。

    在落座之时,王桥和程岭跃为了主座互相谦让起来。

    从级别上来说,程岭跃是阳和镇党委书记,王桥是城关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应该是程岭跃为主。但是王桥实际上是党政一肩挑,这一点强于程岭跃。再加上城关镇位置非常重要,是县城所在地,城关镇一把手是能经常跟县里主要领导见面的,其地位远非阳和镇可比。

    程岭跃为人低调,坚持要王桥坐在最中间的主位。

    王桥年龄小,任职时间短,自然不会在程岭跃这种资深基层干部面前有失礼仪,更何况今天是阳河镇的主场。城关镇不过是客人,哪里有喧宾夺主的道理。

    经过一番谦让,程岭跃这才坐了主位。

    两位主要领导落座以后,其他人这才开始依次找自己的座位。

    论职务,城关镇李宁咏和阳和镇秦真高都不应该坐在比较主要的位置,但是两人的身份有特殊之处,表面上的职务是村支部副书记,实际上秦真高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李宁咏在市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都位于比较要害的部门,不能以寻常眼光来看待。

    全部落座以后,整个酒席就以程岭跃为主任,王桥其次,代理镇长陆军第三,然后是秦真高和李宁咏,再其次是郭达等其他同志,顺序井然,层次分明。

    比较特殊的人是牛清德。牛清德是昌东县人大代表,实力雄厚的企业家。更关键其大哥是昌东县委副书记,其地位很超然。他坐在陆军旁边,比起秦真高和李宁咏的位置更靠前。

    这一套礼仪看似很简单,里面蕴含了清清楚楚的等级。这一套等级有效地调整了诸人的关系,成为隐性的约束力量,也并非全然没有意义。

    位置坐定,程岭跃开始发话:“今天王镇专门来给陆镇接风,又有秦真高和李宁咏两位市里来的领导参加,就喝一点好酒,牛总特意拿来的茅台酒。”

    牛清德豪气地道:“现在茅台酒假的太多,今天的酒是我到贵州出差,在茅台镇亲自找熟人买的好酒,绝对假不了。今天带了一件过来,大家畅开喝。”

    李宁咏眨了几下眼睛,故作天真地道:“我听说茅台酒厂每年出产的茅台酒就只有几万吨,但是各地经销商的销售额算下来,正宗茅台酒每年就有好几百万吨。多出的几百万吨酒,大家都拍胸脯说是在茅台镇买的正宗茅台酒,其实就是茅台酒厂周边乡镇企业生产的酒。”

    这一番话,是李宁咏将听来的各种传言揉在一起,一时之间很难反驳。

    牛清德拍着胸脯道:“有的人或许是在茅台镇的乡镇酒厂买的酒。我这个酒绝对是从茅台酒厂拿出来的,这个我敢打包票。如果有假我牛字倒起写。”作为一个年轻漂亮又有背景的女子,半开玩笑半认真讨论这酒是不是正宗,很扫其兴致。

    李宁咏笑道:“牛字倒起写是什么字?不是字,没意义。”她为了重新挽回王桥的心,接受了大哥的意见,花心思做王桥喜欢的事情,主动和牛清德唱反调,让牛清德不爽气。

    王桥知道李宁咏口才不错,论斗嘴,牛清德多半不是对手。他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尝了一口,酒确实还不错,香醇,不割喉。

    酒席正式开始以后,主题便集中在陆军和两位下派挂职干部身上,在程岭跃提议下,大家端起了酒杯,集体碰了三杯。

    随后就向陆军敬酒,祝贺他出任阳和镇长。

    敬过陆军之后,大家又将酒力集中到了李宁咏和秦真高。李宁咏是女孩子,在喝酒上有特权,始终只是喝一点,保持着头脑清醒。秦真高喝了七八杯以后,就有了些酒意,管不住嘴巴,开始谈起了与市政府有关的趣事和小道消息。特别是其话里话外对前任老板康正平带着一些不满,显得有些尖酸刻薄。

    在场的人除了王桥和李宁咏以外,其他人都与康正平距离太远,听听闲话,也蛮高兴。

    虽然对秦真高不满,但是王桥还是顾念着同班同寝室之情,觉得在这种场合下谈论康正平不太妥当,数次打断秦真高的话,有意引导他谈论以前同学之类无关紧要的话题。

    秦真高有了些酒意,再加上满腹都是怀才不遇之感,根本不接王桥的话,继续谈康正平。

    牛清德以前在旧乡时是一个土包子,这些年生意做大以后,与市县两级领导都有密切接触,对于市里各种人事关系倒也熟悉,和秦真高聊得高兴。他们两人本来就认识,只不过康正平离开静州以后,接触便少了,此时重新接上线头,觉得互相顺眼。

    王桥见秦真高还是和以前一样心胸狭隘,也不再劝。他与程岭跃碰了杯,讨论关于阳和垃圾场的事情。

    李宁咏看了一眼王桥,又看陆军,再看秦真高。

    三人各有优劣,各有特点。从工作经历上来说,陆军一直在组织部门工作,工作时间最长,资格最老;从所处位置来说,秦真高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居于市政府的中枢机构;从职务来说,王桥则最先出任正科级。

    但是,王桥个人素质远超于陆军和秦真高这两个人,稳重,威严,男子汉气息十足,根本不在酒桌上谈论东长家西家短的话题。这让李宁咏又想起了“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这句谚语。

    她眼珠一转,想起了一个绝妙好计,主动端起酒杯走到程岭跃身边,道:“程书记,小李代表城关镇青桥村敬你一杯。”敬完酒,她很爽快地仰头把这杯酒喝了下去。

    她又端着酒杯来到陆军面道:“这杯酒敬陆镇长。”

    陆军道:“李宁咏刚才都没有喝,现在这是杀腰枪。”

    李宁咏给了陆军一个白眼,道:“我和你夫人也是老朋友。你这个大男人就不要和我们女同志计较,有失风度。”

    陆军看着面若桃花般艳丽的李宁咏,有些挪不开眼睛,提要求道:“这杯酒我喝,但是你不能只敬我,也得去敬王桥。”

    李宁咏嫣然一笑,道:“现在王桥可是我的直接领导,县官不如现管,我得保护好我的老大。”

    这是挑起两个镇打酒仗的一句话。

    酒桌上,城关镇只有三个人,其他人都是阳和镇的人。当李宁咏敬完一圈后,阳和镇的同志开始主动向城关镇三人敬酒了。

    李宁咏这时又变成了不会喝酒的女子,耍起了特权。

    而王桥作为城关镇一把手,成为了酒桌中的焦点。

    虽然郭达酒量也好,可是好汉架不住人多,很快就喝了十来杯下去。

    李宁咏挑起战争的目的就是想让郭达和王桥喝醉。王桥喝醉以后,她就可以将王桥送到家里,然后照顾他睡觉,这样就算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也创造了亲密接触的时间和空间。

    等到第一战结束之时,李宁咏又主动出击,代表王桥和陆军碰酒,又低声道:“陆镇,你被王镇灌醉过好几次,今天是报仇的好机会。”

    陆军很少把王桥灌酒,今天确实是一个好机会,他端起酒杯又来到王桥身边,道:“蛮子好不容易来到阳和镇,我们再单独碰一杯。如今,中师同学经常走动的也不多,这杯我先干了。”

    陆军与王桥碰酒以后,秦真高随即响应,来到王桥身边,按照其肩膀道,道:“蛮子,我们在一个寝室睡了四年。没有想到又一起分到静州,更没有想到我还会到昌东挂职,这就是缘分,为了这个缘分我们肯定要喝一杯。”

    牛清德在一旁起哄,道:“你们在一个寝室睡了四年,要喝四杯酒。”

    秦真高道:“四杯,一年一杯。”

    王桥道:“四杯就四杯,喝。”

    两人一边碰酒,一边聊班上同学的情况。

    秦真高在大学同学中的风评不高,毕业后与其联系的同学并不多。

    王桥在昌东工作,地处偏远,与同学们接触得也不密切。

    胖墩杜建国在省报工作,距离山南大学很近。同学们回到山南,一般都习惯找杜建国和陈秀雅,将他们的家当成中转站。因此,杜建国知道大部分同学的近况。通过杜建国这个渠道,王桥这才知道班上同学大体情况。

    陆军在一旁插嘴道:“蛮子在大学里面谈过恋爱吗?他说没有谈过恋爱,我不相信,大学可是谈恋爱的黄金时间。”

    听到这个话题,李宁咏就将耳朵竖了起来。

    秦真高道:“王桥还真没有在大学谈过恋爱,我们都是学生会的干部,在学校参加的社会活动比较多,没有谈恋爱的时间。”

    陆军道:“蛮子其实是情种,以前读中师的时候就和我们班上的杨明谈过恋爱,那算是初恋吧。”

    经过这么多年,王桥对杨明的感情已经很理智了,只是把这段感情当作是情窦初开时的一段经历,想起这段感情时心情非常平静,不会产生情感激荡。只是在这个场合不太适合谈杨明,他也就没有接这个话茬。

    这一轮酒下去,王桥酒意渐浓。

    郭达作为办公室主任,有保护主要领导的职责,他为了给王桥争取点休息时间,不顾对方人多势众,喝了一碗肉汤后,开始主动敬酒。

    酒席气氛渐渐就达到了,气氛热烈。

    牛清德端着酒杯来到了王桥的面前,道:“我在旧乡的时候,唯一看走眼的就是王镇。我有好几个企业在城关镇,希望王镇长多照顾。”

    既然牛清德主动提起这个话题,王桥也就不回避,很正式的道:“欢迎企业家们到城关镇来投资,但是在投资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生产。这一次向阳坝冷库垮塌事件就是一个沉重教训,十几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王桥这一番话谈得很严肃,这让牛清德有些尴尬,道:“王镇放心,我很注意安全。”

    王桥继续道:“安全生产永远不能松懈,我在这里就明说了,牛总的矿山必然需要尾矿库,大鹏矿资源本来枯竭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被当作一个尾矿库。尾矿库是否符合手续是主管部门的事情,但是城关镇也要负安全责任。我会让企业办安排人员经常来检查,发现什么情况不会隐瞒。”

    “我们请专门人员来设计尾矿库,肯定能够保证安全,这一点王镇放心。”牛清德越发尴尬,只是他脸黑,遮住了尴尬之情。

    王桥就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牛清德对他没有好办法。他多次想让大哥牛清扬提出要将王桥调离城关镇,只是吉之州极为欣赏王桥,又将创彩集团落地这个重担交给了王桥,短时间无法撼动其地位。牛清扬还说了一句话:“有王桥这一个刺头把你管着,我也放心些,免得你为非作歹。”

    李宁咏知道牛清德是一个很强势的人,看见这头犟牛在王桥面前低下头,她的眼里又闪出了小星星。这种霸气男人,确实让人心动。

    酒席到10点半才结束,喝掉了八瓶高度酒。

    王桥坐上小车就开始睡觉,李宁咏暗自高兴,准备实施晚上的照顾计划。

    陆军和秦真高则坐上牛清德的路虎,前往其隐蔽的山庄,开始第二场与灵与肉有关的保留节目。

    (第四百零四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