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百一十章 风波恶

    鹰钩鼻赵海开着车一路急奔,来到了小诊所。

    瘦小的医生以前曾经是静州一院的外科医生,与院领导发生矛盾后才愤而出来开诊所,这个诊所在民间以最擅长外科出名。经过十年发展,这个小诊所在黑暗社会里很有名气了。

    洪平从昌东杀回静州以后,主要活动地点就是在静州一中这一带,以前的静州地下势力基本上被驱逐,成为闻名静州的“昌州帮”,只有少数不是静州人的县城人被吸入了昌州帮。

    “昌东帮”老大洪平坐在屋内陪着医生看电视,吸着烟。屋外面黑暗处坐了十几个人,个个都带着刀,在远处还有小个子陈强隐藏在黑暗中,与大队伍保持距离。陈强带着一柄从南方买来的国外制式手机,只要情况不对,就可以从侧翼突袭。

    这一套战术奠定于王桥率领红旗厂诸人以及自己、陈强袭击吴建厂团伙之役。此役之后,洪平就对步兵连排战术特别感兴趣,想方设法找了些教材来研究。有了理论指导以后,以洪平、陈强、老五等人为核心的昌东社会人屡次与静州大哥对战中都大获全胜。他们与胡哥、许大马棒的势力打过几场,将许大马棒以世安机械厂为核心的人马打得人仰马翻,在静州中学一带立住了脚。

    世安机械厂青工前些年赫赫有名,随着时间推逝,世安机械厂成为永远的过去,不少青工在社会上混了两年便各谋前程,最社会的那一拨人大多数在历年严打中被关进的监狱,世安派别渐渐势弱。

    可是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许大马棒平时尽量低调,很少在公众场所出现。但是在关键生意的争夺上,仍然是个狠角色。这一次许大马棒和洪平同时看中了一个金属矿,互不相让,再度冲突起来。

    事情起因很简单,静州地矿局委托昌东县国土局公开拍卖李渡金属矿开采权,拍卖会在昌东县国土局进行。

    洪平一直都想进军矿产行业,这又是一起在老家的拍卖会,所以就以公司名义进行参加。

    许大马棒这些年来也在搞矿山,最初是包了静州矿业集团涂三旺公司的小矿。静州梁强大案发生以后,涂三旺因为行贿罪进了监狱,涂成功将很多领导人向静州检察院招了出来,涂家的矿产王国受到重创。

    许大马棒原本只是拿了小矿,趁机就接过了涂家一个大矿。

    这一次拍卖的就是原本属于静州矿业集团的一个矿,因为债务问题被拍卖。许大马棒尝到了开矿的甜头,对此矿是志在必得。在竞拍前,许大马棒就放出话:“李渡矿是我的,无关的人就不要来了。”

    为确保能以较低的价格竞拍成功,许大马棒还找到了胡哥以前的手下,专门在自己的老家聚了一次,商量对策。

    到了竞拍时,除了许大马棒这一家以外,还有一家公司是胡哥的,是专门派过来帮忙的。另外还有昌东矿业集的崔得林、静州和山南南州各一家矿业公司,以及名不见经传的洪顺矿山股份公司。

    这家洪顺矿山股份公司便是洪平进军矿山的公司。

    竞拍当天,许大马棒手下带着麻脸等十多人按计划来到现场,分别挤在几家参加竞拍的公司竞拍者两侧,采取言语、起哄、瞪眼等威胁、恐吓手段,试图迫使其他4家公司很快退出竞争。

    洪顺矿山股份是老五带队来竞拍,也带了几个人,自然不会理睬许大马棒的人。

    麻脸就和老五对峙起来,最终结果是老五以一千二百万竞拍成功。

    为了此事,多年不想卷入江湖事的许大马棒亲自安排,准备与洪平较量一番,第一件事就是斩其爪牙,杀鸡给猴看,老五名列首位。

    赵海和老五在昌东兰天歌城被袭击就是有许大马棒的教训行动。

    麻脸一直在跟着老五,发现老五独自回到昌东之时,便准备利用“灯下黑”原理,在其昌东老窝点搞一次袭击。只是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在兰天歌城等到老五落单之机,没有料到光头鹰钩鼻从黑暗处杀了出来,一次教训行动搞成了两败俱伤。

    小车急驰而至,停车后,几个人奔过去,将老五抱出来朝小诊所送。

    洪平和光头鹰钩鼻站在屋外谈事。

    洪平眼光阴沉沉的,道:“怎么回事?”

    赵海摸着自己的鹰钩鼻,道:“老娘满七十,我回去办个酒,没有给大家提这事。老五是无意间听到我打电话,中午跑到昌东来给老娘拜个寿。吃了晚饭,我们去唱歌,除了老五,都是我的亲戚,然后就出了事。”

    洪平道:“对方是什么人?”

    赵海道:“是麻脸,以前跟着刘建厂混的。他也是世安厂的,出来后就跟着许大马棒。平哥,老五是给我老娘祝寿去的,我得血债血还。”

    洪平沉着脸,道:“这次老涂的矿山,我们是按市场规则出钱去买。许大马棒他们是横插一手,这次退让了,以后就得步步退让。”

    赵海道:“擒贼先擒王,我直接去弄许大马棒。”

    “暂时不要动,商量好策再说。”洪平转身就朝诊所走,道:“这次肯定要弄回来,但是要记住一句话,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句话,赵海一定会认为说话人是个装逼饭,可是他见识过洪平的手狠心辣,因此并不认为洪平是装逼饭,而是值得认真思考的行为方式。

    当年在旧乡,因为看片被赶到小学的有两人,一个是赵海,另一个是王桥。面对困境,两人选择了不同的应对方式,赵海当年是放纵,王桥是努力寻找新的生活方式。当初差异并不是太大的选择,结果造成了两种不同的人生。

    洪平坐在简易操作台对面,看着皮开肉绽的老五,脸色阴晴不定。

    赵海如今是洪平公司重要的成员,属于摇鸡毛扇的师爷角色。他在洪平耳边道:“许大马棒是彻底撕破脸皮了,我们除了迎战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洪平道:“如今公司三项主业都走向正轨,房地产和矿山肯定赚大钱,兄弟们以后都有钱赚,拼到什么程度,不好掌握。”

    赵海阴测测地道:“斩首行动,还是刚才洪哥说的那句话,侵略如火,不动如山,我们派人去吊许大马棒的线,找到机会,废掉他。”

    洪平道:“不要出人命。”

    赵海道:“我晓得,老规矩,砍右手断左脚,看他以后怎么威风。”

    到了凌晨四点,老五被送到了南州,避避风头。

    由于与洪平这伙人即将打起来,许大马棒也就无心管自己小舅子王二娃的事情。小舅子王二娃所在的王家院子几次接到昌东县国土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城关镇政府的人三番五次来作工作,要求他们自行拆除。村社干部也经常上门来啰嗦,要求他们不要闹事,影响全村。

    王二娃是王家院子搞违章建筑的带头人,原本就想趁着拆迁大赚一笔钱,自然不肯自行拆除。他多次找到许大马棒,让姐夫弄几个兄弟伙来帮忙,不动手,只要在院子里面坐起,镇村干部就肯定不敢惹这些社会人。

    “王二娃,你就不要给老子添乱了。以后把矿山弄到手,你到里面搞管理,比在家里找几个小钱轻松得多。”

    “姐夫,这些都是现米米。其他地方搞拆迁,别人都是这样搞钱。政府最怕大家闹事,只要聚起来,他们就要下软蛋。真要闹凶了,就到市里面、省里面去拉横幅,就说农民要吃饭,血泪强拆。”王二娃说到这里,觉得自己很幽默,笑了起来。

    许大马棒道:“这种事情,我们最好不参加,否则落人口实。你们就把老的、小的和女的弄到前头,政府绝对不敢动。”

    王二娃道:“城关镇政府这一次强硬得很,发了通知,在九月二十日之前不自行拆除,他们就要搞强拆。”

    许大马棒道:“那就从九月十五日起,把老太婆、小娃儿都叫到屋里头,只要强拆,就朝地上躺,朝车下躺,抱轮胎,抱大腿,没有哪个人敢下手。你还可以给报社打电话,让他们来采访。我这里有一个记者哥们,你到时和他们联系。”

    王二娃平时最信服姐夫许大马棒,取了真经以后,就回王家院子商量。

    九月十九日,在县政府会议室,召开了昌东县违章建筑拆除工作会。

    王桥最初向县委常委扩大会汇报强拆方案时,只是针对王家大院。吉书记打断了王桥的汇报,对副县长宫方平道:“宫县长,全县现底有多少违章建筑?”

    宫方平翻了翻笔记本,道:“据比较准确的统计,共有二十七万平方米。”

    吉之洲道:“关于违章建筑,我听到不少反应。随便在县城周边走一走,违章建筑随处可见,特别是静昌路沿线,比比皆是,已经严重影响了昌东县建筑环境,必须要下定决心,重拳出击。县里立刻成立整违办,研究拆除方案。整违办就由宫县长挂帅,各职能部门以及城关镇一把手为成员。我赞成王镇的方案,就要有啃硬骨头的决心和勇气,把最硬的骨头啃下来,这就是正向的示范效应。”

    针对王家大院的强拆方案经过县委同意后,定于九月二十日至十月一日以前执行。

    关于这个日期,在县委常委会上也有争论,副书记牛清扬提出即将过国庆,如果强拆惹出事情来,影响会更坏,建议放到国庆以后。

    有部分常委是赞成这个意见的。

    最后还是由吉之洲拍板道:“只要一切按程序走,就不会有什么影响。”他又点了王桥的名字,道:“这一次强拆是各部门配合,由城关镇王桥来牵这个头。方案要过细,作风要果断,要达到效果,又不能出事。”

    王桥挺了挺胸口,道:“保证完成任务。”

    吉之洲又点着各部门负责人,“你们都是整违办的成员,这一次拆除王家大院关系到创彩集团是否能落地,是关系到工业强县的重大事项,不单单是城关镇的事情,你们必须全力配合,谁想要耍滑头看热闹,我就让他一辈子看热闹。”

    有了县委支持,王桥对于啃硬骨头的信心更加充足了。

    (第四百一十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